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0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0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0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骆寻一边烤着“兔子”,一边想——

难怪叶玠认定殷南昭即使抢到了战机也无法逃脱,可是殷南昭最终却逃脱了。

不是侥幸碰到了陨石群,而是殷南昭的体能比叶玠估计的好了一点,否则即使冲进陨石群也是死路一条。

骆寻叹气,和传说级的人物谈恋爱真的是太糟心了,感觉走到哪里都自带风暴场。

当年她趴在千旭背上说“种花养草、存钱买二手飞船”的小日子,简直像是说胡话,难怪千旭只是听,一直没有回应。

不过,想想自己的破事,她也很让殷南昭糟心。

王八对绿豆,两个人谁都别嫌弃谁!

骆寻吃完兔子,像是喝醉酒一样,晕晕乎乎地爬回机舱,“我……得睡一会儿。”

殷南昭笑起来,“兔子肉里有寻昭藤分泌的麻醉物质?”

“我忘了。”

骆寻强撑着把机舱门合拢,头晕目眩地软倒在殷南昭身旁。

机舱狭小,两个人只能紧紧地挨躺在一起。

骆寻含含糊糊地问:“没有压到……你的伤口吧?”

“没有。”

“有、事……叫、我……”

殷南昭凝视着骆寻,眼中柔情涌动,耳畔却响起叶玠说过的话:“你们俩注定不会有结果!”

他知道,在很早前就知道,所以用最决绝的方式、毫不犹豫地放手了。

但是,他的放弃权已经用完了。

从今往后,两人之间只有骆寻有放弃权,他会给骆寻退缩离开的机会,却绝不会再主动放手。

————·————·————

骆寻醒来时,觉得这一觉睡得好满足,几天没有好好休息的疲惫一扫而空。

她睁开眼睛,看到殷南昭就觉得更满足了。

太阳应该已经升得很高,阳光从一束束绿草缝隙里落下,在他脸上洒下星星点点的光斑。

骆寻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从他的额头一点点抚弄到嘴唇,又从下巴玩到了锁骨,几个手指像是弹钢琴一样轻轻地弹着他的肌肤。

殷南昭的喉结动了一下,不得不睁开眼睛,声音沙哑地问:“玩够了吗?”

骆寻笑嘻嘻地依旧在他的脖颈上弹着琴,“我睡了多久?”

“至少十个小时。”

骆寻的手僵住。天哪!有她这样的医生吗?丢下病人自己呼呼大睡!

她急忙跪坐起来,“你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她说着话,已经开始检查他的身体。

从上往下,手掌轻轻地按压,心脏、肺部、胃部、肝脏、肾脏、腹部……

“别……动!”

因为受伤,殷南昭的动作慢了一拍,只抓住了骆寻的一只手,她的另一只手已经掀开了薄薄的保暖毯。

殷南昭的衣服昨天就被骆寻亲手剥掉了,现在几乎全身□□,只穿了一条内裤,某个地方高高支起,撑着小帐篷,而骆寻正俯下身想检查他的小腹部。

定格了三秒钟后,骆寻做了一个非常专业的决定,她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用手按压着他的腹部,非常职业音地说:“觉得疼就出声。”

“这里疼吗?这里呢……”

很好,哪里都不疼,证明没有发生她担心的内部损伤。

“恢复得不错,继续休养。”

骆寻像是巡查病房的医生一样,叮嘱完病人,头也不回地迅速离开了机舱。

她维持着严肃的医生脸,疾步走在草地上。

夹杂着青草气息的凉风吹过脸颊,骆寻突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真是够了!两个成年男女居然被一个人体正常的生理反应搞得这么尴尬。自己的男友对自己有欲望天经地义,有什么好尴尬的?

只不过,殷南昭很少主动和她亲热,偶尔的牵手拥抱,也都是点到即止,有情感、没□□,从来没有什么热情如火的表示,骆寻就一直没有往那方面想。

要不然等他伤好了……

骆寻双手捂住滚烫的脸颊、心如鹿跳。

她走到湖边,一边撩水洗脸,一边胡思乱想——

作为优秀的医学院毕业生,她对男女器官的结构功能一清二楚,可这么多年一直背负着秘密生存,她压根没有精力考虑别的事,连一部爱情动作片都没有看过,完全零经验。不知道殷南昭有没有经验,如果两个人都没有经验的话,第一次好像不会太愉快。听说女性为了避免疼痛,都会用一点信息素,现在肯定找不到信息素,要不要吃点止痛药呢?

忽然间,骆寻想到一个问题:她是第一次吗?或者该问,这具身体真的没有经验吗?

殷南昭是她的初恋,可龙心呢?

在龙心的记忆里,会不会像她爱殷南昭一样爱着某个人?

骆寻想起他们逃跑时,叶玠明明有机会射杀她,却始终没有开枪。

她利用他的信任设计了他,还开枪打伤他,救走了殷南昭。他应该很痛恨她,但最后一瞬,他眼里全是悲伤不舍的泪光……

骆寻抬起湿淋淋的脸,怔怔地看着湖水里的人影,绯红的脸颊渐渐变得苍白。

————·————·————

“小寻,不要动。”

殷南昭的声音突然传来,语气非常柔和,像是怕惊动什么。

骆寻听话地维持着身子一动不动,眼珠子却在慢慢转动。

借着眼角的余光和湖水里的倒影,骆寻看到,湖边的草丛里竟然有十几只像是狮子一样的大型猛兽。它们身形比狮子更大,嘴里有两根向上弯曲的锋利獠牙,看上去更加凶猛。估计一只猛兽相当于一个A级体能者,个别的壮年雄性甚至有可能是超A级。

骆寻下意识地去摸武器,却没有摸到,才想起来刚才慌慌张张从机舱里逃出来,根本没有带武器。

她心里又急又怕。如果刚才没有走神,能早点发现,也许还有机会逃跑,现在却深陷它们的包围圈,殷南昭又受了重伤,别说一群,就是一只恐怕都打不过。

骆寻控制着心慌害怕,低声说:“你先回机舱,我跳湖逃生。”

殷南昭没有后退,继续匍匐着慢慢向前,显然不接受骆寻的提议。

一只体型略小、跟在队伍最后面的獠牙狮大概太急于表现,竟然跳进湖水里游向骆寻,想要从骆寻的正前方发起攻击。

它的冒失行动打破了獠牙狮群的谨慎,领头的獠牙狮一声长啸,率领獠牙狮群发动了进攻,朝着骆寻直扑而来。

骆寻不能再坐以待毙。她迅速转身,朝着殷南昭的方向疾掠。

既然他绝不可能丢下她独自逃生,那就争取尽快汇合,并肩御敌吧!

殷南昭显然也是同样的心思,骤然跃起、全力加速,向着骆寻飞掠而来。

可是,这种野兽的速度比骆寻想象的还要快,两人还隔着一大段距离,她就被两只獠牙狮截断了去路。

獠牙狮兵分两路,一群把骆寻包围在中间,一群咆哮着向殷南昭冲过去。

骆寻心急如焚,却不敢分心去看殷南昭。

她双手握拳,全身紧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身周的獠牙狮。她知道自己活下去的概率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就算单只獠牙狮的体能和她差不多,但獠牙狮每一天都在残酷的大自然中搏斗求生,猎杀技能和经验都完胜她。不过,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放弃,她努力活着的时间越长,殷南昭活下去的机会才越大。

骆寻全身蓄力,紧张地准备着和獠牙狮搏斗,獠牙狮群却一直没有扑上来。

骆寻不明白,獠牙狮群占据绝对优势,应该一拥而上,把她撕成碎块。可是,它们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其它危机,竟然迟迟没有发动攻击。

骆寻不敢把视线从它们身上移开,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试探地叫:“南昭!”

没有人回应。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0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0
热门: 孤身走我路 穿越十个世界后我跑路失败了 温暖的弦 病弱情敌她总肖想我 渣渣们都等着我称帝 文娱帝国 天才医生秦洛 被前任的白月光看上了 正正经经谈恋爱 轩辕诀3:龙图骇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