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5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5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骆寻刚出监狱没两天,就又进了监狱。

不过,这一次的监狱和上一次的监狱截然不同。

上一次监狱里关押的都是五年以下的轻刑犯,这一次监狱里关押的却都是穷凶极恶的重刑犯。

再加上,异种本来就对普通基因的人类有敌对情绪,骆寻又冒充公主,欺骗了整个奥丁联邦,不仅狱警憎恨她,连犯人都憎恨她。

从她走进监狱的那刻起,就像是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到处都是憎恶仇恨的目光,一路之上不断地碰到刁难欺凌。

骆寻知道棕离是故意的,给她个下马威,让她吃点苦头,方便之后审讯时,突破她的心理防线。

狱警们不但自己对骆寻毫不客气,对犯人们偭规越矩的行为也视而不见。

在狱警的有意纵容下,犯人的行为越来越过分。

骆寻尽力忍受,不想惹事,打算做最配合的犯人。

但是,忍受换来的不是适可而止,而是得寸进尺。

她整理分配给她的床铺,准备睡觉时,一个胖乎乎的女犯人从背后紧贴着她的身体,把毛茸茸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乱摸。

骆寻大声求助,外面巡逻的狱警却装没听见。她没有办法再忍受,一个转身,干脆利落地扭断了女犯人的手。

一屋子犯人一拥而上,想要打断她的手脚。

骆寻虽然没有多少实战经验,可训练她搏斗的人先是千旭、后是辰砂,她的身手绝对不弱,一番拳来脚往,干脆利落地把所有犯人都打翻在地。

骆寻刚想申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和平相处原则,没想到手腕上的囚犯手环突然释放出强电流,她全身抽搐地倒在地上。

牢房门打开,两个狱警冲进来,连踢带踹,发泄般地狠狠打着骆寻。

周围的犯人高喊:“打死间谍!打死间谍……”

其它监牢的犯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都开始跟着一块喊:“打死间谍!打死间谍……”

所有人群情激昂、热血沸腾,不像是作奸犯科的监狱,倒像是众志成城、同仇敌忾的军队。

————·————·————

一个又高又壮的女狱警拽着骆寻的胳膊,像是拖拽货物一般把她拖到医疗室,对狱医说:“体能抑制剂。”

狱医蹲到地上,把一管药剂注射进骆寻体内,不满地讥嘲:“你以为你是谁?进了监狱还想横行?从现在开始你就只是D级体能者了,好好享受监狱生活。”

“这个**刚到奥丁时是E级体能,利用指挥官把体能训练提升到A级,现在竟然反过来欺负殴打我们异种……”狱警越说越恼火,又狠狠甩了骆寻两巴掌,打得骆寻满口是血。

骆寻觉得女狱警肯定是退役军人,辰砂的崇拜者。大概觉得她羞辱了辰砂,对她格外仇视。

骆寻含着血说:“不是我欺负她们,是她们……”

“还敢狡辩?”狱警抬脚就往她腹部踹。

体能抑制剂已经开始发挥作用,骆寻身体的抵抗力变弱,她痛得大张着嘴吸气,像一条搁浅在岸上将要死掉的鱼一样。

狱医急忙拉住狱警,“还没审讯定罪,别打出问题了。”

狱警余怒未消,直接拽着骆寻的头发把她拎起来,拖到一个密闭的漆黑小屋里。

隐约间,骆寻听到有人说:“关这里?不会把她逼疯吧?”

“咣当”一声,金属门关闭。

骆寻松了口气,虽然四周黑漆漆,什么都看不见,但至少不用再担心别人的欺凌猥亵了。

————·————·————

骆寻全身都痛,却不敢放任自己继续躺下去。

她挣扎着爬起来,跪在地上一寸寸摸索四周。

把人关在完全黑暗寂静的地方,没有光、没有声音,会让人失去对时间的感知,觉得一切完全静止。

恐惧和孤独被静止的时间放大无数倍,会让人觉得痛苦没有尽头,看不到任何希望,越来越浓烈的绝望最终会把最坚强的人活生生逼疯。

骆寻知道自己的心理弱点是什么——

在荒原上,第一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独自行走了三天三夜,感觉她被整个世界遗弃了。

那是她最大的噩梦!

她怕黑、怕孤独、怕寂静,还害怕被遗弃。

狱警刻意没有告诉她要关多久,加重她的心理压迫,她必须趁着自己还清醒时,建立时间概念,否则真的有可能疯掉。

“……10、11、12……”

骆寻心里一边计数,一边用手丈量游览着小黑屋。

她用牙齿撕碎衣服,摸索着打成不同的结,放在四个墙壁的拐角处,在没有任何变化的小黑屋里刻意营造出变化。

用手游览完整个小黑屋,大概花费了五分钟。

骆寻默默告诉自己,不要怕,棕离还没有审问她冒充公主来奥丁联邦的目的,迟早要把她放出来,只是五分钟的倍数而已。

完全的黑暗,完全的寂静,一切都好像凝固了。

骆寻靠着墙壁安静地坐着。

她的右手搭在左手上,通过感受自己的脉搏跳动,让自己不被卷入像是要吞噬一切的黑暗死寂中。

人类总是怕时间流逝,可实际上,时间静止了才最可怕。

流逝的时间会让人犯下不想犯的错误、失去不想失去的东西,但也意味着变化,有了变化才有希望,才有可能弥补犯过的错,才能拥抱新的开始。

静止的时间却意味着停滞,这一刻和前一刻,后一刻和这一刻,永远都一模一样,不会有任何变化。

即使永远重复的快乐都会让人麻木厌倦,变得了无生气,更何况看不到尽头的痛苦?只会让人绝望。

骆寻觉得自己撑不住时,就给自己找点事做。

她双膝着地趴在地上,像第一次一样在黑屋子里游逛。每到一个角落,就拿起先前打好的结,摸索着慢慢解开,再摸索着慢慢系回去。

不同的结,不同的地方,有“四个商场”可以逛呢!

而且,她现在多了一个解结的动作,时间要比五分钟多,实际的时间比她计算的时间过得要更快。

就像有的人会用刻意调快的闹钟来欺骗自己早起,骆寻也给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希望——时间比自己以为的过得更快。

一个五分钟、两个五分钟、三个五分钟……

————·————·————

议政厅里,众人唇枪舌剑,为如何处理假冒公主的事吵了一个早上,依旧没有结果。

一直默不作声的辰砂突然站起,向议政厅外走去。

大家看着他的背影,安静了一瞬,立即又吵了起来。

辰砂经过大厅时,听到自己的名字被频频提起。

一群人正盯着墙上的大屏幕看新闻,一边看,一边窃窃私语地小声议论着。突然,他们发现自己议论的对象就站在他们身后,急忙脸色尴尬地四散离开。

屏幕里在重播政府新闻发言人在今天清晨发表的“真假公主”事件的官方声明。

“……假公主已经承认冒名顶替洛兰公主,联邦政府正式宣布,指挥官辰砂和假公主的婚姻无效,所有关系即时终止,任何假公主用欺骗获取的法律权益也全部废止……事件发生后,联邦政府已经依法拘捕了假公主,对事件展开深入调查……”

新闻的声音开得很小,几乎低不可闻,可辰砂的听力太好,字字都如雷鸣,响彻在耳边。

辰砂转身,从后门离开了议政厅。

他坐在空无一人的台阶上,眺望着远处的空旷草地。

当年婚姻的开始不由他决定,现在婚姻的结束也不由他决定,从开始到结束,他似乎都是个无关紧要的局外人。

十多年前,他娶了一个一无所知的女人;十多年后,他对她依旧一无所知。

紫宴悄无声息地坐到他旁边,晃了晃手中的塔罗牌,“先生,看你乌云罩顶、诸事不顺,要不要卜算一卦?”

辰砂连看都懒得看,“谁会信这个?”

“我啊!”紫宴一本正经,“卜算算的是各种可能性的概率,你在战场上不也是要计算各个策略的概率吗?”

“有时候也是直觉。”

紫宴赞同地点头,“人生,有时候也是运气。”

辰砂问:“查出视频来源了吗?”

“没有。阿尔帝国现在也是一团乱,皇帝下令成立了专案调查组,由皇储英仙邵靖负责,正在全力追查,已经把约瑟将军拘禁了。”紫宴屈着食指,一下下弹着塔罗牌,“能拿到军事法庭的秘密审判视频;能避开所有检查把死囚弄出监狱;能悄无声息地把人送上飞船;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替换掉公主,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查一下英仙叶玠。”

“已经在查了。”紫宴想了想,“我总觉得执政官知道什么,希望他能尽快醒来。”

辰砂默不作声。

紫宴把塔罗牌夹在指间,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那个女人……你的直觉告诉你她是间谍吗?”

“证据是什么就是什么。”辰砂语气冷淡,似乎完全不关心。

棕离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执政官的昏迷要是和她没有关系,我把名字倒着写!”

“其实,她第一次独立做基因修复手术时,我就觉得有点怪,因为她真的技巧太娴熟了,完全不像是一个新人。”楚墨从台阶下走上来,站在辰砂身侧,“我记得当时就和你说过。”

辰砂不吭声。

但在场的三个男人都知道,那一次他为了帮那个女人几乎赌上了自己的职业前途,不可能忘记。

楚墨说:“视频里说她因为盗窃基因罪被判处死刑,证明她以前就具备一定的基因学知识,很擅长基因犯罪。”

棕离的声音里满是愤怒不甘,“我早说了她不可信,你们当年却投票同意她加入研究院,简直就是打开自家大门,欢迎一只硕鼠进粮仓。”

楚墨担心地看了眼辰砂,对棕离轻轻摇了下头,示意他不要再刺激辰砂了,“现在说这些没有意义,关键是尽快查清楚她背后的组织,还有她到底泄露了多少重要信息。”

棕离阴沉沉地冷笑,“放心,我一定会查清楚!”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5
热门: 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娱乐圈] 猛虎禁止垂涎 今天妖怪村脱贫了吗 你微笑时很美 九泉归来 天庭最牛系统 搞事马甲不能掉 琉璃美人煞 小奶猫他又在打工 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