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这是什么样的信心和气势?

上一章:第665章 ESWC的开始 下一章:第667章 一锤定音!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从理论上来说,半机械化打法的杀伤力要比机械化的打法来得大得多。

而且光从经济的角度上来讲,半机械化的打法也要比纯机械化来得更为经济。因为制造机枪兵和布雷车同样只需要水晶矿,而一个机枪兵只要五十水晶矿,一个布雷车则要七十五水晶矿。而枪兵部队多了之后,加上兴奋剂和护士,打起神族部队来,尤其是叉叉这样的炮灰起来,其实是要比布雷车要厉害得多的。而且枪兵制造起来还快,还能对空,有个两队枪兵,运输机和空中部队,根本别想挨到坦克的边。

N年来,也有很多选手在研究这种半机械化打法,因为星际的打法演变,就是从理论上的不可能变成可能。星际很多战术的演变,倒是真有点像李宁的一句广告词,一切皆有可能。就像N年前,谁会觉得人族的基地里造了四五个防空炮塔,飞龙还能进得去?还现在飞龙甩尾操作用得好的虫族选手,面对人族茫茫多的防空炮塔都甚至可以将人族活活用飞龙甩死。

有些理论上更为犀利的操作和打法,就像一部公开的武林秘籍,谁能够用得好,那就会笑傲风云。

有朝一日领悟和用得出一式犀利的武功,称霸天下,对于N多的选手来说也是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

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却从来没有一个顶尖的高手,能够用这种理论上比纯机械化更具威力的选手在大赛中称霸天下。

张朋在追求极限的快时,也已经想过这个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很简单,半机械化打法有个致命伤就是枪兵的生命力太脆弱,而神族正好有闪电兵、金甲等可以大规模杀伤枪兵的兵种。而半机械化打法的理论,就是要通过枪兵的跑位,预判,闪避,站位,阵型来避免被大规模杀伤,而且在尽可能降低被杀伤的同时,还得不停的出枪兵补充。因为避免被大规模杀伤肯定不等于不被杀伤。枪兵这样脆弱的兵种和神族的部队打起来,肯定是分分秒秒都有不少的死伤。

这样一来,这种半机械化打法对人族选手的操作要求就实在是太高了,试想,战斗打到中后期,在神族都已经八九个兵营暴兵的时候,半机械化打法的人族坦克厂肯定不会少于三个,而枪兵要补得上,兵营至少至少也是在六七个以上。要在战场之中不停的操作枪兵的走位,抽打兴奋剂闪避和时刻注意对方的部队动向,时刻控制自己的阵型的同时,还要不停的那么多兵营一起做兵,还得不停的把补上来的兵和现有存活的兵编队。

这些操作……光是一个不停的编队操作,都已经很让人觉得烦躁了。

而神族的部队比起这种半机械化打法的人族部队要精兵简政的多,叉叉加点龙骑加点闪电兵,这些部队甚至比打其它对抗的时候还要简单的多。

所以人族要想用这种半机械化的打法打赢神族,操作水准和操作量恐怕要在神族对手的1.5倍以上。

职业高手对业余选手,比对手操作高个1.5倍,那是极有可能的,但是一般的大赛,打到线下赛的时候,都是高手云集,高手之间的胜负,尤其是在操作方面,也只是差上一线。一个人的操作水平和操作量,要比对手高出1.5倍,这谈何容易。所以,这种打法从理论上来说是绝对的神兵利器,但是事实上却是很少有人能拿这种打法取得好成绩。

因为操作水平和操作量跟不上,这就是关键。

可现在,这个保加利亚的选手Oslo居然用出了半机械化的打法,难道他对自己的操作,这么有信心?

张朋有些微微的凛然。

在张朋有些微微的凛然时,落在通过网络看着这个比赛直播的,对张朋很是熟悉的吴颖达等人眼里,Oslo的这种打法却简直是有点可笑了。

在ESWC中国区预选赛拿到冠军,回到中大的时候,张朋的水平已经到了大成的境界,他的手速超过五百,Oslo要比他的操作水平高一点五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事实上张朋的确是一时有些谨慎过了头,如果Oslo有张朋的一点五倍操作量和速度,那他早就已经天下无敌了。那就真的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光凭这一个快字,就可以无敌了。张朋之所以一时连这点简单的道理都没有想明白,有些谨慎过了头,一是因为他的经验还不足,对WCG和ESWC这种大赛还不了解透彻,事实上就像中国男足这种队伍都曾经打进男足世界杯一样,WCG和ESWC这种世界级的顶尖大赛也如同男足世界杯一样,有些良莠不齐,反而不像男足欧洲杯啊什么的,平均水平还要更高一点。就像中国男足打进世界杯的那年,水平可能还不如欧洲一支不入流的小国的国家队高一样,ESWC里面,有些选手虽然是代表一个国家参赛的,但很多国家,甚至连职业联赛都没有,出线选手的水平,可能比一个中国乙级联赛的选手还不如。而保加利亚也正好是那种没有职业联赛,国内星际水平也比较低的国家。Oslo就是纯粹靠兴趣在那里打,没有职业俱乐部支持,对选手都不怎么了解的真正业余选手。二是因为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第一次参加这种现场国际大赛,气氛和平时是完全不同的。

……

Oslo很快就推了出来。

他这一推出来,远在中国看网络直播的吴颖达等人倒是吃了一惊。

因为他们发现,Oslo的脑袋没有进水,Oslo的部队并不是枪兵配合护士和坦克的半机械化推进,他没有做BA,却很快出了坦克,出了坦克之后,就是拉了一些SCV配合枪兵冲了出来。

这些SCV配合着枪兵和坦克一冲到张朋的坡下分基地处,就是造地堡的造地堡,造Supply的造Supply,造防空的造防空。

Oslo的打法,居然是变异的建筑物猥琐封锁打法。

这种打法对于张朋来说反而是有些威胁了,因为这种打法并不是和半机械化打法一样硬拼操作量的打法。

“欧洲的老外打法的确有点诡异。”

一般的建筑物猥琐封锁打法都是单兵营双重工封锁,这样坦克和雷车会出得比较多,正面给人族的压力会比较大,但是Oslo的这种双兵营,一开始枪兵的数量多,也可以压制神族的同时,不需要做那么多坦克,就会有更多的资源做防空炮塔。

但是Oslo这样的打法一出,张朋却反而是松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这个家伙并不是操作水平那么高的选手。”

张朋只是通过Oslo一出击时的枪兵和SCV以及坦克的走位,就已经看出Oslo的操作很是一般。张朋的确是个比赛型的选手,一发现这点,他就已经有点好笑的反应过来自己是过于谨慎了。“这个家伙的操作量要是有我的一点五倍,那不是比纳兰容容还要厉害了?我居然会这么想,真是蠢。”

而一反应过来,张朋看到Oslo的这种打法,就有点觉得好笑了。

张朋现在对比赛的感觉,可以说已经到了那种俯瞰战局,山水了然于胸的大成境界,虽然现在Oslo这样的打法在别人看来对张朋是极有威胁,但是张朋现在看起来却的确有点好笑。

因为Oslo的SCV和枪兵还有坦克的优势兵力一推出来之后,Oslo就是连续不断的在张朋的基地周围造防空炮塔,与此同时,张朋坡下出口处Oslo也是不停的造建筑物堵路。这外表看起来是团团封锁,但是张朋一下子却就已经感觉出来这种打法简直就是纸老虎。

把初期的大多数资源全部做在了防空炮塔和封锁的建筑物上,分矿一时也是开不出的,而且看上去是形成了包围圈,但其实真正的封锁火力是不够的。

其实自己现在就是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老老实实的一阵暴兵,然后就可以硬打出去了。

……

张朋就是补了四个兵营不停的出兵,等到张朋出了八个叉叉,一堆龙骑和一个运输机,叉叉的速度刚刚升级完成时,张朋就直接用一个运输机冒着防空炮塔和Bunker的攻击,投了四个叉叉下去,然后张朋就是指挥着自己的部队一拨强打,直接就打了出去,然后就一路打进了Oslo的老家,把Oslo给打死了。

“我靠!”

第二场比赛让张朋哭笑不得的是Oslo居然又采用了几乎和第一场一模一样的打法,于是张朋只能又什么都不做,老老实实的一阵暴兵,硬打出去就把Oslo给打死了。

这种什么别的都不用做,只要老老实实在家憋兵打出去的打法,简直就跟打电脑一样,张朋走出比赛室的时候觉得自己这个二比零赢得简直是太轻松了。张朋觉得这个欧洲选手可能也的确是娱乐为主,不怎么把胜负放在心上,不然这个家伙怎么两场比赛都会用这样的打法呢?

“啊,他在叫什么?”可是让张朋有些傻眼的是,他刚走出比赛室,就看到Oslo朝着自己叽里呱啦的很是愤怒的在叫着的样子。

张朋以为Oslo是娱乐为主,可他不知道现在的Oslo是郁闷死了。Oslo这样的猥琐封锁打法本来就是最克制神族的强冲的,而神族冲不出来,连运输机都出不来,就会被他活活的憋死。Oslo用这招在国内也搞死了N多神族对手,可是第一场比赛他居然就是被张朋正面给冲死了。第二场比赛他觉得是自己封堵的建筑物造得不够多,所以吭哧吭哧的造得更是起劲。可是就在他造得很是起劲的时候,张朋又是老老实实的冲了下来,把他给打死了。

“哦。”张朋走出比赛室的时候,身边就正好有个中国的ESWC工作人员,听到张朋的问题,他就对张朋翻译说,“这个选手在那叫的是,为什么都有两个防空炮塔了,你的运输机还敢投叉叉下去。”

“我又不要运输机去打他的地堡和炮塔,管什么运输机,只要里面的叉叉能落下去就好了。运输机死了有什么关系。”

“他又在那里叫,为什么他都堵得那么多建筑物了,你的部队都拥挤成那样,怎么还能打得出去?”

“就是因为他的建筑物堵得太多了,做那么多建筑物和防空炮塔,真正的火力那么弱,我的部队慢慢打掉建筑物出去都顶得住啊。”

“他又叫,那为什么他以前遇到的神族对手,总是打不出去?”

“打不出去?那我怎么知道?”

张朋是被Oslo的这个问题问倒了,Oslo就更是得不到答案了。

可事实上的真相其实很简单,Oslo以前的神族选手,都没有张朋这么看得清形势的,一看到Oslo这么极其猥琐的封锁,他们第一时间就是想着正面打不出去了,赶快空投啊什么的吧。可是做了运输机啊什么的,却又发现外面都已经被Oslo做上防空炮塔了,怎么都飞不出去了。这样一来等到再回来发展正面,要从正面打出去的时候,Oslo正面的火力就已经慢慢的补足了,自然就要被活活的憋死了。

虽然张朋被Oslo的问题问倒,不过一看时间两场比赛加起来还不满半个小时,张朋就忍不住有点得意了起来,在他走向比赛选手休息区的时候,正好有摄像机对准了他,张朋就忍不住很是风骚的对摄像机抛了个飞吻,因为他想到这个时候没准郭细细和艾静还有米薇都在看着他。

“打的蛮快的嘛。”可就在他无比风骚的对着摄像机抛飞吻的时候,他突然又听到了句有点生硬但有点熟悉的声音。

张朋一转头,就看到是对自己说出了那么一句话的就是Ipxterran。

而一看到Ipxterran,张朋就愣了愣,因为他想到Ipxterran也是他们组第一轮比赛的。

他的比赛已经完了?

看着已经在比赛选手休息区坐着的Ipxterran,张朋下意识的就转过头去看电子记分牌,而一看之下,张朋就马上看到Ipxterran 2:0 Eriwan。

Ipxterran这个家伙居然打比赛打得比我还快,早就二比零对手了。

而这样的念头才在张朋的脑海中闪过,张朋就马上忍不住在心里说了声我靠。他一下子就觉得Ipxterran的那句话很是不对味了。

打得蛮快的嘛。

这句话配合着Ipxterran刚刚的语调和神色,很明显是在说张朋虽然打比赛打得快,但是比起他还是太慢了。

奶奶的,而张朋这么想着再转头去看Ipxterran的时候,却发现Ipxterran已经在转头看着别的比赛了。这让张朋更加的不爽,忍不住就在心里哼了一声,“好啊,那我就和你先比比,到底谁快!”

……

张朋的第二个对手是来自立陶宛的虫族选手Mobile。

第一场,Mobile采用12D外双基的打法,结果张朋直接采用三兵营叉叉RUSH,九分钟不到,就直接叉死了Mobile。

第二场,Mobile不敢再采用血池慢的经济流开局,而是采用了比较保险的O9D开局。但是这次Mobile同样被张朋一拨叉叉带着Probe直接叉死。

张朋第三个选手是来自爱尔兰的人族选手Minsk。

第一场,张朋直接就采取了野兵营叉叉的开局,在叉叉把Minsk叉得残废之后,第一个龙骑出来就直接让Minsk打出了GG。

第二场,张朋在野外偷放了隐刀所需的建筑,几乎是直线偷出了隐刀,把Minsk一拨活活的砍死了。

这两轮比赛,张朋都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在各组之中,都是第一个完成比赛的。

而击败了爱尔兰人族选手,完成了小组的比赛,以三战全胜的成绩,以小组第一的身份从所有的小组中率先出线之后,张朋等到Ipxterran也完成比赛下来的时候,就故意的也说了声,“大叔,你比赛打得也蛮快的嘛。”

……

听到张朋这么说的时候,Ipxterran只是在心里微微的一笑,对张朋的评定,又下降了一分。

Ipxterran当然很清楚张朋为什么会有那么一说。

很明显这个后辈小子是不服气的向自己叫板来着。

可越是这样,Ipxterran就越是觉得张朋不行。

就这样一下子,就挑拨的张朋连场打RUSH,这么火爆。这就算水平再高点,也只不过是一介莽夫而已。

这样的容易冲动,在真正的对决里面,还能打得好?

光是用赛前的一些言语和动作,就已经可以影响你的状态和情绪了。

欧洲的高手千奇百怪,像你这样的状态和情绪去打比赛,可能遇不到我,就已经去败者组里混了吧。

……

在张朋对Ipxterran说那句话的时候,黄潜就发现张朋不对了。

本来张朋的性子本身就火爆刚猛,极其暴力,连续打几场RUSH也很正常,但是张朋那一说,正好听到的黄潜就忍不住偷偷的问张朋,“你怎么回事啊?”

“没什么,Ipxterran那个大叔挑拨我,我就让他看看到底谁打得快。”张朋嘿嘿一笑,轻声回答黄潜。

黄潜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这个老狐狸,他可能是故意刺激你的。”

张朋笑了笑,“应该有可能吧。我刚那么说的时候,他好像一点生气的意思也没有。”

黄潜松了一口气,“那你有感觉出来就好了,这个家伙是个极其难缠的对手,尤其混得时间久了,都成精了,以前方少云遇到他的时候,还得很小心的,你可别不小心进了他的套子。下场比赛你可别再打这么快,别又是RUSH了。”

张朋呵呵一笑,“不,我下场比赛还要RUSH。”

“什么?”黄潜瞪大了眼睛,“张朋你可别故意跟他怄气啊,这可是事关国家荣誉……”

“放心,黄潜大哥,这我明白。”张朋拍了拍黄潜。

“那你别用RUSH了。”

“不,我还要打快,还要RUSH。”

“……”黄潜都无语了。“是我脑袋出毛病了,还是你脑袋出毛病了?”

“都没毛病。”张朋笑了笑:“我这就是准备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黄潜怔了怔。

“是啊,他不是激我情绪化和他怄气么?我就继续打RUSH,让他觉得我中招了。”

“这样啊。”黄潜点了点头,突然之间又想不明白了,“等等,那你这样有什么好处,就让他觉得你乳臭未干,容易挑拨?据我所知,这个老狐狸是出奇的稳,而且这顾城的笔记本上也是那么说他的。他就算看轻你,打的时候也不太会轻敌的。你这样的话反而场场RUSH,打比赛的风险比较大。这样两相比较,我怎么都觉得你这是划不来的买卖。”

“我也不想靠他轻敌来占他上风。”张朋笑了笑,“这次我要光明正大的,干脆利落的击败他报仇。”顿了顿之后,张朋看着黄潜问:“如果换了是你,你激了一个对手,让那个对手场场RUSH,结果遇到你的时候,也是RUSH你,你却还挡不住,你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黄潜呆了呆。

顺着张朋的问题,黄潜不由自主的想了下去。如果自己的对手被自己激得场场RUSH,自己肯定会很得意,但是等到他打自己都是RUSH,而自己也是挡不住,被他很快的RUSH死的话。这对自信心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这绝对比明知道对手要RUSH你,还是挡不住的打击更大。

张朋居然是想和Ipxterran一交手,就给Ipxterran这样的一个致命打击?

而他居然是有信心也把Ipxterran也采用RUSH的打法,一举RUSH掉,这是什么样的信心和气势?

一想到这点,黄潜忍不住就深吸了一口气。

推荐热门小说流氓高手2,本站提供流氓高手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流氓高手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65章 ESWC的开始 下一章:第667章 一锤定音!
热门: 上川下江 我真的没有勾引你 天生反骨[快穿] 偏执大佬暗恋我 神仙超市 当炮灰男配有了公主系统 藤原酒馆 影帝的炮灰前夫拒绝营业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定婚耳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