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魔力的胎动

上一章:第四章——无论迷失在哪条路上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

“体重六十千克的成年人,体内总计有一百二十克钾,请计算体内辐射量——这样可以吗?”青江修介整个人倒在椅背上,隔着玻璃窗看着冬日的蓝天问。

但是,身旁的奥西哲子没有回答。青江转头看着她,发现她一脸不悦地偏着头。

“你不满意吗?”

奥西哲子推了推黑框眼镜,皱着眉头看向他。

“这题目会不会太简单了?”

青江噘着嘴,摇了摇头。

“没关系啦,这是送分题,如果不让他们在这里赚点分数,会有很多人不及格。原本就有很多学生说环境分析化学的学分很难修,所以没什么人选这堂课。”

奥西哲子叹了一口气,把手放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附注只要写阿伏伽德罗常量就够了吧?”

“也附上钾-40的存在率和半衰期。”

“既然是修这门课的学生,应该知道这些。”

“可能有人记性特别差呢?”

“你还真是好心。”奥西哲子语带讽刺地说完,开始敲打键盘。

青江再度看向窗外。今天的天气真的很不错,是典型的冬季气压,东京天气这么晴朗,日本海附近可能下雪。根据天气预报显示,今年冬天会难得地很寒冷。东京往年都会到初春才会下雪,但今年可能新年过后就会下雪。

时序已经进入十二月,研究室的学生和研究生都去上课了,于是他们利用这个时间,准备一月考试的考卷。

“完成了。”奥西哲子的话音刚落,电话铃就响了。是桌上的市内电话,从铃声可以判断,是外线打来的。

奥西哲子接起电话后,“喂”了一声。因为她奉命不能随便报上研究室的名字。

“……对,没错……他在。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哪位?”奥西哲子将身体转向青江的同时问道,然后又皱着眉头“啊”了一声。

青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朋友都会打他的手机,如果是出入这里的工作人员或是与大学相关的人,这位女助理不可能露出这样的表情。

奥西哲子用手捂着电话,把电话放了下来。

“谁?”青江问。

“D县警一位叫室田的先生。”奥西哲子一脸困惑的表情说。

“啊?D县警?为什么找我?”

“他说有事想要请教你。”说完,她递上了电话。

“请教?”青江接过电话,暗自思考着。他完全不知道对方是谁。他的朋友中没有人姓室田,至于D县,他只在学生时代去过一次而已。

他清了清嗓子,接起了电话:“你好,我是青江。”

“啊,你好。”对方说话很大声,青江觉得耳朵都痛了,“不好意思,在你百忙之中打扰。我是D县警察总部生活安全部生活环境课的室田。”

“哦……”光听对方报上名字,青江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我从J县警那里得知了你的姓名和电话。教授,你在三年前协助过J县警,对吗?”

“J县警的话……”听对方这么说,他想起一个地名,“是灰堀温泉的事吗?”

一旁的奥西哲子微微瞪大了眼睛,她听到这个地名,当然不可能无动于衷。

“没错,没错,”室田兴奋地说,“听J县警的人说,教授当时帮了很大的忙。”

“我并没有帮什么忙。”

“不不不,我听说如果没有教授协助,全村可能都要封闭。你不仅提供了宝贵的建议,还避免了更多人受害。”

“只是巧合而已。先不谈这个……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就是我们刚才谈的事,我们也想请教授提供协助。”

“你的意思是?”青江内心吹起不祥的风。刚才的不祥预感并不是杞人忧天。

“今天在这里的赤熊温泉发生了一起意外,一名男性在散步时,因为硫化氢造成中毒死亡。为了查明原因,同时研拟今后的预防对策,想请教授提供协助。”

挂上电话后,青江向奥西哲子说明了情况,她的眉头渐渐锁了起来。

“温泉地又发生了这种事吗?还是没有吸取那一次的教训。”她语带忧愁地说。

“当地人应该都知道,只是外来的观光客并没有认识到火山气体的危险性。当地居民也不了解观光客这么无知,以为他们当然会知道,但是,这次一定要广泛宣传,让大家都知道。”

奥西哲子听了青江的话,眼镜后方的双眼亮了起来。

“所以,你又要去意外现场吗?”

“没办法啊,预防这种事的发生,也是我们的工作。”

“研究室……要怎么办?”

“就交给你了,这次我一个人去。”

“是吗?”奥西哲子说完,垂下眼睛,然后再度注视着青江说,“希望只是单纯的意外。”

青江深呼吸后点了点头:“是啊。”

他的脑海中回想起三年前的几个情景。

2

三年前——

青江和奥西哲子一起搭电车前往J县,协助调查灰堀温泉村发生的一起硫化氢中毒意外事件,但并不是县警请求他协助,而是J县自然保护课一位姓摄津的男职员。

青江他们和摄津见过面。一年三个月前,他们交换了名片。因为当时青江打算在国内几个温泉地调查硫化氢气体的状况,灰堀温泉是他当时挑选的温泉地之一,曾经请摄津带路。

“原来有人踩进了那片溪谷。”青江操作着平板电脑嘀咕着。平板电脑上显示了这次意外现场的详细地图,旁边放着之前调查结果的报告。他比对之后,发表了自己的感想。

“那里是危险地点吗?”坐在对面的奥西哲子问。

那是面对面的四人座位,但因为车上没什么人,所以只有他们两个人坐。

“是极其危险的地方,你不记得了吗?在有很多温泉饭店的村庄不远处,有一个温泉水流动的溪谷。”

奥西哲子露出思考的表情后,点了点头说:“哦,我想起来了,那里的硫化氢浓度很高。”

“平时的话比较没问题,但冬天下过雪之后,溪谷会被雪覆盖,表面看不出来,但其实内部形成了空洞,充满了硫化氢气体,一旦踩下去就惨了。掉进溪谷后,只要吸第一口气,马上就会昏过去。”青江盯着平板电脑,微微偏着头,“我当时就提醒摄津先生他们要格外小心,他们为什么没有采取对策……”

“可能太大意了。”奥西哲子用冷淡的语气说,“因为之前从来没有人发生意外,就以为之后也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很常见。”

“但是,悲剧还是发生了,不知道当地人如何看待这件事。”

他们在转车的车站下了车,搭上了前往灰堀温泉村的电车。电车上没什么人,巡视车厢内,除了青江和奥西哲子,只有几名乘客而已。

抵达灰堀温泉车站,意外地发现还有两名乘客也一起下了车。一个是身材微胖的白发男人,另一个是气质优雅的女人。经过验票口时,那个男人用欢快的语气问青江:“你们来观光旅行吗?”

青江犹豫了一下,但觉得如果说谎,之后可能会有麻烦,而且一旦回答是来观光,就会被误以为他和奥西哲子是夫妻,不知道奥西哲子会怎么想。于是,他老实回答说,是来这里工作。

“哦?是这样啊。”白发男人眨了眨眼睛,“来这种地方做什么工作?……”说到这里,他在自己面前摇了摇手,“对不起,我很好奇,因为毕竟刚发生了那起意外。”

“你知道意外的事?”

对方听到青江这么问,用力点了点头:“当然知道。不瞒你说,昨天晚上,接到了预约旅馆的电话,说这里发生了那样的意外,警方要求他们旅馆自行斟酌是否继续营业。如果我要取消,他们会将费用全额退还给我。所以我就和我太太讨论,因为我们期待了很久,而且也配合这次旅行请了假,于是觉得只要小心点儿,应该不会有问题,最后还是决定来这里。对不对?”

男人征求身旁妻子的同意。她也露出淡淡的笑容,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青江点头时暗想,这也是两个大意的人,所以才会有人发生意外。

“我们是从东京来这里,调查这次的意外。”

“是吗?所以你们是哪家公家单位的人吗?”青江的回答似乎激发了白发男人的好奇心,所以他有问不完的问题。

“老公!”他太太在一旁制止,“你这样打破砂锅问到底很失礼。”

“啊,那倒是。真是不好意思,因为还是很关心那起意外。”男人赔着笑说道。

“没关系,我们在大学做研究工作。”

“哦。”男人的嘴巴挤成圆形,“研究……”说到这里,他害羞地苦笑起来,在自己面前摇着手说,“对不起,我不再多问了。”

他原本似乎想问研究的内容,幸好放弃了。如果听到“地球化学”这几个字,搞不好又会问其他问题。

走出车站,眼前一片白雪茫茫,铲到道路两旁的积雪形成了一道墙。青江按着围了围巾的领口有点儿后悔,早知道应该在羽绒服内多穿几件衣服。

“那就有缘再见。”白发男人说完,和太太一起走向出租车站。他的步伐很轻快。

“即使发生了那种意外,还是会有人来这里。”奥西哲子惊讶地说。

“那当然,就好像即使有人发生山难,仍然有人会在冬天爬山。”

有缘再见——

灰堀温泉村并不大,搞不好真的还会再见到。青江目送着那对夫妻的背影想道。

不一会儿,摄津驾驶着白色休旅车来到车站。

“教授,奥西小姐,不好意思,还麻烦你们特地来这里一趟。”摄津走下车,连续鞠了好几次躬。四十多岁的他有一张圆脸,中年发福,穿了保暖外套后,整个人显得更臃肿。

“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意外。”

“就是啊。”摄津的两道眉毛皱成了“八”字,“整个小村庄都乱成一团了,我们不知道之后该如何采取对应措施。教授愿意来这里协助,真是太好了。”

“不,我不知道能帮上多少忙,要看了现场才知道。”

“哦,对噢,那我马上带你去。”

青江和奥西哲子一起坐在休旅车的后车座,从车站到灰堀温泉村大约三十分钟。

摄津在开车时,向他说明了意外的大致情况。昨天上午,来自关西的一家人发生了意外。父母带着读小学的儿子一起租车来这里。在他们退房之后,租的车子仍然停在停车场,旅馆老板感到不对劲儿,就和员工一起去附近找他们。有两个人提供了目击证词。其中一个人说,看到男人在村庄南侧的神社旁抽烟;另一个人说,看到女人带着少年走向北侧。于是,老板就和员工分头去找那家人。去神社找人的员工没有发现那个父亲,循着母亲和儿子的脚印去找人的旅馆老板发现了那一家人。在冬季期间禁止进入的空地上,看到一男一女叠在一起倒在地上,附近有很强的硫化氢味道,所以旅馆老板立刻知道他们中了毒。为了避免其他人发生意外,他要求员工不要靠近,打了报案电话。身穿防护衣的消防队员很快就赶到了,把那对夫妻移到安全的地方。两个人的心跳都已经停止了。他们倒地的附近有一个大洞,下方是空洞,有一个少年倒在那里,应该是跌下去的。

“我用电子邮件把标示地点的地图寄给你了,你有没有看过?”摄津握着方向盘问。

“有,就是上次调查时,认为最危险的地点之一。”

“就是啊。”摄津用沉重的语气说。因为他看着前方,所以青江看不到他的脸,但可以想象他的脸皱了起来。

“你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吗?像是禁止任何人进入。”

“当然有啊。春季到秋季期间,那里作为器材堆放处使用。冬天就禁止进入,而且也竖了广告牌,上面也写了‘禁止进入’,但广告牌不知道什么时候倒了,而且又下了雪,所以就看不到了。”

“倒了?”

“好像是铲雪车撞倒的,因为铲雪车经常在那里掉头。”

“铲雪车?铲雪车开进禁止进入的区域吗?”

“好像是这样。”摄津的声音有点儿不悦。听他的语气,应该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

“太危险了,即使人在车内,也未必安全。如果雪地的空洞因为某些原因破了,里面积满的硫化氢会喷出来,很可能不只是造成呼吸困难这么简单而已。”

“听负责的人说,他们自己很小心。总之,就是信息没有充分传达给每一个人。”摄津语带歉意地说。虽然不是出于他的本意,但还是造成了轻视青江忠告的结果,他似乎在为这件事感到懊恼。

青江心情郁闷地看着车窗外,发现积雪越来越深。上次是在还未进入严寒时来这里,因为积雪之后,会抑制火山气体的发生,影响调查结果的正确性;反过来说,一旦正式进入冬季,到处都可能是危险的场所。

当他们抵达灰堀温泉村时,发现整个村庄笼罩在异样的气氛中。戴着防毒面具的警察频繁地在两侧有老旧民房的街上走来走去,手上拿的应该是毒气探测器。他们用无线对讲机相互联络,但说话的语气很粗暴。

虽然村庄内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令人意外的是,有不少一看就是来温泉村玩的观光客身影。有老人,也有小家庭,还有情侣的身影。

“你看,”青江对奥西哲子说,“刚才那对夫妻并没有很特别。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有人相信灾难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毫无根据地相信?”

“对,毫无根据地相信。”

摄津转动方向盘,车子驶向北方。

灰堀温泉村的地理位置很简单,沿着东西走向的是主要道路,主要设施、商店和旅馆几乎都在这条路上。虽然有几条南北走向的路,但道路都不宽,而且没走多远就禁止通行。

这辆车子前往的地点也一样,无法通往任何地方,因为那里有一条会产生危险的火山气体的溪谷。

车子开了一段路,就被站岗的警察拦了下来。因为前方禁止通行。

“我已经向县警打过招呼了,而且也准备了装备。”

摄津向警察说明后,对方才同意他们徒步进入,但要求他们必须戴上防毒面具和护目镜。这些装备都放在后方的行李箱里。

青江、奥西哲子和摄津戴着防毒面具和护目镜,把不必要的东西留在车上,然后走向意外发生的地点。他们知道如何使用防毒面具和护目镜,之前调查期间,也都戴着这些装备。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火山气体有多么可怕。

因为离旅馆聚集的地区有一小段距离,所以雪地上只看到警察。所有人都戴着防毒面具,但他们并没有在做什么,应该只是负责监视,不让闲人靠近意外现场。

路旁有一座老旧的祠堂。上次来这里调查时,从一位老人口中得知了有关这个祠堂的故事。以前经常有小动物死在这附近,所以就建了这个祠堂提醒这附近有危险。

前方出现了空地,有十名左右警察站在那里,其中有几人穿着防护衣。

摄津走过去,和其中一名警察聊了几句,很快就走了回来。

“现场勘验已经结束,浓度虽然已经降低,但还不能拿下防毒面具,所以要求我们格外小心。”

“这里的浓度是多少?”青江问摄津。因为摄津的手上拿着浓度计。

“请等一下。”摄津打开浓度计,“嗯,52ppm。”

“52……那还真高啊。”

当硫化氢气体浓度达到20~30ppm时,就会对呼吸器官产生影响。接近100ppm时,长时间吸入,会导致肺水肿。

向警察打完招呼后,他们继续向前走。雪地很平坦,而且雪质较硬,显然平时有在压雪。

“这里是禁止进入区域,也还会压雪吗?”

“是啊,我刚才也提到,铲雪车经常来这里掉头。”

空地后方的雪堆得很高,似乎证实了摄津说的话。后方应该连铲雪车也没有进入。

“就是那个洞。”摄津指着一部分隆起的雪说。那里有一个宽度接近一米的凹洞,下方应该就是空洞。

一个身穿防护衣的警察站在空洞旁,伸手制止他们,示意他们不要继续靠近。

“地点和我想的一样,下面是温泉水流动的溪谷。”

摄津听了青江的意见后说:“你说得对。”

青江叹了一口气,再度巡视周围,发现有两根长木棒交叉成的X字,竖在雪地上,似乎代表危险的意思。

“那是警察来了之后竖在那里的吗?”

青江觉得果真如此的话,那还真草率。

“不是。”摄津否认道,“是负责铲雪工作的人竖的,通知铲雪车的司机,继续进入就很危险。我刚才说,他们自己很小心,就是指这件事。”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他们认为,只要自己知道就好,难怪这么草率。青江终于了解了原因。

“教授,”刚才一直沉默不语的奥西哲子叫了一声,“发生意外的一家人,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

“我对这个问题也感到不解,”青江看着摄津问,“目前是不是知道那家人为什么会来这里?”

“不,这个问题啊,”摄津稍微提高了音量,“我们也感到不解。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虽然村庄方面也有疏失,没有发现危险警告的牌子倒下了,但正如你们所看到的,这里什么都没有,谁都没想到观光客会特地跑来,而且这条路不通,没办法穿越这里去其他地方,也没有特别漂亮的风景。所以,完全搞不清楚他们为什么来,又来干什么。”

3

意外对策会议在灰堀温泉村的村公所举行。除了县政府和村公所的人以外,还有警察、消防和卫生所的代表都参加了这个会议。摄津向大家介绍青江和奥西哲子是列席本次会议的专家。

首先由警方和消防人员报告了这起意外的概要和原因,除了那家人的姓名和住址以外,其他都是青江已经知道的情况。但有一件事引起了他的注意,就是在空洞中发现少年时,他头朝下倒在那里。

青江举手发问:“如果他是站在那里不小心踩进雪地的空洞,通常不是应该维持跌坐的姿势吗?”

负责说明的消防人员听到外人的问题,露出为难的表情。

“虽然你这么说,但发现他的时候,他就是那样的姿势。”

“所以是上半身先掉进空洞的吗?”

“上半身先掉进……洞里吗?”负责报告的人看着贴了发现当时照片的资料,有点儿不知所措,没有继续说下去。

“嗯,应该是这样,这么一想就很合理了。”当地警察分局的局长说,“他可能爬上雪堆,手放在雪堆上时,那堆雪突然沉了下去,结果他上半身就先掉进洞里。嗯,没错,一定就是这样。”

与会者中最有分量的警察分局局长语气坚定地表达了意见,其他人说着“没错”“很有道理”,纷纷表示同意。

分局局长心情大好,一脸得意地看着青江说:“不愧是专家,提出的问题很尖锐。”

“但是,”青江说,“他为什么要爬那里的雪堆?其他地方也有很多雪堆,而且堆得更高,爬起来也更有成就感。”

分局局长立刻露出不悦的表情:“这种事,只有爬的人自己知道。”

负责说明的消防人员举起手说:“我听那家人投宿的‘山田旅馆’的老板说,他曾经警告吉冈先生,不要去那一带。”

推荐热门小说魔力的胎动,本站提供魔力的胎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魔力的胎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章——无论迷失在哪条路上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开天录 八卦侦探 粉妆夺谋 长生界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青龙图腾 天才医生秦洛 美食供应商 极品上门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