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9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9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9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洛兰站在健身室的门口,目光从各种健身器材上扫过,想象着千旭每天下班后,在这里锻炼的画面。

突然,她看到角落的地板上摆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匣子。洛兰觉得莫名地熟悉,立即走进去。

她拿起黑匣子,看到匣子的底下镶嵌着一朵蓝色的花。

应该是用特殊工艺把真花做成标本后,镶嵌到匣子上变成了装饰。

洛兰觉得蓝花很眼熟,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打开个人终端,扫描花的图像,在星网的资料库里搜索。

几秒钟后,一段文字介绍出现:“迷思花,阿丽卡塔星的特有物种,花有两种颜色,蓝色和红色。蓝色花型小,红色花型大,同一株花每年的开花颜色不一定,有可能今年是蓝色,明年是红色,引人猜测,所以被叫作迷思。”

洛兰一下子想起来了,她在依拉尔山脉见过这种花。千旭带她去冒险家乐园玩时,她还随手从路边摘了一朵不起眼的蓝色小花送给千旭。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是她送他的那朵花,可是洛兰的直觉告诉她,这就是那朵花。

洛兰的心突然跳得很急。

她轻轻地摩挲着陈旧的黑匣子,自然而然,就好像曾经做过无数次一样,她在一个隐藏的按钮上按了一下,悠扬悦耳的歌声在房间内响起。

风从哪里来

吹啊吹

吹灭了星光,吹散了未来

山川都化作了无奈

…………

很老很老的歌,老得只存在于古老传说中的歌。

洛兰坐在地板上,静静地听着。

无数个孤单的夜晚,千旭应该就在这里,一边听歌,一边锻炼。

当她茫然地问自己前方是什么时,千旭是否早已经放弃了疑问?

她知道,千旭是孤儿,长大后进入军队。因为表现优异,成为星际战舰的特种战斗兵。后来生了病,不得不提前结束服役,转到基地从事星舰战术研究的文职工作。

也许,一个人的人生轨迹可以用两三句话说清楚,但是,一个人的经历和情感绝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的。

千旭究竟经历过什么,让他的内心这么苍凉荒芜?甚至一点希望都不给自己!

洛兰不知道。

可是,有些事情靠着推测,她应该知道的。

千旭是孤儿,没有家人,不管多痛苦,都不会有亲人给予他关心和支持。

曾经,他是联邦最优秀的战士,却因病被迫中断,就像苍鹰被斩断翅膀,无法再翱翔蓝天,他肯定也痛苦茫然过,不知道前路在何方。

困守斗室,遥望星辰。

时间一天天过去,治愈的希望一点点变少,也许有一天异变后,再也无法清醒。

当她把千旭视作温暖和依靠时,却从来没想过他是否也需要温暖和依靠。

她以为对等的友情根本没有她以为的那么对等,甚至可以说只是她单方面的索取。

她碰到问题时,他答疑解惑。

她孤单难受时,他陪伴聊天。

她对阿丽卡塔陌生恐惧时,他陪她去认识了解……

一切都是她需要。

因为心里守着秘密,她不敢坦白自己的住处,所以不敢询问他的住处;不敢坦白自己的过去,所以不敢询问他的过去;不敢坦白自己的现在,所以不敢询问他的现在……

就这样,她还自诩交情深厚、非比寻常。

原来,真的像辰砂说的那样,流沙之上什么都无法存在。

古老悠扬的歌声中,千旭走进屋子。

正是夕阳西下时,太阳的余晖从窗户洒进来。

洛兰倚着墙壁坐在地上,眼睛闭着,脸颊上有未干的泪痕。薄薄的橙色光晕笼罩着她,让她像是博物馆内古老易碎的美丽油画。

他心头悸动,定了定神,才刻意放重脚步走过去。

洛兰睁开眼睛。

风从哪里来

吹啊吹

吹落了花儿,吹散了等待

沧海都化作了青苔

…………

四目相对,如泣如诉的歌声入耳,他竟然不敢直视她,弯下身关掉了播放器。

洛兰轻声叫:“千旭。”

千旭后退几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还在生我的气吗?”洛兰问。

“没有,你身份特殊,对外隐瞒很正常。”

洛兰苦笑:“我真希望你会说生气。对外隐瞒是很正常,可对内呢?”

千旭淡淡地说:“不要胡思乱想,我完全接受你的隐瞒。”

洛兰拿起播放音乐的黑匣子,把底面展示给他:“这朵蓝色的花是我送给你的那朵花吗?”

“不是。”千旭没有丝毫犹豫。

“你撒谎!如果这朵花和那朵花没有关系,为什么我一问,你就知道我在说什么,难道不是应该诧异地问‘你什么时候送过我花’吗?”

“我的记忆力一直很好。”千旭依旧否认得干干净净。

洛兰轻叹口气,郑重地问:“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你这里会不会隔墙有耳?”

“什么故事?”

千旭没有说不行,显然不用担心异种的异能。洛兰拍拍地板,示意他坐。

千旭依旧站着,传递出疏离拒绝。

洛兰苦笑,手指在黑匣子上面慢慢滑过,“在我的记忆里,从没有见过这东西。我查了下星网,说它是早就被淘汰的老古董。但是我一看到它,就知道怎么用,知道它里面存着很多很多古老的歌。我刚听了,有的歌我还会唱呢。”

千旭的眼里闪过迷惑。

洛兰敲敲手里的黑匣子,笑着吐吐舌头:“很多事我都不记得了,可时不时又会冒出来点什么。有时候觉得自己蛮惨的,有时候又觉得蛮好玩的。这些隐藏技能就像是生命里埋着的彩蛋,冷不丁地会给我一点惊喜,希望不要哪一天突然发现还埋着**就好。”

千旭听得一头雾水:“你到底在说什么?”

洛兰抬起头直视着千旭:“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是骆寻。”

千旭皱眉。

“我告诉过你,我是从别的星球移民到阿丽卡塔星的,也是真话。我只是没有告诉你,我是用别人的身份从阿尔帝国移民到阿丽卡塔星的。”

“什么……意思?”

“我不是真的洛兰公主,是冒名顶替的假公主。我失去了所有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所以我给自己起名叫骆寻。”

洛兰冒着生命危险把深藏的秘密说了出来。

她不知道千旭会怎么反应,但她知道人心只能拿人心去换。她在守着自己的秘密时,已经把自己的心藏起来了。

一颗藏起来的心不可能真正靠近另一颗心,就像是一双捂着的眼睛永不可能看清楚另一双眼睛。

既然欺骗的流沙什么都支撑不了,那就把所有的流沙都铲除,至于流沙下到底是让万物生长的辽阔大地,还是毁灭一切的万丈深渊,只能用自己的命去赌了。

“你说,你用了别人的身份,你不是真的……公主?”千旭出乎意料地理智克制,短短一瞬似乎就接受了事实,表情和语气都很冷静。

“嗯。”洛兰点头。

“真的公主呢?她死了吗?”千旭盯着她,眼神像出鞘的宝剑一般犀利,似乎要刺进她的内心,确认她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洛兰觉得很陌生,不过,千旭此刻应该也觉得她很陌生吧。不是两个人变了,只是,他们终于撕开了包裹着自己的面具。

“没有,我们是和平交易,没有血腥、没有欺诈。公主已经有深爱的男朋友,她不愿意嫁到奥丁联邦来,我是一个莫名其妙犯了死罪的死刑犯,公主给我活下去的机会,我代替她嫁到奥丁来,两人各取所需达成交易……”

洛兰把自己和公主的交易从头到尾讲述了一遍。

千旭问:“你不知道公主去了哪里?”

“不知道,只知道她肯定和穆医生在一起,应该会很幸福吧。”

“他们想让你永远做洛兰公主?”

“嗯,穆医生说只要没有人怀疑,我可以永远都是洛兰公主。”

“十年了,你已经成功骗过所有人,为什么……要说出来?”千旭深邃的眼睛内风云变幻,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翻涌奔腾,想要不顾一切地冲出来。

是啊,已经骗过了所有人!

虽然身份是假的,可十年来的每一天是真的,所有的付出和努力是真的,她在阿丽卡塔得到的一切,不属于洛兰公主,只属于她。

“因为……”洛兰跪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千旭。

夕阳的余晖已经散尽,渐渐黑沉的天色中,他孤身而立、满身苍凉,就像是站在四野空旷的荒原上,不知来处,也不知去处。

洛兰缓缓站起,慢慢走到千旭面前。

千旭没有再刻意退避,身体紧绷僵硬,漆黑的眼睛像漫无边际的夜色一般深不见底。

洛兰双眸清亮,仿若划破夜色的璀璨星光:“因为我不想再欺骗你,因为我想真正了解你,因为……”

作者有话要说:周日休息,周一见。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9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9
热门: 总裁在上我在下 宜昌鬼事2:八寒地狱 天生反骨[快穿] 重生之富二代 如果蜗牛有爱情 穿成炮灰攻之后 鲸落在深海 金乌每天都在忙 在逃生游戏里撩宿敌 染上你的信息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