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5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5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5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男人的呼吸变得格外沉重,徐徐弯下身,小心地避开她血肉模糊的手指,轻轻地握住她又青又肿的手腕。

骆寻的脸色刷一下惨白,身体抖得像是狂风中的一片枯叶。

“小寻。”

轻轻一声呼唤,却好像包含着千言万语都难以述说的沉重情感。

骆寻猛地睁开眼睛,定定看着殷南昭。

几秒钟后,她低垂了目光,再没有任何反应。

“小寻,对不起。”

骆寻挣脱殷南昭的手,闭上了眼睛,一声不吭。

“棕离不会再来审问你,从今天起,你的事情我负责。”

骆寻的声音很微弱,却十分决绝,“我说了,不想再看见你,我愿意棕离继续调查我。”

“小寻,我……”

“执政官阁下,请离开!”

骆寻不知道殷南昭为什么会像千旭一样叫她“小寻”,看她可怜吗?但是他不知道,棕离施加到她身上的酷刑固然很痛,却比不上他给她的痛。

当年,他没有怜悯她;现在,她更不需要他的怜悯!

殷南昭小心地用毯子把她裹住,连着毯子一起把她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放下我!”

但是,她刚刚熬过残酷的刑讯,遍体鳞伤、全身虚软,根本没有一丝力气反抗。

“这里不适合养伤。”殷南昭抱着她走出刑讯室。

骆寻冷嘲:“尊敬的执政官阁下,我是个死刑犯,不在监狱里还能在哪里?”

殷南昭沉默不言,竟然抱着她直接离开监狱,回到了斯拜达宫的执政官官邸。

“只要我所在的地方,你都可以在。”殷南昭把骆寻小心地放到医疗舱里,“还有,你是阿尔帝国的死刑犯,不是奥丁联邦的死刑犯。”

骆寻刚要张嘴驳斥,他用呼吸面罩堵住了她的嘴,“好好休息。想和我算账,也要先把伤养好了才有力气算账。”

骆寻的意识渐渐昏沉,眼前的人影开始虚化,就好像整个世界又要离她而去。她心里又慌又怕,下意识地伸出手,想抓住什么。

殷南昭握住了她的手,“别怕,这段路我会陪着你走。”

骆寻无力地闭上了眼睛,陷入沉睡。

殷南昭轻轻放下她的手,对站在门口的安达说:“叫医生来,照顾好她。”

安达僵着脸,冷冰冰地说:“如果您再不下去,三位公爵应该会冲上来质问您深夜劫狱的事。”

————·————·————

会客室。

殷南昭刚走进来,棕离立即站了起来,着急地问:“听说阁下突然现身监狱,把假公主带走了?”

辰砂和紫宴也都紧张地看着执政官。

殷南昭不疾不徐地走到椅子旁坐下,“真假公主的事我会亲自负责调查,不用你们再管了。”

棕离十分懊恼,以为执政官对调查一直没有进展不满,解释说:“我刑具用了,药剂也用了,那个女人一口咬定什么都忘记了,不知道自己是谁。阁下,请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能攻破她的心理防线,让她招供。”

殷南昭长腿交叠,胳膊斜倚在座椅的扶手上,侧支着头,一言不发地看着棕离。

明明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棕离却心底发寒,全身汗毛倒竖,隐隐觉得很危险,像是自己的命脉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了。他下意识地握住武器匣,全身僵硬,一动不敢动,冷汗涔涔而下。

辰砂和紫宴也察觉到不对,同时开口:“阁下!”

殷南昭终于收回了目光。

棕离全身骤然一轻,握着武器匣的手都在轻颤。他以为执政官不满他办事不力,急切地说:“我已经尽力了,又不能真弄死假公主。”

他为了证明自己绝对没有消极怠工、玩忽职守,调出审讯的视频,投影到会客室的正中间,让大家自己看。

……

刑讯室。

骆寻被束缚在一个像是重型盔甲的金属刑具里。

四肢被固定住,一个灵巧的小钳子探出,夹住手上的一片指甲,硬生生地连根拔掉。

骆寻极力忍耐,却仍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棕离喝问:“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骆寻面色青白、冷汗淋漓,身体直打哆嗦,“我……不知道。”

棕离咬牙切齿,“继续!”

小钳子又夹住一片指甲,干脆利落地拔掉。

“你是谁?”

“不……知道。”

每拔掉一片指甲,棕离就会询问一遍“你是谁”,骆寻一遍遍回答“不知道”。

棕离越来越愤怒。

十根手指上的指甲全部拔掉后,小钳子开始拔脚上的指甲。

骆寻的惨叫声越来越小,渐渐变成了无意识的低泣:“我不知道……不知道。”

双脚的指甲被全部拔掉,骆寻彻底昏死过去,也没有回答出她的名字。

监控智脑询问:“审讯目标昏迷,请问继续吗?”

棕离铁青着脸说:“继续!”

金属刑具里自动伸出一个注射器,给骆寻注射药剂,骆寻清醒过来。

棕离下令:“开始。”

金属刑具开始翻转变化,时而裂开向外面拉扯,时而卷到一起向内挤压。

骆寻就像一个面团一样,一会儿四肢被用力向外拽,好像整个人就要被扯得四分五裂,一会儿又被狠狠挤压到一起,似乎就要被挤成一块肉酱。

骆寻的惨叫声越来越小,到后来已经无声无息。

监控智脑说:“小便失禁,心跳猝停,必须立即注射急救药剂。”

药剂注射完后,骆寻的心跳渐渐恢复、平稳。

棕离掐着她的下巴,逼迫骆寻看着他,“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不……知……”骆寻目光涣散,眼泪从眼角一颗颗滚落。

棕离暴怒,再次下令:“开始。”

金属刑具里冒出无数又短又细的金属刺,有的滚烫得发红,有的冷得直冒寒气。当它们扎入骆寻体内时,她的身体上腾起一缕缕青烟。一直无力地低垂着头的骆寻骤然高高地昂起了头,张着嘴发出破碎的悲鸣,几乎不像是人声,脖子上的青筋全部鼓起。

……

“棕离!”

辰砂突然面色森寒地怒喝,一掌挥过去把全息影像关了。

棕离嗤笑,“你这什么表情?你自己说的和假公主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一切公事公办,难道现在想来干涉我们工作了?”

“你说要加强审讯力度,没说要酷刑逼供。”

“指挥官大人,别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一样。她是威胁到联邦安全的间谍,不是偷了女人内衣的小偷,难道我还要客气礼貌地审讯吗?别告诉我你在军队里从来没有用过酷刑……”

殷南昭不耐烦地敲了敲椅子扶手,示意他们都闭嘴。

“棕离,你有没有想过不是你突破不了骆寻的心理防线,而是她根本就没有心理防线让你去突破。”

棕离愣了一愣,困惑地看着执政官,“阁下的意思是……”

“她说的都是真话。”紫宴表情怪异,视线完全没有焦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棕离大叫:“这怎么可能?”

殷南昭挥挥手,“都回去,真假公主的事,我会尽快给你们一个交代。”

辰砂脸色苍白,“听说阁下带她回来了,她在楼上吗?我想见她。”

殷南昭盯着辰砂,“你想见她?她是谁?”

“她……”辰砂迟疑了一下,用了目前最稳妥的称呼,“假公主。”

“假公主?”殷南昭轻轻叩击了一下椅子扶手,似乎觉得好笑,“既然已经没有了婚姻关系,你又不是案件的负责人,有什么理由见她?”

辰砂一愣,隐隐间觉得自己好像就要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却又抓不住那究竟是什么。

殷南昭站起,朝着会客室外走去,“骆寻正在接受治疗,处于昏迷状态。等她醒来,你再来吧!”

辰砂急切地追在他身后,“阁下,如果……骆寻说的是真话,那她就不是间谍了,等调查清楚,可以放了她吗?”

殷南昭站定,回身看着辰砂,淡淡问:“如果调查完,她的确是间谍,该怎么办?处死她?”

辰砂愣住了,回答不出来。

紫宴若有所思。

棕离皱着眉头嘀咕:“什么意思?到底是不是间谍?”

殷南昭袖手而立,目光幽远冷寂,像是看着另一个世界,“辰砂,你小小年纪就痛失双亲,的确悲惨,可因为出身尊贵,在父母的余荫庇护下,从没有真正吃过苦。进入军队后,各方面表现优异,一帆风顺就当上了指挥官。你有资本、也有能力,对所有人、所有事说不,但是,这世上有很多人,命运没有给过他们选择。世间事,不是非白即黑;世间人,也不是非善即恶。”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5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5
热门: 无心法师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楼兰迷踪 逍遥小书生 心理追凶:破釜沉舟 别相信任何人 我只想好好读书 螺旋状垂训 全球高考 从文抄公到全大陆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