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2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晚上,在斯拜达宫的宴会厅举行晚宴,为辰砂公爵和洛兰公主庆贺新婚。

据说是紫宴提议的,洛兰对此人算是有了初步认识,完全就是一个四处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清越鼓动她不要去参加晚宴,摆摆架子,给奥丁那些傲慢无礼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洛兰同意了,不过不是为了摆架子,而是想着反正没有人高兴见到她,不如好好休息,省的自讨没趣。

安达来接她时,洛兰委婉地表示不想参加。

安达面无表情地说:“这是为了公主特意举办的宴会,很多人想见指挥官的夫人。”

清越正想不客气地抢白几句,洛兰心里一动,抬手阻止了她。

洛兰思考了一会儿,同意出席晚宴,倒不是因为“很多人想见她”,而是因为“她想见很多人”。

她没有本事像真正的洛兰公主一样逃离,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搭乘飞船去另一个星球,在可预见的未来,她肯定还要继续待在奥丁联邦。

难道只是因为他们不喜欢她,她就要永远躲在屋子里不见人吗?

如果那样,她会更加寸步难行。

真的洛兰公主至少还有血缘故国,有一条退路,她却什么都没有。

既然无路可退,如果再不往前走,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管心里多抗拒,她都必须走出去,多了解这个世界,多认识人,多学习,只有这样,有一天,她才真正有资格不想见谁就不见谁,那是一种高姿态的拒绝,而不是如今低姿态的躲避。

————·————·————

大厅一角,六个男人或站或坐地说着话,间或有熟人过去打个招呼,气氛很是轻松融洽。

当洛兰走近时,画风突变,他们都沉默地看着她,眼神冷淡,像是在打量一只不知死活、突然闯入他们领地的小动物。

其实,洛兰也不想自找没趣,但是,整个大厅里,她只认识他们,而且,他们对她的态度决定着整个奥丁对她的态度,满大厅的人都会看他们的态度行事,既然如此,那就迎难而上、直捣黄龙。

洛兰屈身行礼,微笑着打招呼:“晚上好!”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辰砂,辰砂喝着酒,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没有丝毫反应,大家又齐刷刷地移开目光,也都没有回应。

众目睽睽下,被视若尘埃,说不难堪,那是不可能的。

但洛兰没有拂袖而去的资本,只能自嘲地想:公主的待遇还不如囚犯呢,至少在监狱里时,身为重罪犯,只要她开口,法官绝对认真聆听。

洛兰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大家的无视,微笑着继续说:“我是阿尔帝国的洛兰公主,今天早上刚刚成为辰砂公爵的夫人,很高兴认识你们,你们可以直接叫我洛兰。”

依旧没有人说话,有人兴致盎然地打量她,有人专心致志地吃东西,有人心不在焉地看向别处。

洛兰咬了咬牙,绕过紫宴,往前走了几步,对一个五官清雅、气质斯文的男子伸出手:“你好!”

他正在欣赏舞池里的人跳舞,愣了一愣后,抬眼看着洛兰,迟迟没有回应。

“你好!”洛兰伸着手,再说了一遍。

她努力让自己紧绷的微笑自然一点,但脸部肌肉好像更加僵硬了。

在各种各样的目光中,她的手固执地伸着,脸上的笑显得很轻飘,像是水中月影,似乎轻轻一碰就会随着涟漪的荡起碎掉,但又会随着涟漪的平复依旧存在。

男子终于站起来,握住她的手,温和地说:“你好,我是奥丁联邦第四区的楚墨公爵,你可以叫我楚墨,很荣幸认识你。”

不过短短几分钟,洛兰却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手在轻颤,楚墨肯定感觉到了,但没有流露一丝异样。

等他放手时,洛兰已经调整好情绪,笑着对他身旁的男子伸出手——男子高大魁梧,红色的头发修剪得很短,根根耸立如针,浓眉大眼,心无城府的样子。

他带着抗拒,蜻蜓点水地握了下洛兰的手,瓮声瓮气地说:“你好,我是奥丁联邦第五区的百里蓝公爵,你可以叫我百里蓝。”

有了这两个开头,后面似乎就顺利了。

第三区的左丘白,金色的半长卷发,透着淡然随意,一直歪靠在沙发上,连和她握手都没有站起来。

第七区的棕离,棕色的头发打理得一丝不乱,五官俊秀,可是薄薄的嘴唇紧抿,透着刻薄,茶褐色的眼珠阴沉冰冷,被他盯着看时,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盯着,让人几乎不敢和他对视。

百里蓝和左丘白都随和地顺着楚墨的方式介绍了自己,他却特立独行,没等洛兰伸手,就简短地说:“第七区,棕离。”丝毫没有握手的意思。

洛兰知趣地说了声“你好”后,立即走向下一位。

紫宴主动热情地伸出手:“你好,我是第六区的紫宴。”他抬手指着辰砂,促狭地问:“这位还要他自我介绍吗?”

洛兰淡定地说:“不用了,我们的结婚文件上写得很清楚,第一区,辰砂。”

紫宴和左丘白都噗哧一声笑出来,紫宴挤眉弄眼地说:“辰砂,不把你的夫人介绍给其他人吗?”

洛兰忍不住小期待地看向辰砂,他压根不理会洛兰,顺手拿起一枚水果,塞进紫宴的嘴里。紫宴哼哼呜呜,再说不出话来。

洛兰的期待变成了失望。

突然,跳舞的人纷纷停下,一个穿着白色衬衣,黑色铅笔裙,盘着头发,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子穿过舞池,走了过来。

她面容严肃,打扮严谨,一边走路,一边还思考着什么,像是一位来开学术大会的学者糊里糊涂走错了地方。可是,舞池里的人没有丝毫不悦,都给她恭敬地让路。

女子的视线落在他们这边,眼睛一亮、展颜而笑,似乎看到了让她极度思念的人,兴奋地加快脚步。

洛兰立即往旁边挪,鉴于上次的晕倒事件,她已经深刻明白,好狗不挡路,千万不要站错位置。

她身旁就是辰砂,女子明显是冲着辰砂来的。洛兰瞬间脑补了很多狗血故事,告诉自己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一定要保持镇定、静观其变。

女子笑靥如花,飞扑过来,抱住了……她。

洛兰的嘴巴变成了“O”形。

镇定、镇定、一定要保持镇定……

女子热情洋溢地和洛兰行完贴面礼,依旧舍不得放开她,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把她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

洛兰毛骨悚然,再无法静观其变:“您是?”

“您一定是洛兰公主,真是美丽、聪明、优雅、可爱。我应该第一时间就赶来见您,可是被试验拖住了。试验一结束,我就立即赶来了,希望您不要介意……”

呵呵,洛兰干笑,真不知道一脸呆滞的自己哪里能看出聪明优雅了?她求助地看向紫宴,紫宴咳嗽一声,说:“第二区的封林公爵,主管联邦的科研和教育。”

洛兰恍然大悟,立即握紧封林的手,原来这就是传说中会把她切片研究的科学怪人啊!她的苹果树待遇虽然姗姗来迟,但总算是来了!

封林关心地说:“你刚来奥丁,如果哪里不适应就告诉我,我一定想办法解决。”她扫了一眼那六个男人,“谁要欺负你,告诉我,我保证不打死他!”

洛兰简直要热泪盈眶,姐姐啊,你为什么不早点出现?

封林热情地问:“吃过晚饭了吗?想吃什么?我帮你去拿。”

“我不饿,就是想认识一下大家。”

“我介绍给你。”封林挽住洛兰的胳膊,带她走向大厅里的人**。

洛兰有些小人得志,忍不住回头,瞅了一眼辰砂:哼!你不帮我介绍,自然有人帮我介绍,不靠你!

————·————·————

在封林热情的帮助下,宴会上的人,洛兰认识了个七七八八。

其实,一时间真记不住那么多张脸,不过,好歹先混个脸熟,不至于将来一抹两眼黑。

因为之前六位公爵的举动,再加上封林的热情介绍,所有人对她不再那么排斥,友善了许多。就算是装出来的,洛兰也满意了,人与人之间,除了至亲至近的人,必须真心换真心,其余人不都是客客气气在演戏吗?

封林碰到熟人,看对方的样子似乎有话和封林说,洛兰正好有点口渴,说了声“失陪”,就去找喝的了。

洛兰站在饮料台前,看着琳琅满目的选择,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紫宴走到她身边,“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告诉你哪种饮料好喝。”

“什么问题?”

“为什么我站在你旁边,距离你最近,也算最熟,你却会绕过我,去和楚墨打招呼?”

“我没有信心你会理我,就算你理我了,只怕也会捉弄我,让我出丑。”

紫宴眯着桃花眼,不置可否地笑起来,“你有信心楚墨会理你?”

“也没有,只是相比其他人,他更有可能。”

“为什么?”

洛兰觉得有些话不好出口,含糊地说:“感觉而已。”

当时,紫宴、左丘白、棕离都一直看着她,不管是含笑,还是冷漠,都说明她的难堪让他们无动于衷。任何时候,灾难现场,兴致勃勃的围观者才是最冷漠的。

百里蓝一直在悠哉乐哉地吃吃喝喝,表明他在这件事上无所谓,没有任何态度。

辰砂和楚墨没有看她,但一个眼神放空,是漠不关心;另一个却是在欣赏美好的画面,回避了洛兰的难堪。

紫宴意味深长地打量洛兰,“感觉挺准啊!楚墨是我们中间最好说话的,不熟悉我们的人常会被百里傻乎乎的笑容和我的绝色美貌迷惑。”

洛兰无语地盯了他一眼,点点饮料台,示意他少说废话,兑现承诺。

紫宴选了一杯蓝色和绿色交杂、幽光闪烁的饮料,递给她。

洛兰将信将疑,迟迟不敢喝。

紫宴撇撇嘴,要了一杯同样的,当着她的面一口气喝完,把杯子倒过来。

洛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酸酸甜甜,蛮好喝的,刚要谢谢他,突然间天旋地转,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砰然炸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2
热门: 穿成短命炮灰女 命犯桃花与剑 写实派玛丽苏 魅生·凤鸣卷 天行健 凄怆圈 孤独的精确度 我在娱乐圈当天师[古穿今] 社交温度 何方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