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8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7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8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洛兰的伤不是什么重伤,休息了几天就差不多了。

清晨,洛兰准备去上班时,看到梳妆台上的眼镜盒。她好笑地摇摇头,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突然回身,把眼镜拿出来戴上。

到了研究院,洛兰一边等电梯,一边低头看资料。封林走过来,关心地问:“你的伤全好了吗?不再休息两天?”

洛兰头也没抬地说:“已经没事了,不想错过今天的会议。”

封林拍拍她的肩膀:“紫宴说辰砂给你送礼物了,喜欢吗?”

洛兰抬起头,面朝封林,指指鼻梁上“性冷淡、学者风”的眼镜。

封林“呃”一声,露出“辰砂,我拿什么拯救你”的表情。

洛兰迅速按下个人终端,拍了张照片,把封林看着自己的精彩表情发给紫宴。

附注:“谢谢哦!不过真心不需要下次了。”

封林郁闷地嘟囔:“有没有搞错?紫宴难道没告诉他应该买什么吗?”

洛兰想起那天晚上辰砂的话,他肯听从别人的建议时,只是因为他也恰好想那么做。

嘀嘀的蜂鸣音,紫宴要求视讯,洛兰接通了。

紫宴看到洛兰的样子,笑得乐不可支:“挺好看的。”

“这么好看,要不要给你的女人们人手一副?”

紫宴笑眯眯地说:“我倒是想,可惜我没有一个喜欢读书、做研究,整天要用眼睛的无趣女人。”

洛兰咬牙。

封林讥讽:“真是谢谢你没来祸害我们!”

“不客气。”紫宴坦然自若,脸皮也是真厚,他打量着洛兰的头,“伤口还没全好吧?你这么拼,你老板知道吗?”

洛兰下意识地摸头,对封林赔着笑解释:“真的没有事了,医生说了可以外出。”

封林无奈地说:“自己小心一点。”

洛兰冲紫宴挥挥拳头,立即切断视讯,压根不给他反击的机会。

洛兰换好工作制服,走进大会议室,发现很多人已经在了。

一眼看过去全是白色的工作服,可又有细微的不同,胸口上印着红十字徽章的是医生,胸口上印着绿色四叶草徽章的是研究员。

楚墨正在回答一个初级研究员关于病人临床反应的问题,十分耐心细致。

洛兰支着下巴,看着楚墨感叹:幸亏联邦还有楚墨这么靠谱的男人,也许封林就是因为见了太多不靠谱的家伙,才会暗恋上楚墨。

封林坐到洛兰旁边,用手里的电子笔戳了戳洛兰:“我知道楚墨是大家的男神,可是你已经结婚了,就别想入非非了。”

“放心,我不会和你抢。”

封林满面警惕,掩饰地说:“什么意思?楚墨和我又没有关系。”

洛兰笑眯眯地瞅着封林,促狭地问:“难道你不想和他有关系吗?”

封林沉默了一瞬,恹恹地说:“你啊,自己的事还一团乱呢,就别替我瞎操心了。”

“我哪里乱了?”洛兰的心猛地一跳,竟然莫名地觉得心虚。

封林还没开口,安娜走上台,提醒大家会议时间到,封林和洛兰都立即清空所有杂思,认真听起来。

在安娜的主持下,发言者按顺序,一个个上台发言。

医生讲述了他们的临床治疗,研究员讲述了他们的试验观察,两方互为借鉴,提出质疑,展开激烈讨论。

最后是楚墨和封林发言。

“一直以来,基因异变被分为突发性异变和自然性异变,我们也一直把两种异变当成两种疾病在研究,但也许它们不是毫无关联。至少从理论上来说,如果我们能治愈突发性异变,自然性异变也应该能被治愈……”

“几百年来,无数研究试验都失败了。看上去,这些失败毫无意义,令我们十分绝望,可也许它们一直在告诉我们正确的路在哪里。就像在游戏里闯迷宫,如果拿不到攻略,绝不可能知道正确的路径,但可以通过试错,一点点排除错误的路……”

楚墨和封林在发言前,应该完全不知道对方会说什么,可是,他们的发言似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但旁听的人十分惊喜,恨不得把他们说的每个字都记录下来,就连他们自己都露出了意外和欣喜。

八个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

安娜宣布会议结束时,每个人都神情恍惚,坐着不动,似乎仍沉浸在思索中。

洛兰隐隐地觉得,封林和楚墨似乎触摸到了一扇门,只是现在还找不到钥匙在哪里。

楚墨走过来,对封林赞许地说:“很精彩的发言!”

封林挑了挑眉,笑着说:“你也不差!”

楚墨伸出手:“加油!否则,我们医院会让你们研究院颜面扫地,你们可是专业的研究机构。”

医生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封林握住楚墨的手,神采飞扬地说:“楚墨院长,你们要不再努力一点,也许病人都跑来我们研究院请求治疗了,我们可不是开医院的!”

研究员们爆发出喝彩鼓掌声。

一瞬间,身处其间的洛兰竟然有点热血沸腾。

如果说辰砂和执政官他们在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为联邦战斗,那么楚墨和封林他们就在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为联邦战斗,看上去没有生命危险,可是无数次的失败,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枯燥试验,在绝望中寻找一点渺茫的希望,需要的勇气和坚持一点不比那些用生命去战斗的军人少。

洛兰把手放在心脏部位,清楚地感受到自己铿锵有力的心跳。

突然之间,她发现很多事情在不知不觉中变了。

十年前,她只是功利现实地选择了基因研究这个职业;十年后,她喜欢上了自己的工作。她喜欢封林,喜欢楚墨,喜欢一起努力奋斗的同事,喜欢研究中每一次微不足道的发现。

十年前,她想成为优秀的基因修复师,因为她想有一技之长,可以更好地活下去;十年后,她更加想成为优秀的基因修复师,因为她不仅想自己更好地活下去,还想治好千旭的病,让千旭更好地活下去。

洛兰回到办公室,坐在椅子里,看着桌上的3D相框,默默沉思。

里面是一幅三维日出照,她和千旭一起去爬阿丽卡塔最高峰依拉尔山时拍摄的。

自从她和千旭去冒险家乐园玩过后,她就一直想去真正的依拉尔山。

当她努力把体能提升到D级时,千旭答应给她一个奖励,她提出去攀登依拉尔山脉的主峰。

这个体能去挑战星球最高峰其实很勉强,但洛兰太想完成这个心愿了。她的每一个心愿都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攀登到阿丽卡塔最高峰的峰顶已经是最简单的。

千旭没有问她为什么会有这么不理智的决定,更没有说什么来日方长,建议她努力到C级体能再去攀登,他答应了。

他做了周全的准备:采购最好的装备,培训她野外生存自救,设计登山线路,预演各种危险……

即使做了万全的准备,登山过程依旧很凶险。甚至因为她的一次失误,两个人差点摔下万丈悬崖。

最后总算保住性命,可是,不但丢失了大部分装备,还偏离了预定的登山路线。

夜幕降临,刮起了大风,下起了大雪,整个天地一团漆黑,除了雪就是冰,像是要吞噬掉一切生命的死域。

洛兰很绝望,连她自己都想扇自己几个耳光,为什么好好的日子不过,要拉着千旭来送死?

可是,千旭没有怪她。

他的声音一如往常、和煦淡定,“这才是攀缘最美妙诱人的地方,就像是人生,永远都没有办法计划,总是会有意料不到的变故。变故不仅仅意味着困难,也意味着与众不同的风景。攀缘路上正因为这些变故,才让人永远对生命心怀敬畏,期待着下一刻。”

“下一刻依旧是风雪呢?”

“那就继续等下一刻。”

下一刻,风雪没有停。

一个又一个下一刻,两天后,风雪停了。

洛兰震惊地看到——

厚厚的积雪因为风势和地势形成了千奇百怪的形状,整个世界粉雕玉琢、鬼斧神工,非人力所能为。其时,恰好阳光破云而出,一道彩虹横跨在云端和冰雪丛中,美得不像是人间。

洛兰激动地冲进琼花玉树的冰雪世界中,站在彩虹下,回首看向千旭。

千旭淡定地站在她身后,微笑地看着她。

洛兰忽然之间胸中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勇气,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她都要心怀希望努力往前走,因为变故不仅仅是困难,只要克服过去,也会是意料之外的美景。

三天后,洛兰和千旭历经艰辛,从另一条线路攀登到山顶。

当她看到太阳从她脚下的皑皑雪山上升起,光辉洒遍连绵起伏的雄浑山脉时,觉得所有的苦都没有白吃。

对着千山旭日,她拍下这张照片,心里豪情万丈地对自己说:第一个愿望实现!

洛兰给千旭发消息:“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去珠穆朗玛餐厅吃晚饭。”

“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千旭立即捕捉到重点。

“一是感谢你前几天的救命之恩,二是十年前你问我的那个问题,我有答案了。”

“手头还有点工作,半个小时后才能完成。”

“一个小时后在餐厅见?”

“好。”

洛兰预订好位置后,视讯联系辰砂。

影像显示辰砂正在训练场,满头的汗,他身后是穿着作战服,全身捂得严严实实的执政官。

辰砂的目光停留在洛兰的眼镜上:“什么事?”

“我晚上要和朋友出去吃饭,大概会晚一点回去。”

“同事?”

“不是,是千旭。上次他救了我,我想请他吃顿饭表示一下感谢。”

“知道了。”辰砂干脆利落地切断了视讯。

洛兰摩挲着个人终端,思索着刚才的画面。

辰砂和执政官在对抗性训练,似乎被虐打的是辰砂,难道执政官的体能比辰砂还好?

不过,执政官也不可能轻松,应该只是因为看不见他的样子,所以觉得他轻松。

果然,戴面具的家伙都最会装模作样!

作者有话要说:2016即将结束,2017即将开始。

祝福你们顺心如意,纵有变故也终将成为人生中不一样的风景!

周六是一年的最后一日,31日。周日是一年的第一日,1日。我休息,周一见。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7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8
热门: 我家农场有条龙 以下犯上 史迈利的人马 飞升后误入魔法世界 穿成大佬的小仙女 盗墓笔记 后记 碎玉投珠 极拳暴君 一觉醒来,恋爱游戏变惊悚游戏了 黑科技研发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