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赌局

上一章:第274章 露水 下一章:第276章 雨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十一月的阒都阴雨连绵, 各面城墙都布满了守城器械, 都军没有跟罗牧带来的茶州杂兵混在一起,大家泾渭分明。

罗牧回到阒都, 不再是几年前低眉顺眼的模样, 他此刻是阒都的仰仗, 进城时陈珍亲自来迎。他换了身簇新的官袍,跟陈珍站在城墙上, 眺望丹城的方向。

“其余七城的守备军正在调向阒都, 就是这几日了,总共能给你凑够五万人。”陈珍扶着墙垛, 呼气间都是寒凉, “都军的军备库也给你用, 能守几日守几日。”

罗牧虽然是个文官,但他下到茶州就是在整顿军备、打击匪患,对于军务不陌生。他撑着伞,道:“沈泽川不是打仗的人, 他守端州是情非得已, 不得不守。如今他只有两万敦州守备军, 想要攻破阒都难于登天。”

阒都封闭了靠东的城门,丹城逃来的百姓都聚集在门口。他们说话的空档向下看,城脚全是流民。

“有一事得请尚书大人呈报皇上,”罗牧指着流民,“沈泽川惯会收买人心,这些流民如不能入城安置, 待雪一下,他必定会想办法拉拢,到时候借机大肆传报,只怕对朝廷没有益处。”

蔡域在茶州输给沈泽川,正是输在了“仁”字上。救人水火便是再生父母,沈泽川连沈卫兵败的罪名都能洗,那他们何不效仿?眼下厥西还有沈泽川赈济庸城的流言,阒都如果不能在入冬前扳回一局,不等仗打起来就要先吃亏。

“依你之见,”陈珍看向罗牧,“该当如何?阒都已经人满为患,东龙大街的官沟里都睡着人,再迎接流民便要坏了阒都衙门的规矩,粮仓也养不起。”

“把流民收为己用,”罗牧说,“我看他们多数都是青壮,不如征入行伍为国效力,只要让中博大败,朝廷以后的封赏便不会少。今日这点粮食算什么?省一省总够用的。”

罗牧敢说这话,是因为他借道河州时也“借”了粮食。

“尚书大人且看,”罗牧抬手,指给陈珍看,“茨州是沈泽川的要害之一,他在那里建立了槐茨茶商线的大粮仓,往北能供应东北粮马道,往南能支援茶州天灾,我们若是能夺下茨州,便是百利而无一害。沈泽川动兵丹城已经惹得西边群城惶恐不安,他此刻也要缓口气,不能轻举妄动。但是咱们不同,平定反贼想几时出兵就能几时出兵,打他只差个时机罢了。”

陈珍看向罗牧,道:“这个时机难求啊。”

“倒也不难,沈泽川到底是沈卫的儿子,他进入阒都窥窃帝位,若是成了,沈卫这个千古罪人就得进享太庙烟火。”罗牧回看陈珍,笑了笑,“此事谁能应?”

* * *

“游说?”李剑霆回首,“此乃战时,派学生们出去,一旦有个闪失,朕看你担待不起。”

“皇上,”罗牧伏在氍毹间,“沈泽川城府极深,必定会先围后劝,揽尽人心。我等在阒都坐以待毙,只怕情局瞬变,难保万无一失。再者江万霄游说启东,也要观望阒都风向,所以臣以为,此刻打场口舌战实在必要。”

罗牧没有直言,李剑霆的身世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难以服众,再等下去,等到高仲雄养精蓄锐再度发难,被沈泽川安抚的丹城民心就再难收回。

“皇上,丹城一役我们已经失去了先机,”陈珍也劝道,“如能不费一兵一卒扳回一局,对此刻的阒都士气也有好处。”

“大敌当前应该同仇敌忾,”孔湫思索后,说,“如能促使西南民心凝聚,这个冬天就不再难守。”

李剑霆说:“阒都盛传沈泽川是心胸褊狭之辈,实乃谣传,朕观他在丹城行事不急不躁,诸君想凭靠口舌利害逼他出兵,恐怕很难。”

“此局不为沈泽川而去,”罗牧定一定神,抬头道,“而是冲着姚温玉去。”

姚温玉是沈泽川的谋士,不仅为沈泽川号令天下贤能,更在六州黄册推行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最难得的是,是他劝说沈泽川接纳阒都旧臣。高仲雄等人能够免受蒙尘,都是姚温玉在慧眼识珠。没有姚温玉,沈泽川的中博僚属难以成此规模。

孔湫和岑愈都受过海良宜的师恩,此刻听见罗牧提到姚温玉,不仅侧过了身体。岑愈怜才之心一时难抑,说:“我……听闻元琢到中博后身体抱恙,若是……”

“岑大人说得不错!”罗牧说,“我们列以群生在城下劝降,姚温玉若是不敢来,中博士气自降,沈泽川就只配当个畏缩怯懦之徒。姚温玉若是真的敢来,故地重游必杀其傲气!”

岑愈霍然而起,指着罗牧,脱口道:“你好生——”

好生歹毒!

姚温玉病入膏肓,又拖着双断腿,罗牧要他到城下应答,就是要他面对阒都旧故,更是要他把这副苟延残喘的模样昭示天下——瞧瞧吧,两年前,他还是名满天下的璞玉!

“只要挫伤姚温玉,”罗牧深深拜下去,“沈泽川必受重创。”

他没有说完,万军阵前,学生们手无寸铁,如果姚温玉不敌群生,必定会引起守备军愤慨,到时候刀剑无眼,只要敦州守备军伤到学生,沈泽川的贤名也到头了。

李剑霆看着罗牧,此人为谋胜算不惜设此毒局,已经称得上是薄情寡义了。

风泉悄悄侧眸,看向一直隐于最后的薛修卓,不到片刻,果然听见罗牧说:“薛大人在学生中素有威望,又与姚温玉同出一门,臣以为,此局大人当仁不让。”

薛修卓默然起身,道:“姚温玉既能以断腿残躯辅佐沈泽川,就已经不再是往日清谈的贵公子。你设此局,是要天下人看一场师门相残,”他看向李剑霆,“我不应。”

风泉借着倒茶的动作抿嘴一笑。

李剑霆凝视着薛修卓,在那片刻的寂静里,眼神古怪。她安抚般的说:“那是自然,朕也不忍让先生受此辛苦。江万霄尚无消息,此次就由内阁择选学生去吧。”

雨珠敲打着房檐,那沙沙的声音促生了其他东西。

“你究竟是从哪儿来的?”

那夜李剑霆如此问风泉。

风泉跪在深不可测的黑影中,缓声答道:“奴婢原本是晋城官家子,罪臣邵成碧乃是臣的舅舅。当年奴婢母家受其连累,流放到中博,奴婢正是在中博出生的。后来延清大人寻遍旧臣,救奴婢于水火间,把奴婢带回阒都。”他抬起头,用怯弱无助的语气说着,“奴婢与舅舅情同父子,愿为舅舅冤案投身宫中,受延清大人亲指,在宫中侍奉两帝一后……到皇上,最为谨慎。”

咸德,天琛,太后,全部死于权争。其中天琛帝李建恒最为蹊跷,慕如行刺在薛府里不是秘密,薛修卓至今不肯换掉风泉,仍然要用他侍奉李剑霆。

“你把我的起居琐事全部呈报给他,”李剑霆俯身过来,“薛延清盯着我,是怕我做不好皇帝吗?”

风泉不敢答。

李剑霆盯着他半晌,说:“慕如刺杀李建恒,究竟是韩丞的命令,还是薛修卓的命令?”

风泉想要避开李剑霆的目光,李剑霆却猛地捏住风泉的下巴,在迫近时说:“从我入宫起,他就在看着我……”李剑霆忽地一笑,嘲弄道,“不怪他敢做孤臣,帝王性命皆系于他股掌间啊。”

薛修卓舍得。

他连自己都舍得,自然也舍得别人。

“邵成碧想翻旧案,”李剑霆松开风泉,冷冷地说,“只有朕可以。”

* * *

戚时雨横在床榻,一副不堪病气消磨的模样。他头发白了许多,已经看不出当年策马阒都红袖招的潇洒。他唇边淌着津液,戚竹音用帕子给擦掉了。

“江,”戚时雨讲话喘息,“江万霄要到,到了,你跟他,他谈,我们出兵去,去阒都。”

戚竹音挽着袖子,露出手臂,在床边的铜盆里淘洗帕子,说:“再看吧。”

戚时雨胸口起伏不定,他转动着眼珠子,道:“保驾,保驾功定,你就是,是盛胤年的……”

“两境三州都反了,”戚竹音认真地洗帕子,“盛胤帝还能坐多久?靠着她那一万都军,连阒都的大门都出不去。”

“戚竹,竹音!”戚时雨骤然拔高声音,“不孝女!”

戚竹音拧帕子,没有作声。

戚时雨泪湿双鬓,嘴唇颤动,哽咽道:“你坏我,坏我戚氏,你日后连,连祖坟都进不去。”

窗口的斜阳晒着戚竹音的背部,她专心地晾帕子,像是没有听见。

“倘若沈,沈泽川败了,”戚时雨含恨泪流,“你一人可,可抵戚氏满门吗?天下人,都,都恨你。你伪造我,我的口信,你啊……”

戚竹音把帕子抚平,在窗格的疏影里侧过头,望着那层层叠叠的花木。她有片刻的寂静,说:“倘若沈泽川败了,你就把我伪造口信、胁迫庶兄代笔的事情告到阒都,孔泊然是个聪明人,宁可杀我一个,也会保你老帅不死。”

戚时雨给阒都的口信是假的,那是戚竹音横刀让庶兄写出来的东西。但是戚时雨真的没办法吗?他这是默许,想要给戚氏一条后路。如若沈泽川兵败,戚时雨宁肯交出戚竹音来换全族性命。

当戚竹音决意不出兵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不再是戚家女。戚时雨给的自由都止于戚氏,戚竹音若不能再为戚氏谋得荣耀,那么她与她的那些废物庶兄弟就没有不同。

戚竹音没有待久,她晾好巾帕,就退出房门。檐下候着几个庶兄弟,皆不敢抬头看她。她接过戚尾递来的诛鸠,也对他们视而不见。

戚尾跟着戚竹音出院子,小声说:“江大人该到了。”

戚竹音问:“大夫人准备妥当了吗?”

戚尾张开口,却没有说话。戚竹音随着他的目光转过头,看见红缨撩起帘子,花香漪正提着裙摆下轿子。她也不知道哪儿想茬了,越过红缨,把手臂借给了花香漪。

花香漪的白花清香扑鼻,她搭着纤掌,在落地后才察觉是戚竹音。

戚竹音想说点什么,便随口道:“呦……”她最近有些疲惫,看着花香漪,“花挺好看的。”

侧旁的红缨掩唇轻咳,花香漪粉颊微红,手指松开,原本想要挪开手,不知怎么改了主意,就搭着戚竹音,说:“茶亭准备妥当,稍后就请万霄到那里落脚。中间架有屏风,万霄夫人可以在此小歇,正好让既然给瞧瞧。”

“你是夫人,自然由你安排。”戚竹音说,“江青山在厥西就是张利口,你与他对谈不要吃亏的好。无论如何,兵马大权尚在我手中,除非杀掉我,否则纵使他巧舌如簧,阒都也救不了。”

花香漪绣鞋露出点尖翘,她抚好裙皱,对戚竹音含笑道:“我有办法。”

* * *

沈泽川用手抓了把丹城余粮,再看向粮仓陈设,说:“粮仓经年失修,如今天将入冬,连日阴雨,粮食不能继续放在这里,要发潮生霉。”

费盛收拢着油伞,答道:“先生们也是这个意思,但是眼下时候不好,主子,若是贸然动粮,引起城中百姓猜疑,那咱们这些日子的功夫就白费了。”

敦州守备军驻扎进来不到半月,吃睡反倒比在城外更加拘谨,好在沈泽川粮食充裕,没有饿了士兵们的肚子,底下虽有私怨,却没有出事。丹城的百姓往西跑了不少,正堵住了沈泽川的前路。

“余粮不多,”姚温玉的四轮车沾了水,在行动时留下了痕迹,“冬日酷寒,丹城无粮还要赈济,与其到时候再从茨州转调,府君不如就地放粮。”

丹城粮都是潘氏剩下来的粮食,再用粮车调动难免费事,就地放粮不仅能平复丹城百姓的惶恐,还能省下一批冬日赈济粮。中博的粮食储备有限,如果阒都只能围而不攻,双方就只能比谁的耐性更好。

“江万霄前往启东,罗牧以此为由,力劝颜氏再做斟酌,颜氏还真被他说动了。几日前几城粮食运入阒都,枫山校场已经改为存粮地,往南的水路可以直达河州。主子,阒都这是要跟咱们打持久战了。”

“说是持久战,还是在等江青山。”沈泽川松开手掌,“启东守备军就是阒都的救命稻草,内阁和薛延清都深知光凭杂兵五万也挡不住我们,屯粮是孤注一掷。”

姚温玉正欲开口,先掩唇咳起来。

“粮仓透风,”沈泽川说,“费盛,把我的氅衣给元琢。”

“主子也受不住这寒风,”费盛闻言示意门口的近卫递衣裳,“乔天涯料想先生该忘了带氅衣,今早临去时,特地派人把氅衣带了过来,我就等着先生问呢。”

姚温玉罩着氅衣,咳嗽声也没有减少。如今无人在他面前再提看大夫的事情,药虽然都在按时用,但元琢肉眼可见的憔悴下去。

“江万霄到启东……”姚温玉的话说一半,仓外就有动静。

澹台虎挎刀入内,朝沈泽川行礼,粗声说:“府君,阒都来了信使,说什么不忍城下生灵涂炭,要跟咱们谈谈。那十几个学生都送出了城门,就在丹城以西设坛等候。府君,此刻我强敌弱,再谈什么呢?索性让神威提笔檄文一张,我们就此攻入阒都,免了麻烦!”

沈泽川擦着手掌,问:“来者有谁?”

“岑寻益居于首位,其余的全是学生。”

沈泽川只须想一想,便知道其中凶险。

“江万霄已到启东,大夫人必要与他促膝长谈,此时不应,难免让启东小看了,况且久围阒都终非上策。”姚温玉握起自己的帕子,侧过头,对沈泽川说,“时机已至,府君,我去去就回。”

* * *

启东艳阳,茶亭生烟。

花香漪端坐茶案对面,净手佐茶。

戚竹音示意江青山坐,道:“你远道而来,此局乃是接风宴,不必紧张,坐便是了。”

江青山一路风尘,刚在偏厅换过衣裳,倒也不拘谨,敛衽而坐,笑道:“江某何德何能,能饮三小姐一杯茶。”

他把花香漪叫三小姐,这是旧称,便是没有把花香漪当作启东大夫人,而是当作了荻城旧主。一句话就是轻疏有别,他不欲与花香漪谈。

花香漪扶茶,轻声说:“路上舟车劳顿,夫人有孕,着实不宜留住驿站。我早早派人清扫出了院子,万霄若不嫌弃,便留住家中吧。”

她的“家”是戚府,内院事宜皆由她主掌,不论江青山把她叫什么,她都是戚府的当家主母。

江青山饮茶,两人算是初次交锋。

* * *

丹城雨大,竹涛起伏。

岑愈满心忐忑,在高台上忽听笛声入竹浪。他轻“啊”一声站起来,看雨间一顶油伞随着潺缓溪流走向这里。

两军有界线,姚温玉没有继续前行。伞下的白驴悠然踏水,姚温玉的青色衣摆垂在驴腹两侧,他腰间的招文袋依然如故,雨雾缭绕间,他看着竟与当年别无二致。

“当日离都匆忙,没能拜别先生,”姚温玉在驴背上俯身行礼,“今日听闻先生邀约,元琢便来了。”

岑愈看姚温玉在驴上行礼,便知道传闻不假,他那双腿是真的断了。一时间百感交集,站在原地耳边嗡鸣,只能痛心疾首地叹道:“你这是……何苦啊!”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74章 露水 下一章:第276章 雨锋
热门: 皇叔 罪案斑驳 帝王攻略 长眠不醒 塔罗女神探之名伶劫 诡秘之主 逆天邪神 诡案罪6 道系快穿 残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