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洛兰终于停止了疯狂的攻击,难以置信地看着涟漪从湖面中央一圈圈荡向岸边。

一瞬后,她像是突然反应过来,纵身一跃就要跳进湖里。

执政官急忙拽住她,“湖底水流湍急,不可能再找到。”

洛兰拼命挣扎,声嘶力竭地尖叫:“放开我!放开我……”

执政官一只手竟然拉不住她,只能两只手从背后环抱住她。洛兰又踢又踹,甚至又咬又掐,却始终挣不脱。

“那是最后一支药!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洛兰的眼泪滚滚而落,声音里满是绝望。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岩林里,断掉了一只胳膊、鲜血淋漓的她也这样悲痛绝望地哀求过他。执政官抱着洛兰的手不自禁地在发颤。

洛兰突然挣脱了他的束缚,飞扑向前,跳进湖里。

执政官立即紧跟着也跳进了湖里。

像上次一样,没有办法阻止她,只能束手无策地看着她为一点渺茫的希望用尽全力挣扎。

洛兰一次又一次浮出水面吸气,一次又一次潜入水底,却一直没有找到注射器。

她换了一个地方,继续一次又一次往下潜。

湖水的温度很低,大概只有六七度。湖底水流湍急,洛兰长时间憋着气在湖底游来游去,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渐渐变成了乌紫色。

她又一次浮出水面吸气,想要再次潜进水底时,执政官抓住了她,把已经精疲力竭、连反抗力气都没有了的洛兰强行带上岸。

“放、开、我!”

洛兰的眼神没有焦距,身体一直不停地打哆嗦,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脸上,连睫毛上都是水珠。

执政官怒问:“你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为了一只野兽可以豁出性命,为了一管药剂也可以豁出性命?”

洛兰没有温度地看了他一眼,冷冷说:“我让你放开,不是想再跳进湖里,而是,我非常讨厌你!不想让你碰到我!”

执政官身子骤僵,缓缓松开了手。

洛兰站起,脚步虚浮地离开。

执政官说:“我叫车送你回去。”

洛兰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完全不理会。

执政官语气恳切,“我不知道你说的最后一支药是什么意思,但不管什么药都可以再重新配置。”

洛兰冷笑。如果那么容易重新配置,叶玠何必冒着生命危险来阿丽卡塔送药?叶玠一再强调是最后一支,叮嘱她尽快注射,肯定有他的理由。

执政官一直尾随在她身后,“你告诉我是什么药剂,我来想办法……”

洛兰面如寒冰地回过身,抬手指着执政官,“殷南昭,你听着!我不想再看见你!我的事不劳你操心,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关系!”

洛兰声嘶力竭地喊出“没有任何关系”时,执政官立即停住了脚步。

他沉默地看着洛兰,身躯笔直、孤立如剑。

也许因为全身上下都是水,连面具上都是一颗颗水珠,他的脸不再像是金属一般冰冷无情,反而弥漫着一种莫名诡异的哀伤。

洛兰擦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头也不回地大步走进了冰冷刺骨的秋风中。

走着走着,她的眼泪难以控制地簌簌而落。

十一年前,她在四野荒芜的高原上醒来时,就是这种感觉——害怕、茫然、悲伤、恐惧。

她想挥别过去,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可是,恢复记忆的药剂没有了,失去的记忆很有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她该怎么办?

叶玠阻止她后退,不允许她留在奥丁联邦;殷南昭却阻止她前行,不允许她离开奥丁联邦。她被他们两个人逼得已经无路可走。

恍恍惚惚间,洛兰一直不停地走着,直到看到辰砂,她才心神一懈晕了过去。

————·————·————

半夜里,洛兰因为口渴醒来了。

她翻身坐起,想去找水喝,一杯水已经递到手边。

洛兰看是辰砂,接过杯子,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才觉得舒服了一点,“谢谢!”

她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疲惫地问:“我怎么会睡了这么久?”

“医生说你情绪失控,给你注射了镇静心神的药剂。”

洛兰勉强地笑了笑,“怪不得觉得全身软绵绵的提不起力气。”

“执政官明明已经下令驱逐英仙叶玠离开奥丁,可今天早上突然又改变了决定,要紫宴立即拘捕叶玠。你知道为什么吗?”辰砂坐在椅子里,藏身于黑暗中,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怎么可能知道为什么?”洛兰的心突突直跳。肯定是因为那管注射剂,让殷南昭猜到叶玠和龙血兵团关系密切,是敌非友。她紧张地问:“叶玠现在在哪里?监狱吗?”

辰砂不答反问:“你希望他在哪里?”

洛兰脸色苍白,“他是我哥哥,难道你觉得我应该希望他在监狱里?”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殷南昭设计的局。

如果殷南昭真不想让她见叶玠,完全可以把她在监狱里多关十个小时,等叶玠的飞船离开后再放她出来。可是,那样他就查不出叶玠来奥丁的目的了。他为了逼出叶玠的真实目的,故意给了她和叶玠见面机会,故意把见面时间控制得很急迫,让叶玠没有办法仔细谋划,只能仓促应对。

洛兰双手抱住膝盖,痛苦地蜷着身子,好一个魔鬼心殷南昭!原来她根本没有前行的路,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成功注射到那管药剂。

辰砂的声音很冷,“你担心的事没有发生。一步之差,紫宴接到执政官的命令时,叶玠的飞船已经离开。”

洛兰松了口气,叶玠能安全离开,至少她不用心理负疚了。

辰砂问:“为什么你全身会湿淋淋的?”

“……不小心掉进了湖里。”洛兰小心翼翼地回答。

“执政官通知我去找你,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

洛兰紧咬着唇,还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回答,突然,眼前人影一闪,辰砂就不见了。

洛兰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渐渐地,声音越来越大,笼罩了整个斯拜达宫。

洛兰急忙跑出屋子,冲到露台上,仰头望去,竟然看到一艘战舰停在半空中,像是一头虎视眈眈的庞然巨兽。

天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斯拜达宫在奥丁联邦的重要地位不言而喻,是禁地中的禁地。洛兰在这里居住了十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一定是大事。

“辰砂!”洛兰紧张地四处张望。

辰砂出现在她身旁,看她衣着单薄,把外套脱下披到她身上,“没事,是执政官的战舰,紧急从小双子星赶来。”

“发生了什么事?”洛兰仰望着头顶的战舰,困惑地问。

辰砂的个人终端响个不停,所有人都在发信息问“发生了什么事”。

战舰的舱门打开,一艘小型运输机从战舰里面飞出,降落在执政官官邸的停车坪上,两个人匆匆走出运输机。

洛兰抓住辰砂的胳膊,“你看见了吗?是谁?”

“安教授。”

“安教授?”洛兰想了想,惊讶地问:“那个著名的基因学教授?执政官的专属医生?”

“嗯。”

“执政官为什么要半夜见安教授?”洛兰心慌不安,隐隐觉得有超出她预料的事情发生。

辰砂看了眼个人终端,“安达要见我们,应该会告诉我们原因。”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热门: 天才小毒妃 重生过去当神厨 又是努力投喂老婆的一天 僵尸医生 伊甸园的诅咒 建设非人大厦 有名 生化危机7零度时刻 乡村大凶器 医道官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