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8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8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9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洛兰轻叹口气,真的不愿意出去,她也想就这么躺下来,睡他个天昏地暗。但是,这是为她举行的宴会,而且,外面还有一只魔鬼。

洛兰打起精神走出去,看到辰砂竟然还等在门口。

她抱歉地笑笑,指指楼梯,示意可以下去了。

辰砂没有动,欲言又止,表情隐隐有点尴尬。

洛兰挑眉,怎么了?

“有时间吗?”

她现在看上去很忙吗?

“我想和你谈一谈。”

洛兰捋好裙子,靠墙坐下,拍拍身旁,谈吧。

辰砂坐在她身旁,洛兰侧头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辰砂沉默了一瞬,打开个人终端的屏幕,给她看一份文件。“这是执政官发给我的资料,他说你和叶玠应该感情不错,让我多留意,不要怠慢了他。资料可能不足,最好能和你商量一下,听听你的意见。”

洛兰觉得辰砂刚才想说的话并不是这个,不过现在顾不上细究。她立即凑到屏幕前,仔细看起来。

邵菡公主和洛兰公主比起来,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她是阿尔帝国皇帝的女儿。据说三十几个兄弟姊妹中,她对洛兰公主最照顾,两人感情一直不错。

叶玠是阿尔帝国现任皇帝的哥哥、也就是上一任皇帝的独子。叶玠的父亲在原始星球遇见兽潮,不幸遇难,当时叶玠还未满一岁。叶玠的叔父继承了皇位,传闻他承诺叶玠的母亲会在叶玠成年后把叶玠定为储君,可惜没有多久叶玠的母亲就因为悲痛过度去世,这个承诺不可能再兑现,甚至究竟有没有这个承诺都成了不解之谜。

洛兰公主的父亲和叶玠的父亲是堂兄弟,承担了抚养叶玠的责任。

八年后,洛兰的父亲在一次星际旅行中意外身亡,当时,叶玠十岁,洛兰七岁。

洛兰的母亲不是阿尔帝国的人,传闻出身不好,性格又古怪,在皇室中非常受排挤。丈夫去世后,她和皇室的关系更加紧张,带着两个孩子搬离阿尔帝国的行政星,去了最偏远的蓝茵星。

洛兰公主还没有成年,母亲就病逝。阿尔帝国的皇帝把两个孩子接回行政星,可叶玠行为不端,闯了几次大祸。皇帝下令让他去参军,想着他父亲的老下属能帮忙管教,可他竟然逃了,气得他的叔父皇帝差点要全星际通缉他。

相比叶玠,洛兰公主就是乖乖女了,听从皇帝的安排去上大学,读的是最适合女孩子的信息管理专业,又听从皇帝的安排进入帝国图书馆工作,每天上班下班,偶尔参加一下皇室聚会,从不惹是生非,循规蹈矩地过了十多年,直到被皇帝挑中,出嫁到奥丁联邦。

洛兰看完后,仔细想了想。

如果穆医生是真的叶玠王子,她就能理解叶玠隐瞒身份、阻止洛兰公主嫁到奥丁联邦的做法,也能猜到真的洛兰公主借助她成功摆脱皇室,换了个身份,自由自在地生活,但前提是叶玠王子是真的,而不是和她一样是个西贝货。

还有,她究竟是机缘凑巧、误入棋局,还是从一开始就是一枚棋子?

真是一团乱麻啊!洛兰头疼地揉太阳穴。

“有什么需要我注意的吗?”辰砂问。

洛兰摇摇头,表示没有。

辰砂突然说:“我不好欺负。”

咦?洛兰看屏幕,是叶玠王子和洛兰公主的资料,和你好不好欺负有什么关系?

“封林说得不对。”

“……”

洛兰拍了下额头,又忘记3A级体能的人有多逆天了。她猛地抓住辰砂的胳膊,天哪,封林说的话不会全被他们听到了吧?

“我和执政官肯定听到了,别人不一定,要看他们的异能是什么。”

洛兰用嘴型无声地问:楚墨?

“他的异能不是听力。”

洛兰松了口气,不用担心被灭口了。

“我六岁的时候,父母意外去世,因为创伤后应激障碍,我得了失语症。不是封林说的又傻又呆的哑巴,只是拒绝和外界交流。”

洛兰很困惑,她早知道辰砂不是封林说的又傻又呆的哑巴,可是辰砂为什么要解释呢?这绝对不是他的性格。

“五年后,我病好后,把紫宴狠狠揍了一顿,他们就不敢再惹我了。”辰砂为解释做了一个简单的总结,“我不好欺负。”

洛兰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这是小孩子在求肯定吗?看来当年的心理阴影面积不小,她虽然是医生,但不是心理治疗师啊!

洛兰想了想,决定拍拍他的头,表示:乖!阿姨知道了!

手还没落到辰砂头上,就被他抓住了。他冷冷地说:“根本没听懂我说什么,就不要不懂装懂。”

洛兰尴尬,讪讪地缩回手。

辰砂看向屏幕上邵菡和叶玠的介绍资料:“从听说你的姐姐、哥哥要来后,你就一直很紧张。”

洛兰立即写:多年没见,当然会紧张。

辰砂盯着她:“……甚至害怕。”

洛兰一边干笑,一边写:怎么可能?他们是我的姐姐、哥哥,我害怕什么?

辰砂一直盯着她,洛兰渐渐笑不出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辰砂有野兽的基因,他的直觉犀利敏锐得可怕。

辰砂说:“不管你过去经历过什么,现在你在奥丁联邦,是我的人。我不是个好欺负的人,你无须害怕他们。不高兴见他们,就赶他们走!如果当年有怨,想打就打,把体能练那么好,不就是用来揍人的吗?”

洛兰忽地泪盈于睫,猛地转过头。

辰砂把她当成真的洛兰公主,以为她因为父母双亡,曾经被邵菡和叶玠欺辱过。他强调自己不好欺负,只是想鼓励她不用再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他愿意为她撑腰。

可是,她不是……真的洛兰公主!

辰砂站起:“不想见他们就不用下去了,早点休息。”

洛兰等了一会儿,才回过头,空荡荡的走廊里,已经只剩下她一个。

早上。

两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并排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发呆。

封林幽幽地问:“十一年了,你一次都没有睡过辰砂?”

事实摆在眼前,洛兰没有办法否认。

“因为千旭?”

洛兰沉默。

封林叹息:“如果我不把你带到研究院,你没有遇到千旭,也许现在……”

洛兰拍拍封林的胳膊,打断她的话,不管遇没遇到千旭,她和辰砂之间都不可能改变,因为辰砂娶的是洛兰公主,不是她。

封林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你给我发信息,让我帮你查一下千旭以前用过的名字,什么意思?”

洛兰在虚拟屏幕上写:“孤儿院里找不到他的住宿记录,千旭应该是他后来改的名字。”

虽然不管千旭叫什么名字,都是她爱的男人,可她依旧想沿着他生活过的轨迹多了解他一些。不可能再拥有多一点的未来,能拥有多一点的过去也是好的。但是,没想到叶玠会突然出现,想了解千旭过去的愿望也不可能实现了。

封林嘟囔:“要是去紫宴那里工作,别说换名,就是换脸都很正常,可是他一个普通军人换什么名字?我去帮你查查。”

洛兰想说“不用了”,但又没有办法解释,只能由她去。

封林翻身坐起,去卫生间:“你这几天要陪你姐姐、哥哥,不用去上班了。”

她一边冲澡,一边和洛兰大声说话,也不介意洛兰不能回答,自顾自地东拉西扯。

阳光透过半开的窗帘射入,屋子里一半明亮,一半晦暗。

封林的说话声,有一搭没一搭,空气中满是慵懒的气息。

洛兰懒懒地躺在床上,不愿起来。

因为知道自己鸠占鹊巢,一直以来她都没有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可这一刻,她突然无限留恋这种平淡琐碎的安宁温馨。

但是,谎言迟早会被戳穿,所有的幻象都终将破灭。等封林知道她是个假货,只怕就要视她为敌了。

封林裹上浴巾,走出浴室,一抬头看到洛兰就站在她眼前,被吓了一跳。

洛兰的头上顶着桃心状的虚拟屏幕,上面写着一行字:“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我都希望你知道,我的心是真挚的,感情也是真挚的!”

封林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把洛兰扒拉到一边。“我喜欢男人!要表白去找辰砂表白!”

洛兰咧着嘴笑,在屏幕上写:“你帮我转告他啊。”

封林狐疑地回过头看她:“你怎么了?古古怪怪的。”

洛兰猛地拽开她的浴巾,封林“啊”一声惊叫,一边急忙去拉浴巾,一边破口大骂:“死丫头!你不想活了吧!”

洛兰笑着跑进浴室,反锁上门。

她背靠着门,眼里泪光闪动,不管怎么说,也算是道过别了。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8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9
热门: 玫瑰帝国·堕天使之心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死对头他超甜的 请不要在末日套路前男友 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 古董局中局 今天也不想收龙傲天为徒(重生) 横扫荒宇 将军在上我在下 我氪金出来的老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