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洛兰借着装昏,小睡了一觉。

醒来后,清越给她带来最新消息,即将娶她的“倒霉蛋”是辰砂公爵,就是那位出手最快、表情最冷、最后拍板说抽签的家伙。

洛兰觉得倒霉的不仅仅是辰砂,还有她。

虽然早知道六个男人没一个好惹,但这位可是不好惹里面的不好惹啊!

根据穆医生给她的资料,辰砂公爵是奥丁联邦军队的指挥官,主管联邦的星际防卫,是星际间赫赫有名的战争机器。

他性格冷漠、手段强硬,自从二十六岁开始指挥战役,迄今为止,未有一次败仗,最新的记录是几个月前把阿尔帝国打得落花流水的战役。

幸亏她不是真公主,否则就这一点,只怕“夫妻”间已经有了嫌隙。

清越像只愤怒的小母鸡一般,涨红着脸,愤怒地说:“竟然抽签决定新郎!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

洛兰忧郁地对着手指,默默地想:的确是岂有此理!

尼玛说好的珍稀基因待遇呢?她可是一心奔着来做苹果树的,就算没有众星拱月,至少也应该把她好好圈养起来,精心投喂和照顾,花言巧语地哄骗她配合研究吧!

和阿尔帝国的那株苹果树相比,她觉得自己做人好失败!

清越看她一直不吭声,不甘地问:“公主不生气吗?”

“啊……当然生气了!我只是……”洛兰绞尽脑汁地转移话题,“有个问题想不通。”

“什么?”

洛兰小小声地说:“不是说他们都是异种生物基因携带者吗?怎么好像一个比一个长得好看呢?”

“看人绝对不能看外表!随便动个手术,想要多美就有多美,外表都是假的!只有内在的基因才最重要,内在!内在美才是一切……”清越忧心忡忡,生怕公主被美色所骗,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不再纠结公主没有和她同仇敌忾。

————·————·————

第二天,洛兰公主和辰砂公爵在斯拜达宫的纪念堂举行了婚礼。

仪式气氛很严肃,两国代表观礼。洛兰公主和辰砂公爵打扮得衣冠楚楚,并肩站在一起,面对智脑的记录仪,在一份电子文件上按下手印、签署生物签名,同意与对方结为夫妻。

约瑟将军代表阿尔帝国致辞,祝两国友谊长存。

紫宴公爵,就是那位容貌俊美,拿出卡牌、提议抽签定新郎的家伙,代表奥丁联邦致辞,祝新人和谐美满。

没有人要洛兰和辰砂发言,估计两边都知道这桩婚姻是多么的“和谐”,一个自毁容貌,一个无奈抽签,大家为了防止“美满”露馅,默契地让他们俩只做背景道具。

洛兰表面呆若木鸡,实则兴致勃勃地围观着自己的婚礼,原谅一个土包子没有见过世面的举动吧!

她按照阿尔帝国的古老传统,穿着白色的婚纱,手里拿着一束新娘捧花。身边的男人一袭军装,上身是镶嵌着金色肩章和绶带的红色军服,下身是黑色军裤,站得笔挺,自始至终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像一座冰山一样浑身散发着冷气,硬生生地把热烈喜庆的红色穿出了冷漠肃杀感。

洛兰觉得他不用换衣服,就可以直接去参加葬礼了。

婚礼的最后,按照仪式,约瑟将军代表阿尔帝国收回了洛兰公主的个人终端,紫宴公爵代表奥丁联邦授予她一个代表新身份的个人终端,意味着从今天开始,阿尔帝国的洛兰公主变成了奥丁联邦的辰砂公爵夫人。

新的个人终端是一个镂刻着玫瑰花的红宝石手镯,十分精致美丽,洛兰美滋滋地把它戴到手上。

个人终端一旦启动,就会进行绑定,只有自己可以使用。身份证明、信息通讯、资料查询、消遣娱乐、金融账户、地图定位、健康监控……一切日常生活所需都在个人终端里,可以说,在星际社会,没有个人终端简直寸步难行。

之前,她一直假模假式地戴着洛兰公主的个人终端,其实完全用不了,现在终于有了自己能真正使用的个人终端。

她愉悦地想,这个婚礼没有白参加!

————·————·————

婚礼结束后,约瑟将军迫不及待地辞行,紫宴公爵顺水推舟地欢送,两人谈笑炎炎地确定了归程。

一个小时后。

洛兰站在太空港,面带微笑,送约瑟将军启程返回阿尔帝国。

当飞船升空时,清越和清初失声痛哭,似乎真正意识到她们远在另一个星球,那颗她们出生长大的星球,隔着浩瀚的星辰,遥远得似乎这一生都再触碰不到。

任何时刻,哭声都不会像笑声那么受欢迎,如果听者不能感同身受,只会惹起厌烦和轻视。

奥丁的官员明显流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向站在洛兰身旁的辰砂请示:“指挥官,回去吗?”

辰砂用行动做了回答,转身就走,大步流星。

洛兰下意识地跟在他身后,脚步却越来越慢。少女的哭声像是一条看不见的藤蔓,渐渐地缠住她的脚,不知不觉中,她停了下来。

本来,她觉得自己只是个假公主,心理上一直有一种置身事外感,但在她们悲伤无助的哭声中,她突然意识到,这两个女孩不是因为她来到这里,却是因为她留在这里。

滚滚而落的泪水,不仅仅是伤心留不住的过去,更多的只怕是在恐惧看不清的未来,就像她一样。她也恐惧害怕未来,只是她不能哭,因为她没有可以留恋的过去,只能咬着牙往前走。

辰砂已经上了飞车,隔着窗户看向洛兰,立即有人催促:“夫人,指挥官在等您。”

洛兰装作没有听见,转身走向仍然在悲伤哭泣的清越和清初。

她们不安地擦眼泪,努力想控制自己的情绪。

清越哽咽着说:“我们失礼了。”

洛兰微笑着伸出手,清越下意识地握住她的手,眼中满是困惑不解,“公主?”

洛兰说:“我们在一起。”

清越愣愣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间,破涕为笑,用另一只手拉住清初的手,“别怕,公主和我们在一起呢!”

“嗯。”清初一边擦着眼角的泪,一边用力点点头,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洛兰对清初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紫宴站在路中间,眯着桃花眼,笑嘻嘻地打量她。

洛兰有些心虚,这位也不是好惹的主,看上去貌美如花、风流多情,实际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翻脸无情。他是奥丁联邦信息安全部的部长,负责联邦的情报收集和安全,直白的解释就是间谍头子。

洛兰立即检讨刚才的言行——和自己的侍女说了一句话,握了一下手,没有什么不妥。

她维持着木然的表情,目不斜视地从紫宴身边走过。

到了飞车前,洛兰正要上去,听到辰砂冷冷说:“请公主记住,我不会等你。”突然间,车门关闭,飞车拔地而起,呼啸离去。

洛兰目瞪口呆,傻在当地,预料到他脾气糟糕,但没有想到这么糟糕!

在众人讥嘲的目光中,洛兰茫然四顾。

说实话,她完全不在意人尽皆知她“婚姻不幸”,只是……她该怎么回去?

“公主!”紫宴站在自己的飞车边叫。

她询问地看向他,紫宴风度翩翩的展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笑眯眯地说:“不介意的话,我车上还有空位。”

洛兰急忙走过去,上了飞车,感激地说:“谢谢!”

紫宴笑着说:“公主别介意,辰砂只是有点刻板,只要遵守他的行事规则,不难相处。”

洛兰不想和一个陌生男人讨论“婚姻相处之道”,含糊地说:“明白了。”

紫宴指间夹着一张亮晶晶的紫色卡牌,转来转去地把玩,看上去正是昨天他们用来抽签的卡牌。

他的动作时快时慢,非常随性,那张牌像是长在了他手上,不管五个指头如何翻动,卡牌始终在他手指间。

昨天距离远,没有看到正面,现在才发现是一张塔罗牌,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薄薄一片,如宝石一般光华璀璨,上面刻着的死神随着转动,好像要跳跃出来。

洛兰赞叹地说:“好漂亮的塔罗牌。”

紫宴盯了她一眼,食指和中指夹着牌,笑眯眯地问:“认识这个图案吗?”

洛兰脑内警铃大作,似曾相识的场景——当她站在审判席上,法官也曾指着苹果的图像,循循善诱地问“认识这是什么吗”。

“不认识。”洛兰抱歉地笑了笑,“只是偶尔在一本书里看过,说是塔罗牌。”

“公主涉猎很广,竟然知道这么古老的游戏。”紫宴微笑着收回牌。

洛兰纳闷地想:难道以前的她是研究古代史的?

也许可以找一些这方面的文献资料看看,说不定能回忆起什么。

之后的行程,两人各怀心事,一路无话,很快就到达斯拜达宫。

洛兰再次向紫宴道谢后,下了飞车。

回到自己的住处,脱婚纱、准备洗澡时,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件事:她和辰砂已经正式结为夫妻,那么按照常理,是不是应该住到一起?

看着面前的床,想象自己和他躺在一张床上的画面,洛兰立即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尼玛人类都进化了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有进化成无性繁殖呢?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1
热门: 金乌每天都在忙 豪门老攻总在我醋我自己[穿书] 据说我攻略了大魔王[全息] 只和修为最高的人做朋友 甜妻 提灯映桃花 努力败光死对头的家产 造化之王 败絮藏金玉 极品修真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