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幼崽小姜【9】

上一章:第8章 幼崽小姜【8】 下一章:第10章 幼崽小姜【10】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中秋节当天,因为公司放假的原因,大清早的,田怔国难得没有被姜天赐掀被子叫醒。

他睡了个自然醒,是被外面飘来的饭香味吊得睁开了眼睛。日上三竿,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来,田怔国没骨头似的躺在床上,悠悠地伸了个懒腰。

今天是中秋节啊。

醒了之后要做踢腿运动,他抬起腿,对着上铺踢了一脚,姜天赐竟然没骂他。

田怔国下了床往上面一摸,是凉的。

是了,姜天赐肯定早就起来了,说不定厨房的香味就是他的杰作。

那怎么没叫他起床?

田怔国揉揉眼睛,推开房门往厨房走,原来厨房里不止姜天赐一个人。

金硕珍和他一起背对着田怔国站着,两个人挨在一起,肩膀蹭着肩膀,正在洗菜,但却两双手捏着同一片菜叶子,说说笑笑,好不欢乐。

好傻逼,也不知道那片菜叶子有什么稀奇的。

田怔国木着脸走过去:“在做什么?”

“啊?”姜天赐猛的回过头,脸上笑意还未褪去,“你醒啦?”

“你今天怎么没叫我起来?”他霸道地插到了两个人中间,那片脆弱的菜叶子,因为两双手的突然分开,“刺啦”一下,被撕成了两半。

“在做饭啊,今天不是中秋吗?得有中秋的仪式感才行啊!”

“我和姜姜待会儿要做松饼,你们准备好帮忙。”金硕珍在旁边继续撕菜叶子。

但田怔国的重点却不在松饼上,他诧异地看着金硕珍:“姜姜??!!”

……

金硕珍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怎么了。”

竟然还问怎么了?

田怔国微张着嘴巴不说话,他这个最好的朋友都没有喊过姜天赐的昵称!

“你的小名叫姜姜吗?”

他立马揪着姜天赐的袖子问他,结果他说不是:“没有啊,只是硕珍哥想这么喊,就让他喊喽。”

……

田怔国觉得自己输了。

他决定立马也要想一个关于姜天赐的独家昵称,“姜姜”肯定是不能叫了,他托腮沉思,叫个其他的什么呢?

结果还没想好,就被姜天赐嫌弃地推开:“走啦,不要在这里捣乱好不好?”

……

田怔国觉得自己受伤了。

他临走之前报复似的拍了一下姜天赐的头:“我还会回来的!!!”

还好,等他洗漱完回来,姜天赐已经忘了那一下拍头,田怔国松了口气,又挤过去,对金硕珍说:“哥你去弄别的吧,我和他洗菜就行了。”

“好吧。”

金硕珍甩了甩手上的水,开始准备做松饼的材料。

他一个人在厨房另一头忙活起来,都快把馅料弄完了,转头一看,田怔国和姜天赐竟然还在洗白菜。

四只手洗同一颗白菜,一边洗一边闹,“咻”的一下把手从水池里抽出来甩对方一脸水,然后就跟个傻子一样一起“咯咯”笑起来。

金硕珍:……

“你们俩他妈的在嘛?”

两个忙内一看被发现了,立马正色,表情一秒变严肃,不苟言笑地洗起菜来。

金硕珍觉得自己太难了,他闭上眼按了按发胀的太阳穴,挥挥手让两个人出去:“你俩别干了,让玧其进来帮我和面。”

两个小孩巴不得呢,推推搡搡地就从厨房出去了,田怔国从后面死死地抱着他怪叫,姜天赐有他的招数,狠狠地一下踩上身后人的脚,田怔国立马疼得嗷嗷叫。

松开手的一瞬间,他突然就有了灵感。

“小姜儿!你好狠啊!”

姜儿,轻轻地从口中送出来,最后的儿化音稍微翘起舌头,和前面的读音连着,不念完整,模模糊糊的,听起来自有一种亲昵的感觉。

田怔国很满意这个昵称,并且要求姜天赐也要叫他“小国儿”,姜天赐念了一下,念完后两个人同时陷入了迷之沉默。

为什么姜儿念起来那么可爱,这个就听起来那么腻歪呢。

“我们就不能直接叫名字吗?”姜天赐一脸认真地看着他这个脑子不太好使的朋友,“你真心想让我叫你小国儿吗?”

……

田怔国思考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小国儿”这个称呼:“你还是叫我怔国吧,但是我就想怎么叫就怎么叫,行不行。”

“随便你。”

姜天赐和他闹了一会儿,就又回去厨房帮忙了,至于田怔国,被金硕珍一脸严肃地拒之门外了,理由是有他在,厨房的效率至少要被降低一半。

最后做松饼的场地由厨房转到了客厅,田怔国也终于有机会靠近料理台,他偷偷从厨房拿了一瓶老干妈,准备给姜天赐做一个特别的“辣酱松饼”。

他在他包好的松饼上做了一个记号“K”,蒸好后一眼就挑出来,期待满满地拿给姜天赐。

“你尝一口这个!”

姜天赐还以为是他们包的芝麻馅,压根没往其他方面想,直接就着他的手一整个塞进嘴里。

三秒钟后。

咀嚼的动作突然一顿,他的表情肉眼可见的痛苦起来,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瞪着田怔国,像是在说“你为什么要害我?”

田怔国有点方,他还以为姜天赐会很喜欢呢。完了完了,这回免不了一顿揍了。

“啊吐出来吐出来!”

他是真的有点慌了,左看右看没找到垃圾桶,脑子一抽,直接伸出手在姜天赐嘴边接着,姜天赐睁大眼睛瞪他一眼,田怔国不明所以:“吐啊!”

他忍不住了,把剩下没嚼烂的松饼吐到他手里。

剩下一群哥哥们在旁边惊掉了下巴。

金硕珍看了眼田怔国手上松饼的“尸体”,大叫一声:“为什么会有一个老干妈馅的!???”

拖姜天赐的福,他们宿舍现在对老干妈已经是耳熟能详的程度了。

姜天赐跑去卫生间漱口了,田怔国也不回答,表情讪讪地把松饼扔到垃圾桶里,然后跟着去洗手了。

两秒后,卫生间传来姜天赐愤怒地质问:“田怔国你这是要杀人诛心啊!!!”

然后是另一道弱弱的声音:“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确实很惊喜!你直接把我给惊吐了!!!”

哥哥们对视一眼,若无其事地开始了中秋节的晚餐。

郑号錫小心地咬了一口松饼,确认不是田怔国的“毒松饼”后才敢放心地一口塞进去,一边吃一边感叹:“天赐的韩语最近进步很大啊!都会用成语了!”

金南俊用同样的程序确认了碗中松饼的“安全性”后,也点点头:“嗯,特别是和怔国吵架的时候,那个时候韩语说的最溜,完全就是韩国人的程度!”

朴智旻对此做出总结:“我们天赐也太聪明了!”

哥哥们低头吃饭:“嗯嗯嗯嗯呐你说的对!”

上一章:第8章 幼崽小姜【8】 下一章:第10章 幼崽小姜【10】
热门: 国家一级保护咸鱼/废物 仙君攻略手册[穿书] 金字塔之秘 不准摸我的鱼尾巴[重生] 梦幻花 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我的钢铁战衣 超级浮空城 我在古代搞建设 把绿茶情敌娶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