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4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4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洛兰跟着辰砂上了飞车。

两人并排而坐。

辰砂面无表情、沉默不语。

洛兰如坐针毡,心里不停地暗骂清越和清初不仗义,竟然毫不犹豫地扔下她溜掉了。

她觉得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一直不说话好像很尴尬,也有点不礼貌。她陪着笑,没话找话地说:“你应该工作很忙吧?麻烦你来接我真是不好意思……”

“闭嘴。”

“为什么?”洛兰脑袋一热,脱口而出

“不用假笑,也不用没话找话。”辰砂顿了一顿,“不是我想来接你,执政官听说你晕倒了,命令我表现一下。”

还真是犀利坦率啊!不过,说开了也好,不用演戏了!洛兰默默地撇过头看窗外风景,心里吐槽周围的人比他们“夫妻”更操心他们的“夫妻关系”。

飞车停在房子前,洛兰说了声“谢谢”,立即下车。

一走进大厅,竟然看到了紫宴。

洛兰礼貌地打招呼:“公爵!”

紫宴笑眯眯地回应:“公主!”

本以为礼节性地问候完,两人也就擦肩而过,各忙各事了。

没想到,紫宴竟然风姿绰约地走过来,摆出一副长聊的姿态。

洛兰被他挡住路,只能配合地问:“有事吗?”

紫宴笑得十分暧昧,“昨天在重力室,你一见辰砂,就热情地扑过去抱住了他。”

洛兰满面惊讶,“啊?真的吗?我不记得了!”

一个忘字诀将所有丢人的事一笔勾销。她会说“看到辰砂出现在光柱里时,简直觉得像是拯救她的天神降临,激动得热泪盈眶”这么丢人的话吗?

“一点印象都没有了?”紫宴满脸遗憾。

洛兰也很遗憾,“当时精疲力竭,脑子一团混乱,根本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哎呦!可怜的辰砂,被人又楼又抱、便宜占尽,还没有人负责!”紫宴睨着刚走进来的辰砂。

“三秒内,滚!”

紫宴立即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执政官有话要我转告公主。”

辰砂一言不发地从他们身边走过,向楼上走去,表明完全没兴趣。

洛兰疑惑地看着紫宴,不知道奥丁联邦的大老板要告诉她什么。

“执政官说辰砂从没有谈过恋爱,如果哪里做得不好,请你多多包涵。”紫宴明知道辰砂听力不比他差,还装模作样地凑到洛兰耳畔,低声说:“再告诉你个秘密,辰砂还是处男,好好享用哦!”

辰砂像是利剑一般直扑过来,紫宴狼狈地连翻带跳,直接从窗户逃出去。

洛兰一脸呆滞,为了不被灭口,刚才的话还是装没听见吧!

辰砂看向洛兰,洛兰立即顾左右而言其它,“紫宴说的那个重力室的事……我当时真的已经累糊涂了,抱歉!”

“没什么,就像是抱着一只黏皮鼬而已。”辰砂轻描淡写地表示不介意。

洛兰慢吞吞地往自己屋子走,一边觉得应该感谢辰砂的宽宏大度,一边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她默默琢磨了一会儿,上星网搜索黏皮鼬。

身长一米七到两米二,形似臭鼬,却没有毛发,浑身分泌黑绿色粘液,散发着浓烈臭味的原始星生物。

洛兰盯着黏皮鼬的图片看了一分钟,默默地登录《原始星历险》的打怪游戏。

输入辰砂的头像,把怪物全部替换成辰砂,然后,她拿起激光剑,开始凶猛地一个个砍怪。

尼玛你才是黏皮鼬,你们一家都是黏皮鼬!

————·————·————

早上。

洛兰缩躺在沙发上,浏览《古地球史》。

苹果、塔罗牌、五十步笑百步的故事,都和古代有关,一件、两件是巧合,三件则必定有原因。

可以肯定,自己一定因为某种原因,对古代的风俗文化比较了解。

但是,她的知识很零散,并不系统深刻,不像是从事这方面的专业研究,那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一种可能,如果有很亲近的人从事相关职业,那么朝夕相处,耳闻目睹下,她很有可能知道这些知识。

是她的父母从事相关职业?还是……她的恋人?

想到前一种可能,她很悲伤,因为不知道父母是否仍然健在,是否会因为她失踪而痛苦,想到后一种可能,她觉得很惊悚。

“不可能、绝不可能!”洛兰抓着头发,用力摇摇头,把脑子里的念头赶了出去。

“嘀嘀”的蜂鸣声响起,洛兰看是封林,立即接通视频通话。

封林穿着白色的工作服出现在她面前,“干什么呢?”

“看书。”

“一个人?”

洛兰睨着她,“你觉得我能和谁在一起?”

“辰砂啊!你可是已婚女士。”

洛兰皮笑肉不笑地说:“谢谢提醒哦!”

封林耸耸肩,“来研究院吧!中午一起吃饭,吃完饭我们聊聊。”

————·————·————

三十分钟后,洛兰和封林在餐厅门口碰面,一起走进餐厅。

两人要了不同口味的营养餐,坐在靠窗的位置上。

封林问:“你和辰砂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啊!”洛兰真诚地觉得,“相敬如冰,互不骚扰”就是他们最好的相处方式。

“别装傻,我是说你们的感情有没有进展?”

洛兰戳着盘子里的糊状营养餐,慢吞吞地说:“如果你真的很希望我们俩的感情有进展,倒是有个方法。”

“什么方法?”

“你和辰砂熟,可以找他谈谈,让他热烈地追求一下我,打动我的芳心,让我爱上他。”洛兰眨巴着眼睛,“我从没有谈过恋爱,肯定很容易被打动的。”

封林彻底傻眼了,显然,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

洛兰心里窃笑,辰砂这块板砖真是太好用了,哪里需要就可以往哪里搬。

封林犹豫着想说什么。

突然,她脸色大变,像箭一样破窗而出,飞蹿出去。

发生了什么?

洛兰一头雾水地东张西望,听到一声声咆哮传来,有人撕心裂肺地吼:“A级体能,突发性异变!有人员重伤!请求援助……”

整个餐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表情沉重、一动不动地坐着。明显他们很关心外面发生的事,却没有一个人出去。

洛兰试探地问附近的人:“要不要去帮一下封林?”

他们的目光很奇怪,隐隐透着痛苦和无助,竟然没有一个人回答她。

洛兰很不喜欢这种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的感觉,一咬牙,轻手轻脚地从刚才封林破窗而出的地方钻了出去。反正封林说了,不允许她进入的地方都不会对她开门,应该不会撞到什么军事机密。

洛兰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穿过绿化林带,看到眼前的一切,一下子石化了——

空旷的路上,飞沙走石、一片狼藉,一只两米多高的野兽正张着血盆大口在愤怒地咆哮。

不远处,几个士兵抱着两个血肉模糊的士兵往后撤退,还有一个来不及被救走的士兵无声无息地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封林挡在那个士兵身前,和野兽对峙。

野兽闻到血腥气,更加狂躁了。

它抬起利爪恶狠狠地拍向封林,一招一式颇有章法,竟像是深谙搏击。

封林与野兽缠斗的同时,举枪向野兽射击,但不像是为了夺去野兽的性命,更像是为野兽注射药剂。

野兽的攻击凶残无情,封林却不忍下手,一时间险象环生。

当她从侧面,又一次举枪对野兽射击时,野兽狡猾地突然一个摆身,后肢用力在地上一蹬,整个身体猛地向前一扑,利爪抓向封林。

眼看着封林就要被利爪穿胸而过,辰砂突然出现,以攻为守,人在半空,双腿连踢,每一脚都直击野兽眼睛,野兽被逼得向后退去,封林获救。

楚墨趁机上前,救治那个昏死的士兵。

辰砂一边和野兽搏斗,一边冷静地问:“镇定剂?”

封林说:“已注射70毫升。”

辰砂神情肃杀,再没有开口。

封林哀求地叫:“再给他点时间。”

野兽跃起,挥爪攻击,辰砂不退反进,脚尖在野兽挥出的爪子上轻点一下,借力空中翻身,从野兽头顶掠过,站在野兽的后背上。

野兽狂躁地前蹿后跳、左摇右摆,想要把背上的辰砂甩下去。辰砂稳如磐石,犹如长在了野兽的背上。

他眼神冷漠如冰,屈膝、弯身、探手、挥刀,一连串动作快若闪电,锋利的匕首插入了野兽的脖颈中。

辰砂飘然落地,在他身后,野兽凄厉地悲鸣一声,沉重的身躯怦然倒地。

尘土飞扬中,辰砂回身,对着野兽的尸体敬军礼。

封林悲痛地低下头,用手掩着眼睛遮去盈盈泪光。周围的士兵默默地摘下军帽。

辰砂一言不发,大步离去。

和洛兰擦肩而过时,他的目光在她惊惧的脸上一掠而过,眼神更冷了。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4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4
热门: 女庶王 半城风月 墨道归元 流氓老师 龙族2FutureWalker 首无·作祟之物 死者的警告(1∕14第三季)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巷说百物语 无尽剑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