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8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8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8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花园里,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看着泰然自若、谈笑风生的叶玠,洛兰心中冰浸火焚,真想跳起来指着叶玠大喊一句“他就是龙血兵团的龙头”!

执政官和辰砂是3A级体能,紫宴、棕离、百里苍、楚墨他们是2A级体能,连垫底的她、封林、左丘白都是A级体能,就算叶玠他真是一条龙,也分分钟把他灭掉。

但是,她竟然把自己毒哑了!毒哑了!真是一个傻到极点的主意!

她悄悄地在个人终端上写字,不能说,就写出来吧,虽然慢一点、复杂一点。

叶玠突然把头凑过来:“妹妹在写什么?”

洛兰看着他:你说我在写什么?

叶玠微笑:你想让所有人知道你不是真公主,而是个死刑犯?

洛兰: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叶玠:只会鱼死,不会网破!

洛兰仔细思索,不得不承认,叶玠占据优势。

她说阿尔帝国的王子是龙血兵团的龙头,证据呢?一段没有脸的视频,但叶玠现在的说话声根本不是龙头说话的声音。

就算她不惜鱼死网破,可作为一个冒充公主的死刑犯,她的证词毫无可信度。

叶玠话里有话地说:“好好享受今晚,不要着急,我们还要在阿丽卡塔住几天,等你嗓子好了,我们再好好聊,有的是时间。”

邵菡也劝慰她:“洛兰别着急,我们既然来了,哪里能不好好陪你几天?”

好!不着急!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

音乐声中,陆陆续续有人开始跳舞。

叶玠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凑到一个年轻的美女身边大献殷勤。

洛兰隐隐松了口气,身旁盘踞着一条毒蛇的感觉真不好受。有了对比,她现在看棕离都觉得十分可爱。

洛兰本来还担心要应付邵菡,没想到紫宴和邵菡的座位相邻,一直陪着她聊天。

紫宴姿容俊美、长袖善舞,各个星国的名人俗事都信手拈来,口角生香,惹得邵菡笑个不停,根本没有时间找洛兰说话。

洛兰放下心来,顺手端起自己的酒杯。

封林坐到她身旁,用自己的酒杯和她的杯子碰了下。“你就喝这种未成年人饮料吗?”

洛兰想问问她怎么突然决定今天出狱了,棕离究竟有没有给她下跪道歉,但满桌子人,不方便说话,只能笑对她举举杯,表示欢迎她平安回来。

“虽然知道你迟早会拿到,但还是没有想到会这么早……恭喜!”封林一口喝尽杯中酒。

“谢谢!”洛兰也干掉了自己的酒。

封林对洛兰促狭地眨眨眼睛:“想知道棕离给我的赔偿是什么吗?”

洛兰只能配合地点头。

封林拿起叉子敲敲酒杯,桌旁的人都停止了说话,看着她。

“为了庆祝洛兰成为基因修复师,我有一份礼物送给她。”封林笑睨着棕离,带了几分挑衅。

棕离阴沉沉地盯了她一眼,狠狠扔下手中的餐巾,站起来,一副“老子有什么不敢”的样子。

他一边脱外套,一边气势汹汹地走向乐队。

棕离素有恶名,这会儿又表情格外吓人,乐队的几个演奏家以为哪里出了问题,吓得全停下演奏。

正在翩翩起舞的人们失去了音乐,也都停下来,莫名其妙地看着棕离。

棕离站定在人群中央,把外套扔到一个估摸是他下属的人身上。

他解开衬衣的袖扣,一边挽袖子,一边目光阴沉沉地看着周围的人群,所有人情不自禁地后退,中间立即空出一大圈。

都以为棕离是要出手教训谁,没有想到他突然踮起脚、抬起手,摆了一个像天鹅一样的姿势,然后一连几个足尖旋转,开始跳起独舞。

洛兰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天哪!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辰砂笑,棕离跳舞。

所有宾客风中凌乱了,眼前这又蹦又跳的傻货真的是他们阴沉冷酷、刁钻毒辣的治安部部长吗?执政官大人,您把奥丁联邦所有公民的人身安全交给这样的傻货能放心吗?

封林把拇指和食指合拢成O形,放进嘴里,响亮地打口哨。

棕离一边跳舞,一边瞪封林,眼睛里满是怨毒。

封林却毫不介意,还对他抛飞吻,拍掌大笑,完全一副女流氓的样子。

洛兰觉得封林姐姐的人设在她面前早就崩坏了,但是,其他人还不知道她的真面目啊。现在宾客们不只要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还要担心奥丁联邦的科研教育了。

封林笑说:“棕离如果失业了去做舞男也不错!”

洛兰心惊肉跳,姐姐,你这么拉仇恨,不担心棕离将来报复社会,把你做成人棍吗?

她悄悄扫了眼周围的人,执政官淡定地坐着,似乎完全没觉得现在的情形有什么不对劲;邵菡不动声色、作壁上观;其他人都面无表情,只有紫宴含着笑看得津津有味。

满场的沉默尴尬中,楚墨突然站起来,对辰砂说:“我有点手痒了,你呢?”

辰砂随在他身后,淡淡地问:“你选什么?”

楚墨走到乐队边,挥挥手,示意他们都站到一边去。他拿起小提琴,辰砂坐到钢琴边。小提琴拉了一个前奏后,钢琴加入进来,抑扬顿挫的乐曲明显在配合棕离的舞步。有了音乐的伴奏,棕离的独舞立即没有那么尴尬了。

百里苍无聊地碰拳头,嘟囔:“好多年没玩了,倒真有点手痒。”

他连跑带跳、一溜烟地冲过去,拿起鼓槌,摇头晃脑地敲起鼓。

左丘白看紫宴:“一起吗?”

紫宴懒洋洋地笑,无可无不可地说:“何必跟着他们去丢人现眼呢?”却还是和左丘白一起离开了。

左丘白拿起大提琴的弓弦,弓弦轻扬,加入钢琴和小提琴的合奏中。

紫宴却是脱下外套,开始和棕离一起跳舞。

大概因为有了人陪伴,棕离渐渐放松下来,跳得越来越自如流畅,舞姿不再满是尴尬,竟然有了几分优美。

奏乐的四个男人好像越玩越嗨,你一段、我一段,时而独奏、时而合奏,像是一个车队的队友们在飙车,一会儿气势惊人地一起碾压别人,一会儿各逞心机想要干掉对方。

激越的音乐声中,棕离和紫宴两个2A级体能的人充分发挥体能优势,跳出了一般舞者绝对没有的气场和难度,动作越来越惊险刺激,惹得围观的宾客忍不住惊呼鼓掌。

不知不觉中,六个男人把一个尴尬的恶作剧变成了一场华丽的听觉和视觉盛宴。

洛兰侧倚着椅子,静静地看着他们。

楚墨为了化解棕离对封林的怨恨,多管闲事下场伴奏;辰砂和楚墨情同兄弟,毫不迟疑地出手相帮;百里苍想起往日情分,凑热闹地下场;左丘白应该也是为了封林,还特意拉上会跳舞的紫宴;紫宴看似心冷嘴冷,却甘做舞男,陪棕离跳舞。

不知道为什么洛兰觉得眼前的一切很温暖,似乎能让人想起所有真实存在,却终将流逝不见的美好时光。

那些年少轻狂、纵酒当歌的时光,一起闯祸受罚,一起高声大笑;那些风华正茂、意气飞扬的时光,以为朋友永远不会分开,认定明天会更好,相信诺言一定会实现,觉得背叛和死亡只发生在影视故事里……

邵菡感慨地对执政官说:“没想到六位公爵感情这么好,我们有血缘关系的兄妹都……唉!”

封林一言不发,不停地喝酒。

突然,她干呕一声,朝着洗浴间跑去。

洛兰抱歉地对邵菡笑笑,急忙去追封林。

封林冲进洗浴间,打开水龙头,不停地往脸上泼水。

洛兰察觉到她不是真想吐,而是想掩盖其他的东西,帮她掩上门,安静地离开了。

洛兰趴在露台上,看到紫宴邀请邵菡去跳舞,叶玠搂着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在翩翩起舞,其他宾客也都陆陆续续地开始跳舞。

楚墨把小提琴交还给之前的乐手,陪着棕离回到桌子边。

辰砂、左丘白和百里苍也都陆陆续续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一切恢复原样。

花正好、月正圆,衣香鬓影、欢声笑语。

洛兰却觉得怅然若失。

封林趴到洛兰身边,一手搂住她的肩:“你藏着的秘密是什么?”

洛兰身体僵住。

封林笑着低语:“你肯定有秘密,我也有秘密。”

她端起酒杯,遥指了指执政官:“不是只有他一个戴着面具,我们都戴着面具。”

洛兰松了口气。

封林歪着脑袋看执政官:“好奇怪!他怎么会在?”

洛兰仰天无语,人家比你到得还早吧!姐姐,你的眼睛干吗去了?

封林喃喃低语:“他戴着那鬼面具,吃又不能吃,喝又不能喝,平时可是从来不参加这种宴会!”

洛兰指指邵菡公主和叶玠王子,为了接待他们吧。

封林不屑地讥嘲:“他们算什么玩意?就是阿尔帝国的储君来了,我们随便哪一个招呼一下就很给面子了,哪里需要执政官亲自接待?”

洛兰觉得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就要引发两国的外交矛盾了,她急忙在虚拟屏幕上写:“心情不好?”

封林喝着酒不吭声。

洛兰以为她不会说时,她却突然说起来:“你相信吗?小时候,我、棕离、紫宴、左丘白、百里苍才是一伙的。楚墨、辰砂和我们不一样。他们有父母,我们没有,他们天经地义拥有一切,可以懈怠犯错,我们却不可以!老公爵们只会留下最优秀的孩子,我们必须做到最好才能留下来。”

现在的人类生育率低,异种又格外艰难,不是每个异种都能有健康的后代,没有自己孩子的公爵会挑选多个孩子培养,用不断淘汰的办法,从中选出最优秀的一个作为自己的继承人。

“辰砂什么都没做就继承了爵位,我们拼命努力还会被责骂。我们心里不忿,常常去欺负辰砂,那时候辰砂和你一样……”封林点点洛兰的鼻子,打了个酒嗝,“是个哑巴,最好欺负了,一直像个傻子一样,完全不知道反抗!只要别打脸,不留下痕迹被大人发现,不管怎么弄他,他都不会出声!紫宴的鬼主意最多,我和棕离、百里苍总是被他当枪使,负责打头阵。可是楚墨好讨厌,每次都像是辰砂的守护天使一样,从天而降,把我们逮个正着。”

封林喝了口酒,眯着眼睛回想:“真的好讨厌!非常讨厌!”

洛兰看辰砂,完全没有办法想象他是最容易欺负的一个。不过,执政官的确说过,他父母出事后,他就得了失语症,完全不和外界交流。

“告诉你个秘密!”封林把酒杯扔下,双手环抱住洛兰的脖子,“我、喜欢、楚墨!”

洛兰无语,早就不是秘密了吧?不管别人知道不知道,反正她早已经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讨厌他的,怎么会变成了喜欢呢?”封林醉眼蒙眬,双手捂住绯红的脸颊,一副少女怀春的娇羞样子,“不过,他保护辰砂的样子真的好帅!最喜欢看他义正词严地训斥我们了。嗯……不对!最喜欢的是看他脱衣服和百里苍、棕离他们打架……”

洛兰双眼发直,急忙拿了杯酒给封林,姐姐您还是赶紧醉晕过去吧,再说下去,我明天就要被你灭口了。

封林咕咚咕咚把一杯酒灌下去:“大家都说我是天才,其实,我没那么聪明。”

封林挑起洛兰的下巴,眯着眼睛,女流氓地问:“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洛兰摇头。

“因为……你让我想到了楚墨,你们都是真正的天才!楚墨的父亲是奥丁联邦最杰出的基因专家,他本来应该子承父业,但是他选择了去做医生。当年如果不是他临时改变志向,我说不准……就被淘汰掉了!”

真的不能再听下去了!要不然不是被封林灭口,就是被其他人灭口!洛兰赶紧又递给封林一杯酒。

封林仰头一口气喝完,脚步虚浮地抱住洛兰,趴在她肩头喃喃低语:“我想多一点时间和楚墨在一起,不管他们乐意不乐意,又耍赖皮又哄骗地把他们都弄来……白天大家的学习任务都很重,只能晚上练习……排练了很久,打算新年时表演给执政官看……我在体能训练中受了伤,本来是我和紫宴的双人舞,棕离不想大家的心血白费,临时代替我去跳舞……”

封林的眼泪潸然而下,一颗颗浸湿了洛兰的衣衫。

还记得当时的月亮很美,云在天上、风在林,乐声悠悠、笑声悠悠……究竟什么时候,一切都变了……

辰砂走过来,看着洛兰怀里昏睡的封林:“醉了?”

洛兰点头。

“我叫人送她回去。”

洛兰发不出声音,只能摆手,辰砂却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想让她今晚睡在我们家?”

洛兰点头。

即使醉晕过去,今夜的封林也肯定不想孤单一个人。给不了她真正想要的,但至少能陪伴她一夜。

“好。”辰砂同意了。

洛兰抱起封林,把她送到自己房间。

洛兰帮封林脱掉鞋子、盖好被子后,坐在床边,怔怔地看着封林。

浩瀚的星际中,万事万物都逃不过时间,都会随着时间流逝衰老死去,唯有记忆不受时间法则的约束,甚至会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发清晰。

那些生命里经历过的欢笑、悲伤,被贮藏在人类的大脑里,明明没有丝毫重量,渺小若尘埃,却比满天星辰更闪耀璀璨,能让生命无比丰盈。

洛兰本来已经放弃了追寻自己的过去,可看到封林因为年少时的记忆悲伤哭泣时,她突然很想知道自己过去的记忆里有什么。

是不是也有不解世事的调皮捣蛋,年少轻狂的欢笑悲伤呢?

不见得会有一群时而吵架、时而要好的伙伴,但时光不可能一片空白,总会有某个人、某些事,因为温暖了岁月,而被珍藏在记忆中吧!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8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8
热门: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二块血迹 酸梅 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 学生街的日子 非正规反抗分子:池袋西口公园系列8 婚后每天都在吃醋 为了破产我组男团出道了 史前养夫记 活在诸天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