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4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3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洛兰清醒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在基地附属医院的医疗舱里。

她懵懵懂懂地坐了一会儿,才想起失去意识前的事。

尼玛竟然又晕倒了!而且,晕哪里不能晕,为什么非要不知死活地晕倒在辰砂怀里?

不会是他一怒之下揍了她,她才进了医疗舱吧?

“我怎么会受伤?”

清初说:“只是身体消耗过度,借助医疗舱让各个器官迅速得到休息,医生说睡一觉就没事了。”

“这样啊!”看来辰砂比她想象的有人性。

清越哭丧着脸说:“公主又不参军,干嘛要按照军队的标准去测试体能啊?他们不心疼,公主自个也不心疼自个吗?”

洛兰看她眼睛泛红,估计一直守着她,顾不上休息,心里一暖,笑着说:“让你担心了,是我自己没有掌握好分寸,和封林他们没有关系。”

“怎么可能和他们没关?一帮居心叵测的异种……”

“闭嘴!”

洛兰第一次疾言厉色,把清越和清初都吓了一跳。

————·————·————

封林出了电梯,急匆匆地向洛兰的病房走去。

突然,她停住脚步。

病房外,紫宴倚墙而站,一边抛玩着几张塔罗牌,一边仗着超常的听力异能,在正大光明地偷听。

封林走过去,无奈地问:“你最近很闲吗?”

紫宴瞥了她一眼,吊儿郎当地说:“我现在不是正在工作吗?呦!听听!咱们可都是居心叵测的异种……”

“公主说的?”封林脸色难看,抬脚就要往病房里冲。

“不是!”紫宴一把抓住她,笑眯眯地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示意她别激动,好好听戏。

————·————·————

病房内

洛兰盯着清越,严厉地说:“我以后永不想听到你用这样的口气说‘异种’两个字!”

清越含着泪,满脸不服气,“我又没说错,他们本来就是‘携带异种基因的人类’!”

清初不停地拽清越的衣摆,暗示她别再说了,可是,清越压根不理会。她梗着脖子,振振有词地问:“如果不是他们居心叵测,公主怎么会来奥丁?如果不是他们,我们现在还好好地待在阿尔,和亲人朋友在一起,难道公主不恨他们吗?”

洛兰被问住了。

真的洛兰公主肯定恨奥丁吧!

但是,她是假的。

如果不是奥丁联邦逼娶洛兰公主,她已经死在G9737基地。从某个角度来说,奥丁联邦救了她,虽然不至于感恩戴德,但是她的确对奥丁联邦没有丝毫恶感。

而且,她失去了所有记忆,对“异种”没有丝毫既定的观点和偏见,所有的了解是从紫宴、封林、千旭……他们开始。

迄今为止,她不觉得自己比他们更聪明、更能干、更优越。

清越看洛兰不吭声,越发理直气壮,“公主明明恨着他们,何必要委屈自己……”

“我不恨他们!”洛兰斩钉截铁地说出了真实的想法,她只是接收了公主的身份,没有接收公主的爱,更不会接收她的恨。

清越不敢相信地瞪着洛兰。

“奥丁联邦只是提出要娶一位公主,没有指明是我!逼迫我出嫁的不是奥丁,是阿尔!作为被阿尔帝国抛弃的公主,如果要恨奥丁,那就更要恨阿尔!我是不是还应该去找打晕我、把我扔上飞船的阿尔皇帝报复?”

清越神色窘迫,不能回答。

洛兰坚定地说:“从登上飞船开始,我已经决定了,只为自己而活!星际浩瀚,何处不能安家呢?”

清越喃喃说:“可是,这里是奥丁联邦,他们都是异种啊!”

洛兰知道不应该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清越和清初,但是,这里是奥丁,为了她们的安全,也为了自己的安全,她必须尽可能纠正她们俩的想法。

“你也说了,这里是奥丁联邦,图一时说话痛快,得罪了人,谁会受罪呢?清越你一直抱怨安达对清初和颜悦色,对你总是冷言冷语,你有没有想过安达为什么这样?安达对你只是略施惩戒,如果换一个心胸狭隘的人,凭他的地位,有无数种方法弄死你!到那时,你觉得阿尔的皇帝会替你伸冤吗?”

清越脸涨得通红,狠狠地咬着唇,泪珠在眼眶里滚来滚去。

洛兰觉得微观利益敲打完了,可以再讲讲宏观大道理。

“你们俩的基因是纯粹的人类基因吗?”

清初看了一眼沉默的清越,细声细气地回答:“听说我的先祖是很有名的星际探险家,他为了获得夜间视力,仿照猫科动物的基因编辑修改过自己的基因,还做过美化容貌的基因手术。”

“清越,你呢?”洛兰问。

清越僵着脸、硬邦邦地说:“我们的基因怎么可能和公主一样珍稀?我的祖先个子不高,修改过身高的基因,还做过美化容貌的基因手术。”

洛兰说:“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古地球时代,有一个‘五十步笑百步’的故事,讲得是一**士兵上战场打仗,因为害怕,都逃跑了,结果,逃跑了五十步的士兵嘲笑逃跑了一百步的士兵。你们觉得那逃跑了五十步的士兵应该瞧不起逃跑了一百步的士兵吗?”

清越和清初表情十分复杂,都不吭声。

洛兰一手拉住清越,一手拉住清初,“我们已经在奥丁联邦了,总想着它的坏处,只会让自己不开心,尝试着去发现它美好的一面,让自己过得开心一点,好吗?”

清初立即点点头。

清越迟疑了一瞬,最终也轻轻点了下头。

洛兰想,眼下只能先这样了,如果她们还是无法接受奥丁,也许,等到她有能力了,想办法把她们送回阿尔。

————·————·————

病房外。

紫宴一边偷听,一边转述给封林听。

封林第一次听到“五十步笑百步”的典故,越品越觉得有意思。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悄无声息地站到她和紫宴身旁。

封林惊讶地抬头,看是辰砂,十分尴尬,不管怎么说他们这是偷听人家老婆的壁脚,被抓个现行。

紫宴却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神情自若地把洛兰之前说的话简单复述了一遍,笑眯眯地问:“是不是很有意思?”也不知道他问的究竟是公主有意思,还是故事有意思。

辰砂不动声色,淡淡说:“故事是有点意思。”

封林兴奋地说:“讽刺得又毒辣又精准!我一直觉得,那些人自个也不干净,却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下次我去参加星际学术大会,再有人给我甩脸色看,我就学公主这招给他们讲故事,好好恶心他们一下。”

封林瞅着辰砂,话里有话地感慨:“我们运气不错!本来以为是个大麻烦,没想到公主脑子这么清楚,性格又好,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是挺不一样!”紫宴目光幽深,把一张牌弹出去,“如果不是她毫不推拒地做了身体检查,我都要怀疑她是个假货了。”

封林跺了紫宴一脚,“你的职业病可真是不轻,自己是贼就看谁都是贼。我亲自给她抽的血,检查结果百分之百的人类基因,非□□体,绝对真的不能再真的自然人。”

辰砂冷冷问:“你们都很闲吗?要不要帮我去训练新兵?”

紫宴随手一挥,把所有塔罗牌收起来,转身就走。

“喂,你去哪里?”封林问。

紫宴头也不回地说:“汇报工作!去给执政官阁下汇报五十步笑百步的故事。”

封林对辰砂尴尬地笑,“我是来巡查病房的。”

————·————·————

洛兰穿好衣服,正准备找医生问问可不可以出院,门铃声响起。

洛兰说:“请进。”

门缓缓滑开,封林走进来,看洛兰的眼神格外温柔。

洛兰觉得诡异,“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恭喜你啊!”封林一边检查医疗舱的各项数据,一边说:“你的体能是E级,但潜力非常高,好好训练,有可能成为A级。”

一个有希望的废材?

洛兰琢磨了一下,决定忽略“废材”,只看重“希望”。

“看来我还有很多的进步空间。”

“不只是很多!你知道你昨天在重力室里坚持了多久吗?”

“多久?”

“嗯……反正很久!你怎么做到的?”

“你不是告诉我尽力坚持嘛!”身陷绝境,不是生就是死,自然就能做到了。

“每个人都知道,但那只是一个测试,没有人会像你一样豁出命地去坚持。”

“我也不知道了。”洛兰心里有鬼,不想再探讨这个话题,“我现在身体没事了吧?可以回去了吗?

“没问题,可以回去了。”

洛兰正准备叫飞车,封林指指外面,“辰砂来接你出院了。”

她风骚地眨眨眼睛,做了一个撕开自己衣服、挺起胸膛扑上去的姿势,用口型无声地说:“搞定他!”

洛兰立即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3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4
热门: 朝思慕暖 高窗 沉睡的森林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5:奥林匹斯之血 有种你再撞一下 成全了自己的碧海蓝天 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 绝世战祖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睡在豌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