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中国行【3】

上一章:第37章 中国行【2】 下一章:第39章 我们都很爱你【1】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觉得你有什么值得被大家喜欢的呢?

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姜天赐是有些愣住的。

对面的记者还在穷追不舍:“因为好像在队内人气很高的成员嘛,那你是觉得自己在唱歌的方面有吸引到这么多粉丝,还是因为舞蹈方面呢?”

太尖锐了。

这个问题太尖锐了,他被问得说不出来话来,第一时间是下意识地去拉旁边金南俊的胳膊,但是却猛地反应过来,这是在中国,他的队友们都听不懂这个问题。

明明从听到问题到现在,整个过程不过几秒,姜天赐却觉得如此漫长,以至于现在他整个人都有些坐立不安。但偏偏越是这个时候,他却越没有办法寻求哥哥们的庇护。

偷偷深吸一口气,他很快镇定下来,摆出灿烂的笑容,同时大脑飞速转动,努力组织出一个最得体的回答。

“我,嗯……其实因为我是比较晚进公司的,所以不管是唱歌还是跳舞,在队里和其他成员比起来的话,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是我也会继续努力进步,不会辜负粉丝们的喜欢。”

算得上是一个滴水不漏的回答。

他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到对面的记者继续发问:“那如果不是音乐和舞蹈的话,你觉得你是凭哪些优点才让大家这么喜欢你呢?”

……

姜天赐不安地眨了眨眼睛。

他坐在椅子上的姿态很乖,看上去似乎被这些不太友好的问题而搞得有些拘谨:屁股只挨凳子一点点,双手撑在两边,像是要把脸藏进肩膀里,然后才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

“因为我很乖。”

说完忍不住青涩一笑。

……

后来粉圈有人说,当时多少人,就是因为这一笑路人转粉。

被无数镜头包围,镁光灯在身上乱闪,他就这么天真地看着镜头笑,明亮圆润,好脆弱,也好柔软。

也是这一幕,直接令无数粉丝大崩溃。

【cnm记者没有心。】

【不要这样对他……】

【对一个爱豆暗示你的舞蹈也不行,唱歌也不行,你凭什么得到喜欢……真的太恶毒了。】

【我服了这种跟当面anti有什么区别?】

【cnm我真的怜爱小姜了,太惨了太惨了】

【不是因为乖才喜欢你的,因为你是姜天赐才喜欢你的[心碎]】

【天呐……我怎么流泪了……】

【尼玛我捶死这个记者】

【他妈的小孩儿都说了自己有不足但是会努力,结果还tm问!还tm问!!!】

【想说好久了,小孩儿之前被骂的那段时间一直感觉在躲镜头,他从出道开始就一直没什么自信,现在好不容易好一点了,没眼色的记者给我死啊!!!】

【这不是没眼色,完全就是在犯贱。】

【我真的意难平了,好想告诉他宝贝你的优点很多,你真的真的很棒,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喜欢你,希望你能充满自信的继续成长[流泪]】

【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啊?太恶心了太恶心了,我整个人气到无语,他就是这么多人喜欢不行吗,记者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他真的好乖好乖啊[大哭]】

【我好难过啊。】

【姜天赐你值得这么多喜欢的,你一定要有自信。】

【点开之前我也没想到我会这么脆弱,“因为我很乖”一出来我直接泪崩了。】

【我虽然一直觉得他乖,却从没想到有一天,他的乖巧和温柔反而成了戳我最痛的一刀。】

【宝贝你最漂亮最棒!唱歌也真的很好听,而且真的有很大很大的进步了!我们一起努力。相信你,支持你,追随你。】

【我的眼泪飞溅……真的别欺负他了……】

这件事情的后续以姜天赐的名字被刷上推特趋势作结。难以想象,在韩国发展的中国人在中国受到了欺负,最后竟然上了韩国的趋势第六:【姜天赐[爱心]】。

2014年可以说是Kpop的鼎盛时期,新生代全面来临,新的偶像版图逐渐成形。

在这个百花齐放的时代,竞争激烈而充满活力。平均每年出道的50组偶像组合中,能够上电视台演出的大约只有10组,而要获得新人奖的则只有一组而已。

而后来人们才后知后觉的发现,2013年出道的男团中,只有防弹少年团在一众团体中杀出重围,成为13年唯一存活的独苗。

而2014的这株独苗苗还不知道自己以后会成为多么珍贵的存在,现在的他们,也只不过躺在宿舍狭窄的单人床上,翻着手机里明天的行程表,想着什么时候能休息。

姜天赐一般除了睡觉,是不会费那么大劲爬到上铺去的,所以他懒得上自己床的时候,就总躺在田怔国的床上。

门开了,朴智旻走进来,手里拿了一块西瓜,姜天赐正在给妈妈打电话,接过来说了声“谢谢哥”就先咬了一口然后放到旁边。

韩国的西瓜不是一般的贵,夏天的时候他在重庆西瓜基本敞开了吃,但是在这儿,一周能吃上一次就已经很不错了。

朴智旻刚出去,田怔国就进来了。他刚洗完澡,头上盖着一条毛巾,看到姜天赐躺他床上打电话已经见怪不怪了,一屁股就坐在床边开始胡乱一通擦头发。

他最开始在宿舍给妈妈打电话还会躲着打,总觉得不好意思,现在就已经完全放开了,反正他们也听不懂。

田怔国听着听着,突然发现不对,奇怪地朝他看了一眼。姜天赐嘴上还说着话,没空搭理他,躺在那儿跟大爷似的,用脚碰了碰他,示意他“干嘛?”。

田怔国没说话,摇摇头继续擦头发。

……

姜天赐的一个电话打了快二十多分钟,按说到他这个年龄,正好是男孩子中二期发作,最讨人厌的时候,别说和妈妈打电话二十分钟了,有的能不能超过两分钟都说不定。

但可能是因为姜天赐从小就是单亲家庭的孩子,现在妈妈又不在身边,所以和其他同龄臭小子比起来,简直乖的不是一丁半点。

姜妈妈为此在朋友们面前明里暗里炫耀过多少次了,每次说自己和儿子打电话怎样怎样,都能收到周围一众妈妈们投来的羡慕目光。

电话打完了,姜天赐扔了手机,把桌子上咬了一口的西瓜拿起来继续吃。

谁知田怔国又看过来,眼神欲言又止。

姜天赐:……

他默默把西瓜拿远了一点:“你想干嘛……”

谁知田怔国看上去更无语,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谁要吃你的啊?一天天就想着吃。”

姜天赐恼羞成怒,一脚踹在他背上,把嘴里的一口西瓜咬的“咔嚓咔嚓”响。

田怔国又拿着毛巾磨蹭了好半天,最后终于还是状似不经意地开口:“你刚才跟谁打电话呢?”

姜天赐跟看傻子一样看他:“我妈啊,还能有谁?”

田怔国:“那你怎么没说重庆话?是吧?你刚才说的不是重庆话吧?”

姜天赐惊了,他没想到他这位韩国朋友竟然是真的能听懂普通话和重庆话的区别,原来之前在大巴上那次不是蒙的啊?

“对,我说的普通话。”

“你跟你妈妈打电话怎么不说重庆话?”

“唉呀,”他把吃完的西瓜皮扔到垃圾桶里,抽了纸巾开始擦嘴,“我上次去中国不是被说普通话不标准嘛,我想着以后多练练,那我跟你们又练不了普通话,当然就是跟我妈说呗。”

田怔国恍然大悟。

他想,是了,他早该想到的,他这位朋友,就是这样的性格,哪里不好,就立马行动起来去努力练习,去改进,从来不为自己找借口。

所以,他怎么能那样想他,他不该那样猜测他。

“哦……”

他点点头,抓着手里半湿的毛巾捏了又捏:“我还以为……”

姜天赐:“以为什么?”

田怔国:“……算了,没什么。”

又来,姜天赐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这人说话能不能一次性说完了?

不过他也不急,也不追问,继续躺回去玩手机。果然,还不到五分钟,就听到田怔国在旁边意料之中地沉不住气。

“那个……”

姜天赐冷漠开口:“有话快说。”

“其实我就是想问你……”

田怔国不打算继续别扭了,也上了床,躺到他旁边,终于支支吾吾地开口。

“我就是想问,你以后也会回中国发展吗?你……你会不要我们吗?”

上一章:第37章 中国行【2】 下一章:第39章 我们都很爱你【1】
热门: 永恒圣帝 沉睡的人面狮身 我在豪门大佬心头蹦迪[穿书] 大象的证词 乾坤剑神 武动乾坤 圣洁之罪 两面派 伽利略的苦恼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