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7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7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8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洛兰换上新买的衣服、梳好头发,安慰镜子中焦灼的自己:镇静!你已经变成了哑巴,不能交流,一定能平安熬过今晚!

她扯扯嘴角,露出微笑,一边回忆着穆医生教她的“公主范”,一边向楼下走去。

花园里鲜花怒放、美酒飘香,清越和清初把一切安排得很妥当。

宾客陆陆续续走来向她道喜,洛兰一边咧着嘴笑,一边用目光在人群里搜索辰砂。作为一个哑巴,她身边迫切需要一个能帮她说话的人,毫无疑问只能是辰砂。

看到了楚墨,却没有看到辰砂,她无声地求救:“辰砂?”

楚墨一边和紫宴说话,一边笑指指客厅。

洛兰立即朝客厅走去,四处找了一圈,才在摆放着钢琴的角落里看到辰砂。

他歪靠在椅子上喝闷酒,衬衣的领口解开了,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衣袖卷到胳膊肘,简直像是刚和人打了一架。

洛兰走过去,蹲在他膝盖旁,仰头看他。

辰砂孩子气地把头转向另一边,洛兰歪着身子,探头过去瞅他,他又把头扭到了另一边。

洛兰忍不住想笑,他这是在闹罢工吗?好像一只奓毛的猫啊!看来要把他的毛捋顺了才高兴开工呢。

洛兰安静了一会儿,以A级体能的速度猛地探头去看他,他速度更快地把头扭到另一边,没有想到正中洛兰下怀,虚拟屏幕就在眼前,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简直亮瞎人眼,想要装看不见都不可能。

“不要喝醉!”

洛兰笑得蹲都蹲不稳,软坐在地上,发不出声音,埋着头,肩膀不停地颤。

辰砂老脸发红,为了掩饰自己的幼稚,声音越发冷淡:“不会耽误正事,我就算想喝醉,也绝不可能醉。”

洛兰困惑地眨巴着眼睛。

“到了3A级体能,没有饮料能让我们醉,也没有麻醉药能让我们昏迷。”

洛兰愣住。

她没有办法想象一个永远清醒的世界。不管多么坚强的人,总会有一瞬的软弱、一时的难以入眠,想要酩酊大醉一场,可他们永远没有办法麻醉自己,甚至连麻醉药都不能让他们昏迷。

即使受伤躺到手术台上,也会清醒地感受到每一丝痛苦。也许他们的体质已经强大到丝毫不在乎那点疼痛了,但是这真的不是一种强大,而是一种悲哀!

洛兰的手放在辰砂的膝盖上,静静地看着他。

作为一个一直被人仰视的强大存在,辰砂第一次看到有人用这么柔软的目光看他。

她没有丝毫仪态地坐在地上,穿着一件完全不适合她的衣裙,像是一只毛发蓬乱、卧在他脚边的小动物,却令他心旌神摇。

洁白的纱帘在轻轻飘荡,悠扬的小提琴声从花园里传来,晚风中满是清甜的香气。

辰砂口干舌燥,盯着洛兰的唇,忍不住身子慢慢向前倾。他一手扶在洛兰的脑袋上,一手搭在椅子的扶手上,端着的酒杯渐渐歪斜,红色的酒液一滴滴落在地毯上。

“公主,来了,他们来了!”清越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

辰砂以3A级体能的快速反应,行云流水地把前倾变成站起,一手抬起,把杯子里剩下的酒一口饮尽,一手在洛兰头上拍了拍,像是安抚一只宠物。

“走吧,欢迎你的姐姐、哥哥。”

洛兰目瞪口呆,明明是她来捋顺他的毛吧!怎么就变成辰砂来捋顺她的毛了?不过,她现在肾上腺素分泌在激增,的确需要一点安抚。

洛兰追上辰砂,主动挽住他的胳膊,走了没几步,突然停住,指指辰砂的衣服。

辰砂立即反应过来,整理衣衫,扣上扣子。

洛兰听到外面的说话声越来越近,主动伸手帮他打领带。

辰砂站得笔挺,静静地看着洛兰。

可是,等了一会儿,发现洛兰脸色发红,又羞又急的样子。他一低头,看到自己的领带被她系得奇丑无比,像鼓起的小笼包。

洛兰咬着牙,用力拽了拽,也没有把它拽得更平整好看。

她不好意思地看着辰砂,往后退了几步,示意他还是自己来吧。呜呜……真是典型的猪队友,帮忙却帮倒忙!

辰砂想到洛兰肯定是第一次帮男人系领带,忽地就笑了,无声无息,可眼睛微眯、唇角上挑,绝对就是一个笑容。

相识十一载,第一次看到辰砂笑,洛兰大惊失色,如果她能发出声音,肯定已经失声尖叫了。

辰砂含着笑把领带解开。

像是要让洛兰观摩学习,他有意地放慢动作。

白皙修长的手指在黑色的领带间翻来绕去,3A级的体能掌控着每个指节心随意至,一翻一绕都赏心悦目、诱人关注,甚至连指尖轻捋过领带的动作都有不可思议的美感。

洛兰咬着唇,瞪着辰砂,□□裸的羞辱!绝对是□□裸的羞辱!

执政官领着客人走进客厅,看到洛兰和辰砂隔着几步的距离相对而立,似远又似近,四周萦绕着亲昵的暧昧气息。

他猛地停住脚步,身后跟随的人也急忙站住。

辰砂敛去笑意,长腿一迈,站到洛兰身旁。

洛兰微笑着转过身,看到执政官身边站着一个端庄秀丽的女子,头上戴着璀璨的公主冠。

她关切地问:“听说你嗓子发炎不能说话?”

洛兰笑着点头。

“疼得厉害吗?吃过药了吗?”

两姐妹一个关心地询问,一个温顺地点头、摇头,显得很亲切融洽,洛兰觉得要给自己点一万个赞,果然做了哑巴万事大吉。

执政官对辰砂介绍:“邵菡公主。”

“欢迎!”

辰砂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却礼貌地握手问好,礼节一点没差。

洛兰突然觉得心灵受到一万点暴击的伤害,当年你们都是怎么对我的?

嘻嘻哈哈的笑声传来,隔着落地大窗看去,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在和两个美丽的女宾客调情。奥丁联邦的女人在男女□□上向来豪放,碰到放荡不羁的浪子,简直干柴烈火、一拍即合。

邵菡公主满脸无奈,对执政官和辰砂抱歉地说:“叶玠一直都是这样,走到哪里都没个正经。”她提高声音,警告地叫:“叶玠!”

男子笑着回身。

洛兰如遭雷击。

他一步步走过来,洛兰竟然忍不住想要一步步后退。

他眉梢眼角犹有□□,举止轻浮,活脱就是一个空有一副好皮相,却纵情声色的荒唐王子。

但是,洛兰亲眼见过他截然相反的另一副模样,很清楚他的精明强势、冷酷无情。

他像是一个久别重逢的哥哥般热情地抱住洛兰,在她耳边说:“再次见面了!一别十一年,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洛兰浑身发冷,想要推开他,却像是被噩梦魇住,身体僵硬,一动都动不了。

幸亏执政官帮她解了围:“殿下,这位是奥丁联邦的指挥官辰砂。”

叶玠只能放开洛兰,他毫不避讳地上下打量辰砂,笑嘻嘻地说:“我们可一直好奇洛兰嫁了个什么样的男人。”

“欢迎!”辰砂依旧是万年寒冰脸,礼貌地握了下手后就不再多言。

洛兰心神恍惚。

精明深情的穆医生,铁血强悍的龙头,放浪形骸的叶玠王子……这个男人究竟有多少张面孔?

辰砂似乎察觉到她的异样,握住了她的手。

洛兰的心渐渐沉静下来,不管他是谁,对她而言只有一个身份——害死了千旭的人!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7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8
热门: 与年下的恋爱法则 失家者 魔神乐园 他把爱情葬成牢 天幕神捕 白羊 霸总是我事业粉 镇魂 人性记录 乘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