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5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5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6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执政官的府邸前。

洛兰对安达恭敬地说:“我有点急事,想见一下执政官,不会占用他太多时间。”

“跟我来。”

安达领着她穿过大厅,走到会议室:“执政官在里面。”

洛兰对他道完谢,走了进去。

执政官穿着黑色长袍,站在落地大窗前。因为逆光,他的身后是一窗灿烂的朝阳,身前却显得格外阴暗。

上次已经撕破脸破口大骂,洛兰也懒得掩饰心里的厌恶,冷着脸,开门见山地说:“现在外界还不知道骆寻和辰砂的关系,但这事迟早会暴露,你肯定不希望我拖累辰砂,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到辰砂。”

“什么?”

“我和辰砂离婚。只要我和辰砂没有关系,凭借辰砂过去的战功,就算泽尼熬不过危险期,他也能全身而退,保住指挥官的职位。”

“你想离婚,应该去找辰砂说。”

“他不会同意。辰砂的性格……很军人,不会背叛信仰、不会逃避危险、不会放弃职责!”洛兰的声音不自禁地柔和了,“他认为我是他应该承担的责任,在知道我有危险的情况下,他绝对不会同意离婚。可是只要没有了法律关系,我就不再是他的责任。”

洛兰笃定地看着执政官,他肯定有办法在辰砂不签字同意的情况下,让他们的婚姻作废,他也肯定乐意这么做。

执政官却走到会议桌旁,施施然地坐下,慢条斯理地看起文件,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洛兰困惑不解,正要询问,突然反应过来,立即回身,看到辰砂面色铁青,目光森冷地盯着她。

洛兰心虚忐忑:“你、你别生气!我、我……”她忽然想起什么,理直气壮起来:“你本来就答应过我,只要我成为A级体能者,你就和我离婚,现在我想立即离婚!”

“我答应的原因是你和我离婚后,可以嫁给千旭!”话脱口而出后,辰砂立即后悔了。

洛兰忍着心头的剧痛,不敢再开口,她怕一张口就会失声痛哭。本来想把这事当作一个惊喜送给千旭,可现在她成功晋级了,千旭却已经不在。

辰砂沉默地看着洛兰,想补救,又不知道能说什么,因为他不可能同意离婚。

“呦!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演爱情电影吗?”紫宴的目光从他们身上一掠而过,走到会议桌前坐下。

百里苍、左丘白紧随他身后,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洛兰一言不发,立即向会议室外走去,却被正往里走的楚墨拦住了:“公主,有点事需要你帮忙。”

“我?”

楚墨对执政官说:“封林不在,我父亲身体不好,安教授联系不上,一些基因学上的事只能咨询公主,正好今天的事也都和公主有关。”

执政官还没有回答,棕离的声音响起:“把公主和前面三位相提并论,合适吗?”

楚墨看着棕离,温和地问:“你觉得我没有资格说这话?难道你才有资格?”

棕离吃了个软钉子,倒不见恼,盯了洛兰一眼,径直走向会议桌。“你挑的人,你负责,我没有意见。”

楚墨对洛兰鼓励地笑笑,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会议室的大门关闭,所有窗户全黑,通信信号切断,显然是一个很机密重要的会议。洛兰一头雾水,呆呆地看着围绕椭圆形会议桌坐着的七个男人。

执政官抬手,指着紫宴旁边空着的位置:“公主,请坐。”

这是让她参加会议了?洛兰下意识地去看辰砂,辰砂轻轻颔首,她才放心地坐下。

紫宴先发言,是封林叛国的罪证。

两份口供,来自岩林里抓的两个男人,指认封林向他们提供了公主的体能晋级信息;一份破译后的通信记录,显示封林和龙血兵团所在的星域有过两次通话。

紫宴说:“虽然口供中的联系时间和两次通话记录的时间完全吻合,但提供这份口供的男人来自龙血兵团,在通信内容核实前,我觉得证据还不够充分,暂时没有采取行动,没想到棕离部长完全不考虑影响,贸然拘捕了封林。”

棕离冷嗤。

执政官问:“封林怎么解释通话记录?”

棕离说:“封林承认了通话,但不肯说通话内容,她说只是和一个研究基因的老朋友聊了几句自己的私事,绝对没有损害联邦利益。”

左丘白淡淡说:“联邦没有把龙血兵团所在的星域划定为禁止通话区,也没有禁止私人交往,她的通话完全合法。”

棕离立即驳斥:“既然合法,为什么不肯说出通话内容?”

“她有权保护自己的隐私,如果你能搜集到足够的证据证明她的通话危害到联邦利益,我可以签署法令强迫她交代通话内容。”

棕离讥讽地说:“大法官阁下,你不要因为和封林上过床就不停地偏袒她!”

左丘白不愠不怒,平静地说:“我的每一句话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请出示证据证明我在偏袒封林,否则我可以控告你诽谤攻击联邦大法官,下令暂时拘捕你。”

棕离气得一下子站了起来:“你……”

执政官抬了下手,示意他们都闭嘴,棕离只能又悻悻地坐下。

执政官看向楚墨。

楚墨点击桌面,一个三维立体的注射器出现在会议桌的正中央。

洛兰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她见过这个注射器。她被劫持的那个夜晚,有一个女雇佣兵想把药剂注射到她体内。

楚墨说:“这是从抓捕的男人身上搜出来的,没有被破坏,和前面两次的注射器一模一样。”随着他的话语,出现了两个破坏得完全看不出原来样子的注射器。

“检测报告已经出来,但我看不出这种药剂是做什么用的,似乎对人体没有伤害。我对基因的了解还很浅薄,麻烦公主看一下,能否看出问题所在。”

洛兰已经明白了,三个注射器,三次针对她的攻击,如果不是各种机缘巧合,这些药剂已经在她体内。

龙血兵团!

她究竟做了什么,让他们锲而不舍、步步紧逼?

新仇旧恨全部涌上心头,愤怒悲痛的火焰熊熊燃烧着。洛兰立即打开药剂分析报告,仔细看起来。

半个小时后,几个男人讨论完封林和龙血兵团的事,发现洛兰依旧一动不动地盯着分析报告,也不知道神游到哪里,竟然一脸茫然悲伤。

百里苍眼含鄙夷,棕离不屑地笑。

“公主?”楚墨叫。

洛兰回过神来:“楚墨院长的判断没有错,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个药剂的确是无害的。”

“另外的角度呢?”

洛兰点击分析报告,让它投影到会议桌的中间,方便所有人看到。她指着一个个数据,详细解释:“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些病毒在第一代宿主体内只会潜伏,但如果孕育新的胚胎,就会激发这些基因。”

洛兰唰唰唰地写了一长串基因,楚墨说:“这些基因不是病变基因,对人体无害。”

洛兰又写了一个病毒基因:“碰到这个呢?”

楚墨想了想,瞳孔骤然一缩,喃喃说:“难怪龙血兵团能纵横星际这么久,没有想到他们在基因研究方面这么厉害。”

百里苍敲敲桌子:“喂,你们究竟在说什么?别欺负我们这些文盲听不懂!”

楚墨温和地解释:“众所周知,遗传信息的主要载体是基因,但是,经常被忽略的线粒体也是遗传信息的载体。这种基因会潜伏在人体内,碰到特定的条件就会激发,降低线粒体的活性,让基因没有办法再延续,简单地说就是给基因做了绝育手术,会让人断子绝孙。”

全星际都知道奥丁联邦求娶洛兰公主是看重她的基因,如果不出意外,他们肯定会复制她的基因来修复他们基因的稳定性,让异种得以繁衍。龙血兵团实在用心险恶、居心恶毒。

百里苍冷笑几声,双手握拳,重重敲在桌子上:“派兵灭了龙血兵团!”

紫宴立即说:“不行!”

“他们想彻底灭绝我们,我们为什么不能灭绝他们?”棕离阴毒地盯着对面的洛兰,就好像洛兰是要灭绝他们的敌人。

紫宴弹了一张塔罗牌,插到棕离面前。

他屈着食指,一下下弹着另一只手里捏着的牌,笑眯眯地说:“说不行的是我,你像条毒蛇一样盯着辰砂的老婆干吗?”

棕离突然弹起,像一支离弦的箭般扑向紫宴。

“安静!”执政官的声音响起。

话音落,棕离又坐回到椅子上,紫宴也收起了塔罗牌,就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执政官说:“四百多年前,奥丁联邦和星际人类联盟签署了停战协定,整个星际的人类承认奥丁联邦建国,不再派兵攻打奥丁联邦,奥丁联邦承诺不侵略任何一个受到星际人类联盟承认的星国或组织。龙血兵团是受到星际人类联盟承认的合法组织,你们打算破坏首任执政官游北晨签署的停战协定?”

执政官没有温度的视线从百里苍脸上移到棕离脸上,两个人都低下了头。游北晨在奥丁联邦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们再张狂,也不敢无视他定下的规则。

执政官收回了视线:“从我们异种在阿丽卡塔星宣誓起兵那天起,就不可能只挨打不还手,我同意灭掉龙血兵团,只是不能以战争的方式。”

百里苍和棕离兴奋地抬起头,彼此看了一眼,都想不出合适的办法,竟然都默默地看向了紫宴。

紫宴尴尬地摸鼻子:“我有那么坏吗?让你们寄予厚望?”

左丘白和楚墨都笑:“正大光明地打仗要靠辰砂,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当然要靠你了。”

紫宴叹气:“那个龙头都不知道人在哪里,这事不容易。”

“我可以帮忙!”

会议室里骤然安静,七个男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洛兰。洛兰迎着他们的打量,神情平静,目光坚毅。

辰砂说:“洛兰,别胡闹!”

“你帮忙?”百里苍哈哈大笑起来。

棕离也讥笑着说:“你别做他们的间谍就是联邦的万幸了。”

紫宴直接对楚墨说:“这里没公主的事了吧?没事就让她回去休息。”

洛兰站起来,目光清亮地盯着执政官:“龙血兵团的行动全部是针对我,虽然没有如愿伤害到我,却让我永失所爱。剜心断臂之痛,这个会议室里最恨他们的人是我!”

执政官看着洛兰,一言不发,冰冷的面具上没有一丝表情。

“如果你们愿意接受我的帮助,我随时效劳,如果你们不愿意,我也会让他们血债血偿!”洛兰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洛兰摸着右臂,走在草地上。

明明蓝天白云、阳光灿烂,却没有一丝温暖的感觉,岩林里风沙漫天、暗无天日,却有人相依相偎,温暖盈心。

辰砂追上她:“洛兰。”

洛兰停住脚步,抬头看着他。

辰砂说:“你喜欢的是做研究,继续做自己喜欢的事。你的仇,我会帮你报。”

洛兰苦涩地笑,手握成拳,敲了敲辰砂的心脏部位:“你还没有喜欢上一个人,不明白的!”

因为喜欢,期待着未来的点点滴滴,盼望着朝朝暮暮在一起,心心念念憧憬着一起做饭,一起睡觉,一起努力工作,一起存钱去旅游……

但是,现在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为了活下去假冒公主,龙头穆医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针对她,千旭就不会为了救她而异变。

这已经是她唯一能为千旭做的事了,怎么舍得交给别人去做呢?

辰砂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却沉默了。

洛兰诚恳地说:“我们离婚吧!你和我结婚本来就不是心甘情愿……”

辰砂突然握住洛兰的手,用力一拽,洛兰向前扑去。

他揽住她的腰,把她卡在自己怀里。“你再把离婚挂在嘴边,我就要你履行妻子的义务了!”

他面如寒冰,目光清冷,透着刚毅果决,丝毫不像是开玩笑。

纵然她已经是A级体能,可在他压倒性的澎湃力量面前,依旧没有丝毫胜算,洛兰再一次清晰地感受到,眼前的男人是异种,体内有异种生物的基因。

“你不和我离……”

辰砂揽着她腰的手收紧,头俯下来要吻她,洛兰忙闭嘴,表示不说了。

辰砂威胁地盯着她,洛兰摇摇头,表示肯定不会再说。

辰砂满意了,放松了力量。

洛兰立即用力推开他,羞恼地说:“你迟早会后悔的,将来的你肯定会恨不得敲死现在愚蠢的自己!”

“人活在今天。”辰砂淡然地向前走去。

洛兰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

辰砂回头:“回家!”

洛兰回过神来,急忙跟上去。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5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6
热门: 十二事务所 破镜谋杀案 寻找前世之旅 离任 美貌国师在线救世 黑暗塔6:苏珊娜之歌 血冲仙穹 七爷 半身侦探2 江湖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