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1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1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1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轰隆隆的雷声中,又是几道闪电划过天空,击打在黑龙身上。

骆寻着急地说:“先把雷电关掉,我和他说。”

安教授一直在等这句话,立即给智脑下达指令,把制造雷电的程序关了。

霎时间,模拟生态圈里风和日丽,天空蔚蓝如洗,只有地上的一片狼藉证明着刚才发生过什么。

黑龙昂起头,目光森冷地盯向观察室。

安教授立即往后大退一步,把骆寻推到前面,清清楚楚地表明:不是我,是她!

骆寻趴在玻璃墙上,看着殷南昭遍体鳞伤的样子,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黑龙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头贴在玻璃墙上,扑扇了几下双翼,像是在安抚她。可他的头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甚至有一道贯穿下颚的伤口。肉翼撕裂了,身体上无数道大大小小的口子,有的地方已经能看到森森白骨。

骆寻心中又怒又伤,冲着他的头,重重地捶了下玻璃墙,“你想变回人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地拿自己的命做实验?如果是担心奥丁联邦,有辰砂、楚墨他们,即使你不在,天也不会塌下来。如果是怕我嫌弃你,我才不会呢!就算你永远变不回人也没有关系。在那颗原始星上,我甚至想过永远不回来,咱俩就那样待在一起也挺好……”

黑龙安静地看着她,眼神温柔缠绵,犹如月夜下的水波一般轻轻荡漾。

骆寻的恼怒渐渐消失,隔着玻璃墙摸摸他的脸,“别着急,一定会找到办法的。”

黑龙眨了眨眼睛,看向站在一旁的安教授。

安教授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对骆寻说:“这不是执政官第一次异变,之前已经发生过三次异变。”

骆寻满面惊讶,“三次?”

安教授点点头,“第一次是几十年前。他在敢死队执行任务时,突然异变,完全失去了意识。恢复神智后自然而然就变回了人,但是在场其他人全部死亡,执政官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骆寻喃喃说:“典型的突发性异变,强攻击性。”

“是的,联邦历史上第二例。在那之前,执政官就在配合我做异变研究,但我一直没有取得大的进展,反倒差点把执政官的身体折腾垮了。”

一个4A级体能的人能被试验折腾得差点垮了,这得多不把自己当个人?骆寻脸色难看地问:“南昭穿长袍、戴面具,是不是和这些研究有关?”

安教授承认了,“因为试验药剂的毒副作用,身体常常有各种各样的症状,没有办法见人。如果让外界知道执政官在做试验体,肯定会出大乱子,我们只能对外宣称得了活死人病,把全身都遮盖起来。”

骆寻冷冷问:“后来呢?”

“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们想看看其他人会不会有突破,选择了年轻优秀的封林。但执政官的情况必须保密,只能改容换貌、隐匿身份进入封林的研究院。为了方便遮掩,还把我最优秀的助手安娜调去阿丽卡塔生命研究院。可惜,将近二十年过去,封林也没有研究出任何结果,不过,机缘巧合发生了第二次异变。执政官有了第一次异变的经验,凭借强大的意志力,控制着异变没有完全发生,十五分钟内恢复了神智。”

骆寻问:“第二次异变是在阿丽卡塔,和我一起出去吃饭那次?”

“是!第二次异变后,我们做了一些研究,证明不完全异变时,基因处于人类基因和异种基因的变化状态,是一种不稳定状态。如果意志力强大,只要维持住清醒,就能在十五分钟内变回人。如果不能维持住清醒,就会达到异种基因的稳定状态,永远变成野兽。”

骆寻诧异地说:“十五分钟黄金抢救期理论不是早就有了吗?”

安教授苦涩地说:“在执政官异变前,联邦历史上只有一例完全异变后变回人的病例。”

骆寻点点头,“首任执政官游北晨。”

“当时我的老师根据游北晨的异变状况,提出了十五分钟的推测,可根本没有足够的研究数据证实推测。”

骆寻心情复杂地说:“世上没有第二个殷南昭。”

一个理论从提出到验证需要大量的数据支持,游北晨是一国元首,再愿意配合研究,也不可能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试验,只有殷南昭这个疯子才会完全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用自己的身体去做试验,让研究人员采集数据。

安教授眼内闪过愧疚,继续解释说:“在游北晨的坚持下,研究院未经验证,就对外公布了十五分钟黄金抢救期理论。”

当年异种虽然成功建国,但根基未稳就出现了异变这种令人绝望的病。游北晨为了稳定人心,命令研究院把推测当做结果公布,给人们一个希望。

骆寻对这种做法不置可否,问:“第三次异变呢?”

安教授看了一眼黑龙,抓抓蓬乱的头发,嘟囔着说:“第三次异变在大双子星岩林,又是和你在一起。”

骆寻诧异地说:“我以为,那次异变是假的,是为千旭死制造的假象。”

安教授咳嗽了一声,讪讪地说:“那只死掉的野兽的确不是异变兽,是一只真的野兽,不过执政官异变也是真的。本来执政官计划做一次假的异变,可也许因为他当时精神太不稳定,竟然真的发生了不完全异变。幸好,他失去神智的时间明显比第一次和第二次都短,大概只有两三分钟。神智一恢复,半兽化特征就消失了。”

骆寻想到当时挖心裂肺的痛苦,讥讽地问黑龙:“为了摆脱我,竟然要用一只野兽冒充自己,逼我杀了你。你这么狠,到底是想斩断我的非分之想,还是要斩断你自己的非分之想?”

黑龙定定地看着骆寻,忽闪了几下大眼睛,突然双翼向上张开,翼尖合拢,对骆寻比了一个心。

骆寻瞪了黑龙一眼,板着脸撇过头,甜言蜜语绝对没有用!

她对安教授说:“我总结一下,之前一共有三次异变。第一次是典型的突发性异变,第二次和第三次都是不完全异变。所以,这是南昭第一次完全性异变,却又保持着清醒?”

“对。不仅是执政官第一次,也是三四百年来异种第一次没有丧失神智的完全性异变。”

“没有先例,你们也不知道怎么变回人,就开始乱来了?”

安教授辩解说:“不是乱来。我分析过了,执政官是在重伤后遇到危险刺激的情况下发生的异变,现在因为达到了基因稳定状态,无法再变回人。那么,很有可能再受到刺激,就会打破这种稳定平衡,发生逆转异变。”

骆寻冷嗤,“毫无证据的推测,还不叫乱来?”

安教授涨红了脸、气鼓鼓地瞪着骆寻。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1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1
热门: 花掉1000000亿 绒球球入职冥府后 隔壁那个饭桶 九九神咒 我是大玩家 非人类宠爱法则 暗杀1905 第2部 虫图腾3:疑云虫重 非黑即白 猛兽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