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0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0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0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洛兰回到房间,靠躺在床上,一边喝饮料,一边浏览最新发表的基因研究论文。

她来大双子星前,刚提交了一篇论文,如果能顺利通过发表,有助于她申请基因修复师的执照。

“……在遥远的古地球时代,人类已经提出过物种形成,又称种化,是生物演化的一个过程。生物的物种会在演化中一分为二,形成异化的族群。种化的演化力量包括天择、性择、突变、基因重组、遗传漂变、基因编辑……”

洛兰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地去查看作者名字,发现是匿名发表的文章,只有个“S”的字母代号。

洛兰想起千旭的病,心情变得沉重。

她默默地喝着幽蓝幽绿,不知不觉中,大半杯没有了。

洛兰的头晕沉沉,身子却轻飘飘,好像就要飞起来。恍恍惚惚间,觉得自己很放松、很自由,什么束缚都没有,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她打开通讯录,想要和千旭讲话。

她要告诉他,原来电流通过身体时,是半麻半痛的感觉,很像她想他时的感觉。

她要告诉他,躺在自己的呕吐物里真的是世上最难受的事,但也没有他不回复她消息时难受。

她要告诉他,她其实很害怕异变后的他,但她更害怕失去他。

她要告诉他,想到他的病就会很难过,但她不敢让他知道,只能装作无所谓……

嘀嘀的蜂鸣声不停地响着,一直没有人接听。

洛兰不肯放弃,一边喝幽蓝幽绿,一边继续拨打千旭的个人终端。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到后来,她越发糊涂了,把蜂鸣声当作千旭的回应,絮絮叨叨地说话,直到沉沉地睡过去。

清晨,洛兰徐徐睁开眼睛。

似乎做了一个很好的梦,把积压在心里的负面情绪都倒了出来,全身上下,从内到外,十分清爽振奋。

她一边伸懒腰,一边走进卫生间。

洛兰正闭着眼睛,任由个人清洁仪喷着白雾帮她洗脸,突然间,想起昨夜的梦,她不停地拨打千旭的个人终端,喋喋不休地抱怨倾诉……

雾气缥缈中,洛兰猛地睁开眼睛,一定是梦!一定是梦!

她虔诚地祷告了好几遍后,才胆战心惊地去查看个人终端。

“天哪!”

她竟然拨打了千旭的通讯号上百次。

洛兰拿起清洁仪,一边不停地捶头,一边郁闷地大叫。真是要死了,要死了!怎么做出了这么不要脸的事?

千旭看到上百次拨打记录会怎么想?

清洁仪不知道撞到哪里,突然切换模式,开始喷射按摩水花,洛兰被淋得满头满脸都是水。

她呆呆地站着,眼内满是悲伤,水珠顺着脸颊不停滚落。

即使她这么不要脸了,即使她拨打了他的个人终端上百次,千旭都没有回复她一条消息。

连着吐了五天后,洛兰终于适应了模拟舱内的各种变化。

每天的训练时间逐渐延长到四个小时,她开始按照宿七的要求去完成各种动作。

早上是精疲力竭的体能训练,下午是各种技能训练,枪械使用、飞船驾驶、逃生藏匿、反跟踪……

辰砂有时候会来盯着她训练,有时候去忙自己的事,让别的老师带她。

给洛兰上枪械课的男人叫宿二。

他皮肤黝黑,脸上总挂着憨厚的笑,戴着护目镜时,看上去很和善,一旦摘掉护目镜,看到他奇怪的眼睛,就会立即觉得他的笑容很邪恶。

宿二的眼睛发生了自然性异变,每只眼睛由六千个复眼组成,拥有视力异能,可以有效计算出物体的方位和距离,快速判断和反应,尤其善于定位高速移动的物体。

洛兰觉得和这样的天才人士上课压力太大了。比基因绝对是世界上最不道德的事,完全输在了起跑线上。她两只眼怎么和人家一万两千只眼睛比啊?

宿二鼓励地拍拍她的肩膀,和善地安慰:“指挥官和大法官都是我的徒弟,但都比我射击得好。”

辰砂和左丘白……

洛兰无语地看着宿二,他和宿七从小学习的是“如何真诚地把安慰变成插刀”吧。

下午,射击训练室内。

宿二在给洛兰讲解每种枪械的优点和短板:“永远记住,没有最佳的武器,只有不同情况下的最佳选择,选择对了是生,选择错了就是死……”

砰一声,门突然打开,执政官站在门口。

依旧是黑色的兜帽长袍,银色的面具,全身上下遮盖得一丝不露,可是,隐隐透出几分急切,没有以往的气定神闲、从容不迫。

宿二愣了一愣,双腿并拢,站直行礼:“执政官。”

洛兰也反应过来,放下正在组装的枪械,手忙脚乱地站起来,屈膝行礼。

执政官扫了洛兰一眼,对宿二说:“我找辰砂。”

“指挥官不在这里。”

“你们继续。”执政官转身就走。

洛兰和宿二面面相觑。

洛兰试探地问:“执政官的靴子上是血迹吧?”

宿二肯定地说:“是血迹。应该刚出去做过任务,急急忙忙赶回来,还没来得及换靴子。”

洛兰忽然想起,她刚来阿丽卡塔时,在视讯中见过执政官一次。

他穿着黑色的作战服,挥手间,将一只利齿鸟开膛破肚,让整个世界血肉横飞。

洛兰问宿二:“你见过执政官他老人家……”

“老人家?”宿二满面惊诧,“执政官四十多岁就出任了执政官,是联邦历史上最年轻的执政官,哪里老了?”

洛兰不好意思地说:“我听到百里苍这么叫执政官,看他们好像都有点怕执政官,就以为……你见过执政官阁下得病前、没有戴面具的样子吗?”

“见过。”

洛兰好奇地问:“什么样子?”

宿二憨厚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畏惧:“执政官还是将军时,在军队里是出了名地俊俏好看,也是出了名地冷酷血腥,你们觉得他现在看着冷冰冰、没有人气,我倒是觉得他戴上面具后才有人气了。”

洛兰不相信:“永远没有表情的面具脸也叫有人气?他以前得长成什么样子?”

“人间极品,天使的脸,魔鬼的心,野兽的身!”

洛兰扑哧一声,笑得前仰后合,直拍桌子。

宿二尴尬地说:“不是我说的,是前公爵夫人,辰砂的妈妈说的。”

洛兰的八卦精神立即熊熊燃烧,觉得能说出这种话的女人也是人间极品。她忽闪着大眼睛,一脸“继续讲、不要停”。

“莫甘纳星战役后,夫人点评说,南昭将军没拿敌人当人看,也没拿自己当人看;对敌人狠,尸骨不留、寸草不生;对自己更狠,抽筋剥皮、敲骨榨髓。夫人感慨,不知道他做奴隶时到底遭遇过什么,年纪轻轻就……”

宿二察觉自己说漏了嘴,急忙收声。

洛兰惊诧地问:“奴隶?执政官做过奴隶?怎么可能?”

宿二犹豫了一下,说:“执政官和你一样,不是出生在奥丁联邦,他是安教授去别的星球旅行时买回来的奴隶。才十六岁,还没有成年,可因为是异种,受尽了虐待,听说刚买回来时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好不容易才救活。”

洛兰听得入神,那个少年孤零零来到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会不会像她当年一样既孤独无助,又紧张戒备?

“后来呢?”

宿二却不肯再讲了,不知道想到什么,黯然地叹了口气,拿起枪械,示意洛兰继续上课。

枪械课结束后,洛兰走出射击训练室,才发现千旭竟然联系过她。

她接受训练和上课时,都会按照要求,关闭通信信号,没想到竟然错过了千旭的音讯。

洛兰连训练服都顾不上换,立即拨打回去。

半晌后,千旭接受了通话邀请。

洛兰急切地问:“你找过我?什么事?”

“没事,只是看到你联系了我很多次,以为你碰到了麻烦。”

洛兰十分羞愧:“我没事。那天,我喝幽蓝幽绿喝醉了。你……怎么现在才回复我?”

她屏息静气地等着答案。

千旭的声音从个人终端里缓缓传出:“安娜建议我接受一个封闭式心理治疗,个人终端关闭了。”

洛兰一下子松了口气,敲自己的额头,下次不能再胡思乱想了,悲伤欲绝半天,结果原因这么简单。

洛兰笑着说:“过一段时间,等我回到阿丽卡塔,有个惊喜送给你。”

“好。”

洛兰发现千旭不像之前那么冷淡,看来安娜建议的心理治疗起了一些作用,她决定回去时,给安娜送一份大礼。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洛兰才依依不舍地结束通话。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0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0
热门: 梦回大清 当玄门大佬遇到灵异情节 向死而生 离婚 和死神躲猫猫/皮系玩家躲猫猫 燕倾天下 妖异奇谈抄 我就是这般女子 死亡通知单 卡给你,随便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