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迷失 Chapter 0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0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去哪里?

据说,这三个问题是哲学家关于生命的终极思考,从古地球的公元纪年一直思考到星际时代的星云纪年,依旧没有答案。

如果,只按照字面意义,一般人还是可以轻松地回答这三个问题,但是,一身囚衣、站在法庭上、作为军事重犯的我,无法回答。

六天前,在一片稀疏枯黄的灌木丛中,我睁开了眼睛。

穿着脏兮兮的长裙,站在荒原上,眺望着茫茫四野,脑子里一片空白,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

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喂——”

“有人吗——”

我一遍遍用力大叫,可除了风吹过灌木丛的呜鸣声,再没有其它声音,就好像天地间只剩下我一个。

我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茫然惶恐地走着,希望能看到一个人。

但是,走了整整三天三夜,没有遇见一个人。

我又累又饿,又恐惧又绝望,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株苹果树,树干嶙峋、枝叶枯黄,却结了几个红艳艳的果实。

我跌跌撞撞地冲过去,摘下苹果,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刚刚吃下半个苹果,头顶传来轰鸣声。

循声望去,一艘飞艇停在半空,全副武装的士兵举枪对准我。

我嘴里咬着还剩下的一半苹果,手里拿着另一个苹果,举起了手。

因为盗窃基因罪,我被关进了监狱。

据说那株苹果树是来自古地球的品种,基因十分珍惜。阿尔帝国特意模仿古地球的生态环境,把G9737卫星建造成基因研究基地,专门研究古生物基因,是帝国的科研重地,守卫十分森严。

鉴于“人赃俱获”,我只能认罪。

如果只是盗窃基因罪,大概判刑一百多年,和人类平均三百多岁的寿命相比,不算是令人绝望的惩罚。

但是,我还没有身份。

阿尔帝国的公民一出生就会做基因检测,获得属于自己的身份码,一枚小小的芯片,可植入肌肤,也可以放在自己随身携带的个人终端里。读书、工作、生活,甚至移民其它星国,都需要这枚身份芯片,我身上却没有任何可以识别身份的东西。

法官下令为我做一个基础基因检测,用来查找我的身份。

最终,帝国智脑给出的搜索结果是:查无此人。

一个根本不应该存在于阿尔帝国星域内的人竟然出现在了堪比军事禁地的科研重地中,合理的解释是什么?

我的身份从不知名的帝国公民变成了用非法手段秘密潜入科研禁地的他国间谍,罪名从盗窃基因罪变成了危害帝国安全罪。

“……根据所犯罪行,本庭宣判对非法潜入G9737基地的无名女士执行第777条刑罚,不刺激心理恐惧、不引发生理不适、终止所有生命特征……”

我反应了一瞬,才明白宣判结果是“无痛死刑”。

基于眼前的事实,这应该算是一个公允的人道主义审判,但是,作为即将被处死的当事人,我觉得很冤枉。

————·————·————

狱警押着我走进一个房间,不是这几天待的囚室。米色的房间里摆放着几盆绿色植物,中间有一张小小的餐桌,上面放着热气腾腾的饭菜,显得十分温馨。

一个穿着白色军医制服的英俊男人,很绅士地展了展手,表示邀请,“你好,我是穆医生,这是为你准备的晚饭,希望你喜欢。”

我一言不发地坐到餐桌前,埋头苦吃。

味同嚼蜡,根本不知道吃到嘴里的是什么味道。想到十几个小时后,我即将被执行“无痛死刑”,而我连自己究竟是谁都不知道,不禁悲从中来,眼泪不受控制地滚滚而落。

穆医生走过来,坐在我的对面。

也许心里太过难受,我忍不住倾诉道:“我真的只是太饿了,想吃两个苹果,根本不知道它那么珍稀。”

“你认识它叫苹果,却不知道它珍稀?”穆医生嘴角含着嘲讽的笑。

我擦着眼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连着几天的审判,我已经知道偷吃的苹果在市面上根本看不见,现在被叫做苹果的水果,和古苹果的样子差异很大。某种意义上,我偷吃的苹果算是古生物,不是研究古生物学的人压根不可能认识。

穆医生身体前倾,目光灼灼地盯着我,“你是谁,怎么潜进基地的,目的是什么,我不关心,我来是和你做一个交易。”

我困惑地问:“你是谁?”

他微微一笑,慢悠悠地说:“穆医生,负责执行你的死刑,确保行刑过程不刺激你心理恐惧,不引发你生理不适。”

我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什么交易?”

“我保住你的命,你代替我的女朋友嫁给她的未婚夫。”

他的女朋友的未婚夫,不就是他吗?他要我嫁给他?

我震惊地看着穆医生,穆医生不悦地皱眉。

我反应过来,未婚夫并不是男朋友!这不就是典型的“女朋友结婚了,新郎不是我”的戏码吗?

“好!成交!”绝处逢生,我生怕他反悔,一口答应。

穆医生说:“你不需要了解一下情况再做决定吗?”

我苦涩地说:“我有选择吗?一边是死亡,一边只是嫁人,不管嫁的人再丑陋不堪、穷凶极恶,都至少保住了命。”

穆医生风度翩翩地站起,伸出手。

我礼貌地握住他的手,晃了晃,“合作愉快!”正要缩回手时,穆医生猛地一用力,抓住了我。

“如果你敢欺骗我,我终止你生命的方式一定不是无痛的。”他眼神犀利、语气森寒,几乎要捏断我的手。

我忍着钻心的疼痛,努力用最真诚的表情看着他,“所谓合作愉快就是你遵守契约,我也遵守契约。”

穆医生面色缓和,正式地握了握我的手,“合作愉快!”

————·————·————

我连夜看完穆医生留下的资料后,终于明白了自己将要面临的情况。

穆医生的女朋友叫洛兰,是阿尔帝国英仙皇室的公主。

在几个月前争夺能源星的战役中,阿尔帝国输给了奥丁联邦,请求停战。

奥丁联邦同意停战,并且愿意割让一颗资源星给阿尔帝国,条件是阿尔帝国出嫁一位公主给奥丁联邦的公爵。阿尔帝国已经无力再战,只能接受“共建联邦和帝国友好未来”的“合理提议”。

奥丁联邦是由七个自治区和一个中央行政区组成的联邦共和国,虽然建国历史不长,却是星际内威名赫赫的军事大国,和历史源远流长的阿尔帝国联姻,也算门当户对。

但是,奥丁联邦在星际内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全星际没有一个人相信这次的联姻真的只是“共建联邦和帝国的友好未来”。

人类在古地球时代就在研究基因,最早是把各种植物基因杂交,用来获取产量更多、味道更好的果实。渐渐地,基因研究从植物转向动物,甚至人类,只不过碍于各种法律和道德的限制,研究一直十分节制。

随着地球的环境恶化、能源枯竭,人类不得不走向星际。

生死存亡时刻,基因研究的大门被彻底打开,人类为了获取更强壮的体魄、更强大的力量、更多的生存机会,对自己的基因进行了改造。

古地球时代,流行过整容;而在星际初期,流行的是修基因。

人类从刚开始的将信将疑到后来的广泛接受,各种修改基因的机构应运而生,鼓励人们通过适度修改基因,去获得美貌、力量、健康、甚至寿命。

随着时间流逝,各种修改过的基因彼此交融,诞生了后代,后代又诞生后代,潜藏在基因内的问题渐渐浮现,人类才发现基因修改在增加生存机会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毁灭性的问题——基因的稳定性变差了,一个身体强壮、无病无痛的人会突然因为基因紊乱而生怪病;人类的生育率减少,繁衍后代变得艰难。

人类开始怀念最天然的基因,各个星国的政府制定了严格的法令,禁止修改人类基因的手术。那些因为融合其它物种基因而获得异常力量的人**,被叫做“携带异种基因的人类”,遭受到越来越严重的排斥。尤其是那些外在体貌和人类有异的族**,被轻蔑地叫做“异种”,压根不被当做人类对待,只能从事一些最危险、最低贱的工作。

六百多年前,一些无法忍受的“异种”们反抗了,他们宣布独立,成立了属于自己的政府和军队,那就是现在奥丁联邦的中央行政区。随后,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两百多年的战火纷飞中,陆陆续续又有七支大的异种反抗军成立。

因为同为“异种”,根本利益一致,奥丁联邦的第一任执政官又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七支反抗军的首领宣誓服从执政官的统一指挥,七个自治区和中央行政区组成了奥丁联邦,一个“异种”统治的强大星国诞生。

在全宇宙一百多个大大小小的星国中,奥丁联邦神秘、强势,不但影响着整个星际的格局,还影响着所有星国对待“异种”的态度,让他们至少维持着表面的尊重。

与之相反,阿尔帝国历史悠久,英仙皇室的血脉源自古地球的东方族**,在漫长的星际开拓时代,因为保守和骄傲,幸运地保持了基因的纯粹。因为稀少的“纯天然、无污染”基因,是全星际最受欢迎的婚配基因。

根据阿尔帝国政客们的分析,奥丁联邦“求娶”阿尔帝国的公主,自然不是英雄思美人,而是完全冲着公主的基因来的,他们应该是想通过研究公主的基因修补自己的基因。

任何一个正常的女人都不愿嫁给“异种”,更不要说还会成为科学怪人手里的切片研究对象,阿尔帝国的公主们纷纷想尽办法逃避,最后,性格温婉的洛兰公主不幸被选中了。

不幸公主的万幸就是有一个好男人,愿意不惜一切为她谋划,摆脱不幸的命运,而我……也算借洛兰公主的光吧!

无论如何,做一棵被圈养研究的苹果树总比人道毁灭强!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一卷:迷失 Chapter 0
热门: 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圈 极品修真狂少 抱紧那条龙/信你才有鬼 艳刺 回到反派少年时[重生] 红龙 龙枪编年史1:秋暮之巨龙 我在大宋卖火锅[种田] 九州缥缈录4辰月之征 我的镀金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