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9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冒险家乐园、中央监控室。

几百块监控屏幕上,人物图像不停变换,却始终没有找到洛兰和叶玠。

辰砂问:“为什么不能自动识别、锁定追踪?”

“有病毒。”紫宴盯着屏幕上飞速跳转的程序代码,十指运转如飞,敲打键盘。

“什么时候能恢复?”

“最乐观,一个小时。”

一位工作人员突然兴奋地叫:“找到了。”

辰砂立即走过去,一个机器人出现在屏幕上,它打开传输舱,里面空无一人。它的机械臂伸长,从座位底下夹出两个个人终端。

红宝石手镯样子的个人终端是洛兰的,另一个应该是叶玠的。

众人心里一沉,肯定是出事了!

辰砂的脸色越发冷了,紫宴敲打键盘的速度更快。

一个女工作人员说:“他们第一站去的是九幽天坑,后面没有办法再追踪到。假设他们一直在一起,那就是一直有两个运输舱同时离开、同时到达。根据运输舱的记录,这是他们最有可能去的四个生态圈——九幽天坑、波罗波帝海、掿亚山、天目大峡谷。”

辰砂问:“能再缩小范围吗?”

女工作人员抱歉地说:“在中央智脑搜集到更多信息前,只能一个一个找。”

辰砂对紫宴说:“我去找,你这边有消息了立即通知我。”

辰砂刚离开,执政官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虽然执政官一贯是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具脸,看不出和往常有什么不一样,可游乐园的负责人却觉得心惊肉跳,流着冷汗把事件的大概经过讲了一遍。

执政官拿过洛兰的个人终端检查,发现没有任何损伤,应该不是强行摘除。

“有没有可能公主已经离开游乐园?”

紫宴说:“不可能!辰砂发现后立即下令启动应急程序,封闭了所有出口,洛兰肯定还在里面。”

女工作人员指着工作屏幕说:“这是我统计出的他们最有可能去的四个生态圈,指挥官夫人和叶玠王子是兄妹,两个人一起失踪,也许可以询问一下邵菡公主,看这四个生态圈里哪个最有可能……”

执政官抬手,示意她闭嘴。

中央智脑室里陷入了窒息般的寂静,只有紫宴敲击键盘的声音,噼噼啪啪地响着。

执政官浏览完四个生态圈的介绍,看向监控屏幕,辰砂正在带兵搜索。

“其它生态圈。”

工作人员立即把剩下的六十个生态圈的资料调出,执政官的视线一行行往下扫,一边看,一边排除。

最后,屏幕上只剩下两个生态圈的资料——阿丽卡塔星依拉尔山脉模拟生态圈、大双子星岩林模拟生态圈。

紫宴百忙之中抬头瞟了一眼,立即明白执政官为什么会保留这两个地方,都和千旭有关,都对洛兰有特殊意义。

执政官下令:“监控!”

上百个子监控屏幕切换成依拉尔山脉生态圈和岩林生态圈的实时监控。

一切平静正常,没有任何异常。

执政官盯着两个生态圈的监控视频,问:“每个生态圈的智脑是独立的吗?”

“为了确保安全,每个生态圈都有独立的子智脑,受中央智脑监控,如果有任何异常,中央智脑会示警。”

执政官下令:“紫宴,检测这两个生态圈的子智脑。”

紫宴头都没抬,依旧专注地工作,“在洛兰心中,依拉尔山脉和岩林都有特殊意义,可她和叶玠王子一起失踪,应该是因为她在阿尔帝国的经历……”

“检测!”执政官打断紫宴的话。

紫宴抬头看向执政官。

执政官没有温度地说:“我不是和你商量,是命令。”

“是!”紫宴终止手头的工作,冷着脸说:“只能一个个检测,依拉尔山脉和岩林,先检测哪个?我必须提醒阁下,时间每浪费一分钟,洛兰死亡的可能性就会增加一分。”

执政官闭上了眼睛,一瞬后,他睁开眼睛冷冷说:“岩林。”

紫宴开始检测岩林的子智脑。

随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程序代码不断变换,紫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竟然所有监控都被屏蔽了,他们看到的是前一天的监控视频。

他快速地敲击键盘,上百块监控屏幕一块接一块黑屏,直到最后全部黑掉。

“重启!”紫宴敲击确认键,“成功!”

可是,上百块屏幕闪烁着一片黑乎乎的光芒,依旧什么都看不清。

紫宴郁闷地说:“不可能,明明修好了。”

执政官一言不发,一眨眼消失不见。

紫宴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下令智脑把屏幕上的图像放大,这才发现不是因为故障才黑乎乎地看不清,而是漫天都被风沙遮蔽,视频里就是黑乎乎一片。

紫宴大惊失色,立即向外冲,可冲到门口,又停住脚步,转身回来。

他坐在庞大的操控台前,一边运指如飞,继续检查修复程序,一边通知辰砂:“有人激发了岩林的神级难度,洛兰应该在里面,执政官已经赶过去。”

————·————·————

六天后,医院病房。

洛兰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梦里,她置身狂风呼啸、漆黑一片的荒野,很像是这些年来她不断会做的梦——独自一人艰难地跋涉在荒无人烟的旷野上,一直不停地在走,可总也走不到尽头。

最可怕的不是疲惫,而是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就好像她被全世界遗弃了。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她不是自己在跋涉,而是有人抱着她、迎着狂风在走。

那人像是呵护一粒珍珠般用温暖的柔软把她深藏在怀里,把所有风沙都抵挡在了坚硬的蚌壳外。

洛兰全身都痛,痛得似乎身体被巨石碾压成了一块块碎片,可因为有人陪伴,痛苦变得可以忍受。

是谁?谁和她一起跋涉在黑暗中?

洛兰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想看一眼他,却完全睁不开眼睛。

她的手哆哆嗦嗦地摸索,好像摸到什么,莫名地安心了。

纵然身似浮萍、命如蜉蝣,但十多年的生命并不是一片苍白。

千旭、千旭……

“千旭!”

洛兰猛地睁开眼睛,眼前却依旧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

她惊慌地伸手去抓,抓到了一只手。

辰砂安抚地反握住她的手,“你的护目镜被石头击碎,伤到了眼睛,暂时看不见。”

洛兰怔怔地想,果然是在做梦吗?可是,指尖的感觉太真实了!

辰砂说:“别担心,楚墨已经帮你修复,很快就能恢复。”

“我不担心。”洛兰仰着头问:“辰砂,我可以摸摸你的脖子吗?”

辰砂愣住了。

洛兰急切地央求:“我只摸一下,你就当是医生检查身体。”

辰砂沉默地握着洛兰的手,放到自己的脖子上。

洛兰聚精会神,从下巴一直仔细地摸到锁骨。

她曾在那个像墓地一样的地**,仔细地抚摸过千旭的脖子。

对一个解剖过无数尸体、熟悉人类骨骼和身体构造的医生而言,她的手指记得他的脖子,就像她的眼睛记得他的脸一样,能在千万人中认出他。

梦境里,她摸到抱着她的人的脖子,知道了是千旭,才心心念念想要睁开眼睛。

可是,现在指尖的感觉清楚地告诉她:不是,绝对不是!

洛兰神情黯然地收回手,那么真实的触感,果然只能是一个梦。

辰砂定了定神,问:“洛兰,你和叶玠究竟怎么回事?”

洛兰不答反问:“叶玠还活着吗?”

“还活着。人在他们自己的飞船上,由阿尔帝国的医生治疗,听说伤得很重。”

洛兰慢吞吞地说:“不是你告诉我有怨报怨、想打就打吗?我和叶玠以前有些过结,现在体能好了,就想报复回去。找了个没人打扰的地方打架,他杀死了一只岩风兽,莫名其妙就刮起了风暴。”

“什么过结?”

洛兰摸索到被子,拽起来盖住头,“还能有什么过结?不就是他强我弱,被他欺负了。”

“你……”

辰砂刚开口,洛兰立即蛮横地打断他,“解释时间结束!”

她累了,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心态,随便他们去猜测吧,大不了就是发现了真相。

辰砂说:“我是想说你好好休息,执政官已经下令不再追究。”

洛兰做挺尸状,蒙着被子不吭声。

“这次救你出来的人是执政官。”

洛兰猛地掀开被子,急得声音都变了,“不是你?为什么不是你?我以为是你。”

“我被你的小花招骗到其它生态圈去了,赶到岩林时执政官已经把你救了出来。”辰砂安抚地揉揉洛兰的头,“我知道你不待见执政官,不过这次的确是他救了你。”

洛兰默默地拉起被子,连头带脸都盖住。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9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
热门: 大雪中的山庄 新干线谋杀案 草色烟波里 恶狼之夜 残袍 忏悔的手,微微颤抖 英雄所求(《术士的指环》第一部) 纨绔世子妃 男主他病得不轻[穿书]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