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7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6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7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殷南昭在医疗舱里疗伤。

骆寻背对着医疗舱,侧身躺在医疗床上想心事。

她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为什么殷南昭的身体时而会溃烂,时而又没有任何异样。应该和他化名千旭去阿丽卡塔生命研究院治疗的怪病有关,不过连七个公爵都完全不知道的事,她更没资格查问。

还有,殷南昭说他知道她是谁,骆寻相信他说的是真话。可是,为什么他不肯直接告诉她呢?她的身份有什么古怪吗?

骆寻思绪纷杂,躺得时间久了,竟然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突然惊醒时,看到医疗舱里是空的。

她吓得立即跳下医疗床,“千旭!”

已经打开医疗室的门,要冲出去,听到后面传来沙沙的喷水声,急忙又转身冲回去,拉开天蓝色的医用割断帘,隔着玻璃门,看到氤氲的水汽中一个模糊的人影在冲澡。

骆寻不悦地质问:“人在里面,为什么不出声?”

“你叫的不是我。”殷南昭泰然自若,一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样子。

水声停止,自动玻璃门打开。

骆寻刷一下把帘子拉上,又刷一下把帘子拉开。殷南昭眼疾手快,抓起一条白色的床单搭在身上。

白练飘扬、惊鸿一瞥间,骆寻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第一次意识到那是男人的身体,不是病人的身体。

殷南昭手搭在胸前,按着白床单,静看着骆寻。

骆寻捋了一下耳边的头发,若无其事地说:“让我看看你伤口恢复得怎么样了。”

“恢复得很好。”

两人沉默地对视,像是在对峙。

一分钟后,殷南昭无奈,正要拉下床单,骆寻却突然转过了身,“下次不能这么快洗澡,不要仗着自己是3A级体能就胡来。”

殷南昭穿好作战服,打开医疗室的门径直离开了。

骆寻愣了一愣,急忙去追,“千……殷南昭!”

殷南昭站住,等着她追上来,“不要叫殷南昭。他们不知道我的身份。”

“那叫什么?头儿?老大?”

“……千旭。”

“……”骆寻看着殷南昭。

“化名。”殷南昭似乎也有点尴尬,顿了一顿说:“乌鸦海盗团的团长。”

骆寻满脸震惊。居然真的是海盗团!还是星际间最神秘、最有名的海盗团!

她虽然两耳不闻窗外事,但星网上关于乌鸦海盗团的传说太多,以至于连她这个科研宅都听说过乌鸦海盗团的大名。

骆寻不解,“为什么要做海盗?”

“方便做事。我们是联邦永远不会有记录、也永远不会承认的特别行动队,直接听命于执政官,还有另外一个通俗点的称呼叫敢死队。”

骆寻明白了,看来他们经常要做一些不能以联邦名义去做的事。难怪传说中乌鸦海盗团总是神出鬼没、行踪飘忽,几百年来没有人能摸清楚他们的底细。

骆寻好奇,“你们究竟做了什么,龙血兵团紧追着不放?”

————·————·————

殷南昭带着骆寻走进飞船主控室,里面正在工作的人七零八落地打招呼。

一片和谐的“头儿”声中,一声瓮声瓮气的“大嫂”格外刺耳。

主控室一下子安静了,大家都看着房间里唯一的新鲜面孔。

骆寻装作被窗外的璀璨星空吸引了,聚精会神地盯着看,想假装没有听见混过去。

独眼蜂竟然又叫了声“大嫂”,大步走到她面前,九十度深鞠躬,“之前冒犯大嫂了。”

骆寻郁闷得不行,朝殷南昭尴尬地笑。

殷南昭面无表情地看着骆寻,“大嫂?”

船员们觉得气氛诡异,都睁大眼睛、竖起耳朵,兴致勃勃地看戏。

独眼蜂挠挠头,困惑地看看头儿,又看看骆寻,不安地对殷南昭解释:“骆寻说……她是头儿的女人。”

殷南昭眉头微挑,一脸“我怎么不知道”的讥嘲。

骆寻恼羞成怒,瞪着殷南昭,“千旭在岩林里答应了我的求婚,我和千旭已经是未婚夫妻关系,我说自己是千旭的女人,有问题吗?”

殷南昭哑口无言。

主控室内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叹声,红鸠笑嘻嘻地说:“头儿,原来你是被求婚啊!”

殷南昭盯了他一眼,他缩缩脖子不敢说话了,却偷偷对骆寻伸出双手,比了两个大拇指,表示万分崇拜。

殷南昭打开监控屏幕,看着两个舱房的监控画面。

“这就是龙血兵团紧追不放的原因。”

骆寻一脸震惊,竟然是约瑟将军和洛兰公主。

殷南昭居然把叶玠手里最重要的两张牌抢了过来,那可是星际中威名赫赫的龙血兵团的驻地!

“你怎么做到的?”

殷南昭言简意赅,没有叙说激烈的交战过程,只陈述交战结果:“我们混进龙血兵团,劫持了他们。撤退时,龙血兵团击毁了飞船的能源组,现在能源不足,不能正面迎战,也不能空间跃迁,只能常规飞行,一直不能真正甩掉他们。”

“不能空间跃迁,那要多久才能回到奥丁联邦?几个月还是几年?”

殷南昭没有回答,红鸠说:“我们会设法到能源星补充能源,一切顺利的话,应该要不了那么久。”

殷南昭点点监控屏幕上的洛兰公主,问骆寻:“要去见她吗?也许她能回答你的疑问。”

骆寻心情复杂地盯着洛兰公主,迟疑着没有说话。

“怎么了?你怕她?”殷南昭的感觉十分敏锐。

“也不是怕,就是有点心虚,觉得自己像是她的一个影子。”毕竟骆寻可是借用人家的身份生活了十几年。

“你是骆寻,不是她的影子。”

骆寻冲他眨眨眼睛,笑眯眯地说:“嗯,我是骆寻,千旭的未婚妻。”

殷南昭没理会骆寻的调戏,朝主控室外走去。

骆寻急忙跟在他身后,“你审问过他们了吗?”

“没有。审问是紫宴的工作,我没兴趣。”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6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7
热门: 我以为我们在恋爱 14号推理当铺 总有反派绑架我 分水岭 审神者栽培手记[综] 裴公罪 鹰坟 狂澜/爆裂匹配 元帅又迈着小短腿拯救世界 神魔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