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把艾静交给你们了

上一章:第561章 再创造一个传奇 下一章:第563章 有什么资格说不愿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人人心中都有一个香格里拉。

在N多没有去过香格里拉的人心目中,那个地方应该是个美丽的不得了的地方。

但是等到去过之后,你或许就会发现,那个地方和自己想象中的很不一样,或者说,香格里拉只存在于人的心中。

只是一个人心目中的美好梦想。

这天郭细细一边翻着本从宿舍妇女那A来的一本杂志,突然看到这一段文字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在空气中挥舞了一下小爪子,问一边的米薇和艾静毕业了你们想要干嘛?

米薇就说自己的梦想是开一家两层楼的咖啡店,不需要在闹市区,最好就是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有个大大的院子,然后自己要把这个店装修的很古典,很安静,桌椅和装饰都用木材和石材为主,里面的格调应该是温雅而怀旧的。也不需要赚多少钱,够维持就好,到时候可以在院子里和墙外挂着的花篮里种自己喜欢的鲜花和绿色植物,还可以磨自己喜欢喝的咖啡。

听到米薇这么说,艾静就说那小米你的二楼分一点给我就好了,我可以到很多地方去旅游,拍来很多照片,就贴在店里的强上,然后我还可以淘很多不属于那种大路货的旅游纪念品的东西,放在你的店里做装饰或是卖就好了。空下来的时候我就在你的店里写东西投给杂志社。

说着艾静就问郭细细,你想要干嘛?

听到艾静文自己,郭细细就说那我就在安静的巷子里开个香水店好了,反正我老妈出国的机会比较多,我可以叫她帮我带我们这面没有的香水,甚至还可以自己做很喜欢的格调的香水。

“那不错。”艾静呵呵的笑着说,那以后买香水都不用到处找了,直接从你那A就好了。笑完之后,艾静和米薇又问郭细细,“那你干嘛要开在安静的巷子里?”

郭细细摇了摇脑袋说不知道,反正我总觉得自己放在旧社会肯定是个穿着旗袍住在小巷子里,抹着口红的小资本家妇女,我喜欢沿着那种深深的巷子走过去,最好还要有那种落叶的法国梧桐和开着紫色小花的植物。

“还小资本家妇女呢,我看那时候你就纯粹是个怨妇。”艾静忍不住这么鄙视郭细细的时候,艾静的手机响了。郭细细马上以妓院老鸨的口气问,小艾,这是谁的电话呀。

艾静的脸微微一红,说是张朋的电话,然后就跑到一边去接了。

“奶奶的,不就是那个牲口的电话么,还要跑到一边去接。”看着艾静脸色微红躲到一边的样子,郭细细就对米薇说,“小米你看艾静那样子是不是跟成熟的水蜜桃似的,你看她的脸色,你看她的胸部和腰肢,真是的,要是我是男人,现在肯定忍不住要把她就地正法了。”

米薇忍不住呵呵的一笑,“郭细细你现在就已经像个吃醋的小怨妇了。”

“哼,怨妇怎么了,怨妇小资,怨妇光荣,怨妇才可能红杏出墙搞花头,为社会激发潜在消费能力。”郭细细很牛叉的说,“他奶奶的张朋这几天整天忙着教肖强那个傻大个也不教我,难道我的资质还不如那个傻大个么,我迟早把他给甩了。”说着郭细细还对米薇说,“小米我们要不真把他给甩了吧?”

米薇忍不住呵呵的笑了笑,说:“好啊,郭细细你先把他甩了,等你甩了他,我就把他给甩了。”

“怨妇。”郭细细正在继续调戏米薇的时候,艾静喊了郭细细一声,“你要甩的那个问你和米薇,过两天国庆节假期你们有没有空。”

“有没有空?”郭细细很奇怪的问艾静,“他问这个干嘛?”

“他说他老爸老妈让他问问,如果我们三个人都有空,他老爸老妈就带我们去个地方。”

“我有空的。都放假了还能有什么事啊。”郭细细马上问米薇,“小米你有没有空啊。”

“呵呵。你不是都要把他甩了么?还问这个干嘛。”

“这个……吃干抹净再甩也不迟。”

“我看被吃干抹净的是某人吧。”艾静看着郭细细说。

“你好像没被吃干抹净一样。”郭细细马上呵呵的一笑。

“还不是因为交了你这个损友。”艾静瞪了郭细细一眼之后,就对郭细细和米薇说,“那如果你们都有空的话,就把你们的身份证号码都发短信发给他吧。”

“身份证号码发给他?为什么?”

“他说要订机票。”

“订机票?不是他老爸老妈过来,是我们也要赶路的?那么远,还飞机?去哪里啊。”

……

“到底去哪里,搞什么飞机啊?”之后的几天郭细细一直缠着张朋,让张朋坦白交待国庆节到底去哪里。可是张朋就是不说,只是说到时候就知道了。弄得郭细细极其郁闷的说NND非得买包泻药弄得他欲仙欲死的,看他给老娘玩神秘。

但事实上郭细细就是那种嘴上叫得很凶,可却比谁都要心疼她男人的那种女人,这种女人很多时候都会叫唤着要把她的牲口如何如何,但是事实上她担心的却总是她家的牲口有没有吃饱了,穿暖了。这种女人通常会舍不得帮自己买件贵衣服,但是给自己的男人掏钱买什么的时候却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谁要是娶到这样的老婆那就真是恭喜你,你发达了。

而女人都是好奇的动作,越是跟她玩神秘,她就越会觉得有意思。

会到什么地方去呢?

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等到国庆假期真的来的时候,在登上飞机之前,郭细细和米薇还有艾静都只知道初始的目的地是南京。因为张朋帮她们定的是从长沙到南京的机票。

“老爸,老妈。”等到了南京禄口飞机场,一看到来接的人,艾静等人就全部有点愣了。因为除了张朋的老爸老妈之外,居然还有艾静的老爸老妈,以及艾静的表哥。

“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看到自己的老爸老妈和表哥都在场,艾静都终于有点忍不住了,轻声的问自己身边的张朋。

“没什么,先完成一个任务。”张朋不动声色的回答艾静。

“你们真的搞好了五百平米的带私家园林的别墅?”这个时候艾静的表哥看到艾静和张朋等人到达之后,忍不住问了张朋的老爸老妈这么一句话。

五百平米的带私家花园的别墅?!

艾静从她表哥的话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她的表哥和她老爸老妈也是刚被张朋的老爸老妈接来不久,而她也一下子反应过来,张朋所说的先完成一个任务是什么了。

可是张朋的老爸老妈他们真的弄好了一个五百平米的私家花园的别墅?

这在艾静和米薇以及郭细细看来都有点不可思议。

“你们该不会真是在老房子后面盖两层来糊弄我们吧?”艾静的表哥更是不相信,所以看到张朋的老爸点头他还是非常的怀疑。

可是事实就在眼前,等到张朋的老爸说看了就知道,然后自己开着一辆老大的商务车,开了几个小时的车把一群人带到一个宁静的有山有水的山镇里头,一路驱车到了一间老大的房子前时,除了张朋一家子人之外,所有的人都被震住了。

“这真是你们家的?”艾静的表哥一下车之后就不可置信的说了这么一句。

艾静和郭细细也都有点说不出话来了,因为眼前所见的一切实在是太漂亮了。尤其是米薇见到这么一栋房子,在心里就忍不住快要呻吟了。

这简直是米薇梦里想要的那种建筑物。

眼前一栋房子的外墙全部是斑驳的石头,使得这间屋子看上去就好像都是用年岁久远的石头堆砌而成的一样。可是这间房子看上去却一点都不觉得年代久远而古老阴沉,因为这间屋子的四面墙上有好多处都是从二楼到一楼的绿色落地玻璃,远远看过去就好像镶嵌在岩石上面的绿色宝石条一样。

二层楼还有一个好大的露台,上面有爬满了绿色藤蔓植物的木架子。

光是这样的一个大露台还不算什么,可是关键这栋房子正好就对着远处连绵的远山,光是想象坐在那个露台上喝茶,都会觉得意味悠长。

而关键还在于刚刚汽车一路进来,这个房子的周围还跟个公园一样,种植了很大高大的有着宽厚叶子的乔木,房子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好大的游泳池。

现在不看房子里面,光在外面看看,这个房子和这周围的环境,就真的像童话里面才有的场景。

“走吧,进去看看吧。”这个时候张朋的老爸对着提出要五百平米带私家园林的别墅的艾静的表哥笑了笑,说,“房产证也在里面,要看的话我可以拿给你看。”

一走进这间老大的房子里面,米薇就真的忍不住要呻吟了。

里面的格调完全就是米薇喜欢的风格,装修简洁但是细节之处却处处灵动,一推门走进去的地面全部都是木头的地板,但木头的地板却不是像一般人家那种扣合的丝丝密缝的,而是和很多栈道一般中间留有一定距离的缝隙,这其中露出的缝隙之间全部是随意的散落着不规则的淡黄色鹅卵石,淡淡的灯光打上去,使得一进门就有种温馨的感觉,而就从进门进去的位置往外看,就正好是一大片对着远处游泳池和山坡的落地玻璃,又给人一种漫步在树林和水池旁边的感觉。

客厅的有些墙面根本就没有像绝大多数的房间一样涂白,甚至直接是水泥色的墙面,但是配合着黑色木材为主的装饰风格,散发着的却是一股自然和儒雅的气息。

“太漂亮了!”

一路沿着有这纹路的木头楼梯走上去,郭细细都激动的要命,从二楼到底的落地窗本来就是郭细细喜欢的风格,因为随便在落地的床旁边一躺,就可以抱着个枕头看星星了。

而上楼的一个好大的房间三面都是玻璃落地窗,其中一边还放着如同剪子一样的藤条躺椅,上面铺着柔软的黄色丝垫。而且从落地窗看出去,触目可及的全是绿色的乔木和远山,看上去真的跟居住在森林公园里一样。

“这是在你们以前的老房子的基础上改的?这装修是你请谁设计的么?”艾静的老爸老妈看着也忍不住问张朋的老爸老妈。

“是在老房子基础上改的,是我和我儿子一边在网上讨论,一边在现场喊施工队做的。就是我时间不多,还是仓促了点。”

“这是你和你老爸两个人设计的?”一听到张朋老爸的回答,艾静和米薇以及郭细细都忍不住惊讶的问张朋。

“是啊。”张朋嘿嘿的一笑,“我们视频的,我老爸把现场的样子给我看,然后我们实时讨论。怎么样,很不错吧。”

这个时候艾静的老爸老妈都有点沉默了。虽然这个要求算是他们家提出来的,但实际艾静的老爸老妈都属于那种很谦和的知识分子,两个人也都是那种不太愿意争辩的人,所以当初才把“谈判专家”艾静的表哥给带上了。事实上从张朋的老爸一路开车过来到看到这个房子周围的环境,艾静的老爸老妈早就已经看出来张朋家就算不是富豪级的,家底也不是一般人家了。可是像他们这种知识分子或是个性高雅,对物质看得不是特别重的人基本上都是或多或少有着点那种臭脾气,就算是有钱也不一定看得起你,就算是有钱也只是散发着铜臭味的暴发户。

但是基本上一个人家的家装就体现了主人的内蕴品性。艾静的老爸老妈看得出没有一定的经历和阅历,是很难做出这样的装修格调和细节出来的。

“你们先休息一下吧。”在一群人还在打量着这间房子的时候,张朋的老爸说先失陪一下,他和张朋的老妈一起去厨房,让他们今天尝尝他们自己做的饭菜,尝尝他们的手艺。

“你父亲还会做菜的?”看着张朋的老爸老妈走进厨房,艾静的老爸就忍不住问张朋。

张朋点了点头说是的,我老妈擅长做西餐和粤式点心,是特别学过的,我老爸没特别学过,可是他不仅会做江浙菜,连东北的杀猪菜都会做,不知道今天晚上他有没有准备做什么猪肉炖粉条啊什么的。

艾静的老爸老妈奇怪的问,“那他怎么会做这些菜的?”

张朋回答说:“以前奶奶去世的早,他从小就做饭吧,后来他做生意的时候去过一段时间的东北,把那边的菜也学会了。”

艾静的老爸老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个房子真是你们两个人商量改造的?”

“是的。之前我还特别问过艾静和米薇郭细细她们的,问她们喜欢的房子是什么样的。这个房间里的很多材料还都是我老爸藏着的东西,不是外面买到的。”

“哦?”艾静等人放在心里的是张朋的前半句,这个时候她们才想到张朋之前的确有问过她们,只是她们都没放在心上,有次郭细细还看到张朋在那手忙脚乱的关视频,郭细细还以为他是在看什么少儿不宜的网站,还狠狠的捏了他一把,现在想来三个人才知道张朋肯定是在和他老爸商量现场怎么弄,给她们这个惊喜,怪不得有米薇和艾静喜欢的装修风格和绿色植物,有郭细细喜欢的长长的落地窗和躺椅。而艾静的老爸老妈注意到的却是张朋的后半句。

这个时候张朋就点了点旁边的茶几,那个茶几刚刚艾静的老爸老妈就看了很久,是用石头架起了镂空木刻的雕花台面,那雕花台面闪着紫色的木头光泽。

“这个茶几的台面其实是一扇老式的窗棂,这是几年前老爸在云南的一个山区旅游,鼓动那边的人一起用竹子架了根引水的管线,解决了那边一大片的山村喝水就要走很远的山路去挑水的问题之后,那边的人送给他的。”

“怎么会送给他这个的,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么?”

“是老爸自己要的,当初那个村的人很是感激,说随便让他挑村里的东西,结果他就挑了这个,他对那个村的人解释说,其实那个他们自己也完全做得到,就像这扇窗棂,谁都推得开,只是他们没有人想要去推开而已。我老爸的意思是那个村子上千年都是这样挑水的了,其实他们那里的人都不笨,只是没有人敢于挑战传统,敢迈出一步而已。”

艾静的老爸老妈和艾静等人都是听得有点入神,一个游客居然会鼓动一个上千年都是那样挑水的村子里的人,去架了一条引水管线。

而这个时候张朋又已经点着玄关背景墙上的一个铜盘说了下去。

那是一个有着金色荷花图案的铜盘,看上去也已经有着很长的年代了。

“那个铜盘是我老爸帮四川的一个小学拉了几片网,山里的一个老人送给他的。那所小学在山顶,学生所有活动的场地就是山顶一片平的足球场,唯一的活动用品就是几个足球,可是要是一不小心把足球踢下去了就要捡半天。老爸说其实那个老人并不老,就是那山里的人都看老,其实那人也就六十岁不到,他儿子以前就是那学校的代课老师,山里第一个高中生,就算去山下帮学生捡足球不小心摔死的。我老爸就喊人在他们活动的足球场外帮他们拉了几面网……”

艾静的老爸老妈听得更是入神,张朋停下来不说之后,两个人发现一群人还都站着,于是他们就点了点外面大露台,说我们去那边坐会吧,上海都难得有见到这样的地方。

“张朋,这是你的老家吧?”一群人都在外面的露台上摆放的藤椅上坐下来之后,艾静的老爸转过头来问张朋。

“是啊。”张朋有点受宠若惊的点头,因为艾静的老爸老妈从来没这么和颜悦色的跟他说过话。

“你觉得你父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艾静的老爸接着问张朋。

张朋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回答。

“要不换个说法,你和我们讲讲你父亲从小到大的事好了。反正吃饭还早。”艾静的老爸这么说着。他和艾静的老妈本身对张朋的老爸全无好感,但是现在两个人对他的感觉却已经大为改观。

“我奶奶死的早,我爸从小很穷……”

“不对啊,张朋,你家那时候很穷,怎么有这么大的房子。”

“我爷爷是个很倔强的人,这房子虽然大,可是并没有花掉多少钱,因为当初建造房子时的这么多石材都不是买的,都是我爷爷自己从山上挑回来的,老爸说爷爷他们那个年代,爷爷他们觉得有出息就是盖得起大房子,爷爷为了盖这个房子就累出了一身病,我老爸基本上是半工半读读完了高中,考了大学,大学毕业的时候我老爸就进了一家大公司工作,做的不错,据说一年多就升了部门主管吧,可我老爸后来就辞职了,到江西去收购山药卖。”

“收购山药?”

“是的,我老爸弄了个小公司,弄了一个车队去江西的山区收山药,那山区的山药很便宜的,收出来就可以卖个很多翻的价钱,结果没想到遇到大雨,车子收了山药出不来,山药全部坏光,我老爸一下子就欠了二十几万的债。传到我们这边,我们村上的老人就说我爷爷葬的地方是踏燕穴,主正财不主偏财的,说我老爸就是不能去做那种生意……”

“那个时候你爷爷已经去世了么?”

“是的。”

“什么叫做踏燕穴?”

“我也不知道,是我们这边不知道哪个看风水的老头说的,说是那个是吉中含煞,葬在那里的人就像被马踏的飞燕,自己下辈子都不会有好气数,可是自己的儿孙辈的事业会很不错,只是都不会有横财运的,只能正正经经的上班做事。”

“后来你父亲呢?亏了之后。”

“后来我父亲就又想办法借了一笔钱,先把那个山区的路给修得差不多了,然后就又在那边收山药出来,结果就赚了点钱,后来又自己做了个批发市场,再后来就做了商厦的生意……”

张朋虽然讲得平淡,可是艾静的老爸老妈却听得有点惊心动魄。

他们可以想象一个人一开始创业就亏了,欠了那么多钱再去借更多的钱要背负着什么样的压力,需要什么样的勇气和魄力。

有时候像艾静的老爸老妈这样按部就班的上来的知识分子是根本不会有这样的魄力的。

“你们都在这外面啊。饭菜已经做了一些了,要不我们就直接在这外面吃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张朋的老爸也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对着众人说。

“好。”艾静的老爸老妈点了点头。

“猪肉炖粉条?!”张朋的老爸看到两个人点头,马上招呼张朋下去帮忙把菜弄上来,蕨菜羹、酸菜鱼片、玉米虾仁……好些菜端上来,郭细细一看到其中的一大碗猪肉炖粉条就马上叫了起来。

“怎么,郭细细你喜欢吃这个菜么?”张朋的老爸乐呵呵的坐下,一边叫张朋再去把下面的一瓶他舍不得喝的酒拿上来,一边问郭细细。

“不是的,是张朋刚和我们说起你的一些事,说起你可能会做这个菜。”

“是嘛,那你可得多吃点,这个菜可是很有故事的。”

“什么故事?”

“呵呵,当初我和两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刚搞了个批发市场,当时去山东一个地方催要一比款子,可是那个批发商一时不拿钱出来,当时我们正好资金周转困难,没有那笔钱就可能死定了,后来听说那边有个风俗,不能欠人家的钱过年,于是我们就在那干等着过年,那时候我们身上都没什么钱了,顿顿吃便宜的粉丝粉条啊,后来熬到过年前终于熬不过了,其中一个山东本地的买了肉弄了一锅猪肉炖粉条。当时觉得特别的香,特别的好吃,后来我就把这道菜给学会了。”

推荐热门小说流氓高手2,本站提供流氓高手2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流氓高手2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561章 再创造一个传奇 下一章:第563章 有什么资格说不愿意?
热门: 张总叕去拍戏了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五部) 渣渣们都等着我称帝 穿成男配长子 侯卫东官场笔记6 魂兮归来之兄弟 气运之子为我神魂颠倒 刑警荣耀 沙币魔王,在线种田 灵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