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上一章:第十五章 下一章:第十七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从睡梦中惊醒,全身被汗浸湿,气喘吁吁。

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这次竟然梦到妈妈。她就站在黑暗中,一袭洁白的长裙,目光慈善,满脸是泪。妈妈,是我,你的孩子,在这里,看见了吗?妈妈,我好想你,能不能抱抱我?

妈妈一言不发,只是看着他,哭个不停。

妈妈,别哭。我已经长大了,能够保护你了,那些伤害过你的坏人,我会把他们通通杀死,一个不留!啊,妈妈,你怎么了?

妈妈的眼泪变成了红色,洁白的长裙也被染透了。是血。无法抑制的血水汇聚成河,潮水一般猛涨起来。

妈妈!妈妈!

他疯狂地嘶吼起来,想奔过去救她,却发现全身像被胶水黏住似的根本无法动弹,眼睁睁地看着妈妈像一尊木塑的菩萨像一般越飘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妈妈!

他在悲痛欲绝中睁开了双眼。

如此真实而可怕的梦。是的,妈妈显灵了,她通过这样的方式提醒他身负血海深仇。不杀光那些人,她的在天之灵将永远得不到安息!

这是在哪儿?

四周一团漆黑,一丝光线也没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呛鼻的气味——久违的霉味和尿味的混合。他立即意识到自己回到了那个待了十年的地下室里。

对此他感到很吃惊,因为他清楚记得不久前在那个屋子里,自己开枪打死了一个警察。对方发现了自己的身份,杀了他是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清理完现场后,他吃了两片导师留下的“仙药”。后来,他感觉激动的心情逐渐平复了下来,坐在沙发上,安静地把那部没看完的《鸟的迁徙》又看了一遍。再之后,他的记忆就模糊了。

“啪!”

屋内的灯猛地点亮了。突如其来的强光刺得他有些睁不开眼,赶紧用手遮挡。接着,他听见了铁门打开的声音,然后是脚步声,由远及近,直至跟前。他拿开手,看见了导师。

“你醒了。”

“导师,”他看到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于是低下了头,“对不起”。

又一次没按计划行事,导师会不会生气?会不会再次举起皮带对他进行惩罚?他感觉上次被皮带抽打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了。

一阵窒息的沉默过后,导师开口了。

“孩子,”导师的语气中透着温柔的怜爱,“你害怕吗?”

他疑惑地看着导师,摇摇头。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让你承受如此大的责任和恐惧。”

“不,我杀的都是我的仇人,他们该死。”

“快结束了,”导师停顿了一下,“他是最后一个。”

导师递给他一张照片,上面是方磊的脸。他瞪大眼睛,十分不解地问:“那华镜呢?”

“暂时不能再杀了。算上你刚枪杀的这个小警察,已经死了五人。计划有变,那把枪被我留在了现场。你最好躲一阵子。”

“可是,”他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个梦境,和母亲带血的眼泪,“华镜才是元凶,他必须死!”

他看见一种可怕的冷酷表情浮现在导师的脸上,但很快,导师又恢复了慈爱的神情。

“孩子,去吧,做你想做的,去复仇,去杀戮,去消灭世界上所有冷漠麻木的灵魂。”

导师的话如同魔咒一般进入了他的脑子,瞬间,他便臣服了。

“好的,导师。”

他看着照片上方磊的脸,身体里的热血再次沸腾起来。

简耀木然地坐在刑警队大厅的木椅上,迟迟没有缓过劲来。整个下午,被烧焦的方磊尸体的画面在他眼前挥之不去。自案发以来,这是最震撼他的一次。就差那么一丁点儿,他就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打电话报警之后,他就被同事带回到这里,等候询问和处置。因为已经被停职,他本没有继续查案的资格,却出现在凶案现场,无论出于什么理由,都理应被处罚,幸好柳队长及时出面才化解了危机。

“这是最后一次,再出现这种情况,恐怕连我也保不了你。”

“我有情……情况……要汇报。”

简耀迅速把黑色桑塔纳以及发现凶手老窝的事情说了一遍,希望柳队长立即派人去修理厂和1204。凶手还未走远,一定能查到线索。

“我做不了主。”

柳队长的意思,从市局派下来的新专案组组长已经在路上了,这起案子彻底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

“你就让我安安稳稳地等着退休吧。另外,我劝你也别掺和了,现在死了两个警察,惊动了省里面,已经不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了。”

简耀还想说什么,但柳队长摆摆手中止了谈话,转过身去不再理他。

“无论如……如何,请继……继续保……保护华镜,他依然很危……危险。”

见柳队长没有表示,简耀只好选择离开。刚走出刑警队,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开了过来,停在门口。车门打开,一位身穿高级警官制服的男人从车上下来,身后跟着两个警员。简耀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那人与简耀擦肩而过,目不斜视,走进了刑警队内。

是他!简耀突然想起在一份警队内刊中见过他的照片。还记得文中介绍,这位名叫金峰的警察因极高的破案率以及冷酷的办案风格闻名,有个绰号:铁血干探。多年来,他经手的大案不计其数,曾被评为全国十佳警察之一。通常有他参与的案件,都是轰动性的大案。

果然如柳队长所说,事情闹大了。

简耀隐约有种不安的感觉。

自从昨晚被带到刑警队来之后,华镜的内心一直很平静。虽然凶手发出“下一个,就是你”的警告,但有了被推下地铁和被陷害事件在前,这一次的内心震撼反而减弱了很多。他开始意识到,凶手也许并不那么着急杀死自己。

另外,昨天发现的尸体并不是华柯克。他告诉自己,儿子一定还没死,只要还有一线生机,就有希望把他救出来。

当天晚上,华镜独自一人被锁在拘留室里,没有谁进来看过他,询问点什么。死了一个警察,够他们忙的了。这难得的无人打扰的安宁给了他静心思考的空间。他反复在想的问题是,为什么凶手会如此针对我,甚至还绑架了我的儿子?

回顾自己短暂而并不灿烂的前半生,华镜虽不敢说自己有多善良,但至少基本没干过损人利己的坏事。作为一名新闻记者,他兢兢业业,一直以揭露社会真相为己任,即便后期有些倦怠,混混日子,以至于被裁员,但依然敢拍着胸脯打包票,绝对没害过任何人。

但也不排除一种可能,因为自己的新闻作品损害了某人的利益,导致遭到报复。这世界上总有一些黑暗的角落,疯狂滋生着罪恶的细菌,一旦阳光照过去,那些阴暗的东西便无处藏身,魂飞魄散。然而,有些生命较顽强的临死前总要挣扎一下,反咬你一口,找个垫背的共赴黄泉。

华镜在脑子里把自己报道过的还算犀利的新闻作品大致想了一遍。他曾暗访过给生猪注水的地下屠宰场,让几家黑心老板被工商局重罚;他也扮过嫖客潜入涉黄的夜总会,拍摄下极度淫靡的画面公之于众。还有十年前让自己一举成名的那部获奖作品。不过那只是一部社会题材的作品,并没有具体针对谁,而且从他专业的角度看来,那个作品的内容虽然有些阴暗,但至少表达的价值观是正面的,主题是深刻的,也正是因为这两点,它获得了全省的新闻大奖。可这些都不足以令自己身处如此险境。

华镜胡思乱想了半天,还是找不出答案。但现在儿子还在凶手手里,随时都会有危险。无论如何得先报警,让警察帮忙。就在他准备敲门叫人的时候,门开了。

“你可以走了。”一个警察面无表情地说。

“等等,”华镜有点不敢相信,“你是说现在放我走?”

“是的。”

“那有人保护我吗?”

“没有。”

“简耀呢?我有事找他。”

“他被停职了。”

“停职?这是怎么回事?现在这个案子谁负责?”

“无可奉告。”

“我得找一下你们队长。”

不等警察反应,华镜就冲了出去,直往队长办公室奔去,一推门,发现里面站着好几个人。

“队长……”华镜看见柳队长也在其中,刚想说话,之前那个警察追了上来。

“你干什么!这是刑警队……”他连忙拽住华镜的手臂,想要把他拖走。

“慢着!”

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警官看了看华镜,又看了看柳队长,问:“他是谁?”

“金队,他就是华镜……”

金峰慢慢走到华镜旁边,“我是这起案子的负责人金峰,你有什么事?”

“我……”华镜回头看看柳队长,后者坐在椅子上默默地喝茶,一脸悠闲。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把你放了?”

华镜点点头。

“这是我的决定。你现在已经安全了,再待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所以,请回吧。”

“安全?凶手说下一个就是我……”

“那是凶手在转移视线。现在死了两名警察,他很明显就是冲着警察来的,跟你无关。”

“可是他还绑架了我儿子!”

“哦?有这种事?证据呢?”

“证据?”

“就是证明你儿子是被凶手绑架的。”

华镜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那个“零”是通过QQ的资料栏给他留言的,而现在早已清空了。

“那就爱莫能助了。”金峰露出一丝遗憾的表情。

“我报失踪!”华镜说,“我儿子已经失踪超过二十四小时了,你们警方有责任和义务帮我找儿子。”

“他多大了?”

“刚满十八。”

“哈哈,”金峰突然大笑起来,“你不是开玩笑吧,一个十八岁的男孩二十四小时不回家就来警局报失踪,要真是这样,我们警察整天什么事都不做,专门帮人找孩子都忙不过来。”

“什么?!你们警察就是这么办案的?!”华镜一听气得火大。

“华镜,”金峰收起了笑容,表情非常严肃,“我想你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冷镇出了这么大事,如今首要任务是抓住杀人凶手,这也是上级派我金峰来的原因,而不是处理什么少男少女失踪案!”

“可是……”

“好啦,”柳队长突然放下茶杯,站了起来,“华镜,你跟我来。对不起,金队,你们继续开会,这事儿我来处理。”

关上办公室门,柳队长领着华镜来到刑警队门口。

“你先回去吧,请相信警方,一定会抓到凶手的。至于你儿子,回家看看,说不定已经回来了。”

说完,柳队长拍拍他的肩膀,转身走了进去。

华镜呆了几秒钟,感到十分茫然。

简耀先去了修理厂,并没找到那辆黑色桑塔纳。年轻的修车工对他的询问一开始还很配合,小心翼翼,当要求查看简耀证件他却拿不出来时,态度立即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耐烦起来。

“不知道,不知道,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忙。”

“可……可你刚……刚说……看见过……”

“是看见过,但被车主开走了。”

“车主长……长什么……样?”

“不记得了。”这时有新的客户开车进来,修车工丢下简耀,赶紧去接待了。

离开修理厂,简耀又马不停蹄地赶往T小区,再次来到之前去过的那户1204。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原本贴在铁门上的那些催缴单竟全被清理掉了。来晚了,显然凶手回来过。

简耀十分懊恼,心想也许早一点来,就能见到凶手的庐山真面目了。他转身正准备离开,隔壁1203的门开了。还是那个小男孩,穿着蝙蝠侠的衣服。

“警察叔叔,你好。”

“你好。”

“你是不是在执行任务?”男孩神秘地眨了眨眼,指指隔壁。

简耀尴尬地笑了笑。

“太酷了,就像蝙蝠侠一样!”男孩说着,做了几个蝙蝠侠的招牌动作。

简耀说:“把门锁……锁好,别……别让任……任何人……进来。”

话音刚落。吧嗒!门开了。

小男孩手里拿着钥匙,得意地看着一脸惊讶的简耀。

“叔叔,进来吧。奶奶不在家。”他见简耀犹豫不决,接着说,“从我家阳台能爬到隔壁家去。”

虽然在爬的过程中有些紧张,但简耀还是顺利地跳进了1204的阳台。

阳台进去是卧室。由于没开灯,屋里暗沉沉的,但依然能看得出整洁和干净。一张双人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床头柜、衣柜、五斗柜以及上面的台灯均摆放得井然有序。不知道为什么,简耀觉得这些都太过整齐了,像是被人刻意收拾过。接着,他轻轻拉开门,来到客厅。

刚进入客厅,一种莫名的紧张感便笼罩了下来。他迅速确认了一下屋内没有人,但依然小心翼翼地靠墙挪动。他想象自己变成了小蔡,如履薄冰,四处观察。灰色的布艺沙发,如同黑镜般的液晶电视,墙上老旧的挂历,厚重的窗帘……

他缓缓来到窗帘前,轻轻拉开一条缝。傍晚的光照了进来。迎着这束微光,他朝外看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对面楼的某个窗户里,华镜正在翻箱倒柜寻找着什么。

突然,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侵袭了他的全身。他感到就在自己的身后,一管黑黑的枪靠近了后脑勺。砰!他的脑袋瞬间开花,血溅了一地。

他猛地回头一看,房间空无一人。

他平复了一下狂跳的心脏,蹲下身子,打开手机的电筒,开始查找起来。很快,他在落地窗与地板之间的缝隙里发现深色的异物,用手指一抹,黏糊糊的。

是血!

现在,他已经能确定,这里就是小蔡被杀的第一现场!小蔡因为意外闯进了凶手的家,发现了他在监视华镜,心生怀疑才被灭口的。

从屋里出来,简耀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发抖。他找了个靠墙角的安全位置,拿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挂了电话,他感觉稍微缓过了点气,想了想,又拨通了李诗诗的电话。

“简耀,”李诗诗疲惫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有事吗?”

“帮……帮我查一个信……息,T……T小区31号楼2……2单元12……04的户……户主身份。”

“啊,你还在查这件案子,可是……”

“拜……拜托了。”

李诗诗沉吟了一会儿。“好吧,但你要答应我,一定要注意安全。”

“知道了。”

挂了电话,简耀心里一阵温暖。他不傻,知道李诗诗对自己的感情是怎样的,心想等案子结束之后,也许应该请她吃顿饭。

华镜回家后,觉得又累又饿。他很想大吃一顿,然后好好睡一觉。但内心有个声音一直在提醒他:现在还不是时候,儿子依然危在旦夕。

他打起精神,重新开始思考起来。也许是因为躺在自家沙发上,一种久违的松弛感让他脑子更加清晰。随即,他想到了伍仟。

在他看来,伍仟是最大的嫌疑人。首先,他就住在自家对面,对自己格外了解,并且锅炉房那天下午见到过他的踪迹。他不仅没死,还刻意躲藏了起来,一定别有用心。可是他为什么会针对自己呢?

华镜坐起来打开电脑,从简耀给他的资料里调出了伍仟的照片,仔细观摩起来。他总觉得这张脸似乎曾经在哪儿见过。不是邻居的缘故,而是很久以前就见过。

突然,他想起来了。

接着,他又把另外几个被害者的照片也调了出来,排在一起,这下他更加清晰了。几张人脸单独看确实没什么特别,但放在一起,华镜找出了他们之间的联系。没错,这些人似乎都曾在那部获奖的新闻作品里出现过。

为了确认自己的记忆,他搬过一张椅子,踩上去,踮脚去拿放在衣柜顶部的文件盒。当记者的时候,华镜有个习惯,就是把自己报道过的、自认为有价值的新闻作品刻成碟,存放起来,以便将来老了拿出来欣赏。不过这个习惯在他当上部门小主管之后嫌麻烦就丢弃了。

打开盒子,里面密密麻麻摆放了几十张用塑料封套装好的DVD,每张DVD上面都用黑色水笔标记了新闻标题。很快,他找到了那部获奖作品,拿出来,放进电脑光驱里。一种即将获知真相的快感让他激动万分。

然而,过了半分钟,碟退了出来。

电脑显示,此DVD因为磁面被损坏,无法正常播放。他用干毛巾仔细擦了擦碟,又塞进去重试。还是不行。

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感到有些失望。不过很快他又想起,电视台资料室里肯定会有备份。他决定明天一早去一趟台里,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看到这个新闻作品的内容,核实自己的猜想。

正想着,门铃突然响了。

他吓得像踩了电闸的猫一样,跳了起来。等了一会儿,门铃依然响个不停。他警觉地挪到了门边,透过猫眼往外一看,顿时松了口气。

他打开门,简耀站在门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咱……咱俩还得继……继续……联手……”

刑警队里。

金峰对着台下几十名临时调来的特警,发言掷地有声:

“……我宣布,现在冷镇全镇戒严,进行地毯式搜索,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罪犯是冲着我们警方来的,虽然那把枪被找到了,但不排除他依然携带杀伤性武器,一旦遇到暴力对抗,”金峰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就地正法!”

推荐热门小说暖气,本站提供暖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暖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五章 下一章:第十七章
热门: 微微一笑很倾城 偷偷藏不住 妙手小医仙 史上第一祖师爷 魔天记 首席御医 粉妆夺谋 仙王的日常生活 夜色深处 天才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