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再见之时

上一章:第655章 纯粹力量! 下一章:第657章 神来之笔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一想到以后和张朋拼,很多时候都只能拼最本质的东西,就像一个剑客不能使用剑法,只能像野蛮人一样厮打摔跤比拼蛮力,一点都不风骚潇洒,而且绝大多数时候肯定还是拼不过,黄潜和小石头就很是沮丧,在败者组的比赛抽签开始的时候,黄潜和小石头都觉得这样的沮丧之情甚至影响到了自己从参加ESWC开始就刻意培养出来的比赛状态。

而败者组的抽签对阵表一出来,一看到自己的对手,黄潜就无比郁闷的叫了声我靠。

因为黄潜这场比赛的对手,正好是金曜焕。

去年黄潜和金曜焕还基本上是势均力敌,两个人在各种比赛中一共遇到四次,黄潜和金曜焕各胜两场,可是黄潜基本上已经到了职业巅峰期,而金曜焕却还是年轻力胜,还在上升期,今年黄潜就已经觉得金曜焕要比自己强一线了,今年和金曜焕一共遇到了两次,结果两次都是金曜焕拿下了他。要是自己的状态还得不得了,黄潜还觉得自己可以一拼,但是现在自己被打入败者组,又看着张朋一力降十会的纯粹力量影响了自己的状态,这次对上金曜焕,黄潜觉得自己基本上是凶多吉少了。可是和金曜焕一打之下,黄潜却又是傻眼了,他居然是连赢两场,打了金曜焕一个二比零。

这是怎么回事?

黄潜愣了好大一会之后都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金曜焕是故意放水,放自己一马,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金曜焕将方少云视作自己的头号大敌,面对蓝星的人从来都是死拼活拼的。

可是不放水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打了他一个二比零?

这个时候的黄潜没有想到,其实金曜焕会被他击败的答案很简单,那就是他的状态受了张朋这个后起之辈崛起的影响,金曜焕的状态同样也受到了张朋的表现的影响。

事实上早在Jimwo和王绯雨的时代,这两大划时代的绝顶高手就都说过,对于星际争霸这个游戏来说,最为重要的不是大局观、不是意识,不是操作和计算能力,而是信心。

心里有必胜的信念,打起比赛来自然就会坚韧,敏锐,心态平稳,判断准确,就算自己的技战术水准不如对手,至少也能发挥出自己应有的实力,很多顶尖的高手在劣势下能够反败为胜,实现惊天大逆转,都是因为打起比赛来很有信心。

就像张朋之前打的几场比赛,如果在劣势下丧失了信心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找得到可以扭转乾坤的机会。

如果一个人在比赛之前的信心就动摇了,那他很容易就会打得发挥失衡,失误百出。

而一个人在自己最拿手的方面,被人击败的话,自己对比赛的信心就会更加的受影响。

事实上脱线虫族OutLine在第二场比赛开始的时候就对自己的心境感到有些奇怪,就是因为如此。

一般的比赛,就算输个几场,信心也未必会动摇。因为像他们这样身经百战的职业选手,神经早已经锻炼的比一般的选手要坚韧。

但是,张朋却是在OutLine最为坚信的方面击败了他。

OutLine坚信虫族和神族的前期,至少在狗和叉叉这样的低级兵种的对抗中,虫族是很容易占到优势的,可是他却反而就在这个时候被张朋一拨打死。

这就好像一个人的信仰被打破了。

就好像你深爱一个女孩儿,觉得她纯洁的像个天使,可是却有一天发现她和别的男人牵手在一起,实际上她脚踏几条船,根本就不像你想像的那么纯洁。

这对于一个人将会是什么样的冲击和打击?

所以即便是OutLine这种身经百战,神经极其坚韧的选手,都会深受影响。

金曜焕也是同样如此。

先是在红金龙网吧,金曜焕在自己最得意的操作对抗下,输给了张朋,而且输了至今还不敢承认那就是自己。

这两场比赛,都是在最直接的对抗下,在自己最拿手的计算都败给了张朋。

要是在战术变化和小技巧上面的败,还要好一点,但是这样的败,却就相当于大家都拿棍子去砸对手,可是你和他的棍子一拼,却被对手的力量砸压得一下子跪在对手面前。

张朋这种直接火爆的打法,和一般的顶尖高手相比,更容易在对手心中种下一棵失败的种子。

张朋这种近乎纯粹力量的打法,将会使得和他们一拼之下被击杀的选手,在心里永远不自觉的记住他们的失败,这样他们以后再面对张朋的时候,就会比对上别人多了几分顾忌,少了几分信心。

金曜焕虽然具有打不死的小强的个性,但是连续在小强个性爆发,在自认为自己肯定打得过张朋的情况下被张朋拍死,他的心里面也已经不自觉的种下了一棵失败的种子。

这在平时还好,可是现在他也是在现场看着张朋的比赛的。张朋发挥的越好,他心理上的压力就会更大,就会越加觉得张朋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变态了。现在张朋干脆的二比零击败脱线虫族,让绝大多数观看比赛的人都感觉到了他那种令人恐惧的纯粹力量,金曜焕心里面那一棵失败的种子,自然就不自觉的滋生发芽了。

黄潜看着张朋,大多还只是感叹后生可畏,那时候自己还教他,现在他的实力都超过自己了,以后打他不好打了。可是金曜焕看着张朋的表现,却是实实在在的心虚,所以在信心和状态上所受的影响,金曜焕绝对比黄潜要大得多。黄潜和金曜焕的实力本身就只差一线,现在黄潜的状态如果是九分的话,金曜焕的状态只有七分,两相比较,黄潜能够二比零击败金曜焕,也就不奇怪了。

……

这轮败者组的比赛打完,败者组就剩下了四名选手,来自蓝星的黄潜和小石头,IF俱乐部的脱线虫族和Hfly俱乐部的Kuang。

而胜者组已经只剩下了两名选手。不知不觉之间,张朋已经打入到了中国区预选赛的胜者组的冠亚军决赛。

按照规则,只要再胜这一场,张朋就已经不用打了,直接就是以中国赛区第一的身份晋级了。

而他这最后一轮的对手,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他的这最后一轮的对手,就是击败了小石头而晋级的,在湖南赛区就和他交过手的神族顶尖高手Corsair。

再遇Corsair。

这绝对是所有神族支持者的节日,因为谁也没有想到,ESWC的中国区预选赛的胜者组最后一场比赛,竟然是双神鼎立。

而在此之前,更是谁也没有想到胜者组的最后一场比赛,竟然是张朋对Corsair。

……

“真是邪门!”

胜者组的最后一场比赛开始,Corsair进入比赛室的时候,看到对面比赛时的张朋时,Corsair忍不住在心里叫了这么一声。

湖南赛区的比赛,到现在也过去了没有多少天,这个时候他和张朋在湖南赛区的比赛之中的场面,还历历在目。

但是再面对张朋时,Corsair却已经觉得张朋和那时已经完全不同了。

无论是人还是打比赛的感觉,Corsair都觉得张朋更加的有自信,更加的成熟。

在湖南赛区和张朋交手的时候,Corsair已经知道张朋的水平很高,自己很有可能打不赢了,但是在那个时候Corsair在比赛之前想到的也只是自己有可能打不赢,但是现在,Corsair再看到张朋的时候,产生在他心里的感觉竟然是,他竟然隐约觉得自己有可能连十几分钟都挡不住。

怎么会产生这种感觉?

比赛还未开始,居然就不自觉的想到对手有可能在十几分钟之内就能搞定自己一把。

在比赛之前,这样的念头绝对是不利的。

在心里暗自叫了一声真是邪门之后,Corsair就马上甩了甩头,强迫自己抛开了这些不利于比赛发挥的若有若无的感觉,调试完鼠标之后,就进入了主机,对裁判打出了OK。

虽然在情绪上,Corsair强迫自己抛开了不利的因素,但是和张朋的比赛一开始,Corsair却再次清晰的发现,张朋的确是和湖南赛区的时候截然不同了。

湖南赛区的时候,张朋的操作还给人一种平淡的感觉。

他的操作并不算差,但是除了闪电兵的运用,其余并没有给人太大深刻的印象,就好像一条溪水平静的流淌一样。

但是他和张朋的这第一场比赛才刚开始,他就已经感觉到张朋的操作充满了尖锐而暴力的力量。初期的神族,都没有多少的东西,初期的操作因为这点,也依旧只是一条流淌的小溪,但是张朋的操作,却像一条看似平静的小溪,溪水之下却充满了汹涌的暗流和漩涡。

这场比赛张朋出现在5点的位置,Corsair出现在11点的位置,两个人一个人以顺时针探路,一个人以逆时针探路,都是第二点探到了对手。而两个人一探到对手,都是第一个叉叉,就直接往对手的基地里面冲了过去。

一个叉叉当然不可能叉死对手,但是却可以骚扰对手的矿区,采取这边叉一下,再跑到一侧叉一下的操作,叉对方的农民,这是神族对神族时,很多选手都会采用的招数。一个操作高出对手一截的神族选手,很有可能会在初期就用一个叉叉杀掉对方的两三个Probe而成功的占据一定的上风。

现在Corsair和张朋都是用出了这样的打法。

Corsair用出这样的打法,就是因为觉得张朋在初期的操作并不怎么样,但是双方的叉叉都交错而过,不管对方的叉叉冲进对方的基地之后,Corsair的叉叉还没能够叉死张朋一个Probe的时候,Corsair就发现自己的一个Probe已经被张朋一下子叉爆了。

对于任何神族来说,这样的操作基本上都是相同的,叉叉都是跑到矿区的边缘,攻击在矿区边缘采矿的Probe。因为如果深入矿区的话,很容易就会被Probe堵住弄死。而对于防守方来说,都是把受攻击的Probe拉到矿区里面区,然后用新生产出来的叉叉追击对手的叉叉。

一个Probe至少能顶得住叉叉的两次攻击,所以一般在对方的叉叉开始攻击的时候,拉开Probe都是来得及的。像Corsair的叉叉去攻击张朋矿区边缘的Probe的时候,张朋就是来得及拉走了。但是张朋的这个叉叉跑到矿区边缘,Corsair刚想拉开最外面的一个Probe,却猛然发现张朋的叉叉往里面再靠了一步,攻击的却是里面稍微靠里一点的一个Probe,而只是攻击了两下,这个Probe就一下子爆掉了。

这个时候Corsair才反应过来,之前张朋的那个探路的Probe,也是在不停的焊焊这个Probe,焊焊那个Probe,他矿区之中的几个Probe,都被张朋用这个Probe的操作,焊失了不少血,而这个时候张朋就是一下子用叉叉,攻击了一个血比较少的Probe。

这样的操作,非但得不停的控制自己的探路Probe,还得在叉叉到来的时候,瞬间点过他矿区中的N个Probe,发现哪个才是血比较少的,还得瞅准机会,发现哪个最靠近矿区边缘,才能一击得手。

所以虽然只是一下子爆了一个Probe,但张朋的操作,却已经让Corsair感觉到和之前完全不同,充满了锐利而暴力的力量。

不能和张朋这样硬拼操作!

双方只是都控制着自己的叉叉兜了几个圈,Corsair就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了这点。

在Corsair的计划之中,他本来是想要出了一两个叉叉之后就马上转大量出龙骑的打法的。但是一感觉到这点,Corsair在出了一个龙骑,想办法弄死了张朋的探路Probe和叉叉之后,就马上接二连三的放下了制造隐刀所需的建筑物。

Corsair就是想要出速隐刀。

之所以这么打,是因为他发现张朋出到了双兵营,而科技出得却比他慢得多。

张朋这么做,基本上就是因为张朋看到他一直都是单兵营,而且早早的放下了BY,想要双兵营不停的出兵RUSH他。

就在Corsair放下隐刀所需的第一个建筑物,升级叉叉的速度所需的VC时,张朋的四个叉叉已经冲了出来。

这个时候Corsair还是单兵营。

Corsair多年的比赛经验和对比赛的敏锐感觉告诉Corsair,现在他虽然有两个叉叉和一个龙骑,可以挡得住这四个叉叉,但考虑到张朋后继出兵的能力,他必须得马上补一个兵营,不停的出兵,并延缓一下出隐刀的时间,才有可能挡得住张朋这样的RUSH。

可是他咬着牙,却就是没有补兵营。

这就是他的战术。因为他要是这么做,隐刀出得慢了,就很有可能起不到效果。他就是要传达给张朋一个微妙的信息,不停的强力出兵RUSH,就有可能打得下他。

这个时候他全力速出隐刀,虽然气体资源不多,但是他的手里头,实际上却一直刻意的留着两百水晶矿左右的资源。

这两百水晶矿,足够他马上补一个做光子炮塔所需的BF。

他最好就是张朋不停的强力出兵,这样的话,在他的隐刀出来之前,张朋绝对来不及做出反隐,在Corsair的计算之中,张朋甚至连做反隐的OB所需的建筑物都不会做。张朋最多只能来得及做出光子炮塔防他的隐刀,这样一来,他的第一个隐刀出去就算不能将张朋直接砍死,也会逼得张朋用光子炮塔防守,这个时候张朋没有反隐,自己可以随意的马上开个分矿。这样一来,等到张朋做出反隐的时候,自己在经济上就已经是绝对的优势,接下来纯粹暴兵就能压制住张朋了。而张朋强力出兵RUSH,当然可以打得上来,可是Corsair这刻意捏了这么多水晶矿在手里,也是早就计算好了,张朋只要真的一RUSH,他就马上做个BF,这样他就直接在矿区中补光子炮塔。在他的计算之中,这样的防守,绝对挡得住张朋的RUSH。因为只要他的隐刀一出来,他就占据绝对的主动了。

在Corsair的计算之中,除非张朋也用对付脱线虫族的打法,拉上所有的Probe来RUSH,否则的话,是不可能攻得下自己光子炮塔防守的矿区的。但是这样的话,就算他攻得下,自己只要做出一个隐刀,张朋也就彻底的挂了。

Corsair咬着牙,顶着比赛中无形的压力,观察着张朋的动向,让他神经一下子绷紧的是,他看到张朋的四个叉叉真的毫无停留的冲了上来。

张朋真的是要RUSH了!

张朋的打法,近乎野蛮,几乎是不带任何的掩饰。

而一看到张朋的四个叉叉冲上来,Corsair就马上做了BF,等BF一形成,就马上在矿区中极佳的位置补光子炮塔。

和Corsair料想的一样,在张朋损失掉两个叉叉的时候,Corsair的两个叉叉也全部红血,而张朋接下来的两个龙骑也接踵而至,所以Corsair堵住路口的两个叉叉和一个龙骑也往后退却,这个时候Corsair的第二个龙骑也出来了。两个红血的叉叉略微躲在龙骑的身后,两个龙骑先行顶上,来应对张朋冲上来的两个叉叉和两个龙骑。

这一拼之下,张朋剩余了一个叉叉和一个龙骑,而Corsiar的两个红血的叉叉和两个龙骑全光。

Corsiar看到这一个叉叉和一个龙骑朝着自己矿区冲来的时候,他也知道接下来张朋又会有两个龙骑接踵而来。但是他却并不心慌,因为这个时候他的第一个隐刀,已然开始建造。而他的矿区之中,也和他所预料的一样,成型了两个光子炮塔。

这样一来,就算他的第一个隐刀出来之后,不砍这些在他基地里面的张朋的部队,直接冲去张朋的基地,两个光子炮塔也可以拖延到他第二个隐刀出来。

第二个隐刀出现之时,就是局势彻底翻转之时!

张朋两个全新的龙骑果然在他的一个叉叉和一个龙骑的身后随即出现。

这三个龙骑和一个叉叉也似乎发现攻击光子炮塔没什么用处,只是点杀了两个Probe。

但是Corsiar更是心定,因为看到张朋这两个龙骑,Corsair就知道张朋是双兵营连续不停的出龙骑的,而以张朋开气矿的时间计算,张朋这个时候是绝对没有气体资源可以做制造反隐所需的VR建筑物的。

而就在张朋连续的击杀了他的两个Probe之后,他的第一个隐刀,也从兵营中走了出来,这个隐刀一出现,就随手一刀,解决了张朋那个已然红血的叉叉。

张朋的叉叉被Corsair的隐刀一刀击杀之后,他的三个龙骑就飞快的往后退去。看到这样的景象,Corsair的心中有了点残忍的笑意。

这样迅速的退却,即使是用龙骑卡住路口,也只能是被隐刀硬砍,延缓一下他隐刀出去的时间,让张朋有时间可以做光子炮塔防守。这样一来Corsair是没办法直接砍死张朋了,但是却很容易直接开分矿,接下来还是可以以领先一步的经济,直接将张朋压死。

Corsair的这个隐刀,尾随着张朋三个退却的龙骑往前冲,但是他刚冲到想象之中,隐刀准备大开杀戒,狂砍三个龙骑的坡口时,他却一下子就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他看到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水晶,还看到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光子炮塔正闪耀着成型。

两个龙骑就堵在坡口,而另外一个龙骑,则就站在这个正好成型的光子炮塔的旁边。

咣当一下,Corsair只觉得心里面有个东西从高处落下,一下子就碎了。

张朋竟然是在他的坡口上面,造了一个光子炮塔!

这个光子炮塔能在这个时候成型了,就只有可能是他用四个叉叉破了自己口的时候,自己的两个红血叉叉和龙骑后撤的时候,就已经派了Probe过来做了。

在这种时候做水晶然后飞快的做光子炮塔,张朋的确是不可能有资源做出反隐的OB,甚至连制作OB的建筑物都不可能放下,他这么做,连光子炮塔都只能成型一个。

但是对付一个隐刀来说,一个光子炮塔的反隐,加上三个龙骑,就已经是够得不得了了。

而这个光子炮塔要是做在张朋的分基地前或者基地坡口,那还不算什么,可是现在这个光子炮塔,却是直接就做在了Corsair的坡口,这样一来,Corsair的隐刀是绝对出不了门的,只有活活的憋在基地里。

Corsair的隐刀出不了门,他就更不可能依靠隐刀的优势,在坡下开分基地。

所以张朋这一个出乎了他预料的光子炮塔,可以说是瞬间就断绝了他所有的计划,所有的生机。所有的雄图霸业,在瞬间轰然崩塌!

一个速出的隐刀……面对三个堵住出路的龙骑和一个光子炮塔。

在略微的茫然之中,Corsair看到张朋一时没有马上继续出兵过来,而张朋那个显然是做了光子炮塔,现在已经在他坡下分矿处的Probe,在略微的等待之后,就直接放下了分基地。

张朋就在他的坡下分矿处,放下了分基地!

Corsair马上就打出了GG。

再打下去,就是绝对被完虐了,Corsair生怕自己再坚持一下,就会直接失去下一战的信心。

而打出GG,退出这场比赛的时候,Corsair看到的比赛时间让他不由得有些失神,连呼吸都似乎凝滞了几秒。

九分十三秒!

Corsair和张朋再遇的第一场比赛,张朋击败Corsair,竟然是只用了九分十三秒!

推荐热门小说流氓高手2,本站提供流氓高手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流氓高手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55章 纯粹力量! 下一章:第657章 神来之笔
热门: 牧神记 完美世界 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穿书] 当人妻受被迫接了强受剧本 情债血案 流氓高手 挂职2 基建王座 京极堂系列05:络新妇之理 残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