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幼崽小姜【6】

上一章:第5章 幼崽小姜【5】 下一章:第7章 幼崽小姜【7】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姜天赐没想到他要搬进的宿舍就是朴智旻他们宿舍。

他站在门口,田怔国像是没听到他的推脱婉拒,帮他拎着箱子就往里走。

他被这样的大力气惊到了,跟在后面在心里嘀咕,为什么同样是97年,我和这位的体型也差太多了吧。

宿舍里的人都是他眼熟的。

但除了朴智旻和金溙亨,其他的几位练习生前辈他虽然叫的出名字,却是真真一点也不熟悉。

除了尴尬还是尴尬,生活老师在身后虎视眈眈,姜天赐硬着头皮又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

田怔国在一旁听得想发笑——怎么一个月过去了,他的韩语还是一如既往的塑料,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幼儿园的水平都是对他的最高评价了。

他的床位被安排在田怔国上铺,金泰亨和朴智旻热情地帮他铺床抖被子,一副熟稔的模样。田怔国忍不住在心里“嘁”一声,那是住在我上铺的人!关你们什么事啊!

他不服输地过去一块帮忙,从姜天赐的手里拿过枕头帮他套好枕套,然后又从柜子翻出自己好久不用的蚊帐问他要不要用。

姜天赐站在原地,一点活也插不上手,尴尬地摇摇头:“不用了,夏天马上快过去了,也没什么蚊子,用不上蚊帐了。”

这话说出来,在晚上就被“啪啪”打脸。

蚊子是一定有的。

姜天赐半夜从床上坐起来,悄悄地从梯子上爬下去,走到客厅开了灯一看,两条大腿上红了一大片,是他刚才用手抓的,全身上下大概被蚊子叮出了四五个包。

其他人都在屋里睡得正香,他心情突然莫名地不好,为什么这蚊子只叮他不叮其他人?

就连蚊子也欺负他是中国人吗?

韩国的蚊子也太坏了,他又在胳膊上抓了几下,都有点疼了,还是没忍住,又蹑手蹑脚地回房间从包里拿了花露水出来。

闵玧其不知道为何今夜自己如此浅眠,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一个黑糊糊的人影往外走,大脑一抽,身体更先一步有动作,他坐起身,看了眼田怔国的上铺,果然是空的。

刚才出去的人是姜天赐啊。

他精神恍惚地跟着走出去,结果刚出客厅就闻到一股香味。

说是香味也不是很准确,有点刺鼻,闵玧其吸了一口进去,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阿嚏——”

姜天赐背对着他坐在榻榻米上,被声音吓到,一脸惊恐地回过头,于是和睡眼朦胧的闵玧其看了个正着。

“对不起允其哥,我吵醒你了?”

他赶紧直起背,有些拘谨地跪坐在榻榻米上,双手乖巧地搭在腿上。

闵玧其摇了摇头:“不是,是我自己醒的。”

他揉揉眼睛走进一步,终于看清了姜天赐手里的那个绿色的瓶子——可能是刺鼻香味来源的罪魁祸首。

“你喷什么了吗?”

“啊?啊——喷了这个。”

姜天赐反应过来,诚实地举起那个细长细长的绿瓶子,对他说,“花露水。”

“这是什么?香水?”

“不是。”

姜天赐想说这是驱蚊的,但是又不知道用韩语怎么说,苦恼了一下,拿手指在空中比划着来回飞了两圈,同时嘴里配音“嗡嗡嗡”,然后再举起花露水晃了晃,“嗡嗡”声就没了。

闵玧其竟然神奇的看懂了:“你被蚊子咬了吗?”

“嗯。”

姜天赐乖乖地举起胳膊递给他看,他本来就白,皮肤容易留印子,刚才抓的一大片红现在还没消。闵玧其又仔细看了看,发现他大腿上的那几片红痕更加触目惊心。

“你怎么被咬了这么多包啊?”

姜天赐摇摇头,也不知道是在说“不清楚”还是“没听懂”。

这尴尬的氛围……

闵玧其一边耸耸鼻子一边挠了挠头,去旁边倒了杯水一边喝,一边偷偷去瞟对面的小朋友。

他似乎有点顾忌到自己在旁边,没再把那个什么水打开,而且有些茫然的坐着,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样子。

我有那么吓人吗?

闵玧其心里想,还是不在这儿吓人家了,他喝完水,和姜天赐说了一声就进屋了。

结果关上门的一瞬间,余光瞟到他猛的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他心里不由觉得好笑——

真是容易受惊啊。

于是就这么住下了,从九月的第一天开始。

姜天赐还是把田怔国给他的那个蚊帐挂上了,没办法,他真的不想再喂蚊子半夜喂到醒了。

田怔国看到他挂了蚊帐后很高兴,面上却不显露出来,而是装模作样的抱着他的花露水研究。

其实姜天赐是有点忐忑的,他之前的那个宿舍,舍友们有点受不了这个味道,他第一次用的时候,其中一个人把脸黑的像关公,后来他就不敢用了。

实在被咬的受不了的时候,就偷偷去阳台抹一点点,然后回到宿舍赶紧用被子把自己紧紧地裹住,不让味道散发出来。

但是现在就好太多了,哥哥们除了对这瓶花露水最开始感到好奇之外,没有一个人说讨厌这个味道。每次他抹的时候,金溙亨还会像条小狗一样扑上来抱着他闻来闻去,然后说给他也涂一点。

这个宿舍的人都很好相处。

姜天赐在心里暗暗想着,不知道其实哥哥们也是同样的想法:这小不点看起来还挺好照顾。

唯独田怔国——他游离在所有人之外。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么别扭了,之前他还嘲笑过别人因为一盒饭打架,可是现在呢,他不也同样因为一盒饭在闹别扭。

都是因为姜天赐,他简直是个害人精。

房间里又传来欢快的笑声,听得田怔国好不痛快——肯定又是他们三个在一块玩。

凭什么只有自己在苦恼,而姜天赐什么也不知道,依然那么潇洒啊?

他耷拉着脸走进房间,却发现自己猜错了,不是金溙亨他们,而是,郑号錫和姜天赐。

他看着两个人挤在一张椅子上坐着,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什么疾病,明明旁边的床也可以坐人啊。

郑号錫正在教他语法,一停一顿,真的像对待幼儿园小朋友那样耐心,姜天赐乖乖地坐在旁边,哥哥读一声,他就跟着读一声。

田怔国突然反应过来——原来不知不觉中,身边所有人都开始认识他,喜欢他了,只有自己好像对他避由不及。

恐怕再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金南俊就该把他叫到房间促膝长谈,问问他为什么那么排斥新室友了。

田怔国难过死了——

明明他才是一开始就想和姜天赐成为朋友的第一个人啊。

那他现在是在犹豫什么呢?是怕真心被辜负,还是担心付出与得到的东西不对等?

可是,如果在付出之前就开始害怕的话,那还算什么真心?

他退出去,像那天静悄悄从练习室后门离开那样静悄悄地关上房门。

他终于下定决心,从现在开始,放下那天对盒饭的芥蒂,要正式和姜天赐成为好朋友了。

一颗真心全拿给你,爱怎么用就怎么用。

上一章:第5章 幼崽小姜【5】 下一章:第7章 幼崽小姜【7】
热门: 欲望街头 剥皮行者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 男主为我闹离婚 重生后怀了男主的崽 锦衣行:秉刀夜游 砚品新茗 白羊 国家发的女朋友 公开前一天,老攻失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