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7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6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7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从春雨绵绵到夏雷轰轰,从秋叶金黄到冬雪飘舞,不知不觉中,阿丽卡塔星已经绕着主序星转了十圈。

经过十年的努力,洛兰基本实现了十年前的计划——

已经通过基地的B级体能测试。

在基地的附属军医大学修完硕士课程,不但获得医学硕士学位,还考取了初级医师执照。

成为阿丽卡塔生命研究院的中级研究员,有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和两个研究助理。

每个月账户里会收到一笔优渥的薪水,因为不用负担房租,在支付完学费和日常花费后,还存下不少钱。

按照她和千旭的约定,每年的公众假期,两人会抽出时间去一个地方游玩。

几年下来,洛兰虽然还没有走遍阿丽卡塔的山山水水,可谈起阿丽卡塔星上哪里有好玩的、哪里有好吃的,已经头头是道,冒充土生土长的阿丽卡塔星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嘀嘀的蜂鸣提示音响起,洛兰头也没抬地给出指令,接通视讯。

一身军装的辰砂出现在实验室里:“执政官今天下午回来,要举行一个欢迎晚宴,你早点下班。”

洛兰愣愣地抬起头,脑子还沉浸在实验里,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就又埋下头,继续观察着实验变化。

辰砂静静看了她一瞬,切断视讯。

过了好一会儿,洛兰突然反应过来,推了推鼻梁上的观察眼镜,露出思索的表情。

执政官!奥丁联邦的执政官!那个去原始星执行任务,一去十年的不靠谱执政官!

真是可喜可贺,他居然没有迷失在星际,仍然记得回家的路。

洛兰刚到阿丽卡塔时,还对这位奥丁联邦的一把手有点好奇,十年过去,她已经完全忘记这号人物,他却突然要出现了。

不过,不管人家多不靠谱,都是大老板。

她作为一只小虾米,必须好好表现,努力刷好感度。

洛兰给清越发消息:“晚上有宴会,帮我准备宴会礼服和资料,提醒我提前一小时下班。”

卧室里。

清越帮洛兰化妆打扮,清初站在虚拟屏幕前,将重要宾客的资料放给洛兰看。

洛兰边看边默默背诵。

“尤金,联邦中级法院的法官,来自第六区,两天前最喜欢的宠物波娜死了,举行葬礼……”

清越补充说:“公主送了亲手种的花。”

“啊?我送了花?还是亲手种的?”洛兰给清初一个飞吻,又转过身抱住清越,深情款款地说,“如果没有你们,我该怎么办啊?”

清初微笑着不吭声,早已经习惯洛兰的撒娇卖萌。

清越翻了个白眼:“公主别整天对着我们张口就是情话,我们是异性恋者。公主能不能出息一点,去对着你老公撒娇卖萌啊?”

洛兰嘟嘟嘴,坐直了:“你不是不喜欢辰砂吗?”

清越垂下眼睛,黯然地说:“公主不可能回到阿尔了。如果不能拉拢公爵,万一哪天公爵不耐烦……”

“这位金发女士叫奥若,是新任的农业部部长……”清初继续介绍宾客的资料,打断了清越的话。

主仆三人继续为晚宴准备,默契地不再提刚才的话题。

等打扮妥当,资料也背得七七八八时,清越端出提前准备好的小点心:“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待会儿晚宴上不见得有时间吃东西。”

洛兰看看时间:“不用了,我到时候悄悄喝罐营养剂就好。”

“还有十几分钟,时间肯定够。”

洛兰抱歉地笑笑,有一有二,没有再三再四,十年前她就下定决心,既然辰砂永不可能等她,那么只要她能做到,宁愿早到十分钟,也不能迟到一分钟。

辰砂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洛兰穿着玫红色的一字肩长裙,站在大厅中央,静静等候。

他停住脚步,抬起手腕看时间,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

这么多年,他再没有看到她慌慌张张跑向他的样子,似乎只要两人需要碰面,永远都是她先到一步,心平气和地等待。

辰砂缓缓走下楼梯,莫名其妙地想起警卫官说过的话:等待是折磨,也是甜蜜,如果一个守时的女人肯让你等,表明她在乎你、信任你,知道自己在你心里有分量,你愿意纵容她,她也愿意被你纵容。

洛兰选择了等待他,而不是让他等待,表示什么呢?

洛兰回头,看到辰砂一身笔挺的制服,快步向她走来。

身材挺拔,容颜英俊,整个人像是冰雪雕成的塑像般完美。洛兰暗自嘀咕,其实她艳福不浅,只是无福消受。

辰砂十分敏锐,警告地看她:“你在想什么?”

洛兰满脸堆笑,狗腿地说:“发自内心赞美你英俊呢。”

辰砂面色一沉,转身就走。

洛兰吐吐舌头,急忙提着裙子去追。

两人到宴会厅时,已经有很多人在了。

洛兰挽着辰砂的胳膊,在众人的注目下,一边从容优雅地走着,一边亲切随意地和各人打招呼。

“尤金,波娜的去世真是令人遗憾……”

“奥若,你好。”

大厅一角,百里苍盯着辰砂和洛兰,惊讶地说:“我记得上一次宴会,这位公主还哆哆嗦嗦、缩手缩脚的,怎么一下子全变了?”

紫宴抛玩着塔罗牌,无奈地提醒:“你说的上一次,应该是十年前。”

百里苍满脸呆滞,右手握拳,和左掌击打一下:“看来她没有虚度时间。”

紫宴笑吟吟地看了眼洛兰,没有说话。

她何止是没有虚度?

十年来,他一直在暗中看着她拼命往前跑,跌倒了立即爬起来,即使训练得遍体鳞伤,也永不会耽误学习和工作,似乎连难受沮丧一下的时间都没有。

左丘白观察了一会儿,突然说:“辰砂不讨厌她。”

“因为公主的确招人喜欢啊。”封林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一点微不可察的尖锐。

左丘白摸了摸鼻子,识趣地闭上嘴巴。

紫宴和百里苍笑对了个眼神,决定路人甲乙还是专心做路人吧!

洛兰和辰砂走过来。

辰砂一言不发地坐到一边,洛兰凑到封林身旁,高高兴兴地问:“楚墨呢?”

封林没有吭声,反倒是紫宴指指门口的方向,笑眯眯地说:“来了。”

楚墨从人群中缓缓走来,虽然五官不像紫宴那般耀眼夺目,可斯文儒雅的气质给人一种温柔可靠的感觉,引得很多女士上前搭话。

奥丁联邦的结婚率比星际的平均结婚率更低,女士们完全不在乎天长地久,只追寻一夕拥有,难得有机会见到楚墨,一个比一个热情,简直恨不得黏到他身上去。

幸亏楚墨身后还跟着悄无声息的棕离,虽然他身材和五官长得一点不比楚墨差,可阴沉多疑的眼神扫过,就像驱邪的门神一样,把扑上来的女人全吓了回去。

洛兰看得目瞪口呆,原来联邦治安部的部长还有这个功能啊。

“紫宴和楚墨都太招女人,紫宴滑不溜手,女人压根握不住,楚墨就吃亏一点。”百里苍咧着嘴,幸灾乐祸地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

楚墨苦笑着坐下:“别拿我打趣了。”

洛兰看人都到齐了,问:“执政官会带女伴一起来吗?”

大家像是听到什么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眼神诡异地看着洛兰。

洛兰莫名其妙,她说错什么了吗?

封林替她解围,“倒是忘记了,你还没见过执政官。”

紫宴笑眯眯地说:“执政官单身。”

“那待会儿封林和楚墨开舞吧。”洛兰兴致勃勃地提议。

因为她们的研究和楚墨的工作有很多交集,经常需要楚墨的协助,几年接触下来,洛兰发现封林对楚墨脉脉含情,但一直藏在心里、不肯挑明。作为得力下属,她忍不住帮上司助攻一下。

封林隐隐期待地看向楚墨,楚墨没什么兴趣地淡淡说:“换别人吧。”

紫宴给洛兰打眼色,暗示地指左丘白,洛兰意识到有她不知道的隐情,试探地说:“封林和左丘白开舞?”

紫宴抚额,不怕人蠢,就怕人蠢得不彻底!

“请辰砂和公主开舞吧!”说话的声音很客气,却带着上位者特有的从容和笃定。

大家纷纷站起,异口同声地说:“执政官!”

洛兰闻声回头,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兜帽长袍、戴着银色面具的高大男子。他全身上下裹得密不透风,连手上都戴着手套,唯一还流露出生气的地方就是冰冷面具上的两只蓝色眼睛。

执政官和每个人打过招呼后,视线落在洛兰身上。

洛兰主动地屈膝行礼:“我是英仙洛兰,辰砂的夫人。”

执政官微微欠身:“你好,我是殷南昭。”

他礼仪完美、言辞客气,却让人觉得很冷漠疏远,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感。洛兰明白了为什么她提到执政官的女伴时,大家都会表情诡异,如果说辰砂像雪一样冰冷,千旭像阳光一样温暖,那么这个男人就是一片荒芜,完全没有温度,无法想象他和任何人有牵绊。

24、Chapter7——2

音乐声响起,辰砂和洛兰走入舞池,开始跳第一支舞。

洛兰本来担心自己不会跳,可踏了几个节拍后,动作渐渐流畅,她发现自己不但会跳舞,而且跳得很好,反倒是辰砂有点笨拙。

倒是不难理解,辰砂这性子,估计很少有机会和姑娘跳舞,但是她呢?她为什么会跳得这么好?陪她跳舞的男人是谁?

“在想什么?”辰砂突然问。

洛兰忙说:“没什么。”知道辰砂不好敷衍,果断地转移话题:“封林和左丘白之间怎么回事?”

“左丘是封林的初恋。”

啊啊啊!洛兰简直要尖叫,不能怪她太愚蠢,而是完全没有想到。

“那他们现在……”

“已经分手二三十年了。”

哦哦哦!那其实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估计就是因为这么一段黑历史,封林才迟迟不敢向楚墨表明心意。

“他们为什么分手?”

辰砂盯着洛兰。

洛兰也觉得自己拉着辰砂讲八卦有点过分,忙讨好地说:“我们好好跳舞。”

辰砂不愧是3A级体能,身体的模仿和协调能力都绝佳,不过一会儿,就已经跳得十分自如。

悠扬的音乐声中,洛兰彻底放松下来,半闭着眼睛,任由辰砂带着她前进、后退、旋转、再旋转。

舞曲结束,响起掌声。

洛兰微笑着向大家点头致谢,目光不知不觉地落在大厅尽头的执政官身上。

他坐在那里,明明身处喧闹的人群,却好像独自一个坐在冰冷的雪山之巅,看着众生百态在他面前上演。

七情六欲落在了他的眼中,却进不到他的心里。他永远都是一张没有表情、冷冰冰的金属面具脸。

洛兰小声问:“执政官一直都……这样装扮吗?”

辰砂说:“不是,他得了基因病后才戴上面具。”

什么病要全身上下都捂着,连手都不放过?洛兰一下子想起来了,有一种叫作“活死人”的基因病,会让身体像尸体一般慢慢腐烂,目前研发出来的药剂只能延缓,无法根治。

曾经看过的病例资料在脑海中浮现,一幅幅恐怖骇人的画面让洛兰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这种病也被叫作“人间地狱”,身体无时无刻不在被痛苦煎熬,明明还活在人间,其实已经身处地狱。

突然,所有灯熄灭,大厅陷入一片黑暗。

洛兰的眼睛还没有适应骤然而来的黑暗,眼前一片漆黑,辰砂却已经像一只凶猛的野兽一般扑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伴随着人群的尖叫声,洛兰隐隐约约看到,有人想要刺杀执政官。辰砂正和几个人打斗,看不到紫宴,可紫色的塔罗牌在空中盘旋飞舞,组成不停变换的矩阵,像一个个盾牌一样把所有子弹挡住了。

百里苍、左丘白、棕离没有出手,各守一方,形成包围圈,严阵以待地盯着,摆明要把刺客一网打尽。

舞池里的人一边尖叫,一边四处躲避,可噼噼啪啪的子弹声中,好像哪里都不安全,他们惊慌地推来挤去,把局面弄得更加混乱。

突然,一束光亮起。

洛兰看到封林举着应急灯筒,和楚墨守在门口,高声叫:“从这里疏散,不要推挤,一个个走!”

慌乱的人群一下子有了方向,都向着光亮拥去,洛兰也顺着人流跟过去。

隐隐约约中,她感觉到什么,立即转身,动作迅疾地抓住一个女子的手腕,五指用力一扭一推,女子手中微型注射器里的药剂全部打到她自己身上。

女子震惊地瞪着洛兰,洛兰还没来得及得意,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捂住她的嘴鼻,她连挣扎都来不及,就失去了意识。

洛兰恢复意识时,飞车刚刚停下,竟然是在生命研究院楼顶的员工停车坪。

不知道这些恐怖分子做了什么,基地内的光源也被切断,整个基地黑漆漆一片。

洛兰被粗暴地推下车,一个光头男人用枪抵着她的头:“开门!”

冰冷的枪口紧贴肌肤,传递着无声的致命恐吓,洛兰身子轻颤,却没有动,心念急转地思索,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开门!”光头男人用枪狠狠砸洛兰的头。

洛兰感觉到血从头上流下,她对研究院的智脑下令:“请核对身份、允许通行。”

“确认身份,骆寻。”厚重的金属大门缓缓打开。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押着洛兰走进研究院。

没有正常光源,楼道里闪烁的应急灯让四周显得格外阴森寂静。

两个男人问都没有问,就找到紧急情况下使用的员工电梯,看来他们对研究院的内部结构很了解。

通往地下三层的电梯会自动识别身份,非工作人员无法启动。

光头男示意洛兰按电梯:“我们要基因研究的资料!”

“整个生命研究院都是在研究基因,你想要哪部分?”洛兰一边拖延时间,一边急速地思考如何脱身。

光头男不耐烦地说:“别装傻!最机密的!”

“我只是一个中级研究员,根本接触不到最机密的研究,你们找错人了。”

光头男重重一拳打到洛兰脸上,洛兰向一边跌去,撞到电梯壁,软软地跪在地上。

她口里全是血,整张脸痛得发木,蜷缩着身子,挡住两个男人的视线,装作抬胳膊擦嘴角的血,飞快地检查了一下个人终端,发现竟然完全屏蔽了,根本不可能发出任何求救信息。

光头男抓住洛兰的头发把她拽起来,枪抵在她额头中间:“还需要再帮你回忆一下吗?”

洛兰呜咽着摇头:“不……要。”

她哆嗦着手按了地下二层,按钮上留下一个浅浅的血印。

电梯门缓缓打开,两个男人押着洛兰向外走。

洛兰脚步踉跄,手好像无意识地在电梯门上撑了一下,留下一道血痕。

洛兰分析,这些人出手毒辣,像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的职业雇佣兵。目的实现后,最大的可能是直接杀了她。

指望辰砂他们及时赶到,似乎不太现实,毕竟执政官的安全肯定比她重要无数倍。一团混乱中,他们能不能及时发现她失踪了,都说不准,必须想办法自救。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6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7
热门: 一个钢镚儿 猫饭奇妙物语 凄怆圈 重生之绝代仙尊 极牛鬼才在异界 权力巅峰 龙枪编年史1:秋暮之巨龙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黄色房间的秘密 最强驭兽师(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