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猪逼急了,也是会跳墙的

上一章:第616章 哥很刚 下一章:第618章 越来越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真的?”张朋一听就有点傻眼了。

“当然,他的ZVP胜率百分之八十多呢。”身为RVA忠实粉丝的ESWC工作人员不动声色的说,“他的前期出狗配刺蛇冲一拨简直是强得一塌糊涂,几乎可以微操到一条狗一个刺蛇。”

“啊?”张朋一听这个ESWC的工作人员这么说就更加的目瞪口呆了。

现在的张朋可不是以前那个刚刚玩星际,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了,他很清楚百分之八十几的胜率简直是太恐怖了。现在在众多的职业选手之中,也就只有方少云的平均胜率在百分之八十几以上,就连谢小石他们这个档次的选手,一个赛季下来的平均胜率也就只有百分之七十几。

虽然这个ESWC的工作人员说了,这个GHG只是ZVP的胜率百分之八十多,可张朋正好是神族啊。

张朋也不知道那些职业选手很是兴奋,纷纷上前慰问GHG只是因为GHG是个就算输也会让人打得欲仙欲死,很是痛苦的选手。所以看到那么多高手都很是兴奋的样子,他就一下子相信了这个很是龌龊的ESWC工作人员所说的话,以为GHG真是一个刺蛇配狗,前期强的一塌糊涂的猛男。

因为第一轮比赛同时开始的对决就有四十组,本来以张朋和GHG的名气,很可能是不会在大屏幕投影上直播的,可是因为赛前暴出惊人的消息,张朋是方少云的徒弟,ESWC的工作人员几乎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张朋和GHG的这场对决在好几面大屏幕投影上进行直播。

几乎所有在场的高手都觉得ESWC的工作人员这个决定简直是非常的英明神武,值得表扬。

张朋和GHG很快就在工作人员指定的位置上坐定。而一看到自己的座位号,本来就已经很是心惊胆战的张朋就更是眼前一黑。他的座位号居然是14,这不是要死么?

难道我这次真的要极其的倒霉,第一场就要直接被淘汰掉么?

张朋无比悲戚的这么想着,然后调试好了鼠标,对着裁判打出了OK。

张朋和GHG的比赛很快在五四三二一的比赛倒数之中正式开始。

因为被那个ESWC的工作人员忽悠,所以张朋在一开场之后就极其的小心,一开始就直接按照谢小石那种很是稳妥的开局方式开局了。

“咦?”

全场的参赛人员,除了那种连方少云都不知道是哪个,就提着鼠标来参加星际比赛的牛人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张朋和GHG的这场对决。一看到张朋这样的开局方式,全场的N多高手就都忍不住互望了一眼,“这个是方少云的徒弟,怎么一开始打得反而跟谢小石差不多似的?”

GHG的ZVP虽然是出了名的鬼见愁,连最后赢了他的选手都忍不住要朝他大哭三声,喊上一声,GHG大哥,你能不能别这么猥琐啊。可是面对张朋的时候,GHG的心里还是有点心虚的。

因为方少云的名头实在是太大了。在几年的职业生涯中,GHG也和方少云交过一次手,那是在一年的CPL线下赛之中。三局两胜制的比赛。第一局方少云就是随机出来个神族,GHG料想自己的ZVP牛叉,就算输也不会输得没面子,可是他却没有想到方少云直接就出了野兵营RUSH,出叉叉活活的把他给直接叉死了。

第二场方少云随机出来个虫族,结果GHG才刚刚探到方少云是什么种族,他就看到六条狗冲进了自己的家里。

这两场比赛给GHG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因为那时候GHG才刚刚在职业联赛中暂露头角,还在甲级俱乐部打拼,好不容易才打进了CPL的线下赛,正想通过这线下赛,给很多俱乐部留下点印象,可是没想到两场比赛加起来还不到十五分钟,GHG的CPL线下赛的历程就光荣的结束了,因为CPL夺冠的难度之所以不亚于WCG冠军,所有的中国选手在王绯雨开创中国皇朝之后,都觉得最顶尖的王者必须要夺得WCG冠军和CPL的冠军才算是真正的王者,就因为CPL是全程单败淘汰赛。这种比赛容不得半点损失,极其的残酷,很多顶尖的职业选手就直接被磨死在了线上的预选赛之中了。因为谁也不能保证在一二十场的线下预选赛之中,自己不出现点人品和运气以及其它非技术上的问题。比如当年黄潜刚刚功力大成,如日中天,状态正好的时候,就在一场比赛中,已经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自己网络问题掉线被判负了一场,第二场黄潜的情绪很受打击,结果对手又正好出了猥琐的6D,结果黄潜这样的高手在小组赛的第二轮就被弄死了。后来黄潜在小组赛第二轮就被弄死的消息一传出去之后,有好事无聊的人一查,查出来的结果差点让黄潜直接晕死过去,因为淘汰掉黄潜的人只是一个在长沙合丰电脑城负一楼卖盗版光碟和黄片的三十七八岁的大叔,后来那大叔的生意据说奇好。

言归正传,虽然只和方少云交手过一次,但是那难以磨灭的印象再加上方少云无数次的表演和Rep,在GHG和众多星际选手的心目中,方少云的形象已经定型了,就是同样出一个叉叉,他的叉叉都比别人走位风骚,屁股扭得有特点。

GHG的这种打法也怕初期被一下子RUSH搞定了,因为就算不被叉死,要是被叉个半身不遂,劣势太大,也很难憋起来猥琐,于是和张朋开始的时候,他很怕张朋也突然出其不意的来个野兵营叉叉啊什么的。

现在一看到张朋是极其稳固的防守型开局,GHG就顿时乐坏了,双基地直接就飞快的运营,开始直奔刺蛇塔出潜伏。

其实张朋和方想的那种感觉星际本质的境界,说穿了就是观察和感觉细微到了极致,比如说通过对手的农民数量,对手很多小的动作,来判断和感觉出对手下一步的动作,他要出什么打法,自己目前可以用什么方法应对,等等。众多这种片段贯穿在一起,就好像在天空俯瞰整个战局了。事实上就如同站在高峰之上看整个山谷的四季变化,了然于胸,首先就是要每棵树木,每一条溪流的变化都观察、感觉得清清楚楚。这也就是为什么要很是放松,要像看着别人的比赛一样才可以做到,试想要是一个方面的战局变化,某支部队的败亡就吸引了你那么多的心神,你就不可能顾得过全局了。这种感觉也是要分去极大的心神的,这也就是张朋虽然达到了这样的境界,还得慢慢来,无法一步登天的原因。而以张朋现在的实力,本来是可以感觉出来GHG是要直接出潜伏防守,开矿死憋的。可是因为被忽悠的心惊胆颤的不行,一发觉GHG出刺蛇塔,张朋的眼前就立马出现了N多狗和刺蛇朝着自己蜂拥而来,无比刚猛的消耗掉自己的叉叉和光子炮塔,长驱直入把自己活活的A死的景象。

正所谓境由心生,因为听说这个GHG可以微操到每一条的刺蛇,张朋的感觉这才出了叉子。本来就算面对很厉害的虫族选手,按照张朋的发展,最多在分矿前摆下五个光子炮塔,张朋也就感觉可以挡住对手的进攻了。可是因为这样的感觉,张朋一口气就连补了六个光子炮塔,同时飞快的升级闪电兵,以免到时候GHG一拨无比刚猛的打来,自己的闪电兵还没交电费,放不出心灵风暴。

“这个打法也太有个性了吧?”张朋的这六个光子炮塔一造,全场的那么多职业高手就全部瞪大了眼睛。

“哈哈,这个货!”

“方少云收的是什么徒弟啊。”

几秒钟之后,N多职业选手就都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来。

因为所有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这个时候GHG正在孵化潜伏,这个潜伏将出未出的时候,正好是虫族最为虚弱的时候,很多顶尖的神族选手就能抓住这个机会,一拨暴兵就在这个时候强冲。而为了害怕这个时候被张朋抓住一举叉死,GHG正在补地堡。

可是另外的一边张朋却也在补炮塔,而且还一补就补了六个。

虫族都在补地堡,怕被你打,你还怕死补地堡,而且一补还是六个,这也太搞笑了吧?

在N多职业选手都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来的时候,GHG也一下子傻眼了。

他才补了一个地堡,就看到张朋的动作反而比自己更快,直接就拍了六个光子炮塔。

这自己还补个毛的地堡啊!

GHG马上就省下了地堡的钱,直接就拍了两个基地。

其中的一个基地还直接就拍在了张朋的坡下分基地不远处。

“我靠!”张朋发现GHG直接在自己的分基地外面不远处造基地要把自己封住,他就想要指挥着自己的叉叉和闪电兵部队打出来,可是GHG的潜伏正好已经孵化出了一拨,就在那边到处一埋,配合着点狗,张朋就直接被封在了二矿之内。

要是一开始就暴了很多的海盗船的话,张朋还可以掌握一下制空权,还可以用运输机出去骚扰或是开矿,然后再和GHG慢慢打消耗,伺机破口冲出来。可是张朋一开始怕对手直接暴刺蛇,想着海盗船没啥大用处,还是没出什么海盗船,很多的经济一下子全部被花在了六个光子炮塔上了。

等到张朋想走空中走廊的时候,GHG都已经出了飞龙塔,基地的外围到处都是自杀飞蝠了。而正面,GHG是拼命的造了N多的地堡和防空炮塔,期间错落了埋了好些个潜伏。张朋好几次用一两个叉叉定位,闪电兵电得无比的精准,电死了好几个潜伏强打还是没有打得出来,因为GHG很快都已经出蝎子了,张朋电死了好多个潜伏强冲的时候,就遇到GHG的蝎子的战争迷雾一阵狂喷,N多狗一阵狂堵,而且后面还不停的补地堡。

空中也飞不出去,正面也打不出去,张朋被打得悲惨的像狗似的。到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张朋就出了好几个金甲虫,利用金甲虫的射程比较远,慢慢轰GHG的基地封堵。可是打到后来张朋也彻底的傻眼了。GHG就是不停的补地堡,地堡不停的往后延伸,让张朋的金甲慢慢打,结果金甲的一发炮弹也是要二十五块的,张朋打到后来居然资源耗尽,连金甲的子弹都没办法造了。

一比零,GHG无比风骚的把张朋给弄死了。

“张朋老大怎么这么打的啊?难道他是想先示敌以弱,故意这么耍一下,麻痹对手,可是这直接输掉一场,用来装逼的代价也太大了点吧?”看到张朋无比凄惨的被打死,看台上的中大校队一伙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张朋为什么会打成这样。

“哈哈!方少云的这个徒弟也不怎么样嘛,还以为他和柳逐浪一样,是什么头上长角的人物呢。”而比赛选手区之中,N多职业选手都纷纷拍手相互庆祝,热闹的跟过年似的,“GHG好样的!N多年都这么猥琐没刚过了,今天终于刚了一把。”

“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厉害了。居然直接跟打菜鸟一样,直接就把我给封死了,打得我连门都出不了。”输了第一场之后,张朋一点都没有清醒的觉悟,他一时都没有意识到,是自己打得跟菜鸟似的,所以对手才显得这么牛叉的。他只是觉得对手实在是太牛叉了。这职业级的顶尖选手跟CUPL里面的业余选手果然是不一样。

第二把比赛开始之后,他打得更是小心翼翼。

GHG第二场的ZVP用的是他的老套路,就是出了刺蛇塔之后,飞快的出潜伏。这也是很多神族选手对他欲哭无泪的原因,因为几乎每个神族选手都知道他要这么打,却都无法阻止他不用这样的打法。因为他一直用这一套打法,很多时间和经济上的把握已经是准得不能再准了。比如说他一直都是O9D开局,然后出双矿,可是神族选手除非有方少云那样的操作能力,还要像方少云一样那么淫荡的出野兵营,否则是绝对RUSH不下他的,因为他出了O9D之后就会很快的升级狗的速度,出一拨狗,看情况还会补地堡。而他出刺蛇和转潜伏的时机也是把握得炉火纯青了。就算用天地双鬼打法的神族,很快的出海盗船也别想杀到他什么房子,他的刺蛇出来的时间把握得非常好,基本上海盗船来的时候,就有一定的刺蛇在保护他的领主了。而等到第二波刺蛇孵化出来的时候,他的第一波刺蛇就正好孵化潜伏。

因为第一场的比赛赢得是那么轻松,完全感受不到张朋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就好像在QQ平台上虐待菜鸟一样,第二场比赛GHG虽然用的是这样的老套路,但是他打得却比第一场比赛更为奔放了。他的刺蛇这次都不是在基地里面孵化的了,而是刺蛇和狗先向张朋冲去,到了潜伏研究升级完成,他的刺蛇才直接在外面孵化潜伏。

这样一来张朋就又被唬住了,他看到N多狗和刺蛇朝自己冲来,就马上又连做了四五个光子炮塔。

“哈哈,这个家伙难道就只会补光子炮塔么?”

“方少云的这个徒弟是地堡王子啊?”

看到张朋这样的做法,比赛选手区中又是一片哈哈的大笑声。

“靠,这也太丢人了吧?”

而看台上的中大校队一拨人则是看得忍不住都眼前一黑。饱受感情折磨的Books估计也有点心理变态了,忍不住就挑拨离间的对郭细细说,“郭细细,他是不是不喜欢你,故意不想完成他答应你老爸老妈的,故意放水要输掉这个比赛啊。”

“去死!”郭细细直接就给了Books一个老大的白眼,可是给完Books一个老大的白眼之后,再看大屏幕投影郭细细就又忍不住眼前一黑,差点要朝着底下比赛室里的张朋丢矿泉水瓶了。

大屏幕投影上,和上场比赛一样,张朋的处境和表现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好转,他居然又和上场比赛一样,直接就又被GHG用在他分矿外面造基地的打法给封住了。

封住了张朋之后,GHG就又抓住时机,放心的在外面开了一片矿。这样一来,GHG现在就已经是四矿,而且还都是带气矿的四矿对张朋的双矿了。

还在出叉叉和闪电兵!郭细细一看到张朋还在和上场比赛一样的打法就更是受不了了。

她很是生气的想,如果这场比赛张朋又和上场比赛一样输掉了,那她至少要一个礼拜不和张朋说话,不给他好脸色看。

“这个家伙该不是方少云新收的徒弟,还来不及教的吧。”这个时候GHG的得意之情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他觉着张朋简直是菜得跟什么似的,上场比赛都这么输了,居然这场比赛还和上场比赛一样输。打完这场比赛,至少有N个人要轮流请自己吃饭了。

这么想着GHG又和上场比赛一样出了飞龙塔,出了好些个自杀飞蝠,同时反正资源多钱多,家大业大不怕浪费,拼命的在张朋分基地出口外面补地堡。

而作着和上一场比赛同样的事情之后,GHG又觉得有点不满足了。

就像一个色魔强X一个MM两次,两次都用同样的一个姿势的话,那还真是有点不过瘾,于是这次GHG决定还要让张朋看看自己很是牛叉,赖以成名,让全国的神族选手都欲仙欲死的空投。

N多的狗很快装进了领主之中。

虫族的领主就是好用,既可以增加人口,而且还可以当运输机,像小狗一个领主就可以装八条,六个领主就可以装四队小狗了,这四队升级完了狂暴的小狗一投下去就是密密麻麻的了,拆起东西来也像N个挖掘机同时开工一样的凶残。而GHG的空投之所以牛叉,那是因为他的蝎子也是用得非常的好,基本上狗一投下去,他的蝎子的战争迷雾也就直接喷了出去。

往常GHG的这种空投都是多线,不停的空投神族的基地,一般一个基地就是两个战争迷雾,一队狗多一点点的样子,这样只要这个神族基地没有几个闪电兵防守和部队回救,就算是再多的神族地堡也挂了。可是因为这次是他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不像以往的比赛都是神族把他憋在家里,张朋也只有两个基地,分基地那里部队聚集了那么多,空投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这次决定玩个大的,地毯式空投张朋的主基地。

这地毯式空投就是一下子把很多个运输机里的兵力全部投下来,就像铺地毯一样在对手的基地里铺满兵的操作,这样的操作在很多大赛里已经出现了很多次,相信只要是对星际有一定了解的人就都知道,就不多加描述了。

反正GHG是个高手速的虫族选手,一般的虫族选手可能控制个五六个领主地毯式空投就已经不错了,但是GHG这一下却准备了不下十个领主。

十个领主里面,装了四队多的小狗还有好些个潜伏,还有五六个蝎子。

当看着GHG把这么多的部队一股脑的装进十个领主里面,再拉来几个领主准备作为吸引火力的幌子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就都已经知道这肯定是一次难得一见的大手笔了。

十几个的领主聚集在一起,光是看起来,就已经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了。

“完了!”

“张朋老大这回完了!”

对张朋极其尊敬的罗云和宁海等人一看到GHG的这个架势,就马上极其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因为这个时候,张朋还在将一些闪电兵和部队装进运输机。

因为资源少得可怜,张朋做了两个海盗船,还升级了运输机的速度,看他的架势,就是无奈的想用海盗船吸引自杀飞蝠的火力,然后用运输机装了部队出去占个矿。

事实上张朋就是想这么做的。

他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正面打也打不出去,空中的封锁线也冲不破,用海盗船和对方的自杀飞蝠去对耗吧,就算自己的海盗船甩尾甩得再厉害,对手用一倍于自己的自杀飞蝠的损耗来和自己耗,自己也是耗不过。

要是和上场比赛一样出金甲的话,打到最后肯定还是和上场比赛一样的丢人,打到对手就在那里让你打,你的金甲都打得没钱造炮弹。

张朋只能用海盗船去给自杀飞蝠撞,乘隙让自己的运输机飞出去了。

可是在这么做的时候,张朋心里面也是无比悲哀的觉得自己死定了。

对手这么厉害,自己的机位号都这么倒霉,自己怎么打得过。

这个时候张朋已经基本上连信心都快没有了,而一个选手要是被打得连信心都没有就是最危险的,基本上就算有机会,没有信心的选手也会抓不住而被打得落花流水。

就算是让林长信来判断。

如果他看到双方这样的局势,如果能知道张朋这个时候内心状态的话,也会很肯定的判断,张朋这场比赛已经必败无疑。

……

一切都似乎无法阻止张朋很丢人的被弄死了。

就连张朋在极其悲哀的把自己部队装进运输机的时候,都觉得自己要死的很丢人了。

因为他本来是想装两个Probe,几个叉叉和几个闪电兵进运输机的,这样他就能用一个Probe飞快的造基地,一个Porbe飞快的在路口造水晶造光子炮塔,与此同时他可以用叉叉和闪电兵挡一阵,挡到自己的第二波部队运过来,如果能占住一个矿的话,那还有一点点希望。可是他做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很没信心之下,连装装部队都装错了,叉叉都没装上几个,三个运输机里面倒是都装了闪电兵。

就在这个时候,GHG的十多个领主,以黑云压阵的态势,出现了他主基地的边缘。

“地毯式空投!”

一看到GHG的领主分开,朝着自己基地里冲进来的态势,张朋的脑海之中就马上闪现了这样的字眼。

这一瞬间张朋就几乎绝望了。

他很清楚这地毯式空投,光是密密麻麻的狗投下来,自己的基地一大半的建筑可能会瞬间化为乌有。

可是,事实证明了一句,就算是猪被逼急了,也是会跳墙的。

更何况张朋现在虽然没了信心,跟个菜鸟似的,但毕竟还是比猪要强不少。

推荐热门小说流氓高手2,本站提供流氓高手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流氓高手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16章 哥很刚 下一章:第618章 越来越强!
热门: 大雪中的山庄 老千3:鬼计神偷 势不可挡 暗夜君王 独步天下 犯罪心理分析 国家阴谋3:梵蒂冈忏悔者 每个世界都在苏(快穿) 顶级流量又撞脸了 沉默的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