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正文完

上一章:第26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霍决在南岛国插上了大周的龙旗,以大周的名义,将这块土地收为飞地,命名为“琉球南府”。

南岛国百姓乍然得知自己竟成了大周子民,激动涕零。

“冷四娘”如今在南岛国十分有威望,霍决便认命“冷四娘”暂代琉球南府府台之职。

百姓们欢呼庆贺。

温杉老大不高兴:“儿戏,竟让女人做府台。”

霍决私下与温蕙道:“三哥不大聪明。”

“三哥已经强过大哥二哥了。”温蕙道,“只有些东西,刻在人心里千百年了。因是在海上,已经比陆上强过太多了。”

霍决道:“这地方以后的规矩,我们说了算。”

霍决陈了兵在琉球南府,百姓自然以为那是大周的兵,但那实际上是铁线岛的兵。

霍决这次出巡东海,是打着皇帝和大周的名义。他给琉球南府赐下了种子、药品、铁器,令百姓感激涕零。

过了一个月,有船从铁线岛运来了民户填补人口。

霍决道:“还需要很多人,我要往倭国和高丽走一趟。”

不用他说,温蕙已经道:“我和你一起去。”

霍决高兴起来。

在出行之前,霍决摆了场酒。

冷业给霍决和温蕙磕了三个头,改姓霍,从此是霍决和温蕙的儿子。

“给你改个名字。”霍决道,“玙,玙璠之玙,美玉。”

温蕙看了他一眼。

霍决握了她的手,欣欣然:“以后,你就是我的儿子,霍玙。”

冷业摆脱了“业”这个名字,从此,他是铁线岛少主霍玙。

少年抬起头,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温杉也无限感慨,道:“以后好好跟着你爹娘学本事吧。”

霍玙行礼道:“是,舅舅。”

这孩子也是他看着出生长大的,可他的存在实在是令人无奈。

温杉感到眼眶酸涩,别过了脸去。

路上,霍决也慢慢与温蕙讲京城的事。

“李家嫡支弟子出仕,李大娘也进京了。她常去宫里讲课,又在自家开了一间女塾。京中颇多富贵人家想让女儿拜她为师。”

温蕙了然:“都想让女儿与才女挂个师徒的名,以后好嫁。”

大才女的学生,自然是小才女。有这么一个名声作点缀,凭添许多光彩。作为有女儿的母亲,她十分理解。

霍决道:“她谁也没看上,独独看上了陆大姑娘,想收为入室弟子。”

温蕙微讶,想了想,道:“陆嘉言未必同意。”

果然十分了解陆睿。霍决酸酸地,道:“陆嘉言没同意。他要自己教大姑娘。但大姑娘的聪慧之名经此一事,已经为京城人所知。”

温蕙叹道:“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自然是好的。”霍决道,“陆嘉言官运亨通,春闱一结束,他就升了翰林侍读,在御前可预机务。”

温蕙道:“他升得太快了吧。”

“皇帝用他压李氏子弟呢。他以后会官运亨通,你不必担心他。”霍决道,“多担心担心我。”

温蕙嗔他:“他是璠璠的爹,我念的是璠璠。”

霍决哼了一声,道:“陆嘉言做事也常不守规矩。居然从我手上挖人。”

温蕙:“咦?”

霍决告诉她:“是一个女番子的女徒弟,原是养着准备送进监察院的,叫陆嘉言重金挖走了几个,给陆大姑娘做了身边护卫。”

他道:“还从没见过从监察院挖人的。小安碎碎念叨了好久,你知道他嘴碎起来能烦死人。”

温蕙微笑起来,道:“他是极爱璠璠的。”

温蕙后来告诉霍玙:“你有个妹妹,名璠,玙璠之璠。”

霍玙:“咦?”

温蕙道:“她是她爹的宝贝,你是你爹的宝贝。”

霍玙笑了,还刀入鞘,道:“希望有朝一日能见见妹妹,告诉她,我是她哥。”

霍决的船队在东海巡回了一大圈。

扫了一通东海诸小国,赏赐恭顺者,惩治不逊。大周的龙旗所到之处,众人俯首。

霍决扫荡了在东海作乱的红毛人,也与有名有姓的大盗们对上,马易人、徐阔等人俯首,任达却不服,摆下鸿门宴企图诛杀霍决,被霍决识破,反诛杀了任达,将他的势力人手都收服。

他也去了倭国和高丽,斥二国久不朝贡。

这一路行来,招募了大量的水手。

等他回航的时候,已经是淳宁八年的夏末。

霍决回朝,带回了数国使者,其中还有一个国王,两个王子,亲自来朝贡。

四夷来朝,乃是太平盛事。

还有新收的疆土,琉球南府虽只是一块飞地,基本上,非但没有什么税赋能上缴,还伸手管大周要赏赐。

但“拓土”是每一个君王都想写在史书里的事。

淳宁帝看了奏表,笑道:“怎地权掌南府的,竟是个女子?”

霍决道:“她是东海冷山的妹妹,十分厉害。琉球为红毛人劫掠,她率人击退了红毛人,在当地十分有威望。”

皇帝道:“云南百夷,也是有女土司。这些化外之地,倒常有牝鸡司晨。”

霍决道:“因这等地方混乱,所以顾及不到男女,都是厉害的人上。”

皇帝准了,冷四娘从去掉了一个“权”字,正式成为了琉球南府的执掌者。

他又为冷山、马易人等人请功:“东海诸人,立血誓不扰岸上。他们虽曾为盗,如今亦洗心革面。东海红毛为患,其意还在陆上。冷山、冷四娘等人皆愿为天朝效力,抗击红毛番。”

他道:“化无序之地为有序,此天子德被四海,万世传颂之事。”

淳宁帝龙颜大悦。

只此趟出行的秘密目的却没有实现。

霍决道:“他的确是出海了,有证据,他逃往南洋了。”

就像一个吊在驴子鼻子前的大萝卜,就在眼前,吃不着怎甘心。

霍决道:“我再下趟南洋。”

京城才是权力的中心,所有的宦官都想往皇帝身边凑,愈接近皇帝,愈接近权力。

唯有霍决,肯放下权力,为他奔波四海。淳宁帝保证:“你的辛苦,我都知道。”

霍决凝视天颜,道:“我与陛下,不必说这个。”

淳宁帝欣慰。

霍决在京中只待了三个月,秋末,又要出行。

只出行这日,霍府的大门紧闭了,有番子层层守了,黑突突的手弩都张着,箭头泛着冰冷的光。

念安扶着腰后的刀柄,站在了上房的院中,拦住了霍决的去路。

“哥哥才回来,又要走,一走一年。”他抬眸,道,“心也是狠。”

霍决微笑:“才一年,你便长进很多。康顺呢?”

念安道:“这事,康顺一大家人呢,就别掺和了,我和哥哥两个人解决就行了。”

“哥哥一回来,就将我支出京城两个月,我以为哥哥是要收回京中权力,这本就是哥哥的,我们兄弟一体,我自然无异议。”他道,“可哥哥干了什么呢?在我不在的时候,哥哥悄悄搬空了地库。”

霍决道:“我留了一份给你。”

亲兄弟明算账,凡银钱入账,兄弟们该拿多少,早就分好账了。霍决搬走的,是他自己的。

再留给念安的,都是额外给的,为这许多年他喊这一声“哥哥”。

“呸!”念安眼睛都红了,“我是为着那些银子吗?”

“那你想要什么?”霍决负手问,“说来听听。”

念安咬牙:“我要你的命!”

霍决道:“那你来取。”

他上前一步。

念安怒目看他。

他再上前一步,微微张开了手,手中并无武器。

念安仓啷一声拔了刀,喝道:“别过来!”

然而霍决还是继续向前,走到了念安的面前,张开手:“我就在这里,你要我的命,就举刀来取。”

念安举起了刀,只他咬牙,再咬牙。

“你欠我一条命!”他道,“当年你为了在陛下跟前露脸,故意惊了我的马,害我险些殒命!”

霍决叹息。

“别闹了。”他收拢手臂,抱住了小安,“你知道这事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小安知道当年惊马的事。

霍决知道小安知道当年惊马的事。

许多年了。

小安恨得落泪。

“你要走了,不回来了是不是?”他恨声问,“我查过了,你带走的人,除了秦城几个叫得出名,其他人根本都不在院里的名册上,他们是什么人?”

“是我从牛贵手里接过来的人。”霍决承认,“是放在海外的人。”

“你要去海上再不回来了,没想过带上我?没想过告诉我一声?”小安最恨这事,眼睛都红了。

“想过,怎可能不想。”霍决将他拥紧,捶他后肩,“只你,可能离得开京城?可能离得开陛下?”

小安的刀尖垂到了地上:“我……”

霍决放开他,看着他道:“你不能的。你和我,终究不一样。”

小安泪如雨落。

他六岁不到就净身进了襄王府,对自己的家人都没什么记忆和感情,襄王府才是他的家。

十二三岁入书房承宠,十五六岁开始跟着霍决挣前程,一路走到京城,禁中,掌着赫赫权势。

他是在这锦绣富贵中长大的,他是追逐着权力和财富生存的。他是一个被驯养得最最标准的阉人。他必须得活在这权力的中心。

他是离不开主人的。

“我走了,你坐稳这个位子。”霍决道,“你一直都想穿蟒袍,没有我,便能实现了。”

小安落泪道:“你若一直在,我心甘情愿只穿飞鱼。”

“那不行的。”霍决抬手,想摸小安的头。但小安已经长得这么高了,早不是当年追在他身后“哥哥”、“哥哥”地叫的少年了。

他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是你哥,不是你主人。”

霍府的大门终究还是打开了,霍决走了出来。

康顺原来就在府外。

他脸一直是白的,等一个结果。看到霍决出来,变得更白:“小安他……”

小安紧跟着出来了。

康顺腿险些软了。

这是最好的结果。

分别之时,小安恨声道:“哥哥如今有老婆有孩子,万事全了。也别太贪心了,分一杯羹给我吧。”

霍决问:“你做了什么?”

小安道:“你在明州雷家造的船,我截下了。”

霍决挑眉,道:“行,你若是凭本事拿下,我没意见。”

小安哼了一声。

十来年兄弟,在此别过。

半个多月后,小安收到明州的飞鸽传书。

那批船到底是没截住,有人先一步,以霍决的令牌将船都提走了。

小安自然知道那块令牌在谁身上,她如今被称作冷四娘,在东海很有名声,还领了琉球那块飞地,替朝廷在海外牧民,教化百姓。

“可恶。”小安气得揉了那信,叉腰,“还是慢了一步。”

生完气,又笑了。

不愧是他念安的哥哥嫂嫂。

霍决带着船队出海,穿破茫茫海雾,到了阳光普照的地方,海平线处有密密的船影。

霍决的船队朝着那里驶去。

一只巨型方艄船上,一个纤细挺拔的身影站在船头,对他微笑:“等你好久了。”

两方的船队合拢,成为了更加庞大的船队。

待见了温杉,温杉叉腰叹道:“行,一起做海盗吧。”

霍决是真的觉得这舅哥脑子是不太聪明的。

“那怎么行。”他叹道,“三哥啊,我在东海遍插龙旗,难道是为了做海盗?”

淳宁十年秋,霍决船队返航,带回了暹罗、安南、占城、三佛齐、苏门答腊、彭亨、百花、古里、淡巴等十多国的使者。

小安亲自去明州迎,见了霍决最后一面。

霍决道:“给你个礼物。”

那个礼物是个活人,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

小安仔细看了他许久,确认就是那个人。他叹道:“果然就在你手上。”

霍决道:“告诉陛下,这事从我起,由我终。”

小安道:“好。”

霍决问:“没有我,你可安稳?”

小安啐道:“别小看我!”

霍决笑了。

十来国来朝,举朝震动。

然而除了外国使者,和小安从霍决那里接过来的几船献给皇帝的财物,霍决本人和他的船队并没有回来。

他带着他的船队又出海了,只给淳宁帝留下一份奏章。

淳宁帝读完,沉默了许久,抬头问:“他是不回来了?”

小安跪在皇帝面前,道:“红毛番进攻琼州,哥哥率兵相抗,保下了琼州,在海上为陛下尽忠。”

淳宁帝忽然落泪。

“我并没有……并没有疑他。”他道,“他为何……”

小安沉默了许久,道:“哥哥与我不同,他大概……从未甘心于做奴仆。”

纵权势再大,身份再贵,纵可以在皇帝面前自成一声“臣”,也改变不了阉人不是臣是皇帝奴仆的事实。

淳宁帝沉默许久,点头:“是,连毅是这样。”

皇帝的目光恍惚了起来。

当年,明明只是个富贵闲人,王府庶子,尽日里,只想着扯扯嫡出哥哥的后腿,争争宠。

后来怎地就走到了御座之上?

……

是有一个人一直推着他,在关键的时刻,做关键的事。

皇帝至今还记得,做的第一件关键事就是斩杀马迎春。

那个人握着刀站在门口,谁也进不来。

后来,他为他做了多少不能说的事。

他怎地就弃他而去了?

但想想,其实……也好。

他们的相遇也算一场风云际会。相遇相知,互相成就。

若能善终,总胜过稗史上许多血色故事,徒留遗恨。

“陛下,我不会离开。”小安伏下身去,“我六岁进府,十二岁承宠,在陛下身边长大,我……这一生,都不会离开陛下。”

他的额头触到地板,深深地弯下腰去。

皇帝凝视了他片刻,道:“来人,宣旨。”

“着,权代提督监察院事念安,提督监察院事。”

“赐穿蟒袍。”

前皇太孙被找了回来,贬为庶人,和其他旧皇族一起圈禁在西山。

几个月后,在西山“病逝”。

至此,淳宁帝的心病好了。

霍决在海上,等来了皇帝的旨意。

来宣旨的使者是熟人,陆嘉言。

他带来了圣旨和皇帝的赏赐。

霍决以其海上功勋,封靖海侯,受命皇帝,抗击外寇,靖平海事。

宣完旨,陆嘉言道:“我想见见她。”

“见不着。”霍决道,“她不在。查到了一处红毛番的据点,她杀红毛番去了。没几个月回不来。”

陆嘉言无言良久。

在东海听到了许多回她的名字。

冷四娘悍勇,对红毛番从不手软,是个让红毛人听到就害怕的名字。

始终没法相信是她。

记忆中,她还是坐在房中榻上,看看家中账本,见他归来,微笑起迎。

可海风中吹拂来她的名字,完全是不同的人。

温蕙回来的时候,大陆的使者已经归去。

“逃了几只船。玙儿去扫尾了。”她道,“他如今很能当事了。”

霍决道:“那当然,我儿子。”

温蕙笑了,与他牵手,走在海滩上。

太阳渐渐西落,那个方向,是大陆的方向。

温蕙望着夕阳,有无尽感慨。

“陆嘉言很吃惊吗?”她问。

霍决笑:“你没见到我还挺遗憾的。”

温蕙道:“也不稀奇,大多男子都是这样的。”

她道:“只有你不同。”

霍决看着层层海浪,感叹:“可能因为我不是男人。”

温蕙轻笑一声,抱住了他的腰,将脸颊贴在了他结实的背上。

海浪声中,霍决听到她说:“你是我的男人啊。”

霍决的手覆住了温蕙的手。

妻子,孩子,都有了。一生所求的完整,都有了。

他望着开阔海面,释然一笑。

温蕙牵住丈夫的手,慢慢往家走。

夕阳淡淡,海浪层层。

风吹拂在脸上,带走了时光。

我一生中有两位母亲。

一位予我生命,教我武功。

一位伴我成长,倾囊以授。

我一生中有两个男人。

一个是我最初最纯的爱恋。

一个是我岁月长久的陪伴。

当我回忆这一生,便是那些曾经的遗憾、难过、隐忍、委屈,都是雕琢我的刻刀画笔。

我走过的每一步路,尝过的每一分甜和苦,最终……凝成了“岁月”两个字。

【正文完】

推荐热门小说权宦心头朱砂痣,本站提供权宦心头朱砂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权宦心头朱砂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6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飞向人马座 霸总穿成炮灰替身后[穿书] 灵域 单身钙族相亲实录 天宝伏妖录 道医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越狱者 九州·白雀神龟 为了养老婆我成了开国皇帝[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