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6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5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6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漆黑的夜色中。

军用太空港内起落的飞船不多,几乎看不到人,显得十分冷清。

入关的关口,值班军官看到一队人长驱直入地走了进来,他带着几分倦意不耐烦地吼:“眼睛瞎了吗?到这边排队!”

等看清楚眼前的人是执政官和六位公爵,他一下子吓清醒了,立即站起来敬礼,腿肚子都在打哆嗦,心里叫苦连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为什么会突然一起出现在这个普通的军用港口,用普通军人的通道?

殷南昭站在检测仪前,等待智脑扫描检测身份,“为了不在封林的葬礼上再横生枝节,只能委屈一下六位了。”

六位公爵都知道这算是变相拘禁,可殷南昭摆明了要封锁封林有继承人的消息,赶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前把第二区的事情处理完,将封林突然死亡对联邦的冲击压制到最小,让内奸或者其它别有用心的人没有机会再策划新动作。

大家彼此看了一眼,没有一个人吭声,沉默地排好队,等候检查过关。

过完关,一行人走出港口,看到一艘运载军需物资的飞艇停在大家面前。

百里苍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悄悄抬起手腕查看个人终端。

殷南昭说:“没有信号。封林的葬礼结束前,我希望诸位都待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百里苍立即放下手腕,肃容站好。

殷南昭站在打开的飞艇舱门前,优雅地展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

辰砂率先走上飞艇,其他人尾随在后,依次上了飞艇,各自在两侧的位置上坐好。

殷南昭等狄川和骆寻上了飞艇后,最后一个走进飞艇,下令关门起飞。

————·————·————

一群人沉默地坐在飞艇两侧,中间是封林的棺柩。

其他人都是保持着笔挺的军姿,双手平放在膝盖上,连骆寻也下意识地跟随大家坐得笔直。楚墨却好像不堪重压,背靠着舱壁,面无表情地盯着棺柩。

左丘白神情哀恸,鼻息明显沉重起来,双手握成拳头,渐渐越握越紧。

就在他忍不住要爆发时,紫宴的声音突然响起:“骆寻,封林最后一次见你时,除了说起孩子,有提起过我们吗?”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骆寻,左丘白和楚墨更是眼巴巴地盯着骆寻,目光内涌动着焦灼和期盼。

骆寻决然地说:“没有!她谁都没有提起,只是和我说孩子。”

左丘白和楚墨一下子眼神黯淡了,像是被扎破的气球,整个人变得萎靡不振。

百里苍忍不住问:“孩子的父亲是谁?封林不可能什么都没提吧!”

“她提了,但没提名字,说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男人,意外发生关系怀上了孩子,孩子属于她,和那个男人无关。”

百里苍颔首,完全接受了骆寻的说辞。毕竟以他们的地位,碰到这种事,封林的决定非常正常,如果因为一个孩子去接纳一个男人才是不正常。

左丘白和楚墨盯着封林的棺柩,表情哀痛,眼神复杂。

骆寻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有没有遗憾自己不是孩子的父亲,反正不管他们怎么想,封林都不会在乎了,因为她已经死了。

————·————·————

半个多小时后,飞艇到了目的地,竟然是阿丽卡塔军事基地的英烈堂。

上一次,骆寻来这里是参加基地为A级体能者举行的庆典,英烈堂里四处插着五颜六色的鲜花,气氛轻松愉悦。可这一次,整个英烈堂里不是白色就是黑色,庄重肃穆中满是沉痛哀伤。

英烈堂内已经坐满了人,虽然接到紧急通知时,没有告诉他们因由,但大致都猜到是有人牺牲了,要么穿着军装,要么穿着黑色的正装。

八个军人迈着整齐划一的军步走到殷南昭面前,敬礼后等待指示。

殷南昭沉默了一瞬,看向六位公爵,“你们愿意送封林最后一程吗?”

楚墨和左丘白立即走到棺柩前,辰砂、紫宴他们也跟了过去,六个男人抬起棺柩,默默向前走。

八个本来准备抬灵的军人只能跟随在殷南昭身后,走在灵柩后面。

悲伤悠扬的哀乐声中,六位公爵抬着棺柩走进了英烈堂。

所有人看到抬灵的人都悚然而惊,纷纷站了起来,惊惧不安地想:死的人究竟是谁?竟然要六位公爵抬灵,执政官护灵!

楚墨和左丘白他们把棺柩放到大厅最前方,两个军人捧着一方旗帜,走到殷南昭面前,殷南昭打开旗帜盖到棺柩上,众人认出是第二区的旗帜,再看看站在棺柩两侧的六位公爵,终于猜到了里面躺着的人是谁。

封林向来与人为善,在奥丁联邦很受人敬重,不少人一下子失声恸哭。

安教授走到台前致悼词。

他常年蓬乱的头发难得地梳理整齐了,脱下了几乎完全不离身的白色研究服,穿着黑色正装,表情满是疲惫和哀伤。

“今天,英烈堂的墙壁上又将多刻下一个名字,联邦痛失英才、我们痛失好友……”

当机器人在英烈堂墙壁的空白金属砖上一字字刻录下封林的名字和她的出生、死亡日期时,骆寻再控制不住,泪水滚滚而落。

一块手帕递到她面前,骆寻擦了把眼泪,才看到递手帕的人是紫姗。

举行完追悼仪式,殷南昭宣布第二区的爵位由封林的孩子继承。

当着所有人的面,他把本来属于封林的权力和职责一一分配好,要求相关人士签署一份份文件。

六个男人一直面无表情,十分配合。

骆寻觉得悲伤的葬礼中透出了权力的无情和冷酷,心里十分憋闷,一边擦眼泪,一边悄悄走出了英烈堂。

————·————·————

天已经亮了。

初升的太阳照在碧绿的草地上,露珠晶莹剔透,不知名的小鸟扑棱棱地飞起落下,叽叽喳喳地欢叫着。

又是崭新的一天。

但是,有人永远都看不到新的一天了。

骆寻问身后的狄川:“你说楚墨现在究竟有没有后悔?看上去是后悔了,可有什么用呢?他肯定以为封林会一直等着他回头,却没有想到封林走得这么决绝。”

“男人都是这样吗?喜欢自由、讨厌束缚,送到他手上都不知道珍惜,一定要等到失去后才会意识到身边人的重要?”

骆寻听是个女人声音,惊得立即回头,才发现是紫姗。

狄川不远不近地辍在后面,显然是判断紫姗没有危险,不想干涉骆寻的交友自由,任由紫姗跟了过来。

紫姗的眼睛哭得像两个胡桃,但骆寻很清楚她和封林的关系不过是认识而已,猜到她是为了别的伤心事流泪,倒也没有见怪。

封林性格爽朗,不会在乎这个。如果她现在还能说话,估计会笑着说,能让一个骄傲的姑娘借着她的葬礼找到光明正大的理由哭,证明葬礼没有白办。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5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6
热门: 最强匹夫(极品透视) 穿到反派总裁重生后[娱乐圈] 嫌疑人X的献身 超级英雄间谍派 小爷是你霸霸 张总叕去拍戏了 连城诀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在末世养丧尸王 都市邪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