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洛兰用体能训练时极限挑战的速度,一路狂奔,赶到叶玠住的地方。

叶玠正准备上飞车。

“等一下!”洛兰气喘吁吁地冲过去。

飞车周围有四个便衣特警,叶玠左右两边是紫宴和棕离。这阵势哪里是欢送客人离开?完全就是押解出境!

叶玠盯着洛兰没有说话,紫宴却是眯着桃花眼,吹了声口哨,“今年的新时尚?睡衣外穿,男士外套。”

洛兰顾不上解释,扫了眼脸色阴沉的棕离,对紫宴讨好地笑,“能让我和叶玠单独说几句话吗?”

“可以,不过我们要赶时间,就在这里说吧!”紫宴拽着棕离,走到飞车的车尾,十分大方的样子。

洛兰郁闷,这算单独说话?紫宴的异能是听力,别说这点距离,就是再十倍远,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真是奸诈狡猾的间谍头子,得了便宜还要卖乖。

叶玠却好像完全不在意,轻抚了一下洛兰乱蓬蓬的头发,“怎么连头都没梳?”

“早上起来才从封林那里知道你要离开,头没梳、脸没洗、牙没刷,就赶着跑过来了。外套都是临出门时辰砂扔给我的。”

叶玠微笑着叹气,“一别十余年,未话离别,又要离别。”

洛兰心里莫名得有几分不舍。这个男人外表放荡不羁,可排遣压力的方式竟然是安静地画画,说话也文绉绉的,身上满是矛盾和秘密。

叶玠把一个狭长的金属首饰盒递给她,“上次你出嫁,时间太仓促,我没来得及赶回去送你,这就算我补给你的结婚礼物吧!”

洛兰握住首饰盒,询问地看着叶玠。

叶玠猛地把她拽进怀里,在她耳边细声叮嘱:“照顾好自己。女孩子脾气别那么大,该服软的时候就服软,不要仗着体能好就总想靠拳头解决事情,不是每个人都会像我一样让着你……”

借着两人身子的遮掩,叶玠的手指在洛兰的掌心里写:“最后的药。”

叶玠放开洛兰,双手握住她的肩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我的话,记住了吗?”

洛兰点头。

叶玠伸出小指头,洛兰隐隐约约间觉得好像做过很多次,自然而然地也伸出了小指头。

两人勾住彼此的小指头,翘起大拇指,碰到一起,用力按了一下。

“盟誓之亲。”叶玠笑着放开了手,朝着飞车走去,潇洒地对紫宴挥挥手,“可以走了。”

棕离径直走到洛兰的面前,命令:“打开盒子。”

“棕离!”洛兰紧紧地握着首饰盒,怒气冲冲地说:“你不要太过分,我可不是你的犯人!”

“洛兰,既然棕离部长想看,就让他看一眼。”叶玠倚着飞车,一派风流公子的闲适。

洛兰打开盒子,是一条项链,水滴形状的蓝宝石挂坠,色泽莹润清透、完美无瑕,就像是用水的精魄凝聚而成。

棕离拿过首饰盒,先仔细检查了一遍首饰盒,又拿起了项链。

叶玠笑眯眯地说:“这颗宝石叫海妖泪,一年前我在阿尔帝国的拍卖会上看到,觉得很适合洛兰就买下了。”

棕离看到项链的搭扣上篆刻着两个小小的字“洛兰”,不可能仓促间拿出,的确是精心准备的礼物。他把项链放回首饰盒,还给了洛兰。

叶玠对洛兰竖竖大拇指,上了飞车。

洛兰双手握着首饰盒,目送两辆飞车陆续起飞,消失在天空。

————·————·————

林间小道。

洛兰双手插在宽大的外套衣兜里,安步当车地走着。

在监狱时,个人终端被没收,不能联系外界,不能上星网,也没有任何消遣娱乐活动。夜深人静时,她会忍不住回想起上一次被关进监狱的事。

过去和现在,穆医生和叶玠的面孔不停地交替出现。

当年,穆医生说自己对洛兰公主一往情深,还给她看了不少图片资料,骗得她深信不疑。现在,叶玠又说深爱着她。

真的能相信叶玠吗?

洛兰不知道,但是,不相信他又能相信谁呢?

至少——

在岩林里,她设计的死局中,他宁可自己受伤也要保护她。

生死关头,他愿意把只能容纳一个人的缝隙留给她。

当她废掉他双臂时,他明明可以杀了她,却没有。

为了给她送药,孤身犯险来到奥丁联邦。

洛兰穿过寂静的树林,站在了湖边。

工作日的清晨,湖边没有一个人,只有几群水鸟双双对对地游来游去。

洛兰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坐在湖边的石头上,呆呆地看着那些成双成对的鸟儿蹁跹来去。

半晌后,她低头看着水里倒影出的女人。

身上套着不合身的男式外套,一头长发没有梳理,乱蓬蓬地披在肩头。因为常年待在实验室里,少见阳光,皮肤偏白,透着清冷。可大概因为体能好,眼睛黑亮、嘴唇红润,脸上又总是带着几分盈盈笑意,那份清冷就被压了下去。可这会儿,漆黑的眼睛里满是哀伤,紧抿的双唇透着紧张,整张面孔看着竟然有几分陌生。

洛兰轻声问:“我到底是谁?”

水中的倒影也动动了嘴唇,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洛兰拿出精美的首饰盒,取出蓝宝石项链,戴到脖子上。

她把首饰盒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又敲又捏又砸,都没有异常。

洛兰想起盟誓之亲,叶玠最后向她告别时,竖着大拇指。

洛兰看看自己的大拇指,又看看首饰盒。原本嵌放蓝宝石坠子的地方微微凹陷,恰恰是拇指大小。

洛兰看了眼四周,确定没有人。

她把大拇指摁下去,密码锁读取完指纹,咔哒一声,夹层打开,露出了藏在里面的注射器。

洛兰小心翼翼地取出注射器,紧紧地捏在手里。

她想起一句古老的话,“我扼住了命运的咽喉”。她的命运现在就握在自己手里,只要把药剂注射进身体,丢失的几十年记忆就会回来,她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十一年浓墨重彩的记忆会消融、甚至消失。

在千旭杀死了自己后,她也要杀死自己了。

她和殷南昭倒是谁也不欠谁!

洛兰看向水里的女人,冲她紧张地笑了笑,深吸一口气,大拇指按住注射器头,插向自己的手臂。

一块碎石子突然急速飞来,砸到她手臂的关节处。洛兰的手一麻,注射器掉到地上。

她忍着痛急忙去捡,一个人已经出现在她身边,先她一步捡起了注射器。

“这是什么?”执政官质问。

“还给我!”洛兰想去抢。

执政官另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臂,怒问:“叶玠给你的究竟是什么?你为什么要注射给自己?回答我!”

洛兰咬着牙不吭声,像是疯了一样连踢带打,一心只想抢回药剂。

两人体能相差悬殊,执政官不想伤到她,只能左闪右避。

洛兰却双目发红,攻击的动作越来越狠,就好像他们是生死仇敌,一定要决出胜负,要么她死、要么他亡。

执政官猛地挥手,把注射器扔了出去。

一道弧线滑过天空,落入湖中,惊起一群水鸟,嘎嘎叫着飞向天空。

洛兰终于停止了疯狂的攻击,难以置信地看着涟漪从湖面中央一圈圈荡向岸边。

一瞬后,她像是突然反应过来,纵身一跃就要跳进湖里。

执政官急忙拽住她,“湖底水流湍急,不可能再找到。”

洛兰拼命挣扎,声嘶力竭地尖叫:“放开我!放开我……”

执政官一只手竟然拉不住她,只能两只手从背后环抱住她。洛兰又踢又踹,甚至又咬又掐,却始终挣不脱。

“那是最后一支药!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洛兰的眼泪滚滚而落,声音里满是绝望。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岩林里,鲜血淋漓的她也这样绝望悲痛地哀求过他。执政官抱着洛兰的手不自禁地在发颤,洛兰突然挣脱了他的束缚,飞扑向前,跳进湖里。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4
热门: 诟病 都市邪王 女郎她死了 微微一笑很倾城 紫川第三部铁腕统领 我当道士那些年 最终之卷 — 神仙传说 我在酒吧穿女装 超级搜鬼仪 炮灰妹妹的人生(快穿) 脱粉再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