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决战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惊洪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 轮回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悬湖被炸开造成了一次可怕的山洪爆发,满池的湖水从悬崖上奔腾而下的气势绝不亚于怒吼的千军万马!洪水携带着无可抗拒的力量,所有出现在它前进道路上的障碍物都在瞬间被这力量吞没,消失得无影无踪。

罗飞曾在祢闳寨中见识过山洪的厉害,而那次山洪的规模与眼前的这次相比,无异于涓流与澜沧江的区别。

这咆哮的洪水如果冲入哈摩族人的村寨中,那毫无疑问会是一场灭顶之灾,居住在池畔的所有村民将无一幸免!

水势渐渐止歇后,震人心魄的巨响仍在山谷间连绵回荡,虽远去却又良久不绝。

罗飞等人怔怔地站着,目光看向远处的被炸开的悬崖以及洪水消逝的山谷,神情恍惚,仿佛仍在梦中一般。

是的,他们都刚刚经历的一场梦,一场与死神相约的恶梦!

然而死神却如同开玩笑一般,与他们打了个照面后,便又匆匆地擦身而过,远去无踪。

悬湖并没有倾覆在哈摩族人的头上,大部分的山洪越过了恐怖谷所在的矮山,向着西南方向的山谷而去了。

死里逃生的众人此时脸上的神色除了骇然,便是讶异,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似乎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千百年来,从悬湖顶部溢流出来的湖水一直都是顺崖壁而下,注入矮山北面的山池,可是今天晚上,当悬崖被炸开之后,坠落的湖水为何却能越过那座矮山?

目睹了山洪奔涌的整个过程之后,罗飞心中已如明镜般雪亮:势能!是悬湖自身所蕴藏的势能使得哈摩村寨躲过了这场劫难。

当悬崖被炸开后,湖水脱困而出,在下坠的过程中,重力势能迅速地转化为流速,而在其下方,恰好又是一段平滑的圆弧形山壁,原本往下的山洪在流经这段山壁之后,已具有了相当的水平初速度,正是这水平初速度使得洪水在脱离了山壁之后,仍能向前方飞跃出很远的距离,最终越过了矮山,冲入了山谷的另一边。

这个道理便如同接在自来水笼头上的弯曲的弧形皮管。当开关拧得很小,水流涓细的时候,水中的势能都在与管壁的摩擦中被消耗了,所以最后从皮管中流出来的水初速度很小,只能无力地滴落在管口正下方;相反,如果把开关拧大,最后从管口中流出来的水则可以借势能浇到前面很远的地方。

安密虽不像罗飞具备物理学的知识,但他大致也看出了其中的门道。在最初的骇异心情略微平定之后,从他心底涌起一股劫后余生的喜悦,他情不自禁地用哈摩语言高喊出声:“山洪往‘恐怖谷’那边去了!恶魔想要淹没我们的村寨,但伟大的神灵保佑着哈摩族,邪恶的计划注定是要失败的!”

众多的族人此时也如梦初醒,他们附和着首领的话语,爆发出一阵齐齐的欢呼。

岳东北伸手擦擦光头上渗出来的冷汗,连声嘀咕着:“好险,好险!差点把一条老命丢在了这里!”

许晓雯刚才也是被吓得面色惨白,此刻稍稍回过了神,她才发现自己的双手不知何时竟攥在了罗飞的手臂上。女孩的脸庞“倏”地又泛起了一朵红晕,好在其时人人自危,谁也没注意到她的这个举动,她连忙把手缩了回来,同时用眼睛的余光偷偷地瞟着罗飞。

罗飞的注意力似乎正集中在另外一些地方。他皱起眉头沉思了片刻后,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连忙把手伸到衣袍中,将在山洞发现的那张字条摸了出来。

“大祭司,请你看看,这上面写了些什么?”罗飞向索图兰问道。

索图兰接过字条扫了一眼,然后立刻转交到安密手中:“安密大人,这是写给你的。”

安密快速阅览了字条上的内容,他的脸色一变,两道目光冷冷地看向罗飞:“这是谁给你的东西?”

“没有人给我。”罗飞如实回答,“我在山洞中发现的。”

安密不说话,只是打量着罗飞,多少显出些不信任的神情。

“安密大人,我们应该相信这位来自远方的朋友。”许晓雯终于忍不住说道,“如果他不是真心想帮助我们,刚才又怎么会冒着生命危险来告诉我们悬湖将被炸开呢?”

安密自然知道许晓雯的话是有道理的,但雅库玛事件在他心中无疑结下了非常深的芥蒂,他漠然地“哼”了一声,然后收回目光,把注意力又转向了那张字条。

这一次他看得很细,并且神情专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片刻后,他抬头问索图兰:“大祭司,你觉得我该怎么做呢?”

索图兰也在一旁看清了字条上的内容,沉吟半晌后,他缓缓地摇了摇头:“多半是个陷阱,还是不去的好。”

安密微微一笑,忽然他转过身来,高举着那张字条,对着自己的族人们大声说道:“你们还记得半年前偷走圣物的那个年轻人吧?他就是恶魔李定国的后代!现在他又回来了,并且给我下来了挑战书!”

族人中起了一阵,大家或惊讶,或气愤,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却见安密把字条展在眼前,念起了上面的内容:“哈摩族首领安密:我是英雄李定国的后人李廷晖,我们三百多年的世代恩怨需要做个了结。今夜大变之后,我会在恐怖谷等你,你只能一个人前来,我们一起到那个山洞中,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族人中响起了一片咒骂之声,有人高喊:“英雄是神灵奖赏给我们哈摩族勇士的荣誉,心如蛇蝎的恶魔,怎么有资格自称英雄!”

安密挥挥手,让众人安静下来,然后他又说道:“敌人约我在恐怖谷决战,索图兰大祭司说不能去。可我是阿力亚的后人,难道我会惧怕恶魔的力量吗?我会去告诉他,什么才是真正的英雄!”

安密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一时间,族人们无不群情振奋。那四个随从更是拔刀在手,齐声高喊:“大人,我们和你一块去!”

安密却摆了摆手:“不!我一个人去。对方只有一个人,我们如果倚多为胜,难免会被外人耻笑。而且……”他又“嗤”地笑了一声,“如果他被我们的勇士吓破了胆,不肯出现,那不是麻烦了吗?这么大的丛林,他如果真的躲藏起来,还真不容易找到他呢。”

族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在他们眼中,首领无疑是世间最强悍的勇士,任何敌人如果出现在他的面前,都必将面临覆灭的命运。

许晓雯和索图兰却略皱着眉头,对于安密的如此自信显出了一分担忧。

安密注意到了这两人的情绪,他转过头,看着索图兰说道:“大祭司,请把你那不必要的忧虑收起来,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奉上送行的美酒。然后,你就静待我胜利归来的好消息吧。”

很快,美酒被端了上来。索图兰为安密斟上了满满一大碗。安密一饮而尽,脸上红光绽现,更增添了几分豪气。然后他将酒碗摔碎在地,对着族人说道:“哈摩的勇士们,我走了以后,村寨的守卫就交给你们,你们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能让狡猾的敌人趁虚而入。”

见众人齐声呼应,安密满意地点点头,随后他叫过四名随从,耳语一番后,又看了看罗飞:“罗,在很多事情有最后的结果之前,还是得委屈你一下。”

罗飞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四名随从走过来,将他的双手又一次捆缚在了背后。

安密这才算放了心,他接过一根火把,在族人们敬畏与期待的目光中,踏上了前往恐怖谷的路程。

三百多年前的圣战中,阿力亚对李定国奇袭得手,后来又亲自割下了对方的头颅,获得那场交锋的完胜。时光荏苒变迁,在命运的安排下,他们的后代又将展开了新一轮的生死较量。

而这一次,谁会成为最终的胜利者呢?

安密昂首挺胸,左手持着火把,右手紧紧的按在腰间的刀柄上,他的步伐沉稳,目光坚定。当你看到他的时候,你会觉得他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种气势,一种无可阻挡的霸气。

勇猛、智慧、愤怒的情绪,正义感、荣誉感、责任感,他几乎具备了一个英雄赖以赢得胜利的所有条件,他有足够的理由满怀骄傲和信心去面对那即将到来的最终决战。

有谁能知道,战斗的另一个主角,那个曾被关在昆明精神病院中的年轻男子,李定国的后人李延晖,他此刻又会是怎样的状态和心情?

除了被安排出去巡守村寨的勇士之外,几乎所有的哈摩族人此时都聚集在祭祀场上,他们在等待自己的首领凯旋归来。圣女已经康复,复活的“恶魔”也即将被击败,已经积攒了半年的惶恐和不安终于有机会在今夜烟消云散了。

他们太需要这场胜利了。那些听着圣战传说长大的族人们,部落英雄诗史般的故事已经成为了他们生命中最为荣耀的精神支柱,如果这根支柱坍塌,那么对这些至今仍生活在丛林深处的人们来说,将会意味着什么呢?

蒙沙也在此刻的人群中,他对这个问题有着非同一般的体会。所以,当他看向村寨口通往山林的道路时,神情更加虔诚,目光中也更多了几分急切。

罗飞同样在等待。他为了龙州市发生的病案而来,却在这里卷入了一场跨越百年的恩怨中。他原以为自己已大致摸清了前后的脉络,可今晚发生的一切却又显示出,自己对这场恩怨的复杂程度仍然是低估了。它像是一个早已形成的巨大漩涡,你可以感受到它,甚至身处其中,但你却没有力量阻止它继续旋转,没有力量挽留那些在漩涡中即将被毁灭的东西。

这种感觉在罗飞以往的探案经历中是从来没有过的,他甚至为此感到一丝无奈和悲哀。他现在所能做的,也许只是尽量去保护那些原本无辜的人们,不让他们被那可怕的漩涡所吞噬。

雅库玛、白剑恶、迪尔加、薛明飞、吴群、赵立文……已经有太多的人死去,而活着的人又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罗飞的目光扫过哈摩族众人,最后停留在许晓雯的身上。对方恰好也在看着他,两人目光相遇,许晓雯立刻露出一丝宽慰和信任的笑容。然而这笑容却令得罗飞心中一痛,他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一种事态即将超出自己控制的预感。

罗飞的心情产生了某些奇妙的变化。在他心中,那种与生俱来的好奇心第一次被另一种感情所压制了。他突然希望安密此行能够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让一切就此结束,即便那些尚未解开的谜团可能因此而被永远湮埋。

在众人如此的心态中,经过漫长的等待,安密终于回来了。

此时已是深夜,山风凄冷,阴沉沉的天空中不见一丝星光。安密手执火把,从丛林中钻出,向着众人一步步地走来。他的步履很慢,看起来非常疲惫,但是行走的姿势还算正常,不像是有伤在身的样子。

“安密大人回来了!”不知是谁率先喊了一嗓子,族人们随即一片欢腾,原本紧张的情绪此刻都放松了,人人笑逐颜开。

谁都可以想到,既然安密平安回来,那他一定是取得了与“恶魔”决战的胜利。

安密对族人们的欢呼声充耳不闻,他依旧是那样慢慢地走着,他略低着头,目光下垂,只看向身前三四米远的地面。除了两脚在交替迈动之外,他全身上下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竟似一只只会走路的提线木偶。当他越走越近,终于来到祭祀场中的时候,喧闹的人群安静了下来,笑容在大家的脸上凝固住了,因为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一种不一般的气氛。

安密平安回来了,但这仅仅是针对他的躯体而言。而他的精神中却有太多的东西消失不见了,骄傲、信心、勇气,甚至尊严,统统已经与他无关。他像卑微的囚犯一样佝着背,神情呆滞,与离开山寨时的英武霸气相比,已完完全全是判若两人。

“安密大人?”索图兰迎上前,忐忑不安地叫了一声。

安密停下脚步,抬头恍恍惚惚地看着索图兰,片刻后,他又将目光扫过周围的族人们,他的眼神空洞,没有任何光彩,那些受他关爱的子民似乎突然之间全都成了陌生人。

“安密,你怎么了?你见到他了吗?”罗飞意识到事情不太妙,大声喝问。

这声呼喊似乎让安密略微清醒了一些,他转过头来,对那些看管罗飞的随从们说道:“放了他吧……迪尔加的死与他无关,而且,那原本就是一个该死的人。”

随从们连忙解开了捆缚罗飞的绳索,后者一边被勒得生痛的手腕,一边满腹狐疑地看着不远处那个大变的哈摩族首领。

在场所有的人此时都是一头的雾水,普通族民碍于身份不敢多言,只能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索图兰酝酿片刻后,再次迈步向前,帮大家提出藏在心中的问题:“大人,那个恶魔……您,已经击败他了吗?”

安密身体一颤,似乎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心灵的痛处,他没有回答对方的提问,喃喃自语道:“恶魔……击败他?”

突然,他“嗤”地笑了起来,一声接着一声,连绵不绝,但笑声中却毫无欢乐的意味,而是充满了悲哀和嘲弄。于此同时,他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索图兰,传递出无比绝望的情绪。

索图兰被他盯得心里发毛,战兢着追问:“大人,您……您笑什么?”

安密不说话,只是越笑越大声,同时也越笑越悲凉,到得后来,那笑声已经和痛苦的哀嚎没有什么区别了。周围的族人们此时再也沉不住气,他们开始交耳议论,大部分人脸上都出现了惊恐的表情。

水夷垤见到这个局面,禁不住皱起了眉头,他上前迈了两步,大喝了一声:“安密大人!”他的这声呼喊中气十足,现场虽然混乱嘈杂,但其它声音都被他压了下去。

安密的笑声也嘎然止住,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水夷垤,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

水夷垤礼数不乱,他躬了身,合掌在胸说道:“大人为什么要这样?即便是您败了,哈摩族千百勇士仍在,世代传承的圣战精神仍在,伟大的阿力亚与赫拉依仍会祝福和保佑着我们,胜利终会属于我们,那恶魔也会像他的祖先一样,为他所犯下的罪行而受到惩罚。”

水夷垤的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族人们的情绪暂时受到了安抚,他们全都默不作声,把目光投向了安密,等待着首领的回答。

安密愣愣地站着,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人,请下令吧!”水夷垤再次朗声说道,“只要您挥刀一呼,我水夷垤必定第一个冲上恐怖谷,即便是热血流尽,也要和那恶魔决一死战!”

广场上响起一片苍啷啷的声音,却是不少族人都拔出了腰刀,算是对水夷垤的响应。

安密总算也有了反应,他扔掉火把,双手把自己的弯刀拔了出来。

这是世代相传的英雄之刀,阿力亚当年正是用它砍下了李定国的头颅。

安密手握刀把端详了良久,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然后他突然调转刀锋,把刀尖抵在自己的心口上,手腕发力,“噗”地一声直捅了进去。

这一幕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现场顿时大乱,惊呼悲叫声此起彼伏。索图兰一口气接不上来,只觉得头晕目眩,直欲跌倒。水夷垤见自己的觐言竟造成如此后果,更是吓得拜伏在地:“安密大人!”

罗飞亦是吃惊不小,他相距较近,反应也快,两个跨步抢了过去,将摇摇欲坠的安密扶在了怀中。四个随从紧随而至,六神无主地在安密脚下跪成了一片。

很快,许晓雯也赶了过来,她脸上满是焦急之色,连声音都带了哭腔:“安密大人,你……你为什么要这样?”

安密听见许晓雯的呼喊,犹如濒临淹死的人在水中抓住了稻草,绝望的眼神中突然闪过了一丝生机,他挣扎着退开罗飞,跪倒在了许晓雯面前。

许晓雯已完全没了方寸,她连忙蹲,扶住对方的肩膀:“安密大人……你……”

安密紧紧盯住许晓雯的眼睛:“伟大的圣女,你……你一定要答应我。”

“答应什么?”

“拯救……”安密把目光转向那些惊惶失措的人群,“拯救我们的族人。”

在此时的情势下,更本容不得许晓雯过多的思考,她不假思索地回答:“我答应你,我一定会的,只要我能做到。”

“你能的……只有你能做到。”安密脸上露出宽慰的笑容,他已经支撑不住重伤的身躯,软软地倒在了许晓雯的怀中。

从安密胸口流淌出的鲜血染红了许晓雯洁白的衣衫。后者一边呼唤着安密的名字,一边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旁边的罗飞。

“周立玮!”罗飞帮许晓雯扶住安密,同时大声喊道,“还不来救人!”

周立玮和岳东北此时也赶了过来,前者粗略地查看了一下安密的伤势,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不要救我。”安密把周立玮的手退开,他虔诚地看着许晓雯,“尊敬的圣女,请你原谅……原谅我的懦弱,我,我没有勇气……去承担……”

他的语音越来越低,显然已支撑不住了。

“承担什么?”罗飞连忙追问。

“苦难……”安密突然抓住许晓雯的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请你,请你一定要承担起,圣女的……传世苦难……”

说完这些,安密的气息已经只出不进了,但他仍然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许晓雯。直到许晓雯用力地点了点头,他才像达成了某件心愿一般,长出一口气后,慢慢地阖上了双目。

“安密大人!”索图兰老泪纵横,终于支撑不住,身体往地上跌去,一旁的水夷垤连忙起身将他扶住。而此时在广场上,哭声已响成了一片。哈摩族最勇敢的战士,众人爱戴的安密首领死去了,而大敌仍在眼前,绝望的情绪在瞬间笼罩在了每个族人的心头。

这场决斗所出现的结果是罗飞始料未及的。在安密离去的三四个小时的时间里,对方显然对他的精神世界给予了致命的打击。这打击使得自信得近乎自傲的安密最终以自杀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看起来是矛盾的,但其实又合乎情理。越是骄傲的人,当其信心来源的精神支柱被击跨时,便越容易产生彻底的崩溃。

问题的关键是,究竟是什么能够击跨安密的精神支柱,剥夺了他所有的荣耀和尊严?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惊洪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 轮回
热门: 在星辰中浪 野性的证明 白首妖师 恐妻家 赎罪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绿玉皇冠案 腊面博士 尤金尼亚之谜 万圣节前夜的谋杀 请魅惑这个N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