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贝尔提拉的提示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听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数学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一切成谜的未知信号在不可见的领域中震荡着,没有人知道它跨越了多远的距离,也没有人知道它承载着怎样的意义——它在无处不在的魔力场中激起的微弱涟漪是如此渺小,以至于最强大、最敏锐的魔法大师也无法感知到它在大气中留下的痕迹,然而经由灵敏度更高的晶体阵列接受和放大,这人类无法感知的微弱波动渐渐在索林枢纽的系统中变得清晰起来,并在一次又一次的滤波和强化之后化为了清晰有力的“声音”。

巴德和他的同事们追逐这个声音已经很久了,而早在他们成立这个专门的监听部门之前,那些为魔网枢纽奠基的学者们则追踪了更长时间。

“信号密度比之前似乎有所上升……”一旁的同事自言自语着说道——巴德所监听到的东西现在已经共享给了房间中的每一个人,“这些震荡看上去变得十分密集……”

“之前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巴德皱起眉头,“这些信号难道不是一成不变的么?”

“谁知道呢?”同事摇了摇头,目光看向房间中央的全息投影,“等等,画面好像转化出来了。”

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监听中心那台大型的魔网终端上空,在投影出的全息画面上,一些线条正在浮现出来,并迅速连接成为图案——这源自贝尔提拉女士的解码技术如今已经被广泛应用在帝国境内的十八个监听站中,从寒冷的北港到南境的帝都,从帕拉梅尔天文台到十林城的总枢纽,不管是哪一个监听站收到了信号,它都会经由这种特殊的“点阵绘图”被解码处理,转化成似乎具有某种意义的平面图案。

这项规模庞大的监听行动执行至今,巴德和他的同事们(包括身处帝国各处的同事们)虽然收获不多,却也数次成功捕捉到信号,并绘制出了十余副简单的“解码图形”。

它们无一例外都是最最基础的几何图案,甚至每次的内容都大同小异,那些简陋的点和线条中看不出任何精深的奥秘,甚至孩童都可以很轻松地在纸面上绘制出来——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些神秘的信号会用如此复杂的办法来传递一些简单的几何图形,巴德的同事们则给它们起了个很贴切的名字:“顽童涂鸦”。

“今天的‘顽童涂鸦’似乎很稳定啊……”全息投影中的画面还在持续,数个几何图案已经清晰地呈现出来,一旁的同事轻声嘀咕起来,“传输到现在,信号强度还没有明显的中断或衰减迹象……是因为咱们换了新的主天线晶板么?”

“很有可能,”另一名监听员一边关注设备的参数一边随口说道,“这些天线晶板的原料来自奥古雷部族国,先祖之峰出产的晶体矿和原晶尘比灰山矿场的品质好很多。”

“先祖之峰的晶体矿?嚯,难怪——我记得贸易线打通之前那些来自先祖之峰的晶体矿可是顶级的施法材料,普通的法师们平常买都买不到的东西……”

身旁的同事们在低声讨论着关于国际贸易、晶体矿、施法者与市场变动的话题,但所有人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那些不断刷新出来的线条上,巴德全神贯注地看着全息投影上呈现出来的东西,他已经看到了那些极为规整的正方形、三角形、圆形以及六边形,在以往的监听记录中,这已经是工作组所记录的信息量的极限——

但信号的传输还在继续,更多的图案还在不断被描绘出来。

当一道不断向外扩散的螺旋曲线出现在画面上之后,房间中变得十分安静,所有人都停下了无意义的交谈,十几双眼睛死死地盯在那幅画面上。

当一组按照特定分组方式排列的点阵出现在画面上之后,巴德听到身边有人小声打破了沉默:“我们最好……立刻把这件事报告上去。”

……

无处不在的木质清香飘进了贝尔塞提娅的鼻孔,这令人心旷神怡的气息让白银女皇忍不住放松下来。

在安排伊莲去别的地方休息之后,她和高文、贝尔提拉一同踏入了一座位于巨树树冠区内部的大厅中。

在这里,有优雅生长的枝丫支撑着绿叶交叠而成的穹顶,浅色的木质立柱仿佛微微弯曲的骨架般贴合着附近的墙壁,花藤缠绕在支柱与屋顶的横梁间,发出微光的菌丝或藤蔓从中垂下,带来明亮却不刺眼的光照,进一步舒缓着每一个踏入此处的访客的精神。

“这是我的客厅,”贝尔提拉的身影在一丛藤蔓的簇拥下向前移动着,“玛格丽塔将军建议我开辟一片能够用来正常待客的地方,不必每次都把人带到深层的生化实验室或者生物质工厂——虽然我仍坚持认为我亲手设计的分裂池和生物质腔体都还挺可爱的。”

贝尔塞提娅却并没有在意对方后半句在说什么,她只是惊奇地打量着这个地方,这显然超出了她一开始的预期——她来到大厅尽头的一处弧形空地上,有些好奇地看着眼前一片层层叠叠的绿叶:“这里的叶片似乎和别处颜色不一样?”

“这里是我的阳台。”贝尔提拉在旁边说道,而伴随着她话音落下,那一片层层叠叠的叶子突然间哗啦啦地晃动起来,并如同一层幕布般向上升起——一道弧形的宽阔开口出现在贝尔塞提娅面前,明媚的阳光瞬间撒入大厅,而在开阔的视野中,小半个索林平原以及索林堡古朴典雅的高塔呈现在她眼前。

“有时候我会邀请玛格丽塔将军或别的人来这里眺望风景,但更多的时候我会在这里测试不同叶片的光合作用效率,这是树冠层采光最好的区域之一。”贝尔提拉继续说道。

“真是漂亮……”贝尔塞提娅来到开放露台的边缘,禁不住深深吸了口气,随后她转头看向贝尔提拉,终于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说的话,“你真的变了很多……不,这几乎已经不能用‘改变’来形容了……”

“我们所有人都变了很多,或好或坏,”贝尔提拉静静地看着已经成长起来的白银女皇,在几秒钟的沉默之后,她突然问了一句,“圣者环廊中还有我的肖像么?”

白银女皇点点头:“它一直挂在那里。”

“摘下来吧,”贝尔提拉轻声说道,“一个黑暗教徒不该继续占据那个位置。”

白银女皇注视着贝尔提拉的眼睛,她一点都不意外,但还是摇了摇头:“……我猜到了你会这么说,但圣者环廊从未有过将圣贤肖像撤下的先例——或许你认为自己已经失去了列席其中的资格,但你昔日的功绩还没有到被全盘否定的日子。对于白银精灵而言,七百年的时光太过短暂了。”

“那么多长的时光才不算短暂?”

“至这株巨树凋零吧,”白银女皇平静地说道,“到那时候我们才能确定圣者贝尔提拉的一生究竟走向了何处。”

贝尔提拉盯着白银女皇看了一会,才把目光转向远方:“……你们精灵还真是一群执拗的生物。”

“我们只不过习惯了在一个更大的时间跨度内思考问题,而如果你继续存活下去,你也迟早会理解我们这种思考方式的,”贝尔塞提娅突然轻笑了一下,紧接着话锋一转,“比起这个,既然谈到了万物终亡会的事情,我们正有些问题想向你确认。”

贝尔提拉回过头,目光在高文和贝尔塞提娅身上各自停留了片刻:“是关于废土中那批教徒的?”

高文有些惊讶:“你怎么猜到的?”

贝尔提拉摊开手:“和万物终亡会有关,而且到了现在还能让你们露出这种头疼的模样,我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话题。”

“确实跟他们有关,”高文立刻点了点头,紧接着便将自己从维罗妮卡那里得到的情报详细告知对方,“最近我们确认了一件事情,那些教徒不但仍在废土中活动,而且他们似乎正在打深蓝之井中残余能量的主意,甚至……”

听着高文的讲述,贝尔提拉的表情虽无太大变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渐渐凝重起来,她向身后摆了下手,阳台外层层叠叠的叶片随之重新合拢,阻断了外界过于明亮的阳光,不远处的地板则突然打开一道裂口,一台造型有些奇特的魔导装置随之从中升起。

它看上去是一台魔网终端,但其底座却缠绕着诸多藤蔓,又有一些极细的纤维状物质从投影水晶和符文框架的缝隙间延伸进去,这些特殊结构让整台魔网终端看上去仿佛是被生物寄生了一般诡异——但这并不是什么“寄生”的结果,而是贝尔提拉自己对配发下来的魔网终端做的改进,这有助于她直接控制这台魔导装置,甚至可以让她的思维直接与机器连通在一起。

下一秒,终端激活,全息投影中清晰地呈现出了贝尔提拉脑海中勾勒出的画面。

一个高大的、仿佛干枯扭曲古树般的生物出现在画面上,仔细看去,那“古树”表面却又浮现出了歪曲且诡异的人类面孔,又有仿佛瘤状物和血管增生物的东西覆盖在“他”的枝丫和枯黄的叶片之间,古树的根须在地上蜿蜒蠕动着,和贝尔提拉下半身的结构有些形似,却更加扭曲、更加令人不安。

在看到这些东西的一瞬间,高文的眉头便下意识皱了起来:“这就是……”

“这就是那些在宏伟之墙内部活动的万物终亡教徒,理论上……我们昔日的同胞们。”

“令人难以置信的变异肢体……”贝尔塞提娅忍不住惊呼着,“这看上去已经完全脱离了人类的范畴!他们……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正是因为有了这幅姿态,他们才能在刚铎废土那样恶劣的环境中存活下去,”贝尔提拉淡淡说道,“这幅姿态是为了适应废土中可怕的环境,最初它是源于魔能辐射导致的肢体变异,随后那些发生变异的黑暗教徒主动进行了适应化变异,一种他们称之为‘升变进化’的过程,最终稳定成了这个样子。”

“你刚才提到‘理论上昔日的同胞’,”高文则注意到了贝尔提拉刚才所用的字眼,“看样子万物终亡教派内部并没有那么心齐——而这些位于刚铎废土内部的教徒和你们这些‘外部教徒’存在很大分歧?”

“直到伪神之躯完工前夕,我们这些生活在墙外面的教徒还是认为教派内部团结一致的,但现在回想一下,这只不过是我们的一厢情愿而已,”贝尔提拉扯了扯嘴角,似乎是想露出个嘲讽的笑容,“高文兄长,我记得我曾经跟您谈起过一些关于墙里面那些万物终亡教徒的事情——数百年来,他们一直生存在刚铎废土那片我们无法理解的恐怖环境中,并向我们提供着关于混乱魔能、哨兵之塔、畸变体、神性因子等事物的第一手数据,我们和他们的配合持续了如此之久的时间,而且一直保持着‘完美的默契’,这直接导致我们忽略了一些事情。

“如果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已经不具备人类的身体结构,不具备人类的社会组织,生活在一个人类无法生存和理解的环境中,以非人类的方式处理和周围环境的关系,就这样持续了整整七个世纪——他们还有多大几率能维持着‘人’的本质?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又有多大几率还能认同自己的人类身份,并且将我们这些始终生活在墙外安全区的‘人’视作是自己的同胞知己?”

贝尔提拉说着,低头看了看自己如今已经不复为人的肢体,轻轻摇了摇头:“变成这副模样之后,我更加确认了这一点:连我都需要用制造辅助思考器官的方式来维持自己的人格认知,那么那些常年生活在刚铎废土中的万物终亡教徒……他们恐怕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不再是‘人类’了。”

“所以就和我预料的差不多,你们其实也不知道那些生活在废土中的‘同胞’到底在谋划些什么东西,”高文摇了摇头,“你们自认为教派在进行一项伟大的救世计划,但实际上对于废土中的那批教徒而言,你们的计划跟他们并没多大关系……”

“但如果真的毫无关系,他们又为何要配合我们演了七百年的戏呢?”贝尔提拉看向高文,木偶般精致却缺乏生机的面孔上带着僵硬的笑意,“他们生活在废土中,并且已经成功适应了那里面的环境,这是一种无敌的安全状态,外面的人威胁不到他们,那他们又为何要乖乖地配合来自黑暗大教长的命令,装作一副永远忠诚于教派,装作仍在为伟大事业奉献精力的样子?是担心暴露么?显然不是,他们理应对我们毫不在意才对。”

推荐热门小说黎明之剑,本站提供黎明之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黎明之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听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数学
热门: 苏断他的腰 第四扇门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第二季) 乡村野和尚 掌中之物 夜夜夜惊魂(第3季) 装穷 带资进组的戏精 长安第一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