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幼崽小姜【13】

上一章:第13章 幼崽小姜【12】 下一章:第15章 幼崽小姜【1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那天之后,姜天赐开始比之前更加疯狂的练习,闵允其不知道朋友的离开对他到底产生什么样的刺激了,但他确实像换了个人似的。白天在公司练习,晚上回宿舍之后就熬夜学韩语,每天在去公司的路上还一个人嘀嘀咕咕地练发音。

甚至有一次睡觉的时候,闵允其还听到上铺传来练习发音的动静,他站起来一看,姜天赐闭着眼睛,嘴巴嘟囔着,明明已经睡着了,在梦中竟然还在练习。

那天的眼泪,和被老师责骂的难堪,像是被他很快就抛到脑后了似的。闵允其有时候看他和田怔国用韩语在休息的时候演情景剧,剧情想一出是一出,谁先忍不住笑场了的话就是一个巴掌呼过去,然后两个人一齐笑倒在地上。

他就像一个小太阳,生活中所有不愉快的事情全被他过滤掉,睡一觉起来,第二天的任何事物依旧美好纯粹。

他在二楼的朋友离开了,姜天赐就再不往二楼跑了,以前的时候,休息的时间充裕的话,他总是会去二楼玩,而现在,他的时间就全部只属于四楼了。

田怔国在内心窃喜,他知道这样有点不道德,他的快乐建立在姜天赐与朋友分别的伤心之上,但是摸着良心说,他确实是开心的。

他总算是和姜天赐建立了1V1的友情链接,于是姜天赐愈发对他不客气起来,熟了之后他性格上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开始渐渐暴露,和田怔国吵一两句就龇牙咧嘴地像一只小兽,脾气上来了就要挥着爪子抓人。

练习结束后大家去附近的烤肉店吃饭。

冬天吃热乎乎的烤肉最好了,但是他们几个都没什么钱,没有点牛肉,即使那样,小孩儿们也都吃得很开心。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他们为了能好好吃这顿夜宵,晚饭都只是草草地扒了几口。

姜天赐被卡座里蒸蒸而上的热气包裹住,整个人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田怔国推过来一杯果汁,撞撞他的肩膀:“交换。”

于是姜天赐把自己的草莓牛奶推过去,然后叼着他那杯果汁的吸管吸了一口。

说是交换,其实更像分享。

他本来是有点口癖的,自己的杯子绝对不让别人喝一口,吃的东西也绝对没法跟别人交换着口水分享。

来公司的第一天,姜天赐看到两个练习生分吃同一个小蛋糕,就一把小勺子我先吃一口,然后再挖一勺送到你嘴里,一来一往,口水互相交换,他在旁边简直看得头皮发麻,被韩国男人之间的腻歪程度刷新了三观。

但是和田怔国熟悉起来后,姜天赐就开始慢慢被同化了。

第一次田怔国因为被辣到用他的水杯喝了水,他就没打算再继续用那个杯子,但第二天早上起来,他的杯子已经被灌好水,放在桌子上,临走的时候田怔国特意拿起来塞到他书包的旁边:“你水杯忘带了。”

想想又补一句:“我给你灌了热水。”

他们中国人好像都很喜欢喝热水。

姜天赐根本不好意思说自己不想带,他怕田怔国误会他是在嫌弃他。拿着水杯喝水的时候,他自暴自弃地闭上眼想:算了,别人喝过就喝过吧,反正喝一口又死不了人。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田怔国经常会和他分享食物,比如吃一只苹果,他得先让姜天赐咬第一口,然后自己再抱着剩下的咔嚓咔嚓啃起来。

姜天赐被感动了,韩国的苹果——多贵啊!

慢慢地,他也开始和田怔国分享自己的食物,田怔国也是后来才知道姜天赐的口癖,不过那时候两个人已经达成共识:分享不仅可以让他们尝到更多不同的口味,还能增加两个人之间的亲密程度。

对于朋友来说,分享简直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行为了。

但当田怔国把自己的牛奶推回来时,姜天赐愣了,他瞪大眼睛看看杯子,再看看田怔国,对方一副无辜的模样,气的他一巴掌拍下去,声音听着很响,但其实一点也不疼。

“你喝我这么多??!!!”

这草莓牛奶,他才喝了一口就被田怔国拿去交换,结果换回来之后——直接就空了一半。

“你的嘴巴是河马嘴巴吗???只有河马一次才喝那么多水!”

坐在对面的哥哥们被他这个比喻戳到了笑点,都同时“噗嗤”一声笑出来。

姜天赐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自己为一杯草莓牛奶斤斤计较的样子实在羞人,结果偏偏这时候田怔国又把他的果汁推过来:“那你也喝我的嘛!这样我们就打平了。”

行吧,只有我一个人小气是吧。

姜天赐红着脸瞪他一眼,把果汁挪到自己面前,像个刁蛮任性的公主:

“废话!我当然也要和你喝的一样多!”

小气就小气吧,反正果汁就那么多,不喝白不喝,他才不要假装大方地说什么不用了!

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想喝就是想喝,不想就是不想。为了一杯牛奶,一块饼干争执也是常有的事,没有人会觉得他们关系不好,也不会有人对着这样一段插曲过分解读。

因为他们是十五六岁的孩子,他们的天真和可爱自成一派。他们和成人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这就是他们最迷人的地方。

今年过年姜天赐没能回家,但他却在首尔见到了他出生以来见过的最大的一场雪。

第一片雪花落下来的时候,他们正在练习室练习,有人趴在窗户边嚷嚷说下雪了,姜天赐立马跑过去看。

但那时候只有很小的雪飘下来,他趴在窗边看了一眼就又回去练习了。

虽然从他出生到现在重庆市从没下过雪,但是有一次冬天他和妈妈去了周边的山区,在那里也是看过雪的,跟这差不多。

结果晚上结束完训练准备回宿舍的时候,姜天赐刚走出公司的大门,就整个人愣住了。

......

好大的雪啊。

从下午一直到晚上,从一开始小小的雪粒子变成了现在大片大片的雪花,纷纷扬扬地从天空中洒下来。

他站在台阶上看忘了神,呆呆地走下去,在雪地中央转了个圈,然后整个人突然像打了兴奋剂似的,“啊——”的一下就在白茫茫的雪里奔跑起来。

重庆虽然下过雪,但是落到地上很快就化了,从来没有像首尔这样积了厚厚的一层,踩在上面“咔吱咔吱”的响。

他欢呼着在雪里翻滚,整个人直接扑在地上,衣服上围巾上沾的全是白白的雪花,田怔国拿着手机拍他,还嘲笑他:“不就下个雪你也太咋呼了吧!你好土啊姜天赐!”

姜天赐从地上捏了个雪球砸他,他从来没有这样捏过雪球,一边砸一边笑,胸膛里澎湃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感:“我没见过嘛!你要是也没见过这么大雪,你肯定比我还土!”

田怔国被迎面而来的雪球砸了个正着,当机立断地就把还在拍摄中的手机扔给旁边的金南俊,然后蹲在地上火速团了个雪球,想着姜天赐飞奔过去:

“站住!过来受死!!!”

上一章:第13章 幼崽小姜【12】 下一章:第15章 幼崽小姜【14】
热门: 生而为王[快穿] 穿成影帝的炮灰前夫[穿书] 法医专家第一季:昆虫尸语 男主他病得不轻[穿书] 玄界之门 成为百亿富豪后我被千亿少爷求婚了 与少将的夫夫生活[星际] 穿越后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来宠我 星际绿化大师 冷案重启2:逝者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