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和我一起逃亡吧【3】

上一章:第19章 和我一起逃亡吧【2】 下一章:第21章 和我一起逃亡吧【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姜天赐离开的第一天。】

田怔国觉得世界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同,他们还是同样的地方两点一线,到时间就干该干的事情。

匆匆忙忙地结束了第一天回到宿舍,他环视一圈,总有一种姜天赐其实还没走的错觉。

这个人的离开太没有实感,他的床铺整整齐齐的,衣柜里还有他没拿走的衣撑子,冰箱里的辣酱一瓶也没有带走,就连卫生间的牙膏也依旧是草莓味的青蛙王子。

他虽然离开了,但是他的生活痕迹却无处不在。

夜晚睡觉前,田柾国看着上铺的木板若有所思:原来他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嘛,看来真的是长大了。

【姜天赐离开的第三天。】

田怔国觉得自己已经完全适应了。早上起来再也没人粗暴地掀开他的被子,上班的路上也没有了不知疲惫的絮絮叨叨,甚至吃东西也不用再分给别人一口。

他坐在练习室的地板上,一边大口咀嚼着紫菜饭团,一边想,要是姜天赐在,这饭团肯定有一半要进他的嘴里。哼哼,走了正好!再也没人跟他抢吃的喽!

朋友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拿的起放的下!

【姜天赐离开的第十天。】

田怔国终于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不行了,这人带来的后劲儿太大了。

原来孤独的感觉是这样的,明明身边还有很多要好的哥哥,他们在一起热闹地打打闹闹,但是心里却总感觉空出了一块地方,空荡荡的,不管他怎么努力地开心大笑,那里却无法感知到快乐似的,总是死气沉沉,很寂静。

他开始后悔了,那天姜天赐走的时候,自己就不应该放过他,再挽留一下,说不定他就心软了呢——

他那么容易心软的一个人。

【姜天赐离开的第一个月。】

田怔国甚至已经开始恍惚,他出现过的那些日子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过的了。

说不定那半年,只是他的一场梦。

根本不存在这样一个姜天赐,老天爷也根本没有送过他什么礼物。没有那样的同龄朋友,会和他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玩游戏看电影,一起学韩语练舞蹈,早上在他耳朵边开嗓叫他起床,跟他交换果汁牛奶,分享同一个苹果,吃同一盒炒年糕。

他问金泰亨:“他到底还会回来吗?”

金泰亨摇摇头,说不知道:“PD说的是让他回去好好整理一下想法,思考一下自己的人生,但是我还不知道小姜儿到底怎么想的呢,万一他真的就留在中国不回来了呢,这谁也说不准。”

金泰亨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问田怔国:“你想他了吗?”

他有点不好意思承认,但过了两秒,还是点点头:“有一点吧。”

金泰亨说:“我也想他了。”

奇怪,明明在这间小小的练习室,最常发生的事情就是离别了。他以为他们已经完全习惯了,为什么轮到他走了,还是会这么失落呢。

金泰亨在心里叹了口气,想:不知道千里之外的小孩儿,你现在有没有抬头和我们看同一轮月亮呢?

【姜天赐离开的第一个月零三天。】

方时赫决定动身去一趟重庆了。

rap老师一脸诧异:“啊?你是要把姜天赐带回来啊???”

方时赫很淡定地整理桌子:“试试吧。”

“为什么啊?一个练习生而已,至于吗?”

方时赫笑了:“你是教rap的才会这样说而已,你有本事去问问他们声乐老师至不至于?”

“我就是觉得,我们公司又不是缺这一个练习生。”

“我也只是觉得,他很有天赋,如果真的这样放弃了,很可惜。”

“再说了,”他站起来,理了理衣服领子,声音平顺,“我说过了,这个孩子,长了就是一张想让人多花钱的脸。

就凭这一点,再加上他的中国国籍,当然至于。”

方时赫动身前往重庆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几个人的耳中。

田怔国胸口攒着一团火似的激动,觉得这次终于要稳了,但嘴上却不饶人,跟哥哥们嚷嚷着:“姜天赐他何德何能!”

是啊,我何德何能。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对突然来访的曾经的“顶头上司”,姜天赐乖乖地抬头挺胸,一边拘谨地摸了摸鼻子,想:什么情况,我何德何能。

但是他妈妈好像一早就知道方时赫到访的消息,从一开始客人进门到落座,一切都井井有条,彬彬有礼,只留刚上完补习班才回到家的姜天赐一人懵逼。

他现在刚回到学校,很多东西都落下了,更何况高一本来就是重要的阶段,于是光是补习班他就报了四个,周末夜晚还请了家教抽空辅导。

妈妈不懂韩语,英语也只会几句简单的口语,于是和方时赫见面打过招呼后就进到房间里,让姜天赐在客厅和方时赫单独交谈。

这样的场面实在有点违和——家里来了客人,结果大人跑到房间里回避,却留一个高中生活才刚刚进行了一个月的小孩子来招待。

但是姜天赐知道,因为这是他的事情,所以必须要让他自己面对,妈妈只是不想因为自身的原因干扰到他的任何决定。

谈话的整个过程都很尴尬,姜天赐就算原来在公司也没和方时赫说过几句话,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都走了,他反而找上门来了。

方时赫倒是利落:“我就开门见山了,你应该也知道我这次来的目的吧。”

姜天赐犹豫了一下,乖乖应答:“内。”

方时赫:“最近回家了,过上了一般高中生的生活,感觉怎么样?”

他抿抿嘴,笑了一下:“也挺紧张的,不比在公司轻松。”

“那你的想法现在整理好了吗?”

不等姜天赐回答,方时赫又说:“真的想好了再说出口,因为这个回答现在对你我来说,都很重要。”

于是准备好的说辞又噎回去,复杂的情绪翻涌起来,全都堵在嗓子眼里,憋得姜天赐眼眶一热,过了好久,才终于开口。

“说实话……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从小到大我的生活都一直很普通,我没学过什么特长,没有非完成不可的梦想,也没有什么特别热爱的事情,一直按部就班的长到15岁。即使后来做了练习生也是,我依然是里面最平平无奇的那个,什么都不突出,什么也不精通,甚至还会拖后腿。

您现在为了我跑到中国来,我真的有点受宠若惊。”

他停下来,抿了抿嘴唇,过了几秒才又迟疑着开口,声音小小的,生怕被人听见似的。

“所以,这样的我,您真的觉得有资格出道吗?”

……

……

……

晕。

这是方时赫听完这些话后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想法。

这孩子是凭什么觉得自己平平无奇的啊?

他这样还普通的话,其他人算什么?

他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无语凝噎了一会儿,然后想到什么,突然笑了。

“你当然有资格。”

努力压下心中翻腾着的不知所谓的澎湃感,方时赫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可以这么和蔼可亲,他伸手摸了摸姜天赐的头顶,轻轻叹了口气,郑重其事地承诺。

“你做得很好,你的努力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我不会让它白费。”

“我保证。”

上一章:第19章 和我一起逃亡吧【2】 下一章:第21章 和我一起逃亡吧【4】
热门: 我的猫草不见了 史前养夫记 捡回一群神兽后我暴富了 英灵变身系统2 灼雁ABO 沉溺 塔罗女神探之茧镇奇案 少帝他不想重生 大象的证词 我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