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百里苍焦躁地走来走去。

封林端着点心盒子,翻翻拣拣,不停地吃着甜食。

左丘白就像是在阅览室里,一直在专心致志地看书。

棕离慢条斯理地擦拭着他的武器匣,把巴掌大小的武器匣擦拭得光可鉴人。

紫宴心无旁骛地用塔罗牌搭建着塔罗牌屋。

只有楚墨和辰砂一直平静地坐着,就像是刚刚坐下来才开始等候一样。

百里苍突然站定,试探地问:“天马上就亮了,要不……上去看看?”

没有人说话,百里苍一咬牙就想往楼上冲。

安教授和安达正好一前一后地走了下来。

所有人都站起来,尊敬地打招呼。

安教授微笑着说:“各位不用担心,执政官已经没事了。”

气氛一下子轻松了,洛兰的胃也一下子不疼了。

紫宴打着哈欠,展了个懒腰,“我回去补觉了。”

百里苍看看时间,郁闷地说:“我要赶去办公室开会,讨论能源星的开发计划。”

左丘白笑了笑,安慰他:“我今天有两个庭审,三个会议,还要接受一个采访。”

……

一群人嘻嘻哈哈、说说笑笑,陆续散去。

楚墨、封林和安教授在工作中常常接触,平时关系就不错,自然要留下打个招呼、聊几句。

洛兰看辰砂没有离开,就也顺势留了下来。

一头乱发、不修边幅的安教授笑看着洛兰,赞许地说:“我看过你为那个孩子做手术的视频,非常好!我们这帮老家伙都很期待你未来的成就。”

洛兰没想到传说中泰山北斗级的人物会关注自己,诚惶诚恐地弯身鞠躬,“谢谢教授的鼓励,我会继续努力。”

安教授对封林说:“看看人家多谦虚,不像你,一点成就尾巴就翘到天上去。”

封林刚才甜食吃多了,这会儿正在猛喝苦咖啡。她端着咖啡杯,不屑地撇嘴,“您千万别被洛兰的乖巧样子给骗了,她可是没有执照就敢做手术的人。我是看着不听话,永远只会小打小闹;她是看着很听话,一闯祸就惊天动地。”

安教授不以为然,“那不叫闯祸、那叫有魄力。做研究就是要敢想敢做,你太墨守陈规了。我还要在斯拜达宫住几天,有机会去你的研究院看看你这些年有没有进步。”

封林急忙放下咖啡杯,一个箭步冲过去,激动地抓住安教授的手,“欢迎,欢迎!”

楚墨关注的却是另外一个重点,“执政官的病……这么严重吗?”

安教授笑呵呵地说:“只是保险起见多留几天观察一下。他在没有净化过的冷水里浸泡了太长时间,内脏都受到了影响,但没有大问题。”

封林难以置信,快言快语地说:“执政官到底在干吗?不会是因为无法忍受病痛折磨想自杀吧?要不要找个心理医生……”

“封林!”楚墨盯了封林一眼,封林立即乖乖闭嘴。

安教授笑眯眯地看着楚墨和封林,暗自感慨一物降一物。

辰砂问:“执政官醒了吗?”

安教授和他十分熟稔,像是长辈对晚辈般慈祥,“还没有,估计两三天后才能醒来。你要想看他,就上去吧!”

辰砂往楼上走去,洛兰下意识地跟在他身后。

安达瞅了一眼,没有阻止。

洛兰走进执政官的房间,发现不是想象中温馨舒适的卧房,而是一间空旷冰冷、像是重症监护室的房间。

半透明的医疗舱里,执政官的身体浸泡在血浆一般的粘稠液体里,脸上戴着呼吸面罩,气管和胸腔都切开了,连接着一根又一根粗粗细细的管子。

洛兰的脸色刷一下惨白,定定地看着医疗舱里的人。

一直以来,执政官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冰冷的面具就像是一个铠甲,让所有人只能看到他脸上是坚硬的金属,不经意地忘记了面具后的脸也是血肉组成,会痛苦,会虚弱。

“执政官突然发病,是不是和你有关?”辰砂的声音冷如寒冰。

“是。”自从辰砂听到安达说“执政官不小心掉进水里”后就一言不发,洛兰知道他迟早会问。

辰砂霍然转身,盯着洛兰,“你又和执政官发生了冲突?这次是为什么?因为叶玠?”

“我、我……是、不是……”洛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无力地辩解:“我不知道会这样。”

辰砂指着执政官的医疗舱,“他是奥丁联邦的执政官,是一国首脑,不是你可以胡作非为的男人!”

洛兰低声说:“抱歉。”

“你对我说抱歉有什么用?躺在医疗舱里的人不是我!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让别人知道执政官的昏迷和你有关,你会面临什么?阿尔帝国又会面临什么?你的所作所为已经可以定为死罪!”

洛兰一声不吭地看着医疗舱里的殷南昭。辰砂不知道她早已经是死囚犯,死罪之上再加死罪,也不过一死而已。

辰砂看她表情中隐隐透着苦涩,放缓了语气,“究竟怎么回事?”

洛兰淡若无地笑了下,“等执政官醒来了,你去问他吧!”

————·————·————

离开执政官的官邸后,辰砂冷着脸去上班了。

洛兰觉得留在家里也是胡思乱想,不如去上班。

办公室里,她穿着白色的工作服,坐在工作台前,登录研究院的资料库,搜出活死人病的资料仔细阅读。

虽然不知道殷南昭究竟得的什么病,但显而易见,他身体上的伤是真实的,痛苦也是真实的。

一个个病例、一幅幅图片、一段段视频……

洛兰逐渐理解了这种病的痛苦。

明明活着,却要承受身体腐烂的痛苦,就好像人还在人间行走,心却在地狱中承受折磨,所以这种病又被叫做“人间地狱”。

平常人身上只要有一个血淋淋的伤口,就会吃不好、睡不好、坐卧不安,活死人病的病人却是全身上下都是伤口。

现在的治疗手段无法根治,只能帮病人延缓身体腐烂的速度。因为过于痛苦,必须要靠强效止痛药才能维持生命,可是这对3A级体能者显然不可能,世间没有止痛药剂能麻痹他们的神经,帮他们缓解痛苦。

洛兰想起执政官绷带下的手、面具下的脸,有的地方已经能看到森森白骨,不知道他全身上下还有多少这样的地方。

洛兰的胃痉挛抽搐,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趴在回收箱边干呕。

封林敲了敲虚掩的门,推门进来,恰好看到洛兰的样子,不禁瞪大眼睛,期待地问:“你怀孕了?”

洛兰直起身,无奈地说:“没有休息好而已,什么事?”

封林指指身后年轻漂亮的姑娘,“你的新病人,紫姗。很崇拜你,特意向我请求做你的病人。”

紫姗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洛兰,笑容十分甜美,“夫人,您好!”

洛兰觉得她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可又想不起来,疑惑地看封林。封林冲她眨了眨眼睛,示意她先不要多问。

洛兰叫助理过来,吩咐她带小姑娘去换衣服、做检查。

等小姑娘走了,洛兰问:“关系户?和紫宴什么关系?”

“紫宴收养的孤儿。”

“养女?”

“她叫紫宴大哥,法律上算兄妹。不知道紫宴搞什么鬼,正经女朋友没有一个,却偷偷摸摸养大了一个女儿,简直像是在玩真人版养成游戏。”封林摸了摸胳膊,恶寒的样子。

洛兰自己的事已经焦头烂额,没有兴趣关注别人的事,“紫姗什么病?”

“不知道。她不肯说,说是只肯告诉自己的主治医生。”

紫姗做完检查,跟着助理回来了。

封林拍拍洛兰的肩膀,“交给你了,有问题找紫宴。”

洛兰对紫姗友好地笑笑,“跟我来。”

她领着紫姗走进隔壁的检查室,“哪里不舒服?”

“我的皮肤有点异常,腹部出现了鳞片。”

洛兰一边看基础检查报告,一边说:“请平躺到医疗床上,给我看一下你皮肤异常的地方。”

紫姗看屋子里只剩下她们两人,门也紧关着,立即打开个人终端,拨打音频通话。

洛兰耐着性子说:“如果不是着急的事,晚一点再和朋友通话,可以吗?我们现在正在检查身体……”

紫姗把扣在耳朵上的微型耳机递给洛兰,示意有人想和她说话。

洛兰迟疑地接过耳机。

紫姗捂住了耳朵,表示绝不会偷听。

洛兰把耳机附在耳边,竟然是叶玠的声音,“洛兰?”

洛兰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问:“你、你……在哪里?顺利回去了吗?”

“你一直没有联系我,还没有恢复记忆?”叶玠的声音十分阴沉。

“嗯。”

“药剂呢?为什么不尽快注射?”

“……不小心丢掉了。”

叶玠沉默着没有说话,呼吸却骤然变得沉重。

隔着万里之遥,洛兰都感觉到了他压抑的愤怒,急切地问:“药是谁配置的?有没有办法再配置一管?”

叶玠的声音冰冷刺骨,“药是你配置的!准确地说,是过去的你配置的。如果现在你能再配置一管,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买下,你能吗?”

“是我?”洛兰喘着粗气,不愿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

她的人生竟然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她需要药才能恢复记忆,可只有她恢复了记忆才能知道药如何配置。

叶玠愤怒地问:“竟然能不小心把药丢掉了?怎么丢掉的?”

洛兰回答不出来。

叶玠显然不相信她的话,悲伤地问:“为什么要骗我?”

洛兰没有办法替自己辩解,只能说:“对不起!”

叶玠冷冷说:“我不想伤害你,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逼我只能不择手段地摧毁现在的你。”

洛兰心惊肉跳,“你想做什么?”

叶玠没有回答,直接切断了通话。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热门: H庄园的午餐 如烟如汀ABO 莽荒纪 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被情敌告白之后[娱乐圈] 欢迎来到童话世界 老公,饿饿,饭饭[穿书] 给躁郁Alpha当抚慰剂 假面山庄 重生桃花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