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5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5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5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深夜,执政官官邸。

殷南昭坐在医疗舱旁,凝视着昏迷的骆寻。

药液正在刺激她受伤的部位生长愈合,她应该感觉不太舒服,眉头一直紧紧地皱着,十分难受紧张的样子。

殷南昭想了想,拿起一本他偶尔会翻看的书,朗读起来。

……

小王子说:“我是来找朋友的。什么叫‘驯化’呢?”

“这是已经早就被人遗忘了的事情。”狐狸说,“它的意思就是‘建立联系’。”

“建立联系?”

“一点不错。”狐狸说,“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没有什么不同。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对你来说,我也只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如果你驯化了我,我们就会彼此需要。你对我来说,就是世界上的独一无二;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的独一无二了。”

“我有点明白了。”小王子说,“有一朵花……我想,她把我驯化了……”

“这是可能的。”狐狸说,“世界上什么样的事都可能看到……”

……

也许因为感觉到有人在陪伴她,骆寻的眉头渐渐展开,整个人平静放松下来。

殷南昭合拢书,打开个人终端,调出棕离刑讯骆寻的视频,从被辰砂打断的地方继续看起来。

观看这样的视频绝对不舒服,像是自我凌虐,而且事情已经发生,即使他看完全部过程,也没有办法再做任何补救,但是,他想清楚地知道她经历的一切。

……

棕离一遍遍质问“你的名字”,骆寻一遍遍回答“不知道”。

棕离不停地换着花样施刑,想要逼迫出骆寻的底限,打破她的心理防护。

骆寻的嗓子已经完全嘶哑,连惨叫声都发不出,只能呜呜咽咽地悲鸣,像是一只落入死亡陷阱的小兽,每一声悲鸣都满是绝望痛苦。

棕离无计可施,下令给骆寻注射致幻剂,诱导她吐出真话。

骆寻进入了幻觉中,不知道她到底在经历什么,一会儿笑意盈盈,一会儿泪流满面。

棕离循循善诱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骆寻。”

棕离眼中满是怒火,强压着怒气,继续问:“你是谁?”

“我、我是……子。”

棕离第一次问到了不同的答案,精神一振,语气都变温柔了,“你是谁?再说一遍。”

“我是……千旭的妻子。”

棕离气急败坏,重重一拳砸在金属刑具上,冲着骆寻大吼:“□□妈!先是玩失忆,现在又拉出个死人来!”

突然,骆寻泪如雨落、身子剧烈地颤抖,应该是在幻觉中受到了强烈刺激,竟然心脏再次猝停。

棕离顾不上咒骂,急忙下令:“抢救!她还什么都没招供,不能让她死了!”

……

殷南昭猛地按了暂停。

胸腔里的一颗心,跳得十分急促,像是就要蹦出胸膛。在他的面前,骆寻的心却停止了跳动。

殷南昭定定地盯着骆寻。

他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活死人,以为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他承受不起的,现在却发现他已经有了承受不起的东西。

好一会儿后,殷南昭点击继续播放。

……

注射完急救药剂,骆寻的心脏恢复跳动。

协助刑讯的狱警看完监测报告,告诉棕离不能继续用刑了,否则有生命危险。

棕离满肚子火没处发,下令把骆寻关到棺房里。

……

殷南昭低叹。

他在敢死队执行任务时,曾经被活埋过几天,很清楚人在那种情况下会多么绝望。

棕离、紫宴他们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很清楚如何利用它达到目的。如果不是用来对付一无所知的骆寻,棕离的策略很正确。

刚刚经历完残酷的刑罚,身心都在崩溃的边缘。只要继续施压,人一定会被人性深处的黑暗彻底吞噬,放弃一切信念和坚守,不管什么都会和盘托出。

……

骆寻被锁在了棺房中。

画面上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

只在屏幕的角落里显示着监控骆寻心脏跳动的心电波图,一会儿和缓、一会儿剧烈。

……

看似悄无声息,可实际比刚才的酷刑更凶险万分。

殷南昭的身子不自禁地微微前倾,一动不动地盯着视频,冰冷的面具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有呼吸随着心电波的变化轻微变化,时轻时重。

良久后,刑讯室的门被踹开,灯光骤然亮起,戴着面具、穿着黑袍的殷南昭出现在监控画面中。

画面外的殷南昭身子后倾,靠在了椅背上。

画面内,殷南昭打开棺房,小心翼翼地抱出骆寻。因为着急疗伤,他没有逗留地立即离开了。

画面外,殷南昭却按了暂停,盯着已经没有人的棺房。

里面只有深深浅浅的斑驳血迹,没有任何异常。可殷南昭记得他抱起骆寻时,视线从她身侧一掠而过,似乎有什么不太对劲。

殷南昭不停地点击屏幕,镜头一直拉近,画面一再放大,定格在一处。

血痕深深浅浅、横横竖竖。

仔细辨认,纵横交错,像是一个个字,可惜重重叠叠在一起,已经完全看不清了。

殷南昭把视频截取出,发给部下,“十分钟后给我分析报告。”

不到十分钟,报告就发了过来。

经过专业测试分析,智脑模拟再生出血痕出现的过程。

血淋淋的手指,艰难地写着字,一笔一画、重如千钧,就好像要直接刻到自己的灵魂里。

……紫宴、紫宴……封林、封林……辰砂、辰砂……

殷南昭刚开始以为是在发泄怨恨,等发现没有棕离的名字时,恍然大悟的一瞬心中剧痛。

虽然陷入绝境,虽然遍体鳞伤,虽然众叛亲离,但是她无怨无恨。

她念着的是他们的好,想要记住的也只是温暖美好。她用十一年来细心收集的光明对抗着人性加诸到她身上的黑暗。

殷南昭心中百般滋味、错综复杂,不禁看向医疗舱里的骆寻。

他想起,很多年前,封林向他汇报工作时,笑嘻嘻说的一句话:“我喜欢洛兰,她像是一株太阳花,能把黑暗化作光明,和她待在一起时,我都觉得更积极开心了。”

殷南昭回过神,收回目光时,画面上的名字已经全是:千旭、千旭、千旭……

一笔一画,全部用鲜血写就。

一个个猩红的字重重叠叠在一起,血迹淋漓、触目惊心。

殷南昭定定看了一瞬,自嘲地想,当然只能是温暖美好、干净阳光的千旭了!太阳花怎么可能喜欢黑暗呢?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5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5
热门: 钞烦入盛 蓝色列车之谜 极品天王 大可爱 有海 你的名字。 开封府宿舍日常 九州志·庞歌染尼 快穿之打脸狂魔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