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6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5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6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观察室里,洛兰看完所有检查数据,微笑着说:“我们可以准备为泽尼庆祝19岁的生日了。”

霎时间,整个房间里满是尖叫喝彩声,甚至有人一边大笑,一边悄悄抹眼泪。

这场战役到这里才算真正结束。虽然法律上,所有罪责洛兰一人承担,可他们作为“谋杀参与者”,在全联邦民众的谩骂声中,一直寝食难安、压力巨大。

楚墨一边轻轻拍掌,一边问身旁异样安静的辰砂:“想什么呢?”

辰砂凝视着人群中央的洛兰:“我在战场上杀了很多人,她却会救人。”

楚墨感慨地说:“我父亲看完公主做手术的视频,说她比她的基因更珍贵。”

“同意!”

楚墨听到辰砂严肃正经的指挥官腔,哑然失笑:“我去应付外面那群食人鳄了。”

“谢谢!”辰砂十分郑重。

楚墨郁闷地叹气:“谁叫我当年年少无知,一个不小心就把你睡了呢?既然睡了就要负责。”

好巧不巧,观察室里的欢笑声正好安静下来,众人冷不丁地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全傻了,像是按了暂停键的视频画面。

指挥官好像结婚了吧?

听说是政治联姻。

难怪楚墨大医生一直没有女人呢,原来是虐恋情深!

咦,那个政治联姻的对象好像就在这个房间里……

大家都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绝对不该知道的事,低头的低头,转身的转身,“哎,病人的这个问题……”做出沉浸在工作中的忙碌样子。

只有洛兰瞪着亮晶晶的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惊讶地盯着辰砂和楚墨来回看。

楚墨笑拍拍辰砂的肩,挥挥衣袖,不带走一丝烦恼地走了。

辰砂对洛兰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明白,明白!当然不是了!”洛兰看看大家,很善解人意地附和。

众目睽睽下,辰砂不愿多说,打开虚拟屏幕——

医院的新闻发布会。

楚墨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地站在群情激昂的记者面前,不管记者的问题多么尖锐刻薄,楚墨的回答都有礼有节。

自从昨天爆出消息做手术的神秘女医生真名叫英仙洛兰,是指挥官的夫人,阿尔帝国的公主,公众简直出离愤怒了。

媒体煽风点火,把洛兰擅自进行手术,把警察至今不拘捕洛兰,甚至把研究院拒绝提供洛兰的影像资料都归结到指挥官滥用职权。

今天一大早,民众们就集会□□,要求政府必须给民众一个交代。

楚墨把大家的愤怒安抚了一点后,开始讲述事情的前因后果。

先从泽尼的身世讲起,一个没有父母、缺乏关心、常年生病的孤儿。

在和病魔的搏斗中,他越来越虚弱,几乎所有修复师都认为他的基因已经无法修复,注定要死亡。

没想到峰回路转,有一个基因修复师愿意给他做手术,并且认为成功概率很大。

可惜命运多舛,手术前修复师突然受伤,不能进行手术,再安排其他基因修复师来进行手术已经来不及。可怜的泽尼危在旦夕,见习基因修复师洛兰公主为了挽救泽尼的生命,冒着自己终生不能从事心爱职业,甚至死罪的风险进行了手术。

洛兰喃喃说:“被他这么一讲,怎么像是一部荡气回肠的电影呢?”

本来被人诟病的身份反倒成了最有戏剧效果的感动点,一个什么都不缺的公主为了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儿无私奉献,简直可以去申请星际□□。

不过,感动归感动,各位记者的理智犹在,对整个事件仍然存疑。

楚墨视频连线封林。

封林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职业套装,看上去精神还不错。她诚恳地对公众道歉:“这个手术本来应该是我来做,但因为意外事故,我没有办法做了,指挥官夫人能做完这个手术,我很开心,非常感谢她。”

封林是奥丁联邦的国民女神,所有人都知道她做的基因手术一定是危险性最高的手术,是别的基因修复师不能做,也不敢做的手术,完全没有想到指挥官的夫人竟然是替封林做手术。

所有人大吃一惊后终于相信了楚墨的解释。

但是,基因手术可不是胆子大、爱心多就可以胜任,指挥官夫人也许胆子够大、爱心很多,行事却太鲁莽……

视频连线到病房,病床上躺着的少年大家已经很熟悉,正是这几天被媒体反复报道的泽尼。不过,因为医院监管严格,他们想尽办法也无法接近泽尼,只能用泽尼以前的影像资料。这是第一次真正看到泽尼。

病床上的少年睁开眼睛,还戴着呼吸仪,不能说话,但是他缓缓抬起手,跷起大拇指,像是一个从战场上重伤归来的军人,对大家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楚墨切断视频,却让泽尼那个“跷着大拇指表示胜利”的画面定格在所有人面前。

楚墨说:“我知道,在场诸位,一直关注此事的各位,还有很多疑虑。有人在考虑法律,有人在考虑制度,但我们是医生,只考虑生命。泽尼会庆祝19岁的生日,还会庆祝29岁、39岁、49岁的生日,这就是所有医生的想法!”

楚墨说完,不再回答任何问题,转身离开了新闻发布会现场。

“哇!好帅!好帅!”

观察室里响起噼里啪啦的鼓掌声,四周跳动的都是粉红色的桃心。

洛兰一边用力鼓掌,一边拿眼觑辰砂。

辰砂做事过于犀利强硬,楚墨却恰恰相反,一手化骨绵掌耍得出神入化。

难怪封林会对楚墨情根深种,要能力有能力,暗流涌动中不动声色地护住了泽尼;要手腕有手腕,连油盐不进的棕离都愿意帮他;要心机有心机,一场新闻发布会就把喧闹了几天的大风大浪化于无形。关键是姿态还特别漂亮,谦谦君子、风度卓然,比另一位手腕和心机都不差的紫宴,形象不知道正面了多少。

“怎么了?”辰砂立即察觉到洛兰的窥视,侧过头问。

洛兰看了眼仍在发花痴的大家,勾勾食指。

辰砂微微侧过身,洛兰踮起脚,手搭在他肩头,嘴凑到他耳边,小小声地说:“你和楚墨很般配。”

明明是耳朵被柔软的气息轻拂,却是心尖在发痒。从没有经历过的古怪滋味,辰砂不自禁地往后躲了一下。

3A级的体能,一举一动都快若闪电。洛兰搭在他肩头的手骤然失去支撑,整个人重心失衡,直接向地上扑去。

辰砂意识到不对,想要去扶洛兰,洛兰已经像是跳舞一般,足尖在地上一扭,身体翻转过来,亭亭玉立在他面前。

洛兰翻着白眼看他,辰砂尴尬地沉默。

洛兰幽幽地说:“讨厌我可以明说,没必要故意让我在众人面前摔跟头。”

楚墨打发走所有食人鳄,想到终于又可以安静地做一个好医生了,愉快地回到办公室,却看到洛兰等在外面。

“什么事?”

“封林没有叛国,至少和龙血兵团勾结的人不是她。”虽然辰砂警告过她别多管闲事,但有些事真的做不到不闻不问,尤其这事还和她有点关系。

楚墨感兴趣地问:“证据呢?”

“我没有证据,但我坚信她不会勾结龙血兵团来害我!”洛兰祈求地看着楚墨,“你一定有办法帮封林,拜托你想想办法吧!”

楚墨笑起来:“封林不顾忌你的身份把你当好友,你倒是没有辜负她。放心吧,有的是人帮她,不用我多事。”

洛兰觉得楚墨的语气有点怪,急忙问:“谁?”

“左丘大法官已经以证据不足的原因下令棕离放人,棕离想要给封林定罪必须找到更有力的证据。”

左丘白?封林的初恋男友!洛兰心里惊叹,这个前男友实在太给力了!

“那封林怎么还在监狱里?”

楚墨苦笑:“封林自己不肯出来,她要棕离给她磕头道歉。”

咦?封林女王竟然赖在监狱里不肯出来……难怪视频里她精神不错呢!看来虐棕离虐得很爽。

楚墨说:“封林要是一直不去上班,这事迟早要闹出来,你如果能帮棕离把封林弄出监狱,棕离肯定会感谢你。”

“嗯……”洛兰想了想,郑重地说,“我比较喜欢看棕离下跪道歉。”

楚墨感慨:“得罪谁都别得罪女人!”

洛兰瞅着楚墨,一时嘴快没忍住:“你要想帮棕离,就自己去找封林说情,封林向来很给你面子。”

楚墨微笑不语。

洛兰也不知道他究竟知道不知道封林对他的心意,半开玩笑地试探:“你到底是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或者男女通吃?”

楚墨按了下个人终端,对着那头的辰砂说:“快来把你老婆接走,她太聒噪了!”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5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6
热门: 玄学老祖穿成假孕炮灰后 九阳医仙 彪悍的人生 傲世丹神 满满都是我对你的爱 穿成反派的恶毒假后妈 轩辕诀1:帝都妖氛 信息素依赖症 神也别想拦着我搞基建! 我家黑粉总在线/声色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