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张朋,快脱衣服

上一章:第688章 继续往上 下一章:第690章 求婚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浓烈的阳光下,蓝天和白云显得越发的纯净,山顶的冰川如同凝固的瀑布,仿佛顷刻之间随时都会倾泻而下,从树丛的缺口中穿过的一伙人,和巨大的神山相比,渺小的就如同一颗尘埃。

巨大的冰川并不是想象中的那种晶莹剔透,山顶上是白色的,但是越往下越是透着灰黑,最接近众人的就是发亮的黑色,就像坚硬无比的岩石一样,闪着幽幽的蓝黑色光芒。

也只有真正的徒步,才能这么接近浩瀚的自然。虽然之前已经累得一直处在极限的状态,甚至怀疑自己这样下去会不会挂掉,但是看到这样的景象,张朋和艾静却都觉得是值得的。

因为只有到过了这种地方,才会体会到这种心灵上的震撼,而这种震撼在别的地方是绝对体会不到的。

一般的人考虑事情的时候,都会想到我怎么样,我要怎么样,可是到了这种地方,才会突然发现,原来我根本就不算什么,只如同沧海一粟,不管你平时有多牛叉,这个时候所能感觉到的就只有天地的威压。

一伙人在科洛的照相机拍摄的卡擦卡擦的声音响起之后,才慢慢的从这种瞠目结舌般的震撼中恢复过来。

这个时候两个本地人在队伍的前列已经在祈祷什么,等到一段他们根本听不清楚的祈祷过后,两个本地人又很严肃的咕噜咕噜说了一阵。小马哥很快向一伙人翻译,“第一,在继续往上的时候,不许对神山及神明有不敬的话,第二,上去的时候不要脱离队伍,因为冰川虽然大多坚硬,可是没准冻土层下面就有空洞,到时候很危险。第三,不能大声的讲话,因为大的声音容易引起冰川的共振,导致冰块崩裂而引起雪崩。”

基本上只要参加这个徒步的,在报名前也已经对这些注意点有所了解。小马哥所在的这个徒步俱乐部有专门的教练给所有的人上过这方面的课,包括要带齐什么样的装备,现在面对这样震撼的巨川,再加上两个本地人极其颜色的神色,一伙人基本上都是各自点头,略微休息了一阵之后,一伙人再行出发的时候,就都有些沉默了。

黑色灰土下的蓝冰,张着大口,吞噬着天空的色彩,再慢慢往上走的时候,看上去已经渺无人迹,但是往往稍微不注意,就看到有飘舞着的风马经幡,一堆堆的玛尼堆告诉所有的人,这里有无数人怀着虔诚而尊敬的心来过。

眼前所见有尘土的污秽,但是心灵却无比洁净。

张朋和艾静只觉得,这次的旅程与其说是一段视觉的盛宴,还不如说是一次心灵的历练。

大约再慢慢往上攀登了五十米,一行人听到了哗哗的水声,一道激流从冰川旁冲下来,沿着山谷,冲刷出深深的沟壑。

就在这地方略作停留的时候,一行人又听到了巨大喀嚓声,如同有什么坚硬的东西在撞击,断裂一样。

“这是什么声音?”

张朋和艾静仰头的时候,就听到身后有人忍不住已经惊讶的问小马哥。张朋和艾静一转头,就发现小卢不愧是久经锻炼的体育老师,本来兰晓的体力也算是差的,可是在小卢的提携下,现在两个人就跟在他们的身后,距离后面第二梯队的一帮子人已经拉开了十来米的差距。现在问小马哥的就是兰晓。

“那就是冰川融化断裂的声音。”小马哥一脸的凝重,“这声音的确有点响,去年这个时候我上来的时候还没这么响呢。”

很明显,前面一支驴友团没有说任何的谎话,不过这个时候再说别的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现在距离一个可以基本看到明永冰川全貌和一个冰川融化形成的小湖的平台只有一公里不到的路程,而下去的话,至少也要两三个小时。在已经快要成功的到达目的地的情况下,再提退缩的话,只会浪费时间和引发无意义的争吵。而且底下一个驴友团也依稀可见的跟在后面,也在继续往上攀升,也没有放弃的意思。

所以基本上谁也没有说什么,就是继续往上了,不过因为听到那些不断响起的声音,大家的心里都有些担忧,气氛就更加显得有些沉默了。

张朋和艾静继续往上爬的时候,听到身后的小卢和兰晓窃窃私语。兰晓问小卢,“如果遇到什么危险的话,你会不会不管我就只顾自己了?”

“怎么可能。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守护着你的,一辈子。”

小卢的回答让张朋和艾静忍不住相视微微的一笑。

蜜月的小夫妻就是比较肉麻。不过微笑着的艾静的眼光也如同会说话一样,问着同样的问题,“臭流氓,你会怎么样?”

“我会一辈子挡在你面前的。”张朋的眼光,马上也给了艾静一个极其肯定的答案。

一个有着玛尼堆和黄色经幡的木制平台已经出现在了视线之中,但是让所有的人始料未及的是,在已经可以看到目的地的地方,本来晴朗的天气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天空中竟然是飘起了一丝丝的雨丝。

居然是要下雨了!

几分钟之前的天气还是那么晴朗,可是现在居然要下雨了,这在别的地方是很不可思议的,但是在这个地方却是无可奈何,因为梅里雪山之所以叫神山,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喜怒无常,谁也不知道它下一分钟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几乎所有人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因为按照计划当天就要返回山脚下的飞来寺附近,并非长途徒步的一伙人都没有带什么露营或是什么防雨的东西。“看来这场雨不会轻易停。”和两个本地人交谈了一下之后,小马哥建议所有的人稍微加快一点,等这场雨还没下起来,没有把前进的道路变得泥泞之前,赶到那个平台,而赶到那个平台之后,就换路线,换木制的栈道下山。

艾静和张朋在走的时候生怕后面的人跟不上,还往后看了下,结果发现后面的一个驴友团也加快了步伐,似乎也是和他们一样的想法。

雨一时没有下大,但是在这种海拔极高的地方,那一段看似不远的路途却并不像所有人想象的那么容易到达,等到还距那个平台有几十米的地方,道路已经很是泥泞了,基本上一踩进去,半个鞋面就全部陷在了里面。这个时候一伙人已经完全不像是在旅游,而像是野战部队在打仗一样了。

这个时候,“喀嚓喀嚓”的声音边得越来越响,本来一伙人一心想着爬到那个平台,而且这样的声音也一直都在想着,已经有些不以为意了。但是突然之间,就在距离张朋和艾静这一伙人只有一两百米距离的地方,一伙人看到一块巨大的冰块从冰川上崩落下来,翻滚而下,飞溅的冰屑甚至让张朋这一伙人都感到了刺骨的寒意。

这一瞬间的变故让就跟在张朋和艾静后面的兰晓一下子惊叫了起来,但是她的惊叫只想起了半声就消失了,因为这个时候脸色发白的小马哥在也已经精疲力竭的情况下,以不可思议的敏捷几步跨到了她的身边,一下子就捂住了她的嘴。

在一两秒钟的时间里,所有的人就都顿住了,等到小马哥放开手的时候,兰晓除了沉重的呼吸声之外也没发出任何的声音,一伙人也都没有任何人觉得不解。因为所有的人在这个时候才真正的感觉到任何大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带来的威胁。

在蒙蒙的雨丝下,跟随在张朋这一伙人身后的那个驴友团也停了下来。两伙可以看见鲜艳的冲锋衣、登山服却看不清彼此面目的人都顿在当地,似乎在倾听着什么。

因为虽然兰晓的声音只是响了一两秒钟的时间,而且此刻是一点都没有声音了,那一两秒戈然而止的声音,几乎也没有人投以更多的注意力,但是在这段时间里,随着那块巨大的冰块的崩落,远处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痛苦的撕裂一般,喀嚓喀嚓的声音越来越响了。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站在一伙人最前列的张朋和艾静就隐约的看到,一些冰川似乎没有任何来由的裂开,崩落,瞬息之间,大片大片的冰块就全部滚落下来全部就看不清了,只看见一大片灰白色的气浪,如同一道洪流一般冲下来。

这一瞬间所有的人都变了脸色。“雪崩!快跑!”小马哥没有再遵守上山之后就要小声说话的原则,在这一瞬间就发出了巨大的喊声。

但是这巨大的喊声,瞬间就被滚滚如雷般的声音淹没。

天威!

在这种时候,人力实在是太渺小了。那滚滚的灰白色气浪,瞬间就似乎变成了一道巨大的银色巨龙,巨大的呼啸声就像无数辆失控的火车从山上冲下般的轰鸣。

张朋和艾静在转身之前看到,在冰雪滑落的银色巨龙还远没有到达的时候,巨大的气浪,已经将很多株树木拦腰冲断!

张朋这个时候的大脑也已经是一片空白,他只是紧紧的抓着艾静的手,拼命的和艾静一起往下跑。而他和艾静往下跑了几步,却发现刘里还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副好像已经被彻底吓呆了的样子。

“你还傻站着干什么,快跑啊!”张朋迎面就推了刘里一把,被张朋一推之下,刘里才好像如梦初醒一样,发疯般的往下跑。

没有什么言语可以形容那银色巨龙冲落的速度,就在所有的人转身就跑的时候,距离一伙人至少还有两公里之遥,但是一伙人才刚刚跑下几十米,强劲的气流已经把张朋带的帽子都一下子刮飞了。

在这种时候,人只剩下了最直觉的反应,所有那些电影电视里面遇到危险还要急切的说话啊什么的全部都是骗人的,所有能做的就是亡命的奔跑,就在眼前几米处的山坡上,张朋和艾静看到和小卢一起往下跑的兰晓一下子就摔倒在地。身边的小卢马上就去拉她,而拉了一下,兰晓却没能站得起来。这几秒钟的时间,张朋和艾静也已经跑到了兰晓的旁边,这个时候张朋和艾静才发现兰晓的脚卡在了冰川上的一条裂缝之中。

张朋和艾静帮忙连着拉了几下,兰晓虽然站了起来,但是一时间却拔不出脚。“快,解开鞋带,看直接脱掉鞋能不能出来。”张朋几乎是吼着喊出了这样的话,但就在张朋这么狂喊出声的时候,兰晓的脸色却已经变得灰白。张朋和艾静猛然看到,小卢见鬼似的放开了兰晓的手,发疯般的往下跑去。

而就在这一瞬间,张朋和艾静一转头,眼前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唯一定格在眼中的,只有兰晓看着不顾她疯狂的往下跑的小卢时的眼神。就好像被一辆十吨的卡车迎面撞上一样,张朋和艾静一下子就被轰然的气浪抛了出去。

虽然在被抛出去的一瞬间,张朋紧紧的抱住了艾静,但是重重的摔落时,两个人却还是如同保龄球一般硬生生的撞开。巨大的撞击力让张朋的眼前一阵发黑,额头上有热热的东西流下,嘴里也充满了破碎的血腥味,但是张朋几乎翻滚了两下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往艾静的方向猛扑。

在这一瞬间张朋呆了呆,因为他看到幸运的是,他和艾静被抛到了冰川的一侧边缘,而冰雪洪流就在十几米外狂泻而下,他们没有被冰雪掩埋,而他也看到大多数的人都看清了狂泻而下的冰雪的走势,已经避向了稍微安全的一侧。所幸这次只是一次规模算不上很大的雪崩,但是,让张朋呆了呆的是,他看到有一个穿着红色户外登山服的熟悉身影。“陈然?!”

在迷茫的气浪中,这个时候张朋看清楚了,那个身在另外一个驴友团中,穿着红色户外登山服的身影,赫然就是陈然。就在张朋看清楚陈然的一瞬间,和张朋相隔不到二十米的陈然也明显呆了一呆,她也看到了张朋。

两个人的凝望或许只是维持了零点几秒的时间,张朋就看到又一道巨大的灰白色的气浪狂涌而下,与此同时,张朋也看到艾静的身体突然朝着一侧滑落了下去。

那一侧,原本就是靠近冰川旁的激流的地方,在这猛然冲下的冰雪的撞击之下,艾静所在的那片冰面,一下子就出现了断裂。在这一瞬间,张朋朝着艾静扑过去的同时,只是朝着上面点了点,向陈然喊了一声快跑!

但是,在张朋一下子堪堪扯住艾静的衣服,再拉住艾静的手时,陈然却没有往一侧的山下跑去,反而是朝着张朋和艾静所在的位置冲了上来,在茫茫的冰屑飞雪之中,就如同一个跳跃的红蝴蝶。

这个时候张朋完全已经看不到陈然了,他的眼里只有艾静。

那这天威发泄般人力无法抗衡的冰川崩塌之下,原本冰川旁的激流竟然也被冲得改道,原本艾静落下的位置是冰川的边缘,但是现在,那里却已经是湍急的,夹杂着冰块的水道。现在艾静的整个身体已经悬空,半个身体都已经被水浸湿,要是张朋一放手,艾静很有可能直接就落入水中,被激流冲走。张朋拼尽全力,把艾静往上拉,但是这个时候,山顶上那再次崩塌的轰然气浪,已经距离张朋和艾静越来越近,张朋身下的冰川,也突然又崩落了一块,这样一来使得张朋力气没用得上来,反而前半个身体也一下子悬空,差点两个人直接就掉落下去。

“放手啊!”这个时候已经冷得牙齿抑制不住的发出格格的声音的艾静用尽全身的力气,对张朋喊出了这么一句。

但是张朋没有说话,他看着艾静,只是更加用力的抓紧了艾静的手。就在两人附近不远处,一块冰块砸落在水中,溅起的水浪把张朋的上身都淋湿了大半。就在这个时候,张朋视线的余光中,看到陈然朝着自己和艾静跑了过来。

“上面还有在冲下来的,你来干什么,快跑!”张朋下意识的对陈然这么喊,但是陈然却直接冲到了他的身边。“用力!”张朋和陈然都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一下子把艾静扯了上来,扯上来的一瞬间两个人都力尽往后坐倒。而三个人的手还没放开,那气势比刚刚还要惊人的雪崩,已经狂涌而下。强横的气流和冰雪扩散一般,直接就把三个人又往外推出。不知道被冲出多少米,等到三个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三个人已经再次和死神擦肩而过。三个人已经被冲到冰川下的一片丛林的巨大岩石旁边,却并没有被冲入冰下的暗流或是直接被冰雪堆住。在几乎连滚带爬的躲到巨大岩石的背面之后,张朋和艾静还有陈然看到轰然的气浪夹杂着无数的冰雪依旧不停的冲下、扩散,来时的路已经全部阻断、消失。视线之中白茫茫的一片,下面的情景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个时候,距离首当其冲的雪崩正流越远,就越有机会生存下来。但是这狂泻的冰雪是如同瀑布一样扩散开来的,三个人的周围几乎全部被冰雪掩盖,而谁也不知道,这冰雪的下面是不是深壑冰缝。

“你怎么也在这里?”张朋看着头发眉毛上全是冰雪,脸上却冒着热气,急剧的呼吸着的陈然,心里充满了异样的情绪,这个时候的陈然有着惊心动魄的美丽,但是还没来得及想对策和问陈然这句话。陈然就已经对着张朋和艾静大喊,“大家都拉紧,千万不要放手。”然后陈然就沿着巨大的岩石山体走动,直到三个人走到岩石下有个石室般的凹坑的背山背风的地方,陈然才听了下来,如同刚刚恢复呼吸的功能一样,剧烈的喘气。

“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这个时候张朋终于问出了这一句话。

但是剧烈的喘了几口气之后,陈然却并没有马上回答张朋的这个问题,她看了一眼已经冻得脸色发青的张朋和艾静,反而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对张朋说,“张朋,快脱衣服,把你和艾静身上的衣服都快脱下来。”

“脱衣服?”惊魂未定的张朋和艾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快,现在没有时间和你们解释别的。”陈然看着差不多浑身已经湿透的艾静和湿了一大半的张朋说,“反正我是杭州户外俱乐部的老成员,而且我接受过系统训练。现在这里的气温已经到了零度以下,而且还会持续下降。你们现在听清楚一点,像在这种气温之下,人在落水的情况下不除去吸满冰水的湿衣服,存活的世界纪录是三个小时,如果脱掉湿衣服的话,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的世界纪录是九十小时。我们现在暂时肯定出不去,只能等待救援……”

张朋和艾静这个时候整个身体已经在不停的打颤,神智也已经因为高原和极度寒冷的关系,弄得有点快不清楚了,而且陈然急切之下,说的也有点颠三倒四的,可是一个最为重要的中心思想,张朋和艾静却已经听清楚了。不赶紧脱掉全是冰水的衣服,很可能很快就支持不住。

没有任何的犹豫,张朋在脑袋反应过来之后,马上就开始脱自己和帮艾静脱衣服。

曾几何时开始,张朋曾经无数次猥琐的幻想过自己脱艾静的场景,但是这次,张朋的心里却是没有半分的杂念。

“陈然……你……”而就在这个时候,张朋发现陈然也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

这个时候张朋已经不需要问什么原因了。因为三个人的行李都已经散失在这一场天威之中,而现在三个人的衣物,只有陈然一个人的是干的。

在一片被天威肆虐之地,陈然用自己脱下来的衣服,裹住了三个人。三个人,赤裸的紧紧相拥。

推荐热门小说流氓高手2,本站提供流氓高手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流氓高手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88章 继续往上 下一章:第690章 求婚
热门: 飞升后我被单身了 琥珀年华 论扫尾工作的重要性(快穿) 池袋西口公园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宠物天王 但丁俱乐部 他又软又怂[娱乐圈] 十年 最强的我在横滨胡作非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