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8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8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9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指挥官夫人?”千旭的声音飘忽无力,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也许他希望洛兰说一句“认错人了”,可是洛兰竟然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棕离不悦地提高声音:“指挥官夫人!公主殿下!听到我说什么了吗?请出去!”

洛兰知道自己应该出去,但身体不受控制地轻颤。如果不是一只手还紧紧地抓着紫宴的胳膊,只怕她连站都站不稳。

紫宴对棕离说:“我送公主出去。”

他虚揽着她的肩,把她带出病房。

紫宴说:“去休息室坐一会儿。”

洛兰猛地打开他的手,含泪瞪着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不小心撞上了!”

紫宴面无表情地沉默着。

“这十年来,我不相信你没有盯着我。明明知道千旭认识的我一直是骆寻,为什么任由棕离说出我的身份?”洛兰渐渐反应过来,“你很了解棕离的行事风格,在走进病房前,就知道了结果,你是故意的!不是棕离,是你!是你要在千旭面前拆穿我的身份!棕离被你当枪使了!”

紫宴的唇边浮起讥嘲的笑:“看来十年来不只是我在观察你,你也在观察我,很了解我嘛!”

“为什么?”洛兰眼中满是怨恨。

紫宴拆穿她的谎言,她能接受,可是无法接受他选择的时机。在她和千旭吵架,质问千旭是不是要和她绝交时,紫宴雪上加霜,摆明了要逼千旭和她误会加深、断绝关系。她刚才竟然还傻乎乎地与虎谋皮,求他帮忙。

紫宴笑着挑挑眉,满脸无辜地摊手:“为什么?说出一个事实,需要为什么吗?”

“你浑蛋!”

洛兰悲怒交加,像孩子打架一样,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推搡紫宴,可是两人体能相差太大,她没有推动紫宴,反倒被反弹得踉跄后退,跌坐在地上。

洛兰心中满是悲伤,眼泪潸然而下。

紫宴眼神复杂,面上却依旧笑嘻嘻的:“喂!有必要反应这么激烈吗?只是戳破一个肥皂泡而已。”

“我只有肥皂泡!”洛兰擦掉眼泪,站起来转身就跑。

“洛……”紫宴下意识要追,又立即停下,只是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

洛兰冲出研究院的大楼,撞到一个人身上,抬头一看是辰砂。

她没有道歉,反而质问:“你干什么?”

以辰砂的体能,就算她百米冲刺着跑过来,他也能轻松闪避开,眼睁睁地看着她撞上去是什么意思?

“发生了什么事?”辰砂不答反问。

他冰雪般清冷的声音像一盆冷水,浇灭了洛兰心头的无名之火。她今天晚上已经做了太多的蠢事,不要再得罪自己真正的老板了。

“千旭知道我是洛兰公主,指挥官辰砂公爵的夫人了。”

“他什么反应?”

洛兰苦涩地说:“在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前,他就想和我绝交了。”

辰砂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当时为什么不开枪?如果不是他及时恢复神志,你会被他活活撕碎。”

“我现在不是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吗?”

“你在用命去赌。”

“他是千旭,值得用命去赌。”

辰砂冷冷地说:“他不是千旭。当异变发生时,他就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只是一只吃人的野兽。你的不忍只是给了它机会去伤害你,也伤害那个真正关心你的人。”

洛兰忍不住质问:“如果有一天你异变了,也要立即杀死你吗?”

“如果我异变了,我要你立即杀死那只野兽。”辰砂指着自己的脑袋,表情异样地坚定肃杀,“我已经被那只野兽杀死了,你杀死它,只是为我复仇。”

洛兰半张着嘴,呆呆地看着辰砂,竟然有人思虑周详地找出充足的理由去说服别人杀死自己。

她喃喃说:“有一例恢复神志的病例。”

“将近七千个人,只有一个,0.01%的概率,而且,他在第二次异变时彻底地失去了神志,我从来不相信神迹会降临在我身上。”

洛兰突然觉得好疲倦,只想倒头就睡:“我想回去了。”

“好。”

辰砂通过个人终端给飞车指令,不一会儿,飞车就飞了过来,停在辰砂和洛兰面前。

洛兰头挨着车厢,凝望着窗外的沉沉夜色。

星际列车的轨道像一条条闪亮的巨龙盘绕在半空,千家万户的灯火像天上的星辰在暗夜中闪烁。

不知道哪盏灯照亮着千旭,也不知道千旭今夜是否可以平静地关灯睡觉。

十年了,她在千旭的陪伴下,逐渐爱上这颗星球,当她决定要留下时,却要失去他了。

流沙之上,果然什么都无法存在。

洛兰心如刀绞,难受地闭上眼睛。

飞车停在家门外,洛兰歪靠在座位上,沉沉地睡着。

辰砂静静地凝视着她,脑海中浮现出之前看到的画面——

千旭狠狠地砸车窗,洛兰哭泣着喊叫。

渐渐地,洛兰的脸变成了另一个女人哭泣喊叫的脸。

“跑!用力跑!不要回头!”她用自己的身体做阻挡,把一个小男孩用力推出飞车,迅速地锁定了所有车门。

小男孩听话地用力向前跑,但是,他不听话地回过了头。

被锁定的飞车内,女人被凶残的野兽扑倒,猩红的血肉飞溅到车窗上。

她的脸紧紧地贴在玻璃窗上,被挤压得扭曲变形,嘴唇无力地翕动:“跑!快跑……”

隔着密闭的车窗,小男孩根本听不到她微弱的声音。

可是,她眼神里的悲痛、绝望、哀求、希冀比最大的声音还响亮,小男孩一边哭,一边继续用力往前跑。

身后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他停住脚步,回过身,满面是泪地呆看着。

飞车已经变成了黑黢黢的一团,只有冲天火焰在熊熊燃烧。

辰砂突然抬头,看到紫宴和棕离站在车外,一个似笑非笑,一个面色阴沉,但眼睛里都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惊讶。

车门轻轻打开,辰砂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飞车。

“我们都走到车边,你才察觉,想什么呢?难道突然发现自己的老婆是美女了?”紫宴半开玩笑地说。

棕离盯着车内的洛兰,满脸不悦:“我还有问题要问她。不叫醒她,我怎么问话?”

辰砂没理会棕离的质疑:“我派去暗中保护洛兰的两个保镖全被杀了,个人终端也被破坏,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不过,洛兰飞车上的记录仪还完好,看过了吗?”

紫宴说:“看过了。他们的计划很缜密,如果不是那个男人机警地判断出警车是假的,又突然异变,只怕他们就成功了。手法很像前几天刺杀执政官的事件,一环套一环。”

棕离补充:“查过四个人的身份,应该是专业杀手,他们冒充在能源星工作的矿工来阿丽卡塔度假。警车和警服是在星网的黑市上购买的,付款账户不在联邦境内,用完后立即注销,无法追查。我查看过千旭的档案,他的经历很干净,从军校毕业后进入军队服役,没有执行过秘密任务,而且已经转做文职十几年了,不像是针对他的。结合上次的事件,可以判断,应该是针对公主的行动。”

辰砂冷冷地问:“就这些?没有线索?”

紫宴和棕离沉默。

“有个假警察说话了。”带着鼻音的疲倦声音突然响起。

三个男人都看向洛兰。

“我觉得……他好像有一点奇怪的口音。”

棕离目光炯炯:“还有其他异常吗?”

洛兰仔细想了会儿,摇摇头。

棕离转身就走。

紫宴离开时,瞟了眼洛兰,对辰砂说:“公主最近是吸引麻烦体质,在查出来是什么人、为什么针对她前,让她不要乱跑,出门多带几个保镖。”

辰砂颔首,表示明白。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8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9
热门: SCI谜案集第四部 子夜悲歌 奸臣直播间 我只是个纨绔啊 皇室秘闻[穿书] 文豪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绝世天君 分身 穿成炮灰白月光后[穿书] 重生之财源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