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静心修炼

上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胸有傲气 下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再见伊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秦威微微愕然,平常许多想加入枪圣门下者,多是卑躬屈膝,令人生恶。自己屡屡拒绝,还被人死缠烂打了无数次。便是有跪在大雪山门口三日三夜,七日七夜者也是不计其数。

自己明明已经暗示过他,能收他入门了。但此子,是真心听不懂?还是对加入枪圣一脉而不屑一顾?

当即,秦威脸色微微有些铁青:“雷青,你是对我枪圣一脉有所不屑吗?还是不知好歹?”

“秦总团,属下对枪圣一脉那是敬仰已久。”雷青淡淡的说道:“但是属下这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枪圣一脉,的确了不起。只是属下自认自己有自己做事的准则,慢说现在还没加入枪圣一脉,即便是加入了,属下也只会按照自己的准则喜恶去做事。秦总团,属下还有要务在身,先行告退。”

说罢,雷青返身径直而走。留下了有些错愕,又脸色很不好的秦威。

……

的确,雷青如果机会拜入枪圣一脉,当然会是十分的高兴。然而,若真要他卑躬屈膝,委曲求全的加入,此事还真是谈都别谈。

何况,雷家家传的斗气功法,同样不弱。离开之后的雷青,便回了夏侯府。在院子里修炼一下剑法和枪术。

修炼一途,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尤其是斗诀剑术之类,不可能一蹴而成。每一个强者,都是一点一滴积累和磨炼出来的。

雷青最近小一年的光景里,从青铜初阶,一跃而至白银初阶。晋级速度极快,其中固然有一些妖兽晶核的作用在,但更多的,还是他最近一年过得实在太精彩了。一次一次的逃亡,一次一次的经历了生死磨砺。完全停不下自己的脚步。

晋级快,自然是好事。但在晋级的同时,更是需要对自己进行全方位的沉淀。就像一些好酒,刚酿出来的时候,辛辣刺喉。这就需要时间,去消磨酒中的火气,浮躁。渐渐沉淀下来后,才能入口爽滑绵长,回味无穷。

雷青现在最需要做的,便是静下心来,好好地淬炼打磨自己,磨掉自己身上的燥气,浮夸。

脚下稳稳地踩着步伐,一招一式,慢慢地演练着雷家斗诀剑术。速度很慢,但慢得很有韵味。仿佛,雷青是在对自己斗诀一种深层次的体悟。

在极慢的动作之中,一丝一毫,用心去领悟剑招斗诀之中的真正意味。也是去用心,感受当初雷家圣祖在创造这些斗诀的境界,感悟,以及用意。

其实,更多的,是对雷青这将近一年来的战斗经验的一种积淀以及反思。将自己尽力的那些战斗,生死存亡的体悟,一点一滴的融会贯通到了自己骨子里。

不知不觉间,个把时辰过去了。雷青的动作,进入到了一种玄妙的境界之中。仿佛,在那舞剑的只是一具空洞而没有灵魂的躯体。

他的意识,处在了空灵状态。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思考。完全凭着本能,一遍又一遍的踩着奔雷闪的步伐,舞动着宝剑恋战。

其实,雷家的斗诀,虽然讲究气势和快。但是,也并非是一味的讲究快。有时候,快,未必是快。而慢,也未必是慢。

欲速则不达这个浅显道理人人都明白,可又多少人在面对浮夸的现实与躁动的心灵,能沉淀平静心灵?

一味追求快,便很容易落了下乘。就像是新酒,够烈,够刺激,却不厚重,毫无回味。

雷青现在的动作很慢,但是他仿佛是在慢中,寻求到了一些别样的感悟。也是在慢条斯理之中,他好像是捕捉到了一些令他吮指回味的东西。

一连十来日,都是静下心神在修炼。每次李宝宝和左芊芊来,看他练得很认真,也不去打扰,安安静静地看了会儿后,也各自找地方修炼去了。经历了生与死考验的李宝宝,也开始逐渐对自己的战力有了要求。

到了晚上,便与两女一起用个膳,轻松闲聊一阵后,便去探望下受伤的杨铁山李三霸他们,便回房打坐炼气。顺便提一句,苗人杰他们的尸体,已经入土为安。

日子过得飞快,这一日,雷青直直练到日落黄昏,雷青才缓缓停了下来,睁开不知道何时闭起的眼睛。感受着暮色降临,院墙外,那一轮红彤彤的骄阳,散发着最后一丝余热。

他,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因为经历的事情太多,太杂。而导致有些躁动的心灵,平静沉淀了许多。

尤其是他的眼神,又是内敛,深邃了几分。心中安静之余,也是微有暗喜。最近一段时日的静心修炼,让他将过去小一年里的各种经验,也几乎完全吸收而融会贯通了。

虽然没有经过实战测试,但他却感觉到了自己已经略有不同,剑诀斗气之中,少了一些燥热,多了一些凝练厚重。

“雷青,修炼完了?”和往常一样,这个时候两女就会来找他一起用膳。顺便,还会给他端一盆水洗洗脸上的汗水。

和雷青之间,虽然没有深入发展。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却是变得平淡而微妙。不知不觉间,李宝宝觉得很喜欢,享受着那浮华躁动之后的一丝心灵宁静。

“嗯,宝宝,芊芊,你们来了。”雷青脸露微笑,感谢了一句后,走上前去,擦了脸后,顿觉精神了许多。

和往常一样,一起用膳时。雷青觉得李宝宝似乎有些心事,一副心神不安,内心焦躁而欲言又止的样子。

雷青体贴的给她舀了碗热汤,柔声说:“宝宝,喝碗汤提提精神。”

“雷青,我……”李宝宝脸色有些苍白,接过热汤,喝了一口后,情绪有些低落着说:“夏侯伯伯说,我父亲已经派遣的高手,今日已经到了铁岭城,进入了我们商会驻铁岭城的分会中了。”

雷青伸手按住了她柔滑修长的葱葱玉手,给她鼓励。呵呵一笑,低声说:“今日一过,我与你父亲一月期限已到,他遵守约定,又不放心你,自然会派高手来接。只是,宝宝,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你也的确要回到你父亲身边了,回到你的家里,回到你父母身边。”

“雷青,我,我没有母亲。她,她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就死了。”李宝宝蓦然之间,眼睛有些湿润了起来:“从小到大,我都是父亲亲手带大的。”

一说到这伤心处,李宝宝的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下来。雷青轻轻一叹,急忙上前搂住了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怀中,声音低柔的安慰说:“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别再伤心了。何况,你还有心疼你的爹爹,还有我们这些朋友。”

“是啊,宝宝姐。”左芊芊也是上前拉住了她的手,安慰说:“相比起我来,你已经很幸福了。我父母从小就死了,是爷爷照顾我长大的。但现在,爷爷也死了。”一说起这事,左芊芊也是开始忍不住落眼泪了。

两个女人,索性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雷青看得是一阵无语,哭笑不得说:“喂喂,好端端的大家别抱团哭行不行?再哭,我也要加入了啊?宝宝,你看看你的脸,都哭成只花猫了,羞是不羞啊?”

“我啐,你才是花猫呢。”李宝宝泪汪汪的眼睛朝雷青一瞟:“我今天又没上妆。我和芊芊都命苦,哭哭也不行啊?再说了,你加入,你有什么好伤心的要一起哭?哼,看你那样子,就知道在天岚帝都过得很开心。”

“开玩笑,我那是苦中作乐啊!”雷青苦着张脸说:“要说起来,宝宝你还是我们三个之中最幸福的了。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爹妈,妈妈是谁叫什么,长得什么样都不知道?老爹在我还在襁褓中的时候,把我抱回了雷家,扔给了大伯就立即消失,到现在也是毫无音讯,不知死活。”

“啊!”李宝宝瞪大了杏眸,震惊的说:“原来你这么惨啊?”

“是啊,够惨吧?”雷青呵呵一笑说:“你不是看过我的情报吗?怎么这种事情也不知道?”

“雷青,你别开玩笑了。”李宝宝杏眸一瞟着说:“我只不过是从你身手和口音判断出了你是天岚雷家的人而已。如果连你这种无名小卒的详细情报都要看的话,那我的记性再好十倍都不行。”

“无,无名小卒?”雷青瞪眼说;“想我雷家九少,在天岚帝都也是赫赫有名的好伐?”

“就你那些名声?顶多就是一些欺行霸市的无良恶少名头而已。”李宝宝一本正经的说:“这些鸡毛蒜皮的情报,值当我这个李氏商会未来当家的熟记吗?”

“好吧好吧,你赢了。”雷青无奈的摊了摊手说:“看在你明天就要走的了份上,我也懒得和你计较了。”

一说此事,李宝宝脸色又是黯然了起来。想了一下后,转身过去脱下脖子上的玉佩,递给了雷青说:“你是山贼强盗,你抢了我所有的东西,没理由不把玉佩也抢去的。”

……

推荐热门小说龙舞九天,本站提供龙舞九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龙舞九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胸有傲气 下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再见伊人
热门: 道系快穿 镇魂歌:不夜城2 [综]养成一只十代目 机械降神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上) 剑动九天 死神的新娘 鲁班的诅咒 隔壁那个饭桶 伪装A的变异Om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