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车轮

上一章:第248章 无名 下一章:第250章 守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乱撞的火雀都被挡在了门外, 守备军没有停下, 他们飞奔在通道里,拖着备用水袋, 把水泼到城门上以防万一。

濠沟对面的边沙骑兵对着卓力的尸体气急败坏, 卓力是七年前跟随阿木尔深入中博的四脚蛇, 还是阿木尔送给哈森的礼物,正是因为有他, 哈森才能在短短几日里切断端州对外的联系。

“拖走他!”骑兵看向端州城门, “这莽撞愚蠢的废物……打起精神来!在哈森到达前,我们必须想办法越过这条沟!”

尹昌撤掉了通行板, 还杀掉了推头车的步兵, 让边沙骑兵面对濠沟陷入短暂的焦灼, 给城内的守备军留下了喘息的机会。然而端州的濠沟还不算是护城河,两端的方砖为了跟南北两侧的濠沟相连接,没有镶实,这条沟无法长时间的保持充盈。蓄水闸全部打开, 水已经放空了, 并且就算濠沟能坚持, 边沙骑兵也会在不久后找到过沟的办法。

天黑以前,东门一定会迎来边沙骑兵的冲锋。

“重石预备,”沈泽川侧首,对乔天涯说,“推床子弩上墙!”

城下的守备军齐力推动床子弩,沿着较宽的通道勉力向上挪动。骑兵的单梢炮持续攻击, 重石飞掷在城墙,已经把东面城墙砸出了豁口,碎了的砖石混杂着泥块往下掉,墙垛塌了几个。守备军不得不抱头躲避,用身体抵着往下滑的床子弩。

守备军扛不住重力,一众人被床子弩压得脚跟蹭着地面,也向下滑,只能喊道:“太沉了!”

乔天涯跃过台阶,要去搭把手,却看一个布衣微微沉下身体,抬起双臂撑住床子弩下滑的地方。纪纲白发沾灰,沉声喝道:“起——!”

守备军只觉得背部顿轻,纪纲额角青筋微跳,他迈开脚步,让床子弩沿着斜坡缓慢地向上移动。待床子弩就位,纪纲双臂颤抖,背部都被汗水浸湿了。

此刻是巳时,日头高照,汗掺杂着呛人的灰尘蒙在脸上,到处都是奔跑的士兵。墙垛上的弓箭不敢莽射,敌军很可能会诱导消耗,他们要留到骑兵冲锋时再放。床子弩同理,这件杀器轻易动不了,它必须一击致命,就像尹昌杀掉卓力那样,得让骑兵痛起来。

“守备军分列,三队分守三门,让锦衣骑在东门待命,”沈泽川抬起握刀的手,用手背擦拭着面颊的汗,“天黑前要堵死其余三门。”

端州粮仓充实,要打端州,骑兵可以久围消耗掉端州的粮仓,让端州受困个把月,把端州耗死。但是哈森想速战,就不会采取长久的围攻,骑兵从昨晚到现在都在强势猛攻,如果东门僵持了,骑兵就很可能会绕到其余三门,像他们偷袭西门那样进行侧面突进。

沈泽川在其余三门放下了吊门做防御,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因为骑兵有攻城器械,载着粗壮木头的撞车可以直接撞破城门,继而撞破吊门,让骑兵顺畅进城。

“火油、石头,”沈泽川说,“再拆掉城内被砸塌的望楼,让分守三门的守备军把能用来做抵御的东西都带上墙头,只要看见骑兵的身影,就吹角鸣示,扔下杂物阻拦他们冲锋。”

得尽快想办法再出城。

沈泽川看向东南方的天际,那里的狼烟台寂静无声。

* * *

先生们都被聚集到了马场,这里位置空旷,能够容纳城内的几批百姓。高仲雄这会儿才缓过劲,俯身揉着小腿,对孔岭说:“适才、适才那情形……”

他一着急,就又结巴起来。

孔岭安抚道:“无妨,神威当时还要带元琢走,已经是勇气可嘉了。我早年在敦州,得知骑兵入城,那是真的什么都顾不上了。”

姚温玉攥着自己的袖子,在沉默里被只手打断思路,他望过去,看见适才的妇人叫孩子来还帕子。姚温玉抬起手,却没接帕子,他沾染灰尘的手指微伸,轻轻碰到了孩子的脸颊。

活的。

姚温玉胸口起伏微促。

马场边的脚步声密集,守备军们疾奔而过,要上墙头。

“弓箭补给西门!”为首的小将插回刀,徒手搬着杂物,“坍塌的望楼留给我们!”

“不够,”墙头的士兵回答,“就塌了一个楼,不够!”

端州的守城器械不少,军备库都被搬空了,主要是支援东门,其余三门只能捡剩下的来分。弓箭在早上被边沙步兵消耗了一波,他们得给靠车山墙堵门的西门补上。

这怎么办?

马场上忽然站起个男人,他掂量着旧锄头,问:“这能扔不能?”

小将说:“扔了就不还了!”

“那你个拿走嘛,”男人尽力讲官话,他说,“城给围了,不打死骑兵,这锄头留着也没啥用。你们缺人不缺?”

守备军没回答,他们刚才在西门跟百姓起过冲突。

马场上接着站起好些个人,都是壮年,带着自家的农具,冲守备军喊:“缺不缺?缺的话,咱这都是人!”

* * *

骑兵的砲轰进行到酉时,天至黄昏。东面城墙补了再补,备用的女墙都要被砸完了,骑兵还没有停下的意思,这是真正的砲轰,不砸塌东面城墙不罢休。

“单梢炮都是石头,”乔天涯蹲在墙垛后边,顶着砲声,对沈泽川说,“他们在野外,不缺石头,再这么打两天,就算骑兵不过濠沟冲锋,城墙也要受不了了。”

“哈森等不了两天,”沈泽川脸颊上很脏,“入夜前骑兵肯定要冲锋。”

守备军失去了尹昌,骑兵要探探守备军现在的水深,已经经受一天砲轰的守备军很疲惫,这是骑兵此刻的好机会。

“他们越过濠沟,我们就打开城门,”沈泽川说,“守备军继续守城,让锦衣骑抵御冲锋。”

“我跟费盛……”

“你跟我,”沈泽川抬眸,“你跟我交替,只要击退骑兵的冲锋,就立刻退回城内,不要恋战。”

骑兵的人数远超锦衣骑,钢针不能正面板斧,沈泽川只要扎破他们的冲劲,就能维持守的姿态。

乔天涯舔了舔唇,正色说:“你是府君,不是将军。”

沈泽川没答话,他撑着墙壁站起来,在黯淡的天穹下,越过乌压压的骑兵,望着茶石河。茶石河犹如浸在夕阳里的玉带,倒映着瑰丽的浓云,猎隼翱翔在其中。

沈泽川眼神逐渐凝聚起锋芒,他说:“我是中博的府君。”

茶石河上方的瑰色云还没有散开,沈泽川手边的墙壁就轰然一震。

“投石机!”望楼看哨的守备军高声鸣示,“骑兵的投石机来了!”

昨晚轰开序幕的投石机在单梢炮后休息了一整天,再度出场了。骑兵们开始分调队伍,他们擂着筒形鼓,在战场上迅速传递情报。

沈泽川当即扯掉了繁琐的宽袍,勒紧那单只臂缚,沿着台阶下到城底。风踏霜衣昂然等待,他翻身上马,对乔天涯说:“警惕其余三门。”

乔天涯行礼,大声说:“府君,大捷!”

沈泽川勒马掉头,面朝着通道。他秾丽的面容被血汗遮掩,只有那双眼睛仍旧明亮。身后的锦衣骑都平稳着呼吸,他们也要速战速决。

一旁的战马忽然微沉,费盛上马,把腰侧的绣春刀拖到身前,熬红的双眼望着沈泽川:“我是府君的近卫,”他停顿片刻,拔刀扬声,“我们是府君的盾牌!”

沈泽川微颔首,风踏霜衣开始向前踏步。他的身影逐渐进入通道,在面对城门的片刻的寂静里,沈泽川说:“我与诸位共生死。”

城门再度打开,那沉闷的巨响迎来最后的日光,穿梭在无数马蹄间。

虹鹰旗顿时高扬在余晖里,骑兵架着旗杆,在整顿完毕的步兵后猛地挥下,用边沙话喊道:“前突——!”

费盛的散落的碎发被风拂动,他刮烂的手指握紧刀柄,在沈泽川驱马向前时喊着那句:“大捷!”

风踏霜衣踏尘奔出。

步兵放弃盾牌,抱着通行板整齐跪身,在骑兵即将越过自己时搭起狭窄的通桥。弯刀们踏板越沟,在城下跟锦衣骑碰撞。

在城外休息了整天的边沙骑兵精力充沛,他们喝足了奶茶,吃饱了肉干,本以为面对的是已经疲惫的守备军,谁知锦衣骑同样休息得当,靠着干粮塞饱了肚子,根本没有可趁之机。

双方就像是刀锋碰刀锋,在错乱的马蹄里蛮力相撞。

仰山雪从不跟弯刀硬碰硬,沈泽川刁钻地直取咽喉。臂缚变得沉重,淌进去的血水再沿着手臂下滑,把沈泽川的半身都染红了。

骑兵首次冲锋人数不够,仓促架起的通桥太窄了,经不住锦衣骑的厮杀,只能暂做退后,潦草地结束了这次冲锋。

沈泽川立刻掉马回城,他在进入通道时,城门就再度紧闭。通道内点起了火把,竟然已经将近亥时了。

沈泽川右臂迟钝,他还在锦衣卫时都没有这样长时间的力搏过,到中博以后又因为身体疏于练习,此刻已然觉察到身体的迟钝。

双指没知觉了。

沈泽川抬起左手,没什么表情地抹掉脸上的血水,跟乔天涯换了位置。

锦衣卫休息不到一个时辰,外边的筒形鼓又响了起来,骑兵二度冲锋。这次乔天涯率兵抗击,直到丑时才退回来。

“车轮战,”费盛在墙垛上看着骑兵移动的火把,“他们每轮冲锋的骑兵都不一样,这样打到天亮都不会停。”

“哈森藏了一部分的兵力,”沈泽川靠着墙壁休息,塞了几口馒头,“否则策安不会没消息。”

萧驰野南下前就跟陆广白做过推演,他南下的目的就是引诱哈森出兵,但这个前兆是交战地门口的边沙骑兵会减少。陆广白迟迟没来支援,说明交战地的猛攻没有停,哈森早就为进攻端州做足了伪装,阿木尔的背后很可能不止六部。

费盛望着骑兵,他说:“我得带老头回来。”

沈泽川勉强吃完馒头,带着仰山雪站起来,他已经一天一夜没睡了。

“这要想个办法……”沈泽川微抬头,“下一轮冲锋,乔天涯不必退,我们一起出城。”

费盛回过头。

沈泽川目光阴沉,清晰地说:“操。”

费盛僵硬的面部肌肉逐渐动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笑起来,笑着笑着就抬手抹眼泪,跟着府君说:“操。”

推荐热门小说将进酒,本站提供将进酒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将进酒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48章 无名 下一章:第250章 守战
热门: 提灯映桃花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 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名侦探的守则 恶魔法则 陛下有一段白月光 大海獠牙 训导法则 大哥 帽子和绷带