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4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4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骆寻举起枪瞄准白鸟。

从瞄准器里看出去,白鸟被圈在了一个十字小圆圈里,变得很小。

依稀间,骆寻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封林的情景——

舞会上,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她这个不受欢迎的异国公主一个人都不认识,只能尴尬地陪着笑,努力想要打破僵局,却因为辰砂的冷漠态度,其他公爵都带着审视冷眼旁观。

正沮丧失望时,一个身材高挑、气质端雅的女子,旁若无人地穿过人群走了过来。她看到骆寻展颜而笑,冲过来抱住她,热情地说:“您一定是洛兰公主……”

骆寻永远记得那一晚封林挽着她的胳膊,把她郑重地介绍给每个人,让她在奥丁联邦的生活有了一个体面的开端。

骆寻泪眼模糊,扣动扳机的手指不停地发颤。

那个气宇轩昂、谈笑风生的女子竟然变成了瞄准器里的一个白点,要被一颗子弹夺去生命。

“砰”一声,白鸟再次冲砸到飞车前窗上。

车窗骤然裂开,它匕首一样尖锐的喙直冲着骆寻啄过来,骆寻用枪挡了一下,白鸟的力气大得超出想象,竟然直接把她手里的枪啄掉了。

骆寻惊慌地想要捡起枪,白鸟趁机啄向她的眼睛。

狄川的失声惊呼中,一道银光掠过,白鸟的头和身子分成两半,一半落在了车厢里,一半重重砸在车前盖上。

辰砂手握光剑,脸色铁青地站在飞车旁,重重一挥,竟然用光剑把整扇飞车门直接劈掉了。他怒气冲冲地质问:“你又不开枪!不但想害死自己,还想害死别人吗?”

骆寻全身僵冷,呆呆地看着飞落到她怀里的鸟头。

鸟头向着地上滑落,她竟然像是怕它摔到地上会摔疼,一下子抱住了它。

鲜血汩汩涌出,浸湿了她的衣服。

骆寻茫然地看向辰砂,满脸难以置信。

她竟然抱着封林的头?

封林竟然就这么死了?

十多年来,亦师亦友,骆寻总觉得自己藏着生死秘密,说不准哪天就死了,可哪里能预料到一直活得精神抖擞的封林竟然会死在她眼前。

过了一瞬,她才像是终于明白一切都是真的,喉咙里骤然发出几声破碎的悲痛呜咽,眼泪滚滚而落,泣不成声。

辰砂余怒未消,本来还想再骂几句,让她长长记性,可看到骆寻的样子,突然意识到这只白鸟有可能是谁,满腔怒火一下子变成了绵绵无尽的悲伤,想说点什么安慰她,却又说不出来,只能默默地看着骆寻。

————·————·————

安冉带着一队军人冲过来,对狄川说:“我们奉执政官的命令拘捕封林公爵,根据监控,她应该驾驶飞车逃往这里,可附近只看到一辆疑似她驾驶的飞车,没有看到封林公爵的踪迹。你留意到什么异常了吗?”

狄川苍白着脸指了指骆寻怀里的鸟头,“公爵来找骆寻说话,突然发生了异变。”

“封、封林?”安冉震惊地看着骆寻怀里的鸟头,再看看车盖上的半截鸟身,脸色刷一下变了。

辰砂说:“事关重大,立即汇报给执政官阁下。”

安冉心神大乱,急忙联系殷南昭。

一瞬后,他对辰砂说:“执政官下令,先把尸体收殓,消息暂时封锁。”

————·————·————

棕离他们接到通知,召开紧急会议,必须尽快赶到。

他们立即放下手头工作,赶往执政官的官邸。

骆寻、辰砂把封林的遗体装殓好,和安冉一起回到执政官的官邸时,其他几位公爵已经等在议事厅。

大家看到骆寻身上恐怖的血迹,眼中闪过好奇,却都保持着沉默。

殷南昭微欠了欠身子,“给我五分钟。”

他匆匆走到骆寻身旁,握住骆寻的手,带着她朝楼上走去。

大家眼睛发直,都傻傻地看着,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他们才惊疑不定地看向辰砂。

辰砂面沉如水,没有一丝表情,找了个位置自顾坐下。

殷南昭直接把骆寻带到浴室,帮她把鲜血浸透的衣服脱掉,把她整个人放进了花香浓郁、热气蒸腾的浴缸中。

哗哗的热水冲刷过骆寻的身体,她好像终于有了点精神,涣散的目光渐渐凝聚到殷南昭脸上。

殷南昭捧着她的脸,抱歉地说:“我还要处理点事,过一会儿才能陪你。”骆寻现在肯定很需要他,但是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是奥丁联邦的执政官,必须先处理国事。

骆寻沉默地点点头。

殷南昭温柔地啄了一下她的嘴唇,“我的个人终端开着,有事随时联系我。”

殷南昭回到议事厅,所有人立即站了起来。

大家虽然心里好奇他和假公主之间的异常动作,但都知道执政官突然召集他们召开紧急会议肯定有非同寻常的重要事情。

殷南昭抬了下手,示意他们坐。

“左丘白到了吗?”

“到了。”随着左丘白的声音,一个全息虚拟人像出现在议事厅。他身上还穿着大法官的黑色法官袍,显然是接到紧急通知后,半途从法庭退席赶来开会。

殷南昭说:“打断诸位的工作,召集诸位开会,是因为发生了一件事需要告知诸位。”

左丘白的目光在议事厅里转了一圈,突然问:“封林怎么没有参加会议?”

殷南昭还没有回答,棕离冷哼了一声,阴沉沉地说:“这还不明显吗?约瑟将军和洛兰公主出事后,安冉负责调查内奸,今天的会议应该就是告知我们调查结果,没出现的那个人肯定已经被拘捕了。”

左丘白盯着棕离,不愠不火地说:“棕部长,说话前请先举证,否则只能视为诽谤。”

“安冉敢抓捕封林,自然有充足的证据。”棕离恨恨地说:“上次如果不是你签署法官令,以证据不足为由勒令我释放封林,根本就不会发生约瑟将军和洛兰公主的事。”

左丘白懒得和一根筋的棕离纠缠,客气地问安冉:“你抓捕了封林?”

安冉打开几份文件,展示给所有人看,“这是调查结果。”

一段医院的监控视频:封林利用职权,没有经过主治医生的允许,就去看过约瑟将军和洛兰公主,并且给他们送了两瓶药剂。虽然图像放大后显示这两瓶药剂只是普通的镇定剂,有助睡眠,可是瓶子里究竟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根据视频显示,她离开后不久就发生了约瑟将军挟持洛兰公主的事件。

一份调查文件:封林在安教授的研究院做学术交流时,曾经用过安教授的智脑,她上传的一份文件有病毒,给研究院的智脑里留下了一个后门,方便他人侵入监控程序,后来约瑟将军和洛兰公主死亡的视频就是通过这个后门泄露的。

安冉说:“不仅仅是这两份证据,还有很多其它事。比如棕离部长曾经调查过的通话事件,封林公爵有一个未向联邦披露的秘密通讯号,封林公爵的私人财务状况也很奇怪,每年都有一笔巨额资金不知去向……林林总总所有事加起来,我才向执政官阁下申请了逮捕令,正式拘捕封林,请她配合调查。”

棕离冷笑,“我早说了她有问题,一直鬼鬼祟祟,肯定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左丘白站了起来,对殷南昭说:“这些都是客观证据,捏造的可能性很低,我也绝没有质疑安冉队长采集证据和判别真伪的能力,但我常年断案,深知同一件事可以有截然相反的解释,我希望阁下能给封林机会,让她解释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棕离刚要出声反驳,左丘白目光犹如利剑般地盯向他,“仔细查证,不冤枉好人,不放走坏人,才是执法者的最终目的。”

棕离想了想,悻悻地闭上了嘴。

殷南昭对左丘白说:“我同意拘捕封林,不是着急给她定罪,而是想彻底查清楚这事。”

左丘白立即说:“谢谢阁下。”

“但是……”殷南昭顿了顿,对安冉点点头,示意他直接播放视频。

安冉把刚从婚姻事务处收集来的停车坪监控视频投映到议事厅中央。因为是公众场合的监控摄像,根据个人隐私保护法,图像的像素不高,也没有声音,可是大家依旧清楚地看到了封林和骆寻。

两个女人正面对面地站着说话,突然,封林用力推开骆寻,拿出一个特殊的注射器给自己注射镇定剂。

议事厅里响起两个男人的失声惊呼:“封林!”

楚墨全身紧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视频。

左丘白明明知道视频里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却依旧失态地大叫:“封林,保持清醒!”

但是,封林依旧在痛苦的挣扎中,一点点失去神智,彻底变成了一只异变兽。

它疯狂地攻击骆寻和狄川,直到辰砂赶到,一剑砍断了她的脖子。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4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4
热门: 我在兽世做直播 心梗选手[快穿] 媳妇儿要飞升 九阴传人在都市 狂探 远大前程 斗破苍穹衍生同人 文艺大明星 藤原酒馆 把老攻搞到手前人设绝不能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