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夜约

上一章:第十三章 神秘男子 下一章:第十五章 磨盘山史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因为今天起得很早,三人此时都感到颇为疲倦。换去湿衣服后,纷纷躺在炕上准备小憩片刻。谁知这一躺倒,竟沉沉地睡了过去。等罗飞第一个醒来时,天色已经全黑,他看看手表,快到晚上八点了。

屋外仍是雨声淅沥。经过这一觉,倦意大解,腹中的饥虫不可抑制地涌了上来。罗飞来到屋门口,直喊了一声老王,老王便及时地赶了过来,这次不待罗飞开口,他已主动说道:“醒了?晚饭早就做好了,看你们睡着,就没叫你们。”

此时周立玮和岳东北也醒了过来,三人齐声叫好,下床跟着老王向主屋走去。

晚饭是热腾腾的番薯粥,老王又炒了几个鸡蛋,此外还有两三样山间野菜,虽不丰盛,倒也清爽可口。罗飞三人狼吞虎咽之余,免不了夸赞几句。主人已提前吃完,此时陪在一旁满脸憨笑,客人吃得香甜,他自己也分外高兴。

忽然,周立玮手里的碗筷停在了半空,然后他皱起眉头,也不说话,只是双眼在屋子里警惕地四下巡视着。

“怎么了?”罗飞见他举止怪异,很自然地问了一句。

周立玮收回目光,但表情仍显得有些疑虑。

“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幽幽地说道,“似乎有一种被窥伺的感觉。”

周立玮这么一说,罗飞和岳东北也无心吃东西了。抬眼四望,幽暗的烛光昏黄摇曳,屋角忽明忽暗,的确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就在大家都不说话,沉寂无声的时候,忽然窗户“喀”地一响,竟自己往里打开了。众人同时一惊,岳东北更是怪叫起来:“谁?”

窗外是一片黑暗的世界,除了风雨声之外,似乎再没有其他动静了。

老王走到窗前,探头往外看了片刻,似乎是自言自语地念叨了两句:“没什么……是风刮的……”然后他关上窗户,对罗飞三人说道:“你们先吃着吧,我再上外面看看去。”

看来只是一场虚惊,罗飞三人重新拿起碗筷,不过这晚餐的气氛,却因此大大地打了折扣。

老王已走到屋门边,突然又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会,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真的要去‘恐怖谷’?”

相处已超过一天,这还是老王第一次主动向他们提问。罗飞微笑着点头:“是。”

老王重重地叹了口气,埋头向屋外走去。

“那个地方,真的是不太平啊!”片刻之后,他的这句感叹才从黑暗的雨幕中传来。

罗飞三人面面相觑,想象着即将到来的旅程,其中的凶吉坎坷,现在又有谁能够预料得到呢?

位于雨林的边缘,山寨中最不缺少的资源恐怕就是柴禾了。因此寨民们灶房里的火种一般的都是不熄灭的。即使在夜间,炉膛里也会塞上几根半燃的木炭,以免去早起引火的麻烦。

老王临睡前把罗飞三人的湿鞋码在炉膛口,借着炉温烘烤。天亮后他去取鞋时,却发现出了点小小的意外:有一只鞋的鞋底居然被木炭灼穿了。

老王对自己的这个失误极为内疚,他一脸沮丧地把鞋捧到了西屋,说明情况后讷讷地站在一边,一副听候发落的可怜模样。

经辨认,被烤坏的那只鞋是周立玮的。他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和老王计较,反而大度地宽慰对方说:“没关系,这鞋已经穿了很多年,原本就该扔了。”

“还能穿呢,好好的鞋,被我糟蹋了。我还特意把木炭尽量往里拨了,谁知道还是有一块拉在了炉膛口。”老王深为惋惜地说道,看起来还是不能原谅自己。

“哎呀老王,真的没事。”周立玮一边说,一边拉过自己的行礼包,从里面翻出一双崭新的登山鞋来,“你看,我还带着一双新鞋,准备进丛林之前换上,现在不过提前让它发挥作用了。”

见周立玮这么说了,老王才稍稍宽下心来:“你们先洗洗,我这就去预备早饭。”

吃完早饭,罗飞征询周立玮和岳东北两人的意见:“我想去会会昨天来找我们的那个人,你们有兴趣吗?”

周立玮笑了笑:“素不相识的,一下子去三个人会不会吓着对方?其实我倒是计划往白剑恶那里走一趟,督促他尽快开始筹备。”

罗飞点点头:“分头行动也好,倒是没必要都拴在一块。岳先生呢,你有什么打算?”

“我哪也不去。”岳东北懒洋洋地说道,“过两天就得进林子了,我得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休息,蓄锐。”

罗飞和周立玮也不勉强,他们原本和岳东北也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甚至有些乐得少了一个总是喋喋不休的话篓子。

稍事休息之后,罗飞先行出发。此时雨仍未停,不过雨势比起昨日要小了很多。罗飞略微打听了一下,很快得知新来的客人住在寨子偏北的孙头家。

一路找到了目的地,其间并没有费太大的周折。但不巧的是,那个客人却在罗飞到来前十分钟左右独自出去了。

房主老孙也不知道那人去了哪里,何时能回来。至于那人的来历,到祢闳寨的目的,老孙更是答不上来。罗飞坐下来等了个把小时后,终于按捺不住,决定还是先回去,下次再来拜访。

往回走时没了念想,一种雨中独行的落寞感便涌了上来。罗飞有好几次甚至停下来前后四顾,希望能找到一两个同行闲聊的人。但寨民们不是在家中避雨,便是去田间劳作了,山路上总是空旷旷地不见人迹。如此走了约十来分钟,才看见有人从前面的一个岔口处拐了出来。

虽然双方都带着蓑笠,但罗飞还是一眼认出那人正是周立玮,再看那岔口处,连接的果然是通往白剑恶家的小路。

“这么巧啊。”罗飞笑着迎上前,“你见到白剑恶了吗?”

“正在全力筹备着呢。这人做事倒是真不含糊,他说明天上午会主动来找我们的。”周立玮说完自己这边的情况,眼神往罗飞身后撇了一下,问道,“怎么样?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

罗飞苦笑了一下:“嗨,他出去了。等了半天也没等着。”

“没等着?”周立玮似乎不明白罗飞的意思,“他不一直跟在你的后面吗?”

“什么?”罗飞诧异地叫了一声,然后蓦地转过头,果然,在他身后山路的视线尽头,一个人影正远远地伫立着,向着这边眺望。

那人一身黑衣,衣帽几乎遮住了整个脸庞,不论从身形还是穿着上来看,正是昨天和罗飞三人擦肩而过的那个男子。

“怎么回事?他到底想干什么?”罗飞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自己等了那么久,此人一直不出现,现在往回走了,他又一路鬼鬼祟祟地跟着,实在是令人生疑。

“你不知道他在你身后?”周立玮从罗飞的神情上看出了些端倪,然后他果断地一拍罗飞的肩膀,“走,我们一块过去问个究竟。”

罗飞点点头:“也好!”随即,两人一同迈开脚步,向着男子站立的地点走去。

那男子见罗飞和周立玮冲着自己走来,先是愣了片刻,然后突然转过身,往相反的方向跑开了。由于他本来就是站在山路的尽头,这一跑,转眼就钻进山坳中不见踪影了。

“嘿,还跑!”周立玮甩开胳膊,作出要追赶的架势。

罗飞伸手把他拦住:“算了,山路复杂,他如果刻意躲着我们,我们很难找到他的。还是先回去吧。”

周立玮收缩眼瞳,露出一丝狠劲:“这个人太可疑了。不弄个明白,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不用着急。他既然跟着我,那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现在目的没达到,他还会再来的。我们只要耐心地等待就行。”罗飞微笑着说完,调过头来,向着归途悠然而去。

周立玮也笑了起来,他快赶几步,跟上了罗飞的步伐:“呵呵。那好吧,我就遵从罗警官的高见。”

罗飞的判断一向都很准确,这一点在傍晚时分得到了印证。

老王今天去自己的田地中忙活了一下午,六点多天色渐暗的时候才回到家中。脸都顾不上擦一把,他就直接找到了罗飞:“罗警官,我下午遇见昨天来过的那个人。他托我给你说一声,今天晚上九点,他在西边的寨子口等你。”

“哦?”罗飞立刻来了精神,同时略有些自得地看了周立玮一眼。

周立玮会意地一笑:“呵呵,他还果真找上门来了。不过……为什么单独约见你呢?”

“那家伙什么意思?”岳东北也诧异地说道,“还非得约在夜里,而且是那么个偏僻的地方。”

西边寨子口?罗飞想起自己第一天进寨时曾经过那里。那是寨子的最外缘,周围除了河道,就是田地。寨子里最近的住户距那里也有半里地的路程。可以想象,到了晚上九点的时候,那个地方肯定是杳无人迹的。

“他不会有什么歹意吧?要不我陪你一块去?”周立玮主动提了出来。

“还是算了吧。”罗飞斟酌片刻后,回答说,“他约了我一个人,我们去两个人,未免显得有些不够大气。而且对方没准还会有什么疑虑呢?只要我小心提防,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呵,难道你们忘了,我可是干警察的。”

“话是这么说,不过这是非之地,能做到万无一失才好。”周立玮低头想了会,有了个主意,“不如这样吧。你单独去赴约,我呢,找个隐蔽的地方远远看着。这样既不会让对方不舒服,有什么意外的时候,我还可以帮上忙。”

“我看这样最好!”岳东北跟着附和,这两人难得有了意见一致的时候,“眼看就要进‘恐怖谷’了,这时候可不要节外生枝,搞出其他麻烦来。”

见两个同伴都这么坚持,罗飞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

上一章:第十三章 神秘男子 下一章:第十五章 磨盘山史事
热门: 假面饭店 花千骨Fresh果果 重播 论汉字的重要性[异世] 独步天下 重生之富二代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 全球高武 权臣闲妻 ABC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