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3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2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的基因母体……是谁?”骆寻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出了这个尴尬的问题。

如果殷南昭的基因母体是籍籍无名的普通人,事情会简单很多,至少说明创造他的人没有特殊目的,不管母体是死是活,他都不会卷入奇怪的事件中。可如果殷南昭的基因母体是赫赫有名的重要人物,事情就会超出想象的复杂,创造他的人肯定怀有特殊目的,不管母体是死是活,他都会被卷进漩涡中。

殷南昭搂着骆寻,猛地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沙发上。

骆寻心跳加速,紧张地看着殷南昭。本来以为要进行深刻的心灵交流,没想到又变回了肤浅的身体交流。

殷南昭似猜到她在想什么,眉峰微扬,唇角挑起,声音很低沉,“想不想……”刻意顿了顿,“听听我小时候的事?”

“……想。”模式切换太快,骆寻的心情很复杂。

殷南昭忍俊不禁,眼里星星点点,都是笑意。

骆寻又羞又恼,捶了他一拳,“真的想!”

殷南昭从骆寻身上翻下,躺到她身旁,摆明了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骆寻头挨着他肩膀,也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微风吹过。

花园里的迷思花随风轻轻摇曳,发出若有若无的沙沙声,一阵阵花香萦绕在室内。

殷南昭的声音缓缓响起。

“我最早的记忆是在罗萨星上,一所由政府资助的孤儿院。虽然孤儿院里的孩子都没有父母,可我知道自己和他们不同。分玩具时,我的玩具总是最旧、最破的;吃水果时,我的果盒总是最小、最不新鲜的;做游戏时,我总是一个人一组。我曾经为这种不公平哭过、闹过、抗议过,但只会引来老师的惩罚,说我果然是异种,像个野兽一样野蛮。”

“后来,我知道了别的孩子是因为父母死亡才来到孤儿院,我却是因为是异种,一出生就被抛弃在孤儿院外。我渐渐学会了不哭闹、不抗争,默默接受。毕竟,我是个连孕育了我生命的父母都不想要的异种,别人对我不好应该很合理。”

“七岁那年,孤儿院来了一个新老师,他对我很好,说话和颜悦色,时不时会给我糖果吃,还送了我一个太空飞船的模型。我很开心,因为每年新年分玩具时,我都会在心愿卡上写下想要太空飞船,可别的老师从来不理会。”

“一切美好得不像是真的,我甚至不敢接受一直渴望的玩具,老师却鼓励我,身为异种不是一个错误,有什么样的基因不是我自己能决定的,我能决定的是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只要我是一个好孩子,就可以和其他孩子一样拥有最好的玩具。”

“突然之间,我的生活好像就改变了,每天都充满了希望。”

“有一天,老师对我说要和我玩一个军事游戏,要我保密,我兴奋地答应了。按照老师的教导,我摘掉了自己的身份环,等其他孩子都睡熟后,偷偷溜出了孤儿院。我明明很害怕,却因为更害怕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失望生气,硬是大着胆子,在漆黑的深夜,独自一人穿过孤儿院外的树林,走到了约定的地点。老师夸奖我真聪明,把我交给了另外一个男人,说是要继续执行下一个军事任务。”

“我抱着老师送我的飞船模型,坐上了另一个男人的飞车,直到我被塞进一艘真的飞船,离开了罗萨星,我才知道我被老师卖掉了。虽然异种不受人类待见,可也有很多人着迷于异种,在奴隶市场上非常受欢迎,像我这样的小男孩卖的钱是一个孤儿院老师半年的工资。”

“两年多时间,我随着奴隶贩子在星际间辗转流浪。我不想做奴隶,一次次逃跑,一次次被抓回去毒打。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已经在我身上花了钱,不能做亏本买卖,肯定早已经被打死了。”

“后来,几经转手,我被卖到了泰蓝星,一颗由雇佣兵团控制的旅游星。泰蓝星上有两样东西最著名。一是他们的海滩,因为独特的海洋环境,整个星球都是大大小小、星罗密布的海岛,形成了颜色各异的海滩,被称为彩虹沙滩,吸引着大量游客来度假;二是他们的异种奴隶,可以为顾客提供各种服务,号称只有顾客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有像保镖一样体能出众,却比保镖忠心的死侍;有像宠物一样听话,却比宠物聪明的人宠;还有形体各异、精心调教过的性奴。”

“在孤儿院时,我虽然不至于饿肚子,可也没得到良好的照顾,后来在奴隶贩子手中辗转时,饥一顿饱一顿,常常被毒打和惩罚,身体营养不良,看上去羸弱矮小,不适合做死侍。偏偏又性格暴烈,攻击性很强,也不适合做人宠。最后,我因为脸长得还不错,被分到了性奴组。”

“我再次试图逃跑,刺伤了调教老师。主管大怒,毒打了我一顿,把我关进海岛下的水牢里。我不愿意向命运屈服,可也没有能力挣脱自己的命运。身体在水里浸泡了几天后,开始慢慢腐烂,我的意志也随之崩溃了,想着一死了之。”

“被我刺伤的调教老师来看我,他叫隋御。一个学识丰富、举止优雅的异种男人,背上长了一对白色的翅膀,不过,这对翅膀不仅没有给他飞翔的能力,还让他受尽歧视。他在漆黑的水牢里给我讲述了异种丘比特的故事。”

“我讥讽地质问他,既然长着翅膀的丘比特被人类接受了,你为什么还会在这里?我把孤儿院老师的事讲给他听,告诉他,人类即使嘴里说着我的基因不是错误,心里也依旧把我看作一个错误,想让我消失。”

“隋御说,那个老师没有说错,就像是好人会做错事,坏人也会说出对的话。我们的基因不是错误,星际广袤,外面还有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有一颗叫阿丽卡塔的星球,异种建立了一个叫奥丁联邦的星国。在奥丁联邦,没有歧视、没有凌辱,所有异种平等自由地生活着。虽然我和你现在都没有办法去那个世界,可只要活着,总会找到机会。如果死在了这里,就真的永远看不到另一个世界了。”

“我被隋御的话打动,想要去看看另一个世界。我对主管下跪道歉,保证再不逃跑,主管饶恕了我,我开始跟着隋御学习。为了能去另一个世界,我学习一切我能学习的东西,甚至从死侍组的奴隶那里偷偷学习了一些基础的体术。我非常听话,又肯花心思讨好人,是性奴组表现最优异的孩子,不但隋御喜欢我,主管们也都喜欢我。当时,我天真地以为,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通往另一个世界的机会在哪里,但只要拼命努力,当那个机会出现时,我就一定能抓住。”

“十六岁那年,我被一位女富豪看中,买了我三天时间。我早有思想准备,并没有多抗拒,就像隋御以前告诉我的,重要的不是我们的身体在哪里,而是我们的灵魂在哪里,无论如何必须先活下来。那个深夜,所有人都以为我已经酩酊大醉,但他们不知道,自从七岁起我就习惯了作假,连酒量都会作假。我听到了隋御和客人的对话。客人说没想到我竟然这么温驯听话。隋御炫耀地说起调教过程,他用一个虚无缥缈的未来骗得我乖乖听话,什么都肯做。以为只要忍耐着活下去,就迟早可以飞出去,可其实等忍耐成了习惯,习惯了做奴隶,放他出去,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飞。”

“他们在里面谈笑,我呆呆站在外面听。我不知道那一瞬自己究竟在想什么,脑子里一片漆黑,好像只是觉得冷,冷得就像是赤身裸体站在冰天雪地的荒原,周围荒无人烟,无论我多么努力,都被这个世界抛弃了。等我清醒过来时,我已经杀死了客人和隋御。他倒在血泊里,肩膀上的两只翅膀一直在痛苦地扇动,像是要振翅高飞,可直到白羽被鲜血全部浸红,他也没能飞起来。”

“老板大怒,把我关了起来,放到角斗场。他们觉得直接杀了我太亏本,把我的死亡做成演出,正好可以弥补我造成的经济损失。我知道自己注定会死,温驯一点会少受一点苦,但我不愿意再伪装了,宁愿正中他们下怀,痛苦地死于反抗,也不想认命地接受摆布。我苦苦坚持了三天,就在我精疲力竭、要被野兽撕成碎块时,老板突然下令终止角斗,让人把我带回去。”

“原来一个神秘人突然出现,说是看中了我,不惜高价买下了我。我被关在笼子里带上了飞船,神秘人虽然不苟言笑,但对我不错,把我放出笼子,让我睡在舒适的房间里,还让医生治疗我的伤。他问我要不要修改容貌,忘记过去、一切重新开始。我拒绝了,虽然那张脸为了更好地服侍客人做过调整,但不是换一张脸就可以忘记一切。几个月后,下飞船时,我看到了安教授,他对我说‘欢迎来到奥丁联邦’。”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2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3
热门: 我见青山多妩媚 温香艳玉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 温香软玉 大逆之门 被游戏里的boss求婚了/被恐怖游戏的厉鬼们求婚了 黑咖啡 口不对心 在偏执的他心里撒个野 假戏CP被迫营业撒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