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上一章:第十四章 下一章:第十六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1月18日,小雪。凶手发布“战书”的第三天。

对于停职的决定,简耀并没有太多异议。的确是自己做错了事情,受到这样的处分也在情理之中。唯一让他不安的是,案子并没有结束,凶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下手。

柳队长也受到了牵连,他刚递交案情报告就被揭穿造假,涉嫌包庇下属,虽然不至于承担多大的责任,却被命令不得再插手这起案件,市局将委派新的专案组组长下来统率,等于他暂时被架空了。柳队长想想也就认命了,明年即将退休,犯不着这时候再去跟谁较劲。

最大的得益者当属方磊。根据上级的安排,在新的专案组组长到来之前,本案暂时由他全权负责。这一决定让他踌躇满志。

现年三十八岁的方磊在本所干了将近十年的刑警,始终没有能够升职。原因很简单——在执法的过程中滥用暴力。除了拷打犯罪嫌疑人因此永远失去了配枪的资格之外,他最为人知的一件事情是:十年前的一个下午,情绪失控的他把赤身裸体的妻子以及她的情人关在卫生间里,用火钳狠狠暴打了一顿。虽然事后双方私下和解了,但最终的代价是,他失去了家庭,也失去了对女儿的抚养权。法院判定,鉴于方磊本人有强烈的暴力倾向,不适合抚养孩子,故即便女方有出轨行为,孩子也依旧判给了母亲。

然而,方磊并没有从这件事上吸取教训。他从不觉得自己把那对狗男女打得在医院里躺了半个月是做错了,反而坚信对那些目无法纪、缺乏道德的人施以拳脚,是一种正确无比的惩戒方式,尤其在执法过程中。

“有些坏人的忘性太大,今天干完坏事明天就忘,必须得给他们一点血的教训,否则下次还会再犯。”

每次面对上级的责问,他倒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对此,上级也没辙,只要情况不是太严重的话,多数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都知道警察的工作并不好做,随时会有被伤害甚至死亡的威胁,要是处处讲规矩,不出点狠招,执法时常常会遇到阻碍。正如柳队长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讲的,警队需要简耀这样靠脑子破案的侦查精英,也需要方磊这样身手了得的突击队员,面对什么样的罪犯就用什么样的手段,不管白猫黑猫,只要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随着对方磊的投诉日益增多,柳队长烦不胜烦,逐渐开始器重简耀,而冷落方磊。对此,方磊自然很不服气,觉得现在警队的风气太“面”了,而始作俑者就是简耀。他一直在苦等机会上位,以便用自己的方式去惩治犯罪,让“警察”这个形象重新硬朗起来。

机会终于来了。上次在队里,他捡到简耀的枪,突然想到一件事,这个小屁孩在办案时被凶手打昏在地,为什么身上的配枪没被抢走?对方既然敢袭警,难道还不敢夺枪?除非……枪并不重要,因为,对方自己有枪!

这个大胆的推测在随后的办案中得到了验证。这个伍仟是两个月前持枪抢劫珠宝店的罪犯,他有一把银色的枪。那这把枪当时有没有出现在现场呢?如果有,简耀就等于是隐瞒不报,按照纪律,记处分都算是轻的了。如果没有……不可能,一定有!否则怎么解释简耀的配枪一直在身上,凶手是傻吗?对,就是这样!方磊认定的事情从来不会更改。

一开始,他想把这件事立即上报柳队长。一个连凶手有枪这么重大的信息都选择隐瞒的警察,有什么资格继续办案?他承认,有的时候简耀确实脑子比较好使,好几次自己也被简耀的专业所折服。但仅此而已,脑子他也有,面对如此凶残的罪犯,光有脑子根本不够,还得需要他这样的身手。

方磊对自己的拳脚非常自信。从十几岁开始,他就练习散打,几十年如一日,曾代表本地区的警队去参加省里的比赛,虽然只获得了鼓励性质的优胜奖,但起码说明他在本地首屈一指。他精通擒拿技巧,懂得哪些部位是人体的要害,并且在多次的抓捕实践中屡试不爽。

他畅想着只身一人把凶手打倒在地、押解回来,将那些曾对他冷眼相待的人震得目瞪口呆,心悦诚服地献上掌声、鲜花和膝盖。那时他无疑将是当代英雄。所有的误解都将烟消云散,所有的赞美都会显得恰如其分、理所当然。届时,他再坐上刑警队副队长的位置,就不会有任何质疑的声音了。

可后来一想,柳队长很可能会偏袒简耀,觉得还是把这个把柄攥在自己手里为好。

随着小蔡被杀以及枪被发现,方磊觉得简耀做警察的日子应该到头了。然而,在昨天的大会上,柳队长公然包庇简耀,这让他忍无可忍。今天一早,市局的调查专员一到,他就主动上前揭发了简耀隐瞒不报的事情。看着柳队长在一旁气得发抖,他暗自得意。哼,这都是你们自找的。

对于事情的处理结果,方磊十分满意。现在已经没有人挡在自己前面了,他要用自己的拳头让凶手俯首称臣。至于凶手的身份,他早就有了自己的判断——除了伍仟,他实在想不出还会是谁。

这个伍仟抢劫了珠宝店,杀了同伙,为了转移视线,制造死亡假象,本想带着珠宝逃之夭夭,没想到简耀的闯入打乱他的计划。情急之下,他打昏简耀,带走了自己的枪,然后逃亡了。至于他为什么要猖狂地给警方下战书,制造一系列杀人事件,动机还不明朗。不过方磊相信,只要把伍仟抓回来,严刑拷打,不怕他不交代。

电话响了。

“是我。嗯,找到了?你把地址发我手机上,我马上过去!”

他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属于自己的英雄时刻终于来了。

上缴了配枪和警员证,从刑警队出来,简耀心情失落。他设想过很多种终结自己的警察生涯的可能,退休、伤病,甚至被歹徒杀害,唯独没有想过被同事举报严重违纪。虽然只是暂时停职听候处分,但他隐约感到他的职业生涯已经结束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要放弃整个案子。他暗下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件案子追查到底。有一个疑问一直困扰着他:为什么小蔡会死?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喂,小伙子!”

简耀被一声叫喊惊醒,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T小区里,而叫他的是上次在锅炉房门口拉住自己的老头。他心想麻烦来了,扭头想走。

“小伙子,我认识你。”老头已经来到了简耀跟前,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先别走。”

“大爷,我有……有事。”简耀抓耳挠腮,想着怎么摆脱纠缠。

“我也有事!你是警察吧,我见过你。是这样,我跟你反映个情况,我家那个煤气啊,不知道为什么,一下有一下又没有的,搞得我烧饭都不方便……”

“大爷……这我管……管不了,您找煤……煤气公……司吧。”

“嘿,你们警察别老推卸责任啊。昨天那小伙子也是,答应得好好的,说帮我找人弄好,但一直等到现在也没见人来,你说你们这些警察……”

简耀眼前一亮。

“等等……您是说昨……昨天也有个警……警察?”

“是啊,那小伙子比你还年轻,但他说话不结巴。他说帮我解决……”

“什么时……时候?”

“傍晚吧。”

“他后……后来去……去哪儿了?”

“就后面这幢楼……”

简耀抬起头,望着老头所指的那幢居民楼,陷入思考。根据法医的报告,小蔡的死亡时间大致在昨天傍晚时分,而这个时间点小蔡正好在这幢楼里,也就是说,这里很可能是他被杀的第一现场。难道是因为他意外查到了凶手才被灭口的?如此看来,凶手极有可能就藏在这幢楼里!

这样的想法让他不寒而栗。一直费尽心思在找凶手,没想到他在T小区里,就在我们的身边……

“……小伙子!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老头有些生气了,音量提高了好几倍。“我就想问你,什么时候找人来帮我解决煤气的问题……”

简耀不答话,撇下老头,头也不回地朝那幢楼走去。

按照线人提供的线索,方磊找到了那个修车厂。

昨天,李诗诗拜托他去查一辆左后车灯损坏的黑色桑塔纳轿车,一开始他并不在意,只是给车管所的朋友打了个电话。没想到朋友在本市所有黑色桑塔纳车主的名单中发现了伍仟的名字。

这个信息令他感到振奋,认为只要找到这辆车就能找到伍仟。随即,他广撒网发动线人去找,很快就找到了。

修车厂距离T小区两公里不到,隐藏在一片工地后面,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垃圾场,看上去非常破败、荒芜。接着,他看到了那辆黑色桑塔纳,一双穿运动鞋的脚从车底露了出来。他走上前去,拍拍车身,一个年轻的修车工从下面探出头来。

“警察,”方磊亮了一下警员证,“出来,问几个问题。”

“怎么了?”修车工被打扰了工作,显得有点不高兴。

方磊绕到车尾,果然,左车灯坏了。

“这车什么时候送来的?”

“昨天。有什么事吗?”

方磊并不回答,拉开车门,钻了进去。车内很干净,显然是被清理过。他拉开副驾驶前方的储藏箱,在一堆纸张中发现了一份车辆交强险,上面的名字写着:伍仟。

果然是他!

他立即从车里出来,发现修车工已经站在一旁。

“警察同志,请问……”

“别问了,这辆车现在涉嫌一起重大案件,将来会作为证物,你想办法把它封存一下。对了,车主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取?”

“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

“他五分钟前刚离开。”

方磊一听,来不及多想,一个箭步冲了出去。跑到工地附近,突然一个人影一闪而过,虽然时间非常短暂,但方磊还是认出了那人是谁。

伍仟!

他内心一阵激动,奋不顾身地追了上去。

简耀先坐电梯到了顶楼,然后从上往下一家一家敲门探访,没多久就来到了12楼。

12楼一共有四户,他从左开始。1201,没人;1202,还是没人;按了两下1203的门铃,里面门开了,隔着铁门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

“小朋友,大……大人在……在家吗?”

“我奶奶出去买菜了,把我锁在家里。”

“哦。那……”简耀掉头想走。

“你是警察吗?”

“是。”

“可以看看你的证件吗?我奶奶说现在经常有人假冒警察。”

“没带……奶……奶奶说的对。”简耀突然想起什么,接着问,“昨……昨天有没有一个警……警察来过这……这里?”

“你是问那个警察叔叔吗?”

“对的。”简耀连忙点点头。

“来过,那时候我奶奶在家,我在做作业,看他在门口和我奶奶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简耀有点失望:“那谢……谢谢了。”

“拜拜,叔叔!”

“拜!”

小男孩关上了门。简耀叹了口气,来到隔壁1204的门口。这户的铁门上贴满了各种费用的催缴单,看起来似乎很久没人住了。他随手按了几下门铃,没人回应,准备离开。路过1203门口的时候,门又打开了。

“叔叔。”还是那个小男孩。

“嗯?”

“这个楼里不是不让放鞭炮吗?”

“怎么?”

“可昨天我听见隔壁在放鞭炮。”

简耀第一反应就是枪响!

“你奶……奶奶……听……听见了吗?”

“我跟她说了,她说没听见。我敢打赌,肯定有,我奶奶年纪大了,耳朵不太好……”

“隔……隔壁住……住的人……你见……见过吗?”

“见过啊,是个叔叔……”

“明明!”

简耀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喊,回头一看,是个满头银发的老奶奶。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多管闲事!”老奶奶一边说着自己孙子,一边朝门口走过来。

“奶奶……我是警……”

老奶奶也不搭理他,把简耀挤到一边,低头开门,进去。简耀还没反应过来,两道大门已经被重重关上了。

“奶奶……奶奶……”

简耀按了按门铃,又敲了敲门,但里面一点响动都没有,只好放弃,重新来到1204的门口。

难道这里就是凶手的藏身之所?小蔡就是在这里跟凶手相遇然后被杀的?简耀决定再仔细看看门上催缴单的内容。这时,手机突然爆响,把他吓了一大跳。一看,是李诗诗。

“诗……诗?”

“你还记得之前问过我T小区里有没有消防员吗?”

“记得。你说没……没有。”

“是的,确实没有。不过我刚刚和队里一些前辈聊天,意外得知了一件事情。”

“什么?”

“原来磊哥在当警察之前做过消防员。”

“啊?可……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消防和警察是两个系统,他怎么会从消防员变成警察呢?我特意问了柳队长,队长说是十年前方磊找了个关系,想办法调到了警队。柳队长还是他的担保人呢。”

简耀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方磊……人……人呢?”

“他出去了,说是查到了那辆桑塔纳的下落。在一个修理厂。”

“不……不是让你去……去查的吗?”

“我拜托磊哥了,他在这方面一直很厉害。我……”

“地址!”

“啊?”

“修……修理厂的地……地址!”

简耀终于吼了起来。

方磊追逐了很长时间,眼看就要跟丢了。这一带巷子多又窄,再加上不熟悉地形,他始终放不开手脚。终于,在一个转角,伍仟像一阵风一样消失了。方磊手扶墙喘着粗气,心想是否应该打个电话多叫些同事来帮忙,但瞬间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他有足够的自信能活捉伍仟。

很快,他发现自己进了一个死胡同,转身想出去。

胡同口站着一个人,一个身穿短袖T恤的高大男人——他是如此高大,以至于占了巷子差不多三分之二的宽度。只见他戴着遮住大半张脸的白色口罩,双手插袋,有些挑衅地盯着自己。

方磊很疑惑,因为这个人并不是伍仟,但他立即意识到自己犯了个严重的错误——伍仟并不是凶手。方磊仔细看过菲菲的死亡报告,她的脖子是被人用手掐断的,足见凶手力大无穷,极有可能是身材高大的男人……眼前的这位正好符合。

他开始紧张起来,对手的强大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突然,男人冲他做出了招手的动作。

方磊深吸一口气,镇定下来,感觉信心重新回到了身上。他曾参加过很多次散打比赛,也战胜过同样身材的对手。他知道这些力量型的对手弱点在哪儿——他们都太笨重了。他甚至想好了,只需要三招,就能扣住这个傻大个的命门:膝盖、下体和下巴。

他脱掉外套,露出肌肉,握紧双拳。接着,他半躬身,铆足了劲儿,像个短跑运动员似的冲了出去。他几乎看到了胜利的终点线就在前方。

但这次他彻底想错了。胜负决定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他根本没看清楚对手是怎么出招的,脖子就被击中了。他像条冰冻的带鱼,“啪”地一下落在冰凉的水泥地上,顿时感觉全身发麻,完全丧失了反抗力。

对手的球鞋就停在他的眼前。他看见它缓缓离地,然后静静地停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像只轻盈的蝴蝶。

方磊意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详。

他闭上眼睛,想起再过两天就是与女儿相聚的日子。他答应过这个月要带女儿去看周星驰的喜剧片。他想象着自己和女儿肩并肩坐在幽暗的电影院里,开心地吃着爆米花,被银幕上的搞笑桥段逗得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那眼泪顺着他的鼻梁,滑落到地上,很快凝结成了冰。

接着,他感觉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浇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股浓烈的味道疯狂地钻进他的鼻腔,是汽油。他企图反抗,但只要一动,对方的脚就踩得更加用力,如同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让他头痛欲裂。

他听见打火机摩擦的声音。

“嚓。嚓。”

简耀匆匆赶到现场时,方磊已经被烧成了一堆黑炭,微微冒着青烟。在他的面前写着一句话:

没法去令这猛火不再燃,瞬息之间

葬身于这巨变,在这夜猛火像燎原

没错,是达明一派歌曲《十个救火的少年》的歌词。

推荐热门小说暖气,本站提供暖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暖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十四章 下一章:第十六章
热门: 玄界之门 遮天 雪中悍刀行 斗破苍穹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粉妆夺谋 绝世药神叶远 破云 他的小草莓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