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6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6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6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他穿着黑色的作战服,眉如刀裁、眼似剑刻,整个人冷硬锋利,像是一把杀人无数的人形兵器,没有一丝柔软的气息。

千旭冷冷下令:“放了她。”

独眼蜂满面困惑,“头儿?”

“放开!”

独眼蜂急忙解开了捆缚着骆寻的手铐,惊讶不解地看看骆寻,又看看老大。餐厅门口一群人探头探脑,悄悄偷窥。

千旭抓起骆寻的手就走,身后传来倒吸冷气的声音。

————·————·————

千旭带着骆寻走进一个像是船长休息室的宽敞舱房中。

骆寻如同失了魂魄,表情似悲似喜,眼睛一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千旭似乎很不喜欢她的目光,立即戴上一个薄薄的半面面具,遮去了嘴唇以上的半张脸,有意提醒着骆寻什么。

骆寻清醒了几分,他不是千旭,是殷南昭!

殷南昭问:“你怎么在飞船上?”

“安达把我打晕了,我醒来后就在这里。”

殷南昭瞬间明白了安达的用意,对他的自作主张很无奈,“你已经在飞船上五天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骆寻摇摇头,突然问:“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脖子吗?”

殷南昭愣住。

骆寻没有等他回答就伸出手,半闭着眼睛,从脖颈慢慢摸到锁骨。

真的是千旭,千旭真的还活着!

虽然早已经猜到殷南昭就是千旭,但亲眼证实、亲手摸到后,还是心情激荡,各种情绪错综复杂。

她唇边露出了恍惚的笑,眼里却泪光浮动。

殷南昭反应过来,“你……这样认出的?”

“嗯。”

骆寻的手往上摸去,想要把面具揭掉,殷南昭猛地侧头避开了。

骆寻不解,“为什么?”

“我不是千旭。”殷南昭的声音又冷又硬,没有丝毫感情。

“刚才我叫的是千旭,你出现了。”

殷南昭沉默,往后退了一大步,依旧没有允许骆寻摘掉他的面具。

突然,尖锐的警报声响起,通讯器里有人叫:“头儿,那群臭虫又追上来了。”

殷南昭下令:“准备好战机,我一分钟后到。”

殷南昭把骆寻摁坐到安全椅上,“系好安全带,警报没有解除前不要乱动。”

骆寻说:“我等你回来。”

殷南昭盯了她一眼,一言未发地离开了。

飞船一直剧烈颠簸,像是遇到了猛烈的攻击。

骆寻提心吊胆,不知道殷南昭究竟在和谁作战,难道是龙血兵团?为什么他明明是奥丁联邦的执政官,却变成了海盗头子?

战斗大概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安全座椅上的灯从红色变成绿色,证明飞船进入安全飞行状态。

骆寻解开安全带,却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找殷南昭。

舱门突然打开,独眼蜂冲进来拖着骆寻就跑,“头儿受伤了。”

“什么?”

骆寻心慌意乱,跟着他狂跑。一口气冲到医疗室,看到殷南昭血淋淋地躺在地板上,周围几个大男人却都傻乎乎地站着。

骆寻问:“医生呢?”

大家指着白色蚕茧状的医疗舱,骆寻无语了。

她迅速地给双手消毒,戴上医用手套,不满地说:“你们就让他这样躺在地上?”

“头儿受伤后从来不让我们碰他,昏迷前叫你来。”

“不让碰?怎么处理伤口?”

“头儿自己处理,总是说一点伤而已,死不了。”

骆寻想不通这是什么怪癖,弯下身想要把殷南昭抱起来放到医疗床上。

手刚碰到他的身体,他立即睁开眼睛,手里的枪对着她,目光冷酷凶狠,像是一头择人欲噬的猛兽。如果不是知道他真的受伤了,肯定以为他的伤都是诱敌之计。

独眼蜂压着声音、惊惧地说:“就是这样!别碰他就没事,后退、快后退……”

骆寻又不是第一次碰他的身体,压根没有理会,直接握住他的手,“是我!”

殷南昭的目光渐渐化作了迷蒙春水,任由骆寻拿走枪,闭上了眼睛。

所有人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

骆寻抱起殷南昭,放到医疗床上,想起他的怪癖,看看周围的男人,毫不客气地要求:“你们都出去。”

纹身男温和地说:“你把头儿放进医疗舱,用自动治疗程序就行。我们在外面守着,有事随时叫我们。”一语双关,既是关切也是警告。

骆寻理解他们的心情,利落地应了声“好”。

等他们都离开后,骆寻解开殷南昭的作战服,发现前胸和后背血肉模糊,都是深深浅浅的伤口。

骆寻立即做了一个全身扫描,确定内部器官没有出现严重的不可逆破损,不需要手术替换,才放下心来。

她把殷南昭放进医疗舱,根据他的受伤情况,手动设定好每一项治疗程序,每份药剂的用量。

看到控制面板上的各项数据渐渐稳定,骆寻打开医疗室的门,对守在外面的男人说:“没事了。”

几个男人探着头,关切地看医疗舱里的殷南昭,发现治疗程序是人为设定的,惊讶地问:“你是医生?”

骆寻点点头,“他怎么受伤的?”

“我们飞船能源不足,只能防守不能进攻。头儿让我们跑,他驾着战机去阻截那群臭虫的战舰,炸毁了对方的一个推进器,头儿的战机却被炮弹击中了。”

“臭虫是龙血兵团?”

几个男人相互看看,都不说话。

纹身男怕骆寻尴尬,主动转换了话题,“我叫红鸠,这位是独眼蜂,这位是猎鹰……”

骆寻明白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顺着红鸠的介绍和大家一一打招呼。

独眼蜂突然问:“你真的是老大的女人?”

几个男人都审视地盯着她。

骆寻知道他们都是刀口舔血的狠角色,只怕一言不合就会立即拔枪,只能硬着头皮说:“是。”

几个男人齐齐鞠躬,“大嫂好,头儿交给你了!”

“……”骆寻呆滞了。

————·————·————

红鸠他们离开后,骆寻关上医疗室的门。

看到刚才匆忙间被她随手扔到地上的作战服,她弯身捡起,打算交给机器人去清洗。

折叠时,无意中摸到胸口的暗袋里有一小块硬邦邦的东西,她伸手去掏,从里面掏出一枚琥珀。

拇指大小的茶色树脂中包裹着一朵小小的蓝色迷思花。

灯光映照下,蓝色的花朵像是宝石一般晶莹剔透,永远盛放在最美丽的一刻。

骆寻满面震惊,完全没有想到送给千旭的花珀竟然还在,更没有想到殷南昭会随身携带。

这枚琥珀是她自己做的,乍一看和天然琥珀一模一样,可一枚天然琥珀要千万年才能形成,人工琥珀做得再像模像样,也没有那种时光留下的质感。

但是,她现在却能从这枚花珀上感受到时光留下的温润醇厚,肯定是有人无数次轻抚摩挲,让时光在它身上留下了痕迹。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6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6
热门: 造物主的模拟人生 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穿书]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恐怖谷 勿cue,小饭桌开业了 择天记 侠客行 寒门少君 首长秘书 寒远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