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5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5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5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飞船升空的一瞬,殷南昭说:“你们六个中至少有一个是内奸。安冉强烈反对我把你们请到一艘飞船上,认为太不安全,我倒觉得和内奸先生待在一起才最安全。从现在开始,你们的所有通讯信号都被屏蔽,如果有急事需要联系自己的属下,用我的个人终端。”

六个男人一言不发,双手平放在膝盖上,坐得笔挺。桌子上的饮料杯剧烈震颤,随着飞船加速发出一阵阵的嗡鸣声。

“第一件事。两天后,阿尔帝国皇帝派来的使者团就会到阿丽卡塔,要接回洛兰公主和约瑟将军的遗体,这是全星际关注的重大事件,会现场直播遗体转交仪式,奥丁联邦必须表示出足够的诚意和哀悼,全体出席。”

六个男人没有任何异议。

“第二件事。”殷南昭的目光从六个男人的脸上缓缓扫过,“封林突然死亡,第二区的爵位没有了继承人,内奸先生作为陷害封林的一方,应该早计划着把原本属于第二区的势力接管过去。我要求的方案提议,你们写了吗?”

百里苍看了眼其他人,“时间没到,我还没有来得及写。”

“你们忙着酗酒发泄难过,也许真、也许假,反正都还没写,也不用写了。我有一个新消息告诉诸位,封林有继承人,她的亲生孩子。”

就像是一枚□□丢入了水中,轰然炸开,虽然听不到大的声响,却可以看到惊涛骇浪。左丘白和楚墨都失态得直接站了起来,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

“不、不可能吧?封林什么时候生的孩子?不会是假的吧?”百里苍完全不相信。

“孩子的基因就在他的身体里,一检测就知道真假,能撒谎吗?”

百里苍不吭声了,的确,这是不可能作假的事。

左丘白突然冲过去,怒气冲冲地抓住楚墨的衣领,“是不是你的孩子?”

“我倒是想!”楚墨脸色苍白、目光涣散,眼睛中满是悲痛悔恨。

左丘白一下子泄了气,放开楚墨,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位置。

殷南昭说:“因为封林的私人原因,孩子被寄养在别处。安冉查到的不知去向的巨额款项就是为孩子花的,秘密通讯也是因为孩子。虽然所有证据都显示封林是内奸,她也不能站在这里为自己辩解,但我初步判断她是无辜的。”

六个男人都不吭声。

殷南昭说:“根据联邦法律,封林的爵位由她的孩子继承,在孩子成年前,将由联邦执政官暂时接管所有权利,等他成年后,执政官必须无条件立即移交所有权利。”

左丘白看了辰砂一眼,“第一区当年就是这样,我没有意见。”

“我同意。”楚墨说。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没有意见。

楚墨突然问:“孩子的监护人是谁?我能申请做孩子的监护人吗?”

左丘白立即说:“我也要申请做孩子的监护人!”

“监护人是骆寻。”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骆寻,各种惊讶意外、难以相信。楚墨和左丘白的眼睛里更是盛满了质疑和愤怒。

骆寻惊了一下后,看到楚墨和左丘白的目光,立即狠狠瞪了回去。封林宁可来求她救孩子,都没有找这两个男人,可见对他们也是伤透了心。

楚墨盯着殷南昭,质问:“为什么是她?”

左丘白也不满,“她凭什么做监护人?”

“这是封林的决定。和我、和你们都无关。你们应该已经各凭手段调查过封林死前的事,肯定都暗自琢磨过封林为什么明知安冉要抓捕她,还会冒着拒捕重罪的危险去找骆寻,究竟对她说了什么要紧事。”

殷南昭看向骆寻,骆寻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封林告诉我,她有一个孩子,孩子现在在哪里、由谁照顾,拜托我把孩子接出来。她异变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孩子,拜托我照顾他,我答应了。”

骆寻想到封林神智清醒时最后一刻的目光,眼眶渐渐红了,那个一出生就和母亲分离的孩子永远都无法亲身感受到他的母亲有多么爱他了。

楚墨和左丘白也想到了,封林宁可找骆寻,都不找他们,已经足以说明封林的态度,两人都颓然地沉默了。

殷南昭问:“封林和孩子的事,诸位还有疑问吗?”

没有人吭声。

棕离看了看其他人,阴沉着脸说:“我对封林有孩子的事没有意见,对谁是监护人完全不关心,可我对骆寻有意见。她身份未明,还是阿尔帝国的死囚犯……”

殷南昭抬了下手,示意他稍安勿躁,“接下来,第三件事,我想谈一下骆寻的事。”

骆寻一下子坐得笔直,满面惊讶。

殷南昭安抚地看了她一眼,点击了一下自己的个人终端,一份文件出现在大家面前。

“这是阿尔帝国的皇帝签署的特赦令。”

六位公爵都打开了虚拟屏幕,仔细阅读。

特赦令先简单陈述了骆寻的罪行,她误闯研究基地,因为饥饿,误摘了两个古基因苹果充饥,稀里糊涂犯下基因盗窃罪,被判了死罪。

阿尔帝国的皇帝考虑到骆寻在基因研究方面的杰出才华,也考虑到骆寻在真假公主事件中并没有做任何危害阿尔帝国的事,反而维系了两国十多年的友谊,决定赦免她在阿尔帝国所犯的罪行,还宣布赠送骆寻十个古基因苹果,希望她在基因研究上继续努力,拯救更多的生命。

特赦令最后发挥了皇室擅长打嘴炮的特长,很煽情地写了一段话:“法律不是杀戮,惩戒恶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善。杀骆寻一人,等于间接杀数百人、甚至数千人、数万人的性命。赦免她的罪行,不是无视法律,而是践行法律最终的目的——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骆寻心情激荡,虽然后来已经明白这是龙心自己设的局,可是背负罪名的是她,不管她走到哪里,都会被看做死囚犯,没有想到殷南昭竟然不动声色就暗中行动了,让她不用再继续背负这个罪名前行。

殷南昭看了眼时间,“阿尔帝国的皇室新闻发言人现在应该正在宣读这份特赦令,要不了多久,整个星际都会知道阿尔帝国已经宽宏大量地赦免了假公主骆寻的罪行。接下来,不管是人类,还是异种,都会想知道奥丁联邦会怎么对‘假公主’。”

六个男人神情严肃,不管他们的政治触觉是否敏感,都意识到阿尔帝国的皇帝姿态漂亮地把奥丁联邦摆到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上。

殷南昭说:“我希望你们好好考虑一下该如何对待骆寻。如果普通基因的人类知道我们竟然想把一个纯基因的人类,一个基因研究天才,一个冒着生命危险拯救了异种孩子的医生视作死囚,强行配种,做基因试验母体,你们想过后果吗?”

百里苍脸色难看,硬邦邦地说:“大不了就是开战打仗!”

殷南昭盯着百里苍。

紫宴难得好心地解释了一句,“我们可以和阿尔帝国打仗,但我们不能和整个人类为敌,这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百里苍依旧不以为然,只是碍于殷南昭一贯以来对战争的态度不敢直接挑明了说。

紫宴懒得再多费唇舌,指指特赦令,笑对骆寻说:“恭喜!”

“谢谢。”骆寻扯扯嘴角,回了他一个微笑。

殷南昭又打开一份文件,发送到六位公爵的虚拟屏幕上,“这是我签署的文件,赦免骆寻在‘真假公主’事件中的冒名顶替罪,并且同意她的入籍申请,允许她以‘骆寻’的身份正式加入奥丁联邦,成为奥丁联邦的公民。”

棕离不满地质问:“理由?”

殷南昭从容淡定,不疾不徐地说:“真假公主事件的最大受害人是辰砂,我已经询问过他的意见,他同意不追究骆寻的任何过错。迄今为止,骆寻不但没有做危害奥丁联邦的事,还做了不少对奥丁联邦有益的事。除此之外,一个基因研究天才对一个星国意味着什么,在座诸位都很清楚,尤其我们刚刚失去了封林。安教授和楚教授年事已高,奥丁联邦的基因研究后继无人。阿尔帝国的皇帝已经问我要过一次骆寻,被我拒绝了,但我估计他不会放弃,这次阿尔帝国使者团的表面目的是接回洛兰公主和约瑟将军的遗体,可暗藏的目的一定是把骆寻带回阿尔帝国,你愿意让骆寻回到阿尔帝国吗?”

棕离毫不迟疑,“当然不行!”

“骆寻是纯基因的人类,又来自阿尔帝国,只要她本人愿意回阿尔帝国,在现在这个微妙的节骨眼上,我们不可能不让步。”

棕离无话可说。

在洛兰公主和约瑟将军惨死在奥丁联邦的情况下,人类正情绪激昂,阿尔帝国的皇帝只要征得骆寻的同意,以接她回家为名向奥丁联邦要人,如果他们不想激起全星际人类对异种的仇视,只怕不得不放弃骆寻。但如果骆寻已经是奥丁联邦的公民,不管阿尔帝国的皇帝想玩什么花招都没有了理由。执政官这一招算是釜底抽薪、高明之极。

殷南昭说:“约瑟将军和洛兰公主死后,真假公主事件早已经脱离了事件本身。或者说,这件事的重点一直就不是事件本身,是阿尔帝国皇位的博弈,是奥丁联邦各方势力的博弈,是两个大星国的博弈,是人类和异种的博弈!所以,上帝的归上帝,撒旦的归撒旦,我们这些人继续权利的游戏,而骆寻,让她回研究室!”

他优雅地摊开双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当然,你们有权否决我的提议。这份文件生效需要七位公爵中至少四位的同意,公平起见,封林算作弃权。”

“我同意。”辰砂第一个表明了态度。

“我也同意。”紫宴第二个表明了态度。

楚墨沉默地拿起笔,签名同意,又扫描了掌印,留下生物签名。

骆寻的心悬了起来,棕离和百里苍都对她印象不好,左丘白做事只讲规则、不讲人情利益。这三个人只怕都会反对。殷南昭却好像一点儿不担心,智珠在握、气定神闲的样子。

百里苍说:“我不同意!”

左丘白说:“我不同意!”

出乎意料的是棕离,竟然说:“我同意,绝不能把骆寻让给阿尔帝国。”他拿起了笔签名,“这并不代表我认可了骆寻,我依旧会牢牢地盯着她。”

殷南昭对智脑吩咐:“归档!”

智脑的机械声响起:“YNZ0103号文件生效,即日起骆寻成为奥丁联邦公民。”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5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5
热门: 嫁给敌国上将后 黑魔法师 续巷说百物语 坑过我的都跪着求我做个人 轻易放火 女王蜂 圣祖 卡牌密室(重生) 国家公诉 第一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